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私密檔案5《窗外的春光》

2021/12/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們家住在一個大型的社區裡,分成好幾棟樓,晚上室內開著燈,如果沒有做什麼防護的話,是可以清楚看到對面住戶在家裡活動的情形。
我們家在十樓,從我的房間窗戶看出去,正對面大樓的九樓窗戶,是一個哥哥的房間,因為角度的關係,只要他房裡有光線,開著窗戶,我便能清楚的看見他在房裡的一舉一動。
偷窺他,成為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他是我們當地第一志願的高中生,平日晚上的作息還滿固定的。通常他會在晚上十點多回到房間裡,接著他就會去洗澡。他有個習慣,就是洗完澡後,只會圍著一條浴巾回到房間,然後在房間裡擦拭自己的身體之後,才穿上衣服。
基本上,每天晚上我都不想要錯過這短暫的養眼時刻,我總是在差不多的時間,以各種理由回到房間裡等待。我會刻意地把我房間的燈光關掉,以免被他發現對面有個小鬼頭在偷看他。
當時的我才國中一年級,我還不確定自己的性向,只覺得偷窺哥哥在房裡的生活很有趣,況且哥哥的樣貌與身材也都很不錯。
為此,我還特地用我的壓歲錢,買了一個賞鳥用的望遠鏡。
某天晚上,我一直沒辦法入眠,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久,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多,我起身去上廁所。當我上完廁所回來時,發現對面哥哥房間的燈光依然亮著,這並不尋常,因為他總是在十一點多就會關燈睡覺。
遠遠的,從窗戶望進他的房裡,看見他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雙腳張的很開,一手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在他的陰莖上摩擦著。
為了看得更清楚,我拿起我的望遠鏡,所有事情在我眼前變得更清晰。
哥哥閉著雙眼,張開嘴巴喘息著,撫摸身體的手,時不時會停留在他的奶頭上,用手指搓揉著。另一隻握著陰莖的手,時而快速,時而緩慢,有時候會停下來,兩隻手一起玩弄自己兩邊的奶頭。
看著看著,我也開始感覺到變化,除了早已經勃起的雞雞之外,我的身體也開始發熱。
我一手拿著望遠鏡,另一隻手也不自覺的伸進我的衣服裡,跟著哥哥一起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每當手掌劃過我的奶頭時,總是有股微妙的酥麻感。
我脫掉我的上衣,學著哥哥的方式,用手指搓揉著自己的還未發育成熟的奶頭,酥麻感時有時無,每當有的時候,我的身體總是會跟著抖動一下,而我的雞雞,也會在褲子裡跳動。這情況跟哥哥很像,每當他雙手搓揉著奶頭時,身體總是會一陣一陣的抖動,陰莖也會跟著上下的跳動著。
我脫掉了褲子,同樣全身赤裸地站在窗邊,我試著同步著哥哥的動作,但我無法雙手並用,因為我必須一隻手拿著望遠鏡。而我的另一隻手,則是跟著哥哥的動作,當他握起陰莖時,我也跟著握起自己的雞雞、當他快速的摩擦,我也跟著快速的摩擦、當他停下,我也跟著停下,我跟哥哥幾乎同步的喘著氣。
在這之前,我從來就沒有打過手槍,這是我的第一次。
我並沒有掌握好,才摸沒幾分鐘,就直接射出了我好幾道精液在牆上,強烈的衝擊感讓我手上的望遠鏡差點就掉在地上。
但,哥哥還沒有射,他依然保持著他的頻率在撫摸著自己。
我無暇理會牆上的精液,依舊專注的看著哥哥。
他玩了好久,大概有半個小時吧。終於,在他最後一波快速的上下摩擦陰莖,伴隨著身體越來越僵硬且用力時,哥哥射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從望遠鏡裡看去,幾乎快要噴滿他的身體,又多又濃。
這天之後,我就經常打手槍,好幾次就是這樣跟著哥哥一起打,而他每次都打很久。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我國三,哥哥上了大學沒有住在家裡為止。
我跟這位哥哥並不算認識,只是偶爾碰巧會在社區的門口碰到。
是他無意間教會我打手槍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生理男子,定居台灣。喜愛文字。 很多事情就是與生俱來的,是人類的動物性,尤其是情慾,應與它共處,而非壓抑或假裝視而不見。相信這個時代,依然有人喜愛文字,透過閱讀時的無限想像,獲得滿足。
男孩的私密檔案
NT69/次(單次購買)
澤野勇音,中日混血,小學在台灣,中學在日本,成年後又回到台灣生活並定居。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