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裡和世界相遇】獻給好人的奏鳴曲:《竊聽風暴》&《再見列寧》

2021/10/0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本文於2021/02/09在探路客發表
2008年德國出品的《竊聽風暴》( Das Leben der Anderen),劇情大綱為:1984年,東德國家安全局(MIS,通稱「史塔西」)一名秘密探員奉命監聽男劇作家及其女友(也是知名演員),逐漸被他們的生活所吸引,轉而同情他們的遭遇,最後選擇暗中對他們施以援手的故事。
《竊聽風暴》,2007年
祕密探員 威斯勒 偵訊技巧高超資歷深厚,卻因不擅長辦公室政治,只能成為訓練新進探員的教官;某天,昔日同學如今的主管陪同文化部長前來,命令他負責監聽劇作家 德里曼,威斯勒 便和同事趁 德里曼 出門時,到他的住所內安裝了竊聽裝置,威脅鄰居不要聲張,並在閣樓內設立監聽站;後來才得知原來文化部長之要求監聽 德里曼,乃是因為他看上了 德里曼 的女朋友,也是著名女演員 斯蘭,企圖收集證據羅織入罪,好將美人占有。
監聽者與被監聽者,都只是體制下的一員
奉命竊聽劇作家與女伶生活的祕密探員,在每日每夜的耳濡目染下,將自己視為他們家的密友
不久後,部長不顧 斯蘭 的意願強行用轎車將其帶走,並在車中強暴她。威斯勒 刻意弄響門鈴讓 德里曼 看到他的女朋友衣衫不整地,從部長轎車上下來的一幕,德里曼 心中百感交集。回家後,斯蘭 拼命壓抑她的情緒徑直去淋浴。之後她蜷縮在床上,細聲問 德里曼 是否能夠抱住她。德里曼 雖不知箇中原因,但是清楚她肯定遭受創傷,便照做了。威斯勒 沒有想到 德里曼 會如此忍讓,不禁心中動容。
奉命竊聽 德里曼 與 德蘭 同居生活的 威斯勒,在每日每夜的耳濡目染下,將自己視為他們家的密友,不僅幫他們寫假報告隱瞞行蹤,在 德里曼 遭受政治打壓的好友自殺,德里曼 彈奏好友生前的樂譜「獻給好人的奏鳴曲」時陪他同悲;也在 德蘭 去見部長時,以影迷的身份上前攀談,成功地讓 德蘭 打消主意回家。
眾人依據種種跡象顯示,判斷 德里曼 的家裡沒有被竊聽,於是交給 德里曼 一台打字機,讓他匿名寫作文章,偷渡到西德發表,控訴東德政府公然封鎖消息,不告知民眾近年自殺率飆升的事實。
德里曼 的文章刊登後,東德高層無不如坐針氈,要求徹查此事,國家安全局拿到了一份稿件,但卻無法在東德境內找到相關的打字機;同時,部長因為 斯蘭 不再赴約而惱羞成怒,命令手下將其逮捕,並由 威斯勒 來審問。在 威斯勒 的威逼利誘下,斯蘭 經不起壓力,透露了打字機的收藏位置和 德里曼 就是作者的事實。
只不過,當國家安全局搜查了 德里曼 的公寓時並未能找到打字機,因為 威斯勒 事前早已將打字機拿走,讓他們找不到證據。但 斯蘭 並不知道此事,此刻的她因出賣了情人而自責,見 德里曼 歸來,她立即衝下樓阻止他,卻在馬路中被卡車當場撞死。
雖然 德里曼 因為證據不足沒有被逮捕,威斯勒 卻因為此事而遭受降職,在沒有晉升機會的M部以拆信員的身份繼續工作,永無翻身之日。
1989年11月9日,威斯勒 從同事口中得知了柏林圍牆倒塌、邊境開放的消息(昭告著兩德重新統一),他木然離開了辦公室。兩年後,德里曼 的話劇重新上演,而他也見到了前文化部長,他好奇提問為何當年自己沒有被監聽,驚愕地得知原來自己從1984年起就被監聽,他回家後果然找到了當年的監聽設備。
德里曼 在國家安全局檔案室中找到了他被監聽時的文件,當看到一整車堆積如山的資料袋,以及檔案員說的那句:「你一定是個重要人物。」時,他傻眼了。
他開始翻看資料,從裡頭錯誤且矛盾的信息裡,逐漸回想起當時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一直看到最後一份報告,他發現了一枚紅色的指紋,才恍然大悟,知道打字機乃是被監聽他的人——特工代號HGW XX/7拿走的。而這人除了幫他拿走打字機外,也曾幫他掩蓋犯罪痕跡,使他能在西德發表批評東德的文章,儼然就是他的守護天使。
德里曼 循線找到了現在是郵遞員的 威斯勒,但看到他時,他卻遲疑沒有上前攀談,而是轉身上車離去。
兩年後,威斯勒 走過書店的櫥窗,見到了 德里曼 的新書「獻給好人的奏鳴曲」的海報。他走進書店,打開了一本新書,發現在扉頁上印有「致HGW XX/7,真摯的感謝」的一行字。在感動中,威斯勒 買下了這本書。當店員問他是否要將書包裝好作禮物時,威斯勒說:「不了,這是給我自己的。」
這是部背景在冷戰時期,充滿人文關懷的劇情片;從本質上來講,整個電影體現的是東德思想解放的一個縮影。上映後便榮獲了無數大獎,以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然而可惜的是,飾演祕密探員 威斯勒 的男主角 烏爾里希·穆埃 (1953 - 2007年) 於電影上映同一年因胃癌去世。
《再見列寧》,2003年
同樣也是敘述柏林圍牆倒塌時空背景的,還有2003年《再見列寧》(Good bye, Lenin!),由《惡棍特工》《沉默的天使》丹尼爾布爾 主演,年輕叛逆生於東德的 亞歷山大,因為參與反政府的抗議示威被逮捕,把身為德國統一社會黨忠實信徒的媽媽嚇得心臟病發而昏倒,再醒來已經是柏林圍牆倒塌的8個月後。
亞歷山大與護士女友萊菈
我看到啥啦?
為了怕外界劇變使母親再次受到刺激,他利用自己安裝第四台的技術,夥同一眾親友,編造虛假的東德新聞給自己媽媽看,好讓脆弱的老人家繼續活在社會主義的天堂中;然而百密總有一疏,媽媽有一天趁亞歷山大睡著時,自己爬起來走到了戶外,她看到了許多作西德打扮的民眾,以及一架吊著列寧雕像的直升機後呆若木雞。亞歷山大急忙帶回媽媽後,又和好友繼續編造了更多的假新聞,聲稱西德發生了經濟危機,以致許多居民逃到了東德來避難。(哈哈~)
生活型態隨著東西德統一的進程而改變的同時,亞歷山大仍徒勞地編寫著假新聞,他那假扮主播的損友似乎也玩上癮了,卻不知媽媽早已從自己護士女友 萊菈 口中得知德國劇變的真相,但仍然配合著兒子演戲。
1990年10月6日,兩德統一後的第3日,亞歷山大的媽媽病逝;媽媽彌留之際,亞歷山大終於見到了自己先前遭受政治迫害逃去西德的父親,並讓父母倆見了最後一面。亞歷山大按照亡母的遺願,用兒時製作的玩具火箭,將媽媽的骨灰飛灑於風中 ── 一個新的時代即將開始。
這是部含意深遠的黑色喜劇電影。本片是從一個家庭成員的悲歡離合,來描寫在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的社會震盪期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人民的反應。雖說亞歷山大一開始是為了讓媽媽開心,而編造了謊言,但隨著亞歷山大找到計程車司機暨前太空人西格蒙德·雅恩,並且安排他飾演了新任東德領導人,再由他發表講話,宣布將要開放東西德之間的邊境。母子倆一同觀看這最後一則假新聞,背景音樂為東德國歌「從廢墟中崛起」響起,媽媽卻轉過頭來,看著亞歷山大微笑的側面時,我很難說在這個說謊的過程中,究竟是滿足了誰?但念在孝順的份上,我們還是別計較了吧!哈哈~
以上兩部希望大家會喜歡,感謝你的抽空閱讀!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子穎
子穎
喜歡歐美電影與影集,熱衷於收集故事的我,偶爾旅遊,品嚐美食小酌幾杯。認為人生不是在看電影,就是在看電影的路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