Sister&Rider Chapter 2. 初戰告捷 ⌘ ətˈæk 0N tάɪtn

2022/11/15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Chapter 2. 初戰告捷 ⌘ ətˈæk 0N tάɪtn

  「⋯⋯積極脈衝P因子減少,連接超時。」無機質的合成音響起,毫不留情的報讀殘酷的結果,隨著沈重的喘氣聲,艙門開啟,裡面是早已汗流浹背的少年少女。對於廣來說,這何嘗是一種死刑宣告。
  「CODE:016、CODE:703,不合格。」
  「為什麼,我就是不行呢。」
  「為什麼,我會是你的搭擋。」
- 我知道的,折斷羽翼的鳥兒無法飛翔 -
  「話說回來,廣從還在鳥巢開始,就是大家的人氣王呢,從那時起就常常幫大家取名字,就連直美這個名字,都是你幫我取的。」
  「直美⋯⋯」
  「我很喜歡廣給我取的這個名字。廣,要找個好搭擋喔。」
===========================================
  「真是的,運輸機的座椅對老年人來說實在太硬了。」身體半機械化的老人抱怨道。
  「這點請您見諒,博士,畢竟能夠搬運那種大傢伙的手段是十分有限的。」跟在身旁的,一頭紅色長髮的女性司令官回道。
  被稱為博士的老人轉頭問道:「哈奇還好嗎。」
  「一切正常,他目前負責處理孩子們的教育任務,畢竟這次的機體是前所未有的嶄新設計。還有,為何特意帶試用機箱過來?而且還是靠這樣臨時拼湊的小隊,我總有些放心不下。」
  「你還是那麼死板啊,娜娜。我自有我的打算。」
  被稱為娜娜的司令官回道:「我瞭解了,那麼,啟動儀式就勞煩您親臨見證了。」
===========================================
  隨著機械啟動,大門開啟,在這「都市」正舉行著隆重莊嚴的典禮,卻透露出詭異的氣氛,環繞在周圍的,是帶著面具的「大人」們,而演講者,則是透過立體投影呈現,帶著猿類面具的「爸爸們」,台上不外乎是一些八股的演講。
  隨著典禮的開始,稚嫩的羽翼即將展開初次飛行,各式人形機甲就位。就在此時,險象環生,立體投影受到干擾變得模糊,博士察覺到了不對勁。
  「糟了,開始起霧了。」博士緊張的說到。
  隨著在起落架的身影起身,02 的鼻子抽動一下:「聞到了,叫龍的味道。」櫻粉色長髮隨風飄逸,薄荷色雙眸遠眺。
  隨著一陣天搖地動,破土而出的,是被這世界的人們稱為「叫龍」的兇猛巨獸,以黑色為基底的體表,搭配上藍色的奇異紋路,要以地球上的現存生物來形容牠都相當困難,雖說是巨獸,卻也透露出機械感,都市的自動防衛系統啟動,從牆的外側伸出砲口,縱使砲火無情,但打在這種等級的叫龍根本不痛不癢。
  「莫霍級(Mojo)啊,又大又硬的,真是太棒了。」博士不但沒有表現出任何害怕,還用著興奮的語氣品頭論足。
  在他一旁,娜娜著急道:「別在悠閒地發表感想了,請快準備避難。」
  「沒用的,這樣根本打不到牠的核心。」02作出判斷,整裝待發。
  「這是⋯⋯各種臭味混雜在一起,最惡劣的腐臭味,果然不會錯的。」這是零三。不知何時,她早已來到最靠近叫龍的外圍走廊,正在特等席上將一切盡收眼底。
  「那傢伙,是在逃命。」零三看向叫龍這麼說道。
  叫龍突然翻滾,如此一來既能夠分散砲火傷害,還順帶撞傷包括砲台在內的外側圍牆。

  「看來終於露臉了。」零三冷眼看向下方。
  不祥的灰白身影自叫龍體內破體而出,不僅如此,還有更多的個體自叫龍的影子裡現身,場面頓時詭異又嚇人,此時另一種警報才姍姍來遲。
  「那是⋯⋯未確認生命體!」理平頭的男性司令官,哈奇驚聲。
  「真是太糟糕了,才第一天就出這種狀況。」娜娜不安的說道,但她身旁的博士,眼裏流露出的慾望卻更加濃厚。
  「太悲傷了。」零三看著叫龍痛苦的樣子,不禁閉眼感嘆:「至少,就在這裡幫你解脫吧。」
  叫龍就這樣繞著外牆「逃命」,隨著灰白身影啃食著叫龍,叫龍的體表隨之忽明忽暗,「這是,叫龍的能量被未確認生命體吸收,這樣一來的話,豈不是⋯⋯」娜娜緊張道:「那隻叫龍,為了補足被吸走的能量,會主動去尋找其他龐大的能量源,如此一來未確認生命體也會被帶到那裡,孩子們有危險了!」
  就算已下達疏散命令,但還是太遲了,隨著強烈的撞擊,艙門故障,位於內部的嶄新機甲與菜鳥寄駛員暴露在外,這下豈不是成了待宰羔羊。為了擺脫這種局面,各機甲開始行動了,但它們更快!只見更多的灰白生物出現,將目標轉移至這些機甲,一開始衝在最前面的機甲首當其衝。
  「那是什麼,密密麻麻的,不行不行,生理上接受不能。」來自雙馬尾少女靈魂深處的悲鳴,而和她一同操縱機甲的搭擋也好不到哪裡去,「怎麼踩也踩不死,怎麼甩也甩不掉啊。」雙馬尾少女雖然抱怨著,但也於事無補,讓她對著搭擋道:「喂,你快點想辦法好不好,感覺很噁心耶!」雖然一時沒有造成太大傷害,但隨著機甲將傷害反饋至操縱者,這就像同時被大量蟲子叮咬一樣,相當難受。沒過多久,這台倒霉的機甲便熄燈倒地,再起不能。
===========================================
  在建築物外側的環形走廊,失去資格的廣與他的原搭擋直美,一位有著褐色卷髮的少女正在等候接下來的處置,就在此時直美先開口了。
  「廣你自己留下就好了,難道是因為顧慮我嗎?」
  「反正就算我留在這裡,也幫不上任何忙。」廣冷淡的回答道。
  「廣總是這個樣子呢,你這不是在逃避嗎,逃避搭檔,逃避自己。你也看到了吧,在設施裡一個個消失的同伴們,我們也不知何時會變成那樣。」直美接近崩潰道。

  廣一言不發,說到這裡,直美忍不住咆哮道:「裝什麼帥啊!管他是不是走後門,只要能留在這裡不就好了嗎,歷盡千辛終於走到這一步,如果換做是我,絕對死都不離開!」
  「為什麼你會是我的搭檔啊。」直美以顫抖的語氣,以手遮住淚顏說道。
  就在彼此還想說些什麼時,煞風景的警報聲響起,「這是,警報!叫龍出現了!」在旁戴著面具的工作人員驚呼,隨著警報響起,一陣天搖地轉,眼前的景象早已變樣,隨著欄杆掉落,廣受了不小的皮外傷,情急之下一時間沒看到直美,隨之為了躲避掉落物也跟著走散了,地面裂開,透過沙塵隱約可見巨物破土而出。
  「那就是⋯⋯叫龍。」廣震驚於眼前的景象,就像是在體育館苦練的拳擊手,突然遇到拳王一樣震撼。
  回想直美所說過的話,(不能逃,我不能夠再⋯⋯坐以待斃!)隨之廣行動了。
  透過揚起的沙塵,隱約看清龐然大物的移動,「那個方向是⋯⋯不好了。」廣見狀,連忙在走廊上奔馳,追逐著叫龍,「再這樣下去,大家會有危險!」
  「大家,等等我!」正當廣跑在走廊上時,又有一龐然大物靠近。
  「那是,叫龍有兩隻⋯⋯不對!」
  眼前的,是一個看起來就像白色獅虎的「野獸」,但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人為的痕跡,可以確定是機甲。只見白色機甲追上叫龍,在叫龍撲向暴露在外的嶄新機甲前牽制著,不斷的做出攻擊,令人分不清到底哪一方才是野獸,面對體型比自己大足足一圈有餘的敵人,白色機甲不畏不屈的爬上叫龍的身驅撕咬、利爪緊緊嵌入叫龍身體亂抓、砲火齊射。但這一切皆為徒然,隨著陰影大量出現的灰白色生物開始不斷啃咬、吞噬機甲和叫龍,一切阻擋之物都如紙糊的牆壁,不堪一擊。
  隨後一陣猛龍擺尾,白色機甲被甩飛在一旁,面對擋在身前的白色機甲,叫龍也不顧自身能量即將耗盡,尾巴逐漸變形成有如推進器一般的形狀,機械般的大口化為大砲,白色機甲也將尾巴彎曲,有如長矛的尖端朝向叫龍,蓄積能量。強大的能量隨著對波,形成大爆炸,但白色機甲也順著衝擊力被噴飛,透過爆炸的能量與慣性,終於暫時擺脫身上煩人的蟲子,但也就此豪無動靜。
  此時廣驚訝的發現,白色機甲正往自己的方向飛來,連忙躲避,待揚起的沙塵散去,赫然發現其獠牙大口正對著廣的方向,其內隱約可看出門的輪廓,不久後一陣碰撞聲響起,隨著艙門開啟,來者步伐稍顯虛弱,大口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血跡與大紅連身寄駛服交雜,正是 02,廣震驚道:「你是⋯⋯在那裡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戰鬥啊。」02 理所當然道:「現在能量都被吸走了,在備用電源重啟之前,就只能在這等死。」
  廣看著門內,雖然背著光,但還是確定了裡面的情況。「你一個人駕駛這台機器人嗎?」
  02 沒有理他,待喘完氣,系統差不多恢復時,獨自走回門內。
  看著眼前傷痕累累的少女,廣阻止她道:「慢著,你受傷了,不能去!」
  「讓開,別礙事。」02 毫不留情地拍開廣伸出來的手。
  「別逞強了,而且你一個人怎麼行,一個人是無法啟動 FRANXX 的。」
  「我說過了吧,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反正我也早已習慣了,至今為止都是這樣過來的。」
  「不行,你會死的。」廣以顫抖的語氣說道。
  「我才不會怕死,那傢伙遲早會再次襲來,到那時肯定要全滅,所以我不怕死,我還有必須去做的事,沒空在這裡跟你聊天。」語畢,少女的話語有些淒涼,「那我走了。」
  眼看眼前的少女即將再次離開自己,或許這一走就是永別,廣回想一直以來的曾經。
  (這樣啊,和我一樣呢。)
  (因為一直以來,我也是孤身一人。)
  (廣總是這個樣子呢,你這不是在逃避嗎。)
  (廣,要找個好搭擋喔。)
  (這樣啊⋯⋯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一直止足不前,不能再這樣維持現狀了!)頓時廣下定了決心,「等等,我來駕駛這台機器人。」廣堅定的說道:「我不能放任你不管,不能就這樣讓你一個人過去!」
- 就算她遍體鱗傷,但仍然在戰鬥 -
- 少年堅定的看著受傷的她 -
  「你有死的覺悟嗎?」
  「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如果就這麼下去,那麼這世上肯定再無我的容身之所,這和死又有什麼區別。」隨著把話講開,廣更加確定自己的信念,「所以,請和我一起駕駛吧!」廣鬼使神差地向 02 伸出了手。
  「果然,你和我很相似呢。」02 看著廣在不知不覺間留下的眼淚,「很久沒看過人類的眼淚了呢。」隨後靠近,將眼淚舔拭,「是讓人心動的味道呢,感覺麻麻刺刺的,是股危險的味道。」
  「你⋯⋯你做什麼?」廣不知道都這種時候了,02 還在演哪一齣。
  「真不可思議,當初你看見我的角,第一時間也沒有表現出絲毫害怕。」02 溫柔的說道。 「我很欣賞你的眼神,讓我也跟著興奮起來了,這可都是你害的,害我對你產生興趣了喔。」
  「快來吧,讓我嘗嘗你的味道。」隨著廣被牽著進入駕駛艙內,接著被 02 一把拉近,「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 Darling 了。」
  (Darling?是搭檔的意思嗎?)還沒等廣將心中的疑問說出口,因為 02 竟然將廣的嘴唇用自己的嘴封住。
  隨著意識恍惚,系統重新啟動,原本昏暗的儀表板重新亮起,顯示出各種數值,白色機甲敗部復活。
  就在這危急時刻,叫龍朝向白色機甲的位置撞過去,似乎是要將其吃掉以補充缺失的能量,但是!
  就在叫龍含住機甲時,強烈的光在叫龍嘴內釋放,隨後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彼此分離,叫龍竟然被舉起來了,白色機甲開始變形,那已不是野獸的身形了,隱約可以看到機甲出現人型的下半身,更進一步,上半身逐漸出現人類女性的特徵,原本的尾巴變形成透過管道與機甲相連的長矛,只見機甲以不合乎體型的怪力將叫龍高舉過頭,隨後狠狠拋飛。
  白色的人型機甲與黑色的叫龍,在視覺上形成強烈對比,叫龍摔個四腳朝天,機甲以雙足毅力大地。待機甲狀態穩定後,一陣波動自空白的臉部散發,隨後顯現出女性臉部。
  看著眼前這幕,博士感歎道:「真是太棒了!男與女,正與負,彼此之間相互調和,鋼鐵乙女將現出原形!這就是 FRANXX 啊!太棒了,鶴望蘭!」
===========================================
  直美一個不穩,被叫龍所帶來的衝擊狠狠摔落,但很快就被一把拉住,「真是謝謝你,你是?」直美看著眼前的黑髮青年問道。
  「勇,我就叫做勇,待會再說吧。」勇看著眼前的景象說道。
  隨著視線望去,所謂灰白生物其實更像人形,但統一有著相似的特徵,看似密密麻麻的人型蟑螂,不斷蠶食能量的元兇正是牠們。而正面牠們的零三,正蓄勢待發。
  面對著鋪天蓋地的蟲群,零三一語不發的踏上前,面對這個情形,勇急忙喊道:「你在幹什麼?現在還要面對叫龍,但立體機動裝置還沒送到啊!」
  「但是我也無法什麼都不做,老師也說過,有時候要臨機應變,相信自己的直覺,而且這不是有你嗎,哥哥?不說了,我還要保護姐姐了。」
  勇瞬間露出瞭然的笑容:「真是的,下不為例!」
  隨著零三露出自信的笑容,
  「變身!」 「變身!」
  兩人不約而同地喊出口號,隨著兩人操作腰帶型裝置,伴隨著耀眼的光芒,光子框架自腰帶延伸,特殊戰鬥服透過分子技術覆蓋於體表,這就是「光子裝甲系統」,又稱假面騎士。
  零三這邊是黑色基底的裝甲,不過好像半成品似的,感覺有些粗糙,藍白色管道覆蓋於裝甲,頭盔包含青色面罩與一支自眉心延伸的獨角。
  勇這邊同樣是黑色基底的裝甲,覆蓋於裝甲的管道是金色,頭盔有著紅色面罩以及像王冠一樣的構造,有著完整的裝甲覆蓋,相比之下充滿華麗感。
  勇拔出腰間配戴的短劍,撥動開關,隨著安置於短劍的晶片啟動,瞬間變形成一把末端分岔的長劍,接著翻開腰間有如翻蓋手機的裝置,按下按鈕,腰帶發出更強的能量,透過金色管道為長劍充能,強大的能量自長劍延伸,化為伸縮自如的光柱。
  零三就站在光柱的末端,以此為跳台,像打棒球一樣發射出去,不偏不倚的正中紅心,裝甲爆發出強大的能量,將眼前的敵人化為飛灰。另外一邊,勇也不惶多讓,隨著揮舞長劍延伸出的光柱,構築出一個難以近身的領域,將周圍的人形蟑螂砍成兩半。
  「沒事吧。」零三跳上倒霉的嶄新機甲,將討厭的蟲子一掃而盡。內部的菜鳥寄駛員看呆了眼,尚未緩過來,便看著零三離開前往 02 所在處。
  「太酷了吧!」 「太酷了吧!」
  雙馬尾少女與短髮少年異口同聲喊道,兩人雙眼簡直亮得照亮黑暗的艙室。
  「你不要學人家講同樣的話啦!」 「妳不要學我講同樣的話啦!」
  這對歡喜冤家的情形沒人注意到,至於零三這邊:
  「喔,那是⋯⋯看來姐姐那邊差不多了。」看著一旁的白色機甲「鶴望蘭」發出的動靜,面罩下微微一笑,「真是,不枉費我拖時間了呢。」
  博士注意到零三這邊的戰鬥,就算是面對如此巨量的敵人,她還是豪不畏懼地在戰場穿梭,不禁讚嘆道:「這就是『組織』所派出的力量嗎,真是令我大開眼見,親自來這趟真是不虛此行。」
  人形蟑螂又鬼鬼祟祟的靠近叫龍與鶴望蘭,想要透過奪取能量彌補己方損失,但零三可不會讓牠們得逞,迅速封住去路,並將牠們快速清除。
  面對突入戰場的零三,02吼道:「滾開!我不需要你的幫忙。」
  「別逞強了,目前的 FRANXX 不是無法對抗奧菲以諾嗎,我這邊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零三絲毫沒有理會 02 的不領情,隨後指向眼前奄奄一息的巨獸:「最後一擊就交給你了。」
  「可別命令我啊(不過,被需要的感覺,好像還挺不賴的)。」
  只見機甲拔出長矛,朝叫龍投擲過去,正中紅心,隨後推進器全開,迅速來到叫龍眼前,重新抓住長矛,並扣下長矛上的扳機,強大的能量自導管傳輸至長矛末端,同時退出了像彈殼的部件,隨著一陣爆炸,獨特的藍色血液有如雨一般濺滿機甲表面,釘在長矛上的黃色圓球「叫龍核心」滑落,戰鬥終於告一段落。
  夕陽西下,穿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們動員處理這次損失。在司令官與菜鳥部隊等人的簇擁下,「鶴望蘭」的臉部打開,露出駕駛艙,眾人不敢置信的地看著從中被攙扶出來,昏迷的廣。
  「那是廣?怎麼會,他不是失去資格了嗎。」站在前頭,帶著髮夾的短髮少女驚呼。
  隨後眾人才注意到臉上仍沾著血的02,微弱的夕陽籠罩其上,微風徐徐飄起那一抹櫻粉髮絲,搭配血跡與赤紅寄駛服,更添神秘色彩。
  「赤色的雌蕊⋯⋯嗎。」零三若有所思,看著02說道。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Eric
Eric
學生,小說連載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