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為什麼海外澳洲人,難以返回自己的家鄉?

2021/08/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Photo by Soheb Zaidi on Unsplash
在新冠疫情期間,很多國家封鎖邊境來防止病毒傳播,但有些國家的封鎖政策更嚴格,其中一個就是澳大利亞。今年2021年三月份,有海外澳洲公民告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它命令澳洲政府將滯留海外的澳洲公民帶回家。聽起來有一點誇張,不過,很明顯的是,澳洲政府的措施讓很多海外的澳洲公民難以返回自己的家鄉。到底有多難呢?五月份我已經以一個澳洲公民身分,由倫敦回到雪梨,讓我利用這個機會分享自己的分析還有經驗。

先從頭了解

我們需要先從頭了解整個脈絡,才能明白事情為何會發展成這樣。在2020年三月的時候,澳洲政府宣布,依2015年頒布的生物安全法(Biosecurity Act 2015),國家進入「人類生物安全緊急狀態」(Human Biosecurity Emergency),確保政府依法有權採取任何必要措施預防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
關鍵措施包括:
  • 限制遊輪和航班進入澳洲
  • 澳洲每週入境人數限制為 6070 人(在2021年二月和今年七八月時,入境人數減半到每週3035人)
  • 入境強制酒店隔離 14 天,每人費用高達三千澳幣
  • 對澳洲人出境國際旅行的限制
條款中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入境人數的限制。自從這個條例頒布後,很多海外澳洲人無法回國。沒有人確切知道有多少滯留在海外的澳洲人,唯一的官方數字來自澳洲外交和貿易部(DFAT)網站上的註冊號碼。DFAT幫助弱勢澳洲人提供遣返航班和援助,這個數字聽說一直保持在大約36,000人左右,而且數字在過去一年半中沒有變化,這意味著被困在國外的實際人數遠高於統計。根據已返回的乘客報告說,他們乘坐的班機實際載客量低於30人(飛機容量為300人),換句話說,有大量人民試圖去搶這個低容量的位置,造成很多挫折和問題。下面具體探討它是如何造成混亂。

遊戲規則

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些遊戲規則,這些規則很重要,因為會嚴重影響一個人返回的機會(請牢記前面敘述的總量限制)。
1.沒有回澳洲的「排隊系統」。根據澳洲政府的官方聲明,「由航空公司而非政府決定向誰出售機票」。這意味著,根據航空公司的不同,你根本不知道各個航空公司如何管理機位以及它可提供的容量上限。
2.只有期待,沒有鐵定。有票也不代表你上的了飛機。當我在做調查的時候,我認識很多人被航空公司踢掉3次,5次,9次,11次!而他的下一個可能的航班在 2 週到 3 個月之後!有些人已經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只為了返回澳洲。最糟糕的是,他們通常在飛行前 五天才收到通知,有些人甚至到了機場才知道機位被踢掉。
3.機票價錢越高,你坐上飛機的機會越大。這很容易了解,如果你是航空公司老闆,你只有這麼一點點的位子,當然是給出價最高的客戶不是嗎?但是,就算付得起這一筆錢,還是要有一點好運。例如,最近七月的時候,澳洲政府把入境人數縮減為一半,導致很多班機被取消了。
4.有專門接僑民的飛機,只是不多。部分國家像英國提供接華僑的專機,很多人用它來當備用計劃。因為這一班飛機不計入官方總量限制,因此常常滿機。缺點是沒有時間表,且需要政府主動分配給你才能預訂。聽說座位很搶手,每一次推出來10分鐘後就賣光秒殺。一般從接到通知到離開英國只有十天的時間,並不適用於需要一段時間來打理的人,例如必須提前通知公司或房東來處理離職與退租的人。
5.需很多錢來周轉。我是用接僑DFAT的機票價錢來做衡量基礎,真正的價錢更高。以往一張英國到澳洲的經濟艙來回機票可能只要£800英磅($30,800台幣),現在僅僅單程就要£1,200英磅($46,000台幣),我還收過£1,800英磅($70,000台幣)的報價。商務艙以往只要£3,700英磅($140,000台幣),現在要£4800英磅($18,5000台幣),我還收到£5000-£6000英磅 ($190,000 – NT$230,000台幣)的報價。另外,萬一班機被取消,退費還要花三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如果你打算坐別的航班,需要另外付錢。所以機票、旅館隔離還有PCR快篩測試的錢加總起來,你至少要準備$5,600澳元($110,000台幣)。
6.過境問題。基本上轉機點越多,這條路就越難走。還有你從哪個國家離開也很重要。由於歐洲和澳洲之間的飛行距離太遠,沒有直達飛機,必須轉機,選擇過境點變得很重要,因為過境規則也可能發生變化。2020 年 12 月,當 Alpha(英國變種病毒)首次被發現時,許多國家對英國關閉了機場大門。香港和新加坡等中轉站突然禁止從英國轉機,導致航班大量取消,人們不得不依賴其他航空公司尋找新的過境國家。
所以當你仔細看上面這幾個項目的時候,可以很快發現光第三點和第五點對很多人來說非常吃力,尤其是年輕背包客或是有家庭的人。如果再加上第六點就雪上加霜了。

應該賭哪一個航空公司?

如上所述,大部分決策權由航空公司掌握,但缺乏透明度,因此需要花大量時間深入了解航空公司的資訊。錯一步就可能上不了飛機了。
A. 乘客容量管理是一個謎 。其實,在我訂機票的時候,我真的找不到航空公司的規則,只能依賴其他資訊選擇班機。然而,近期從幾篇網上文章來看,慢慢拼出了一兩個頭。例如,卡達航空公司的航班似乎超額預訂,只會提前一個月調整運量。而新加坡航空和全日空會預訂乘客容量。
B. 超賣飛機票。許多航空公司都以疫情前的人數還有時間表來進行銷售,因此實際上常常聽到有超賣這狀況。而且這些票價廉價所以也非常吸引人。少數像新加坡航空會先把它接下來三個月的時間表訂出來,然後維持病情前的時間表。太早訂飛機票反而會有風險,因此買票時間離航班日期越近越好。
C. 不存在的飛機。我們如果使用機票比較網站搜索,可能會找到數百萬個航班,但許多航空公司實際上並沒有飛行,即使它看起來有在運營。例如,英國航空公司已停止飛往澳洲的航班,因為它不符合成本效益,但還是有通過聯盟販售機票。問題是,如果出任何問題的話,你會第一個被踢下飛機,畢竟你不是航空公司的真正客戶(你不是直接跟航空公司購買機票)。

選擇搶票策略?

我有聽過各式各樣的策略,例如 :
  1. 購買多個航班,希望至少有其中的一個可以中獎
  2. 把所有錢砸到一班飛機,並選擇昂貴的商務艙或頭等艙
  3. 賭最後的飛機:通常在出發前5天買票
  4. 等待政府的接僑飛機
每個策略各有優缺點,都是一個賭注。另外,自己買機票或者透過旅行社購買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考慮點,因為計劃常常趕不上變化。

我的策略

擁有最高登上飛機的機會和固定的時間表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於是,2021年三月初,我決定買5月底坐日本ANA經濟豪華艙經東京至雪梨,轉機時間為8小時的班機。ANA有固定的航班計劃,適逢舉辦東京奧運,我賭日本政府一定會保持機場開放。飛行的那一天,我屏息不安地出發前往倫敦希思羅機場,一直到我在櫃檯報到並託運行李之後,才覺得我可以喘口氣放鬆。我的班機準時起飛往東京,不同以往,機場竟一點人氣也沒有。之後,由東京到雪梨的班機,機上只有22位乘客,只能說空到不能再空。最不可置信的是,我竟然一次就成功回到雪梨。

精神壓力

我想要加一個重點,在這個情況下,大多數試圖返回澳洲的人,並不是抱著旅遊的心態。對當地人來說,這些澳洲人也只是一個 ”外國人”。如果出發五天前,才收到航空公司通知沒有機位的話,對他們來講是一件非常困擾的事情,因為此時已經離職、退租、大部分的行李已經被運回澳洲了,他們身上僅剩一些重要的基本物品。如果他們又被航空公司給踢出去的話,就沒有收入和簽證,只能依靠朋友或旅館。而且,在英國,2021 年六月之前是處於封鎖狀態,酒店關閉,不允許家訪,能投靠的地方也變少了。再來就是,為了通過飛行前的快篩檢測,很多人早早就把自己關起來不與外面接觸,也無法向眾多朋友道別,內心深感孤獨。很多人真的是會得憂鬱症。

最後感想

其實,這些海外澳洲人非常了解澳洲政府只是在保護人民,只是,相關措施透明度不佳,回家的路該怎麼走,沒人知也摸不清。政府的計劃片面保護住在澳洲境內的人,而海外的公民卻覺得他們被政府拋棄了,只能靠自己衝打回家。以上只是影響人們回澳洲的幾個關鍵因素,實際情況更複雜,還因人而異。我誠摯希望其他滯留海外的國人也有好運氣能盡快返家。
Lina
Lina
雖然在台灣出生、在澳洲受教育 、因為喜愛不同的文化還有歷史現在住在歐洲。多年來目睹很多因為文化背景的不同和差異而造成工作上的問題。在國際商圈裡、常常一個計畫的成功與否, 是取決於否很好掌握住雙方的文化差異跟觀點。 希望能建立起大家對文化意識、給一些不同的觀點還有想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