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愛之誠》BDSM小說連載#66 做愛

2021/12/1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如果不愛,做得再多也不是愛。」
「可是調教能讓我高潮。」
「那是因為妳愛她。」
窗外的雨開始淅瀝瀝下了起來,今年第一個過境颱風。曉芬反而打開窗戶竄入富含水氣的涼空氣,讓雨絲打在胸口。
「妳不需要從我身上證明你是不是雙。說到底,能和一個女人做愛,和愛上一個女人是不同的事。」
強勁的陣風吹翻了桌上剩下的空便當盒,原本疊在一起的盒子一瞬間全散了,在地板上繞著各自的軸心打旋。曉芬依舊拿著話筒,電話另一端在沉默好一陣後輕輕傳來回聲。
「我愛她。」
曉芬長吁口氣,笑了。
X X X
古速好不容易寫完本月報表,穿著一整天沒脫下的睡衣,伸著懶腰走出房間的時候,意外看見慕清地穿著襯衫和牛仔褲坐在客廳裡,用流利的英文跟螢幕另一端對談。古速靜悄悄煮了兩碗拉麵放在螢幕後面,和慕清會心一笑就端著另一碗回房間,扮演偷偷留宿舍給哥們的大學生。
古速認清這是彼此最熟悉也最舒適的距離,在他從曉芬手中拿回慕清那半張照片後,把照片還給了從集合式相親會場回來的慕清。古速以為慕清會像自己一樣將照片棄如敝屣,但慕清卻把它收進抽屜,打開電腦螢幕進入104。古速不曾過問慕清在相親會場發生的事,但慕清再也沒去找一夜情,手機也不再出現tinder的鈴聲。古速猜他在會場再次見證了血淋淋的婚姻競技場的現實,打從一開始站上跑道就必須跑完全程,只要停下腳步就被視為棄賽。
在慕清回到「正軌」上後,古速反而替慕清之前中離賽場的勇氣給予肯定,那時候的他雖然軟爛渣,至少有靈魂。現在坐在外面對著電腦爽朗大笑的男人,就像是用自信活潑的人物設定參加家人準備的相親活動的自己。古速喝乾湯,慕清開門走進他房間,鬆開襯衫前面幾顆扣子倒在床上。
「欸學弟,等我上班以後,我們在青埔買一間透天,養兩隻貓一隻狗怎麼樣?」
「神經病。」
「反正我應該也不會結婚了,女人都是兩顆奶一個穴,幹來幹去都那樣,好膩。呼麻更糟,連自己在幹誰都不知道。所以我說這世界真的好無聊,但我又沒有勇氣去死啊,只好當個正常人,畢竟正常這件事我最會了嘛,得心應手。怎麼樣,反正你也不可能跟女人結婚,要跟我一起住嗎?起碼可以看起來正常一點。」
「你可以滾了。」
「好吧。那…謝謝你讓我住了這麼久,我要匯多少給你?」
古速抓起床上的枕頭往慕清臉上扔,慕清輕鬆接住枕頭順勢再往古速身上丟去。古速的鼻梁硬生生被枕頭砸到,他一股無名火起,往前踏了一步更用力地拿枕頭丟慕清。
慕清依然帶著惡作劇笑容接住枕頭,卻沒接住古速隨著枕頭而來的拳,打在他胸口。慕清向後倒在地上,還在氣頭上的古速起腳踢他,這次慕清有了準備,拉住古速的腳往前一扯,重心不穩的他反方向倒在地上。慕清趁勢爬起跨坐在古速身上,望著古速憤怒扭曲的臉,他粗暴地扯開自己襯衫,然後脫去古速的上衣。
兩副男體相對,一個黝黑但修長,另一個微胖中還看得見過去鍛鍊的痕跡。古速依然徒勞無功的掙扎著,吼叫著要慕清放開,直到慕清吻上他。
慕清發現男人的唇其實和女人一樣柔軟,但瀰漫著更為濃厚的賀爾蒙味道,混著口水流進另一個自己的嘴裡。寬厚的舌頭捲著立體而堅硬的齒,他一顆一棵舔舐,雙手從古速上臂轉移到下巴,和女人截然不同的鬍渣下巴。這是嶄新的世界,慕清有了興趣,想一一探索,所以把唇從他口中移開,往下親吻喉結,親吻耳垂,親吻鼓凸的肩膀肌肉,這些全是女性沒有的地方。
但他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了,停留在平坦的胸肌上。古速抬起上身與慕清對坐,換他主動用帶著鬍渣的下巴斯磨慕清的脖子,一邊伸手握住他的陽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余鏡+犖斐
余鏡+犖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