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聊劇|角色篇|其他配角(下)──《三生三世枕上書》

2020/11/07閱讀時間約 29 分鐘
接續上一篇的角色分析,今天來聊聊剩下的配角們吧!
上次我們聊到了九重天的司命、重霖、知鶴,青丘的白奕、白真、折顏,以及幽冥司的謝孤栦和凡間的葉青緹。
今天我們則從剩下的梵音谷、阿蘭若之夢及魔族這三處地方找些有趣的配角來分析。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梵音谷

梵音谷篇章中的主要配角是比翼鳥族的二皇子萌少和郡主潔綠,他們也是我認為電視劇渲染較成功的配角們。原著中萌少潔綠兄妹的出場率並不高,給人的印象也偏薄弱,而電視劇為他們新增了許多劇情後,就使兩人的形象變得更加完整。
當然我知道這背後一定有公司捧人的商業考量在,不過僅以一個喜歡作品的觀眾角度來說,我並不認為配角加戲都只會帶來負面成果。只要加得準確、適度飽滿劇情不拖沓,加戲反倒會讓一部作品更飽滿,萌少潔綠兩兄妹便是這樣的案例。

相里萌|傻氣負責的二皇子

萌少是比翼鳥族的二皇子,現任女君橘諾的二兒子,個性純善直爽、單純仗義,在認識不小心落入梵音谷的鳳九與小燕後,就與他們二人結交為摯友。
最初,萌少給人的印象就是個端莊年少的皇子,既有著身為王族的沉穩氣度、應對進退得宜,又懷抱著對谷外世界的憧憬與野心。
可若撇開尊貴的皇族身分不談,萌少其實也只是個有著嚮往、帶點傻氣的男孩而已。容易聽信別人說的話,每次有什麼激進的想法被人簡單呼嚨幾句也就過去了;也總會對心儀對象開滿各種濾鏡,常沉醉在自己完美超脫的想像之中不自知。
與此同時,他也存有一份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桀敖,常會為了堅持去挑戰傳統框架。比如會為了追尋谷外的世界不惜違背族規、即使「阿蘭若」三字被列為禁語,仍會為了鳳九全盤托出等。
這些單純、熱情、自由的特質彰顯出了萌少的年少輕狂,但又因為他的談吐之間仍存有皇子的沉穩風範,倒也不會顯得過於稚氣。
而在對待朋友上,萌少重情義的性格、堅強負責的擔當跟鳳九小燕極為相似。尤其在鳳九重傷入夢後,他不惜違抗禁令甚至願意拼上性命的義氣、堅持君王不能眼睜睜看著朋友受難的責任心,也與鳳九願為葉青緹入蛇陣、小燕願為鳳九入星光結界的舉動有所呼應。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電視劇在萌少尚未得知鳳九身分前,關於他對鳳九的情感描寫也滿耐人尋味的。
就我自己的感覺,我會覺得萌少在知曉鳳九真正的身分前,就已經對身旁這位總是一起聊天喝酒的「九歌公主」有微微情愫在發芽了,這從他在鳳九入夢後說出的幾句話就能多少感覺出來。
只是萌少這份情感仍處於懵懵懂懂的狀態,除了至親家人以外幾乎沒人發現(包括他自己),這也是為什麼在鳳九出夢後,他仍會以過去嬉鬧的態度與她往來、對東鳳交往一事也不會有太大反應的原因。
對他而言,這份情感並沒有強到足以讓他發現自己動心,頂多知道她是自己重要的朋友這樣。
聽起來電視劇新增這樣曖昧不清的設定似乎沒起到太多作用,可正因為有了這段描寫,才讓萌少後續的告白更有脈絡,更能感覺出他在情感上的純粹、懵懂與無私。
我知道有些人會認為萌少這段告白很多餘,但我其實非常喜歡這幾段為他增添立體感的劇情。
他不再像小說一樣只是一個熱烈追星後被狠狠打破濾鏡的迷弟,也是有著責任擔當、有著跌跌撞撞、有著自我成長的角色。
從一開始對鳳九殿下的傾慕追尋、到後來對朋友九歌的細微情愫、最後在濾鏡被打破的反思中將夢中情人與至交好友的身影重合起來,領悟自己的真心。
即便這個當下他已經無法再爭取什麼,至少他還有那個機會看明白自己的心,並將這份心意傳達給對方、獲得她的祝福。
如若沒有殉谷一事,相信萌少放下這份情感後也會找到更好、更適合自己的對象;或許數百年後的哪天,當他再與鳳九重逢之時,已經成為了一個更加成熟、更加幸福的王。就像那片他一心嚮往的自由天地一樣,不再困於梵音谷的寒冷與束縛之中,真正地展翼高飛。
最後就來談談劇版新增的殉谷(便當)劇情吧。我之前也曾說過,殉谷劇情在劇中潤飾得十分不足,斷了許多承先啟後的關聯。因此整體來說,我並不怎麼喜歡這段改編,可若單論它對比翼鳥王室的渲染效果,的確還是有一番成效。
我自己還滿喜歡比翼鳥族遷族前,萌少與潔綠的這段對話。
「讓妳隨子民一同出去,是我們所有人的決定。」
「為什麼?」
「雖然妳沒有經歷世事,卻是我們一直認同的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們真要面臨生死之局,只要知道比翼鳥族還有妳在,我們才能安心地全力以赴應對。」
「可為什麼你也要留下來?你的願望還沒有達成。」
「母君老了,他們需要我。」
在這場兄妹訣別的對話中,我們看到的不再只是一個傻氣單純的二皇子,而是一位真正有著君王氣度的比翼鳥族之王
他的眼中不再只有對谷外的追尋和對佳人的傾慕,更多是族人的未來、家人的安全與天下的和平。
即便明白自己的實力不比其他人要強、即便還有一個尚未實現的夢想、即便知道這可能會讓自己送上性命,可在族人與蒼生面前,他仍然選擇毫不猶豫地站出來。
這份因著對家人的愛、對族人的愛、對梵音谷的愛衍生出的勇氣,我想正是電視劇的萌少最讓人欽佩與心疼的。

潔綠|為族成長的郡主

與萌少相同,劇版的潔綠也比原著飽滿非常多,甚至就「成長」幅度而言,她在我心中是除了女主角鳳九以外最有資格位居第一的人選。
(若是原著小說我應該會將這個名額頒給橘諾,不過劇版的梵音谷王室之亂實在被刪減太多了,無法深刻感受橘諾的成長。)
與表哥萌少相較,潔綠更加直爽沒架子,讓人很難將她與郡主這個名頭聯想在一起,反倒像個普通人家的女孩一般平易近人。
潔綠的性格外放直率、從不扭捏,喜歡一個人不會刻意隱瞞、厭惡一個人更不會假以顏色。會坦然告知鳳九自己對東華的傾慕、講明自己對姬蘅的不屑,連在姬蘅故意用鬥茶為難鳳九時,潔綠也是第一個站出來為之不平的人。
而在這樣直率坦蕩、看似未經磨練的行事之下,潔綠看待世事卻比多數人要來得通透。常透過無比敏感的觀察力察覺眾人的本意,做出理智清醒的判斷。
不論是察覺姬蘅柔弱外表下的自私本性、或是東鳳打鬧互懟下的傾心之情,潔綠都是最早看明一切並一語點醒眾人的存在,要說她是劇中活得最通達的人之一也不為過。
更難能可貴的是,就算見到傾慕已久的東華帝君對待鳳九的特別,潔綠也不會像知鶴或姬蘅一樣憤怒、嫉妒或不擇手段,反倒能乾脆俐落地放下執念,這是她獨有的一份瀟灑。
除此之外,潔綠也是一位認真聰敏的女孩。雖然她直爽的性子常會讓大家遺忘了她郡主的身分,可若仔細觀察劇情會發現:不論哪堂課,潔綠都是上課最認真、成績也名列前茅的學生
當小燕鳳九在課上打瞌睡的時候,她會全神專注地聽著課;當課上比賽鬥茶時,她的茶藝技巧足以位列班上前段;當她想在宗學競技賽勝出的時候,還會特地閉關訓練。
這些劇情都側寫出了潔綠對自我要求的嚴格,即便前頭已經有著被當儲君培養的表哥,她仍沒有拋棄自己身為皇族的責任,依舊勤勤勉勉地學習,而這也為她之後承接女君的合理性做了精妙的鋪陳。
電視劇在東鳳入夢後,另外增添了一段透過潔綠與橘諾將過往王室之亂的後續描述出來的劇情。撇除掉我對王室劇情被刪除的意難平,個人覺得這個安排是還不錯的。
尤其橘諾對往事的懺悔以及對潔綠的叮囑都起到了承先啟後的效果,潔綠在東鳳入夢後選擇直接找女君求救、還願意下跪受罰的勇氣,也讓作為觀眾的我們看到了她身上有骨氣有擔當的一面。
最後想談論的就是我最開頭提及的,關於潔綠的「成長」。
相信大家多少都有聽過「被留下的人最為痛苦」這句話。無論生離或是死別,被留下的那方往往都會比離開的人要痛苦難熬,甚至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走出陰霾,劇中當然也不乏印證這句話的案例。
例如東華在青雲殿看著鳳九離開的那一眼,可說是描述「生離」最痛最深刻的一幕;但若談到「死別」,我想整部劇裡大概只有被孤零零留下來造夢復活阿蘭若的沉曄、以及親戚殉谷後扛起女君重任的潔綠能承擔得起。
其實透過遷族前她與萌少的對話可以發現,即便潔綠的智商情商都是劇中數一數二的高,她本質上仍然是個年輕童稚的小女孩,還是有著對家人的依賴、對分離的不安。她會害怕留下來守谷的家人離開、也會害怕年輕的自己無法扛起整個比翼鳥族。
可緲落造成的悲劇並不會因為她的害怕而被阻止。當萌少橘諾等人就如她一語道中的、無法抵擋緲落之力全數犧牲後,她就必須承接他們的遺志擔起女君的責任。
她知道自己沒有時間哭泣,因為那些為蒼生犧牲的親人們唯一的盼望,就是希望自己能讓比翼鳥族好好生活下去。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實現他們的遺願。
我自己很喜歡劇版潔綠最後婉拒小燕,選擇將比翼鳥族遷族到青丘的改編。
這除了化解掉青丘與比翼鳥族的仇怨、讓比翼鳥族人有了適居之所外,當她望著這片萌少生前作夢都想看一眼的青丘風景時,或許也會緬懷起過去那位總會在她耳邊滔滔不絕說著青丘的表哥吧!
私心很喜歡這個鏡頭,潔綠不再如過往開朗而流露淡淡悲傷的神情,搭上獨白超戳淚點

▌阿蘭若之夢

蘇陌葉|百年的執著

蘇陌葉是我在看原著時就特別有印象的配角,或許是他在阿蘭若之夢佔了十足篇幅的緣故,讀小說時蘇陌葉反而是我第一個記住的新角色。他那種氣質瀟灑、風流倜儻的公子形象還有後來被帝君折磨得狼狽不堪的反差真的超有趣!
此外,他對阿蘭若的情分和對沉曄的怨怒也是掀開整場梵音谷王室之亂的關鍵,就算撇除他本身帶有的幽默色彩,單就鋪陳劇情這塊他也是位極重要的配角。
就設定來說,蘇陌葉是西海水君的二皇子,與鳳九的小叔白真和四海水君連宋是交情不錯的酒肉好友。從這群人的特質我們可以推算出,蘇陌葉應該也是一位風流瀟灑的翩翩公子,而當他正式登場後,也確如我們所猜想,言行談吐皆帶有文雅之氣,一字一句一言一行都能看出他的才學情調。
只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看似風流的形象之下,蘇陌葉卻和連宋一樣藏著一份深沉專注的柔情。
阿蘭若對他而言不僅只是徒弟,更是他的骨血、他的執念,他會記得她的每個表情、說的每句話,也會在她離世百年後仍不放棄尋找她的死因,還不惜為此進入危險脆弱的阿蘭若之夢。
即便他並不是阿蘭若情路上的主角,他的情卻不比沉曄輕多少。
他會在阿蘭若死後妥善收好她的每一封信、會在看見橘諾等人冒充的信件時察覺字跡並非阿蘭若本人、會很快意識到鳳九與阿蘭若的區別、更會記得她愛喝碧蓮春不愛飲酒……。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比起沉曄,蘇陌葉其實更了解阿蘭若
或許就像鳳九喜歡東華那樣,就算這份感情注定沒有結果,但隨時注意她、關心她、守護她早已成了他的本能,所以他才能將阿蘭若的身影記得這麼真實,就算今天是外貌幾乎相同的鳳九站在他面前,也無法混淆他心中那抹獨一無二的倩影。
就像他自己所說,阿蘭若的死是他這幾百年來唯一的執念,他想盡辦法求得真相,只為了結自己的一番執著。
我很喜歡電視劇的他在洞悉一切後,徹底放下執念的灑脫。
雖說這段過程中曾經有過不平、憤恨、無奈,可到最後真相大白之時,他終究還是會因為阿蘭若沒有錯付真心感到欣慰。
從最一開始的拯救、相處後的動心、犬因獸一事後的離開、收到死訊的震驚、百年的追尋、不顧安危的入夢、得知真相的悲憤、到最後釋然的放手。蘇陌葉的每個抉擇都與阿蘭若密切相關,不管戲份多不多、最後有沒有結果,他的情深不悔仍是劇中十分動容的一段故事。
我很高興電視劇能讓蘇陌葉有機會放下執念,真正走出阿蘭若的死、步回自己的人生道路。
在告別這段遺憾後,相信他也會遇到更多美好的人事物,也說不定幾萬年後,當他遇見重新化世的曄蘭二人時,已經能夠更坦然地和他們相知相交,我想這應該是這段無疾而終的情感最好的收尾了。
總體來看,我認為小說中的蘇陌葉與電視劇給人的感覺還是有些落差的。
小說中的蘇陌葉身上戲謔、自傲的個性被放得比較明顯,因此他的 OS 或反應常給人詼諧有趣的形象,感性面的描寫並不多;
而在電視劇裡,蘇陌葉對鳳九的溫柔、對阿蘭若的深情都有細膩呈現出來。比如他會耐心仔細地告訴鳳九梵音谷的一切、也會直接看出橘諾仿冒的筆跡並通知東華等。
雖然他還是擔當了一定篇幅的搞笑角色(帝君專屬工具人),不過我認為劇版蘇陌葉給人的感覺更加溫暖親切,也更讓人心疼。
順帶一提,我看到有些人很好奇蘇陌葉對鳳九到底是什麼感情,甚至懷疑他是不是也喜歡鳳九等,我自己是不這麼認為。
確實,蘇陌葉跟鳳九的關係很不錯,常會互相打鬧揶揄或是天南地北聊天,可這比起愛情,更像是長輩照顧後輩的親情。會無奈地包容她的頑皮和天馬行空、會在出事之後盡可能幫她減輕責罰、會對她的受傷感到心疼。
這就跟白真折顏或司命對待鳳九的態度很相似,是一種呵護後輩的寵愛,跟他對阿蘭若的情感是有明顯落差的,因而我並不認為這樣的感情是喜歡。

橘諾|嬌氣到落魄、落魄到成長

梵音谷的女君橘諾是我認為電視劇呈現得有些可惜的角色,由於王室之亂被大幅刪除,橘諾被流放成長的張力也跟著削弱很多。但其實橘諾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物,她是劇中少數留有伏筆的角色,如果沒有先讀過原著,應該很少人會發現比翼鳥族女君就是那位在阿蘭若之夢跟著嫦棣一起欺負阿蘭若的少女。
年輕時的橘諾總會跟著小妹嫦棣去欺負阿蘭若,只是跟把想法全坦露出來的嫦棣不同,橘諾的舉止相對穩重,不會正面跟阿蘭若起衝突,而會暗地使用小手段達到目的。比如故意要息澤留下以刺激阿蘭若、或是用相思引的方法陷害她等。
橘諾心儀的人是神官長沉曄,可我認為她並不是因為沉曄喜歡阿蘭若才處處針對她,畢竟沉曄對阿蘭若的感情整部戲裡沒幾個人知道,連阿蘭若本人都是在犬因獸之事後才有所察覺,因此我覺得她的針對只單純是被嫦棣及母親影響而已,與沉曄無關。
橘諾人生當中最重要的轉捩點,就是被自己的繼父──當時的上君相里闕──判了流放。
橘諾作為相里殷的遺腹子,會被篡位上來的相里闕嫉恨並不意外,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她被判刑的罪名是「與夫子私通」,也就是說,她腹中的孩子並非是神官長,而是她與夫子的私生子。
(比翼鳥族的神官長是由女性感天而孕生下,位階非常尊貴,這也是為何橘諾受傷能請得動息澤為她治療。)
透過之後橘諾與傾畫的對話可以得知,鍾情沉曄的橘諾會與夫子私通,是因為不滿沉曄總是對她不理不睬,不甘心之下才做了這個選擇。從這點能看出橘諾其人其實不如外在那般穩重自持,心裡仍有心高氣傲、任性魯莽的一面。
然而這次的流放也讓橘諾的人生開始有了轉變。在流放的歲月裡,她不再受到父母臣民的呵護跟崇拜,被迫開始重新學習生活、學習獨立。
相信大家都聽過「落魄鳳凰不如雞」的道理,橘諾被流放後,日子絕對不會好過到哪裡去,即便傾畫努力為她做好安排,生活上的鉅變與艱困她仍必須獨自支撐下來。
因此多年後橘諾回到王室繼任女君時,才會成長、滄桑了許多。會感覺自己好像真正活了一輪,並會開始畏懼將妹妹的性命拿來犧牲的母親傾畫。
在那段被流放的歲月裡,橘諾體驗到了出生以來未曾體驗過的「現實」,漸漸看透了人性的殘酷、明白溫柔的可貴;才會不禁懼怕起母親的冷血、羨慕起阿蘭若的瀟灑。
其實這段劇情在電視劇裡只透過台詞呈現是很可惜的,這是證明橘諾成長最重要的片段,也是橘諾之後會將傾畫囚禁起來的重要線索。刪除掉會讓人覺得劇情的連貫性不佳,也無法理解橘諾為何繼任後會囚禁最疼愛自己的母后。
多年過後,老年橘諾身上已經明顯少了年輕時的傲氣,取而代之的是真真正正的沉穩莊嚴。有著肩負比翼鳥族安危的責任心、也有遇事臨危不亂的穩重。
跟萌少潔綠一樣,在電視劇新增梵音谷王室守谷的劇情後,橘諾身為女君肩負蒼生安危的氣度也更被立體化。
從一開始總是嬌氣任性地隨心所欲、到最後擔起君責,為了梵音谷與蒼生犧牲生命,這樣的成長確實讓人印象深刻。
除了以上這些,橘諾這個角色在劇情中也有一個微小但重要的地位。
她作為相里殷與傾畫的女兒,繼任女君便代表比翼鳥族的上君之位再次傳回了被相里闕篡位的相里殷一脈身上
相里闕即便殺害了自己的哥哥奪取王位,還為了保住王位殫精竭慮對付歧南神宮與橘諾,最後那個位置仍然回到了相里殷的血脈上。
而他的子女中,被他期盼能繼位上君的相里賀最後回歸平民生活、被他薄情冷眼的阿蘭若芳魂歸天、被他捧在手心的嫦棣親手餵給了自己致命毒藥。這樣的結局也可說是對這位篡位弒君的上君最冷酷的諷刺了吧!

嫦棣、傾畫、相里闕|悲劇的起點

嫦棣、傾畫與相里闕三人由於許多角色特質已經在前面提過了,角色層次相較之下也沒那麼豐富,我就統合在一起分析。
就如我上段結尾所述,我認為相里闕是一個非常具諷刺感的角色,不過傾畫與嫦棣身上也同樣有許多諷刺意味的表現。
傾畫這一輩子都為了讓橘諾重新登上王位竭盡心力,籌謀隱忍多年,還不惜犧牲掉其他女兒的性命。
結果橘諾繼位後,她卻反被自己最疼愛的女兒囚禁了後半餘生。而她在發瘋之後,言語提及最多的居然是她從前最不待見、最厭惡的女兒阿蘭若。
「只求輪迴中,不要再同母親相遇了。」
我想對傾畫來說,阿蘭若最後輕輕對她說的這段話,正是她後半輩子常年縈繞耳邊的囈語吧。也許在多年後的某個神智不清之際,她才終於明白阿蘭若過去對母愛的憧憬有多可貴、被血緣之親所拋棄的痛又有多刺骨。
而嫦棣,她是一個自恃父母寵愛而愚蠢的公主,總是依藉寵愛任性妄為,目無下塵。可最後,她卻被母后算計親手殺死了最疼自己的父君,落得被嚇瘋無法正常言語的下場。
過往的牙尖嘴利、口無遮攔,如今只剩下「不是我……不是我……」的喃喃自語。
比起接任女君的橘諾、被許多人記在心裡的阿蘭若,這位最受寵愛的小公主在多年之後,反而再沒有人記得她、沒有人提起過她,徒留一個淒涼結局。
我想這三個角色身上會充滿濃厚的諷刺意味,其中一個原因是梵音谷王室的悲劇與他們脫不了關係
相里闕的篡位弒君激發出了傾畫的不擇手段,引發了王室之亂;
傾畫對女兒的差別待遇塑造了阿蘭若不善表達的性格,強化了她與沉曄的隔閡;
嫦棣的惡語相向扭轉了橘諾對阿蘭若的看法,也讓阿蘭若對沉曄有了誤會;
傾畫對沉曄與阿蘭若的忌憚埋下曄蘭錯過的關鍵,連帶造成沉曄一劍斬三季並造出阿蘭若之夢……。
正因為他們是這一連串悲劇的起源,作者才會給他們相應的諷刺結局,也算是印證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吧。

息澤|淡然逗趣的神官長

比翼鳥族的前任神官長息澤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個角色。雖然他劇中被東華奪取身分所以戲份不多,但透過回憶裡的劇情,仍能發現他是一個十分有趣的人物。既有著逗趣隨性的性格、又身負守護比翼鳥族的擔當。
最一開始,息澤給人的印象都有些滑稽,比如會裝病避事,把神宮之事全部丟給沉曄,自己在歧南後山自在逍遙地隱居;或是在阿蘭若對抗犬因獸的時候悠悠哉哉吃著糕點,這在小說裡呈現得更加明顯。
撇除掉這樣有點兩光的舉止,息澤給我的感覺其實跟東華很類似。
他會隱居起來並不是能力不足或責任感不夠,而是因為太清楚世事繁雜,不想捲入其中徒增煩惱,這就跟東華卸下大權隱居太晨宮的心境很是雷同。
不過即使他們隱居避世,卻依舊把蒼生與臣民扛在肩上,東華會為了阻止緲落禍亂世間費力調伏、息澤則會為了阻止沉曄滅族出面調停。
基本上我覺得息澤各方面都有遇見鳳九前的東華的影子,亦或者說是一個專注一趣仙者的影子
他內心的澄靜、通達都跟東華一樣有著君臨天下、通透世事的高人之感。可能這也是東華借用息澤的身分後,故事裡的眾人並不會覺得格格不入的原因吧!畢竟比翼鳥族中,息澤的地位確實跟九重天的東華帝君類似,一言以蔽之就是個退休老幹部(笑)。
除此之外,息澤與阿蘭若的忘年交情也是讓我很喜歡他的原因。
就像蘇陌葉所說,相比於阿蘭若的正牌師父蘇陌葉,作為丈夫的息澤反而更擔得起師父這個名頭。
他深知阿蘭若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公主面臨的尷尬處境,因而用他的身分給她一個庇蔭,同時也教導她許多知識與技能,幫助她成長。
息澤與阿蘭若亦師亦友的關係,使他們總能無條件地支持對方的決定。所以原著中阿蘭若營救沉曄時才會搬出息澤擋刀、息澤理解阿蘭若的決心後會同意跟著她去救戰場上的相里賀。
他們之間的情感雖不到非常親厚,卻有一定的信任基礎,否則阿蘭若也不會將死前的心願託付給息澤;息澤也不會因阿蘭若之死感到頹然,甚至帶點瞋怒地質問沉曄。
即便看透紅塵的他不明白「情」的滋味如何,心裡也清楚曄蘭二人經歷的諸事皆有命數、旁人無法干涉,但在看見悠哉坐鎮神宮的沉曄之時,他還是忍不住為阿蘭若抱屈責問。
當初看到息澤略帶怒意地質問沉曄,是整部劇裡我第一次覺得他像個「人」。不再總是氣定神閒地旁觀一切,也有憤怒、悲傷的時候。
我之所以這麼喜歡息澤這個角色,除了他那通透、穩重、淡然又帶了點搞笑的性格之外,那些殘存的「人性」是更加吸引我的。就算大多時候還是像個無欲無求的神仙,可他還是會因著重視的人感到頹然或悲憤,就像東華會因鳳九而笑、為她而哭一樣。
身為神仙卻存有少許人性這點總會讓我感覺這些角色的距離不再那麼遙遠,是更加真實、親切的存在。

文恬|清高堅毅的文士

被阿蘭若抓來與沉曄通信的文恬也是我很喜歡的角色之一,尤其在阿蘭若身邊女性大多不太友善的情況之下,個性清高的文恬更顯得可貴。
作為宗學的先生,文恬的學識淵博、行為舉止大方得體,對於曾有恩於自己的阿蘭若更是禮敬有加,蕙質蘭心的性格讓人很難不喜歡她。
可若只有秀外慧中的性格特色,我想這個角色並不足以讓人印象深刻。
文恬最讓人喜愛的,是她溫順的外表下還存在著清高自持、不屑與世浮沉的堅韌。她的內心不像外表那般柔弱,反倒有著極其清醒的自我意志和捍衛公道的堅持。
即便欣賞沉曄的才情,但在見到他的絕情後,她仍會無所畏懼地指責他;
即便受到傾畫的挑唆與蠱惑,她仍希望沉曄想辦法營救她。
更可貴的是,就算文恬對沉曄的冷漠感到失望、對傾畫的挑唆感到不屑,卻很清楚自己若能照傾畫的意思監視沉曄,會讓她減少戒心,進而增加阿蘭若被救出的機會。
雖說她身為一介宗學女先生,無法對王室內鬥起到太大效用,可她還是很努力地想出一己之力拯救阿蘭若,連在沉曄需要她冒險營造失足溺水的假象時,她也義無反顧地做了。
這種受恩必報、寧死不屈的堅毅,可以說是文恬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特質。
無論小說或電視劇,我一直覺得沒有將夢中幾個角色如文恬、茶茶等人的後續描寫出來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尤其在阿蘭若死後,她們到底去了哪裡?做了哪些事?面對阿蘭若的死有什麼反應?這些都是我很好奇的地方。
或許她們會在梵音谷的某個角落偷偷緬懷著那位名字被列為禁語的公主殿下、又或許她們從不知曉阿蘭若已經身故的消息,仍遠遠地祈求她的平安。
不管怎麼說,這些配角的人物色彩及故事性都是我很喜歡的小設計,她們都有自己的特色與高光點,不僅是個推動劇情的工具而已。偶爾在追劇的時候拋開主線,專注體會她們的生命故事,也不失為一個特別的享受。

▌魔族

緲落|慾望的集合

緲落作為故事中最認真搞事業的大反派,在多了電視劇新增的各種鋪墊後,層次也變得比小說更加豐富。
在原著當中,緲落的戲份其實不多,最後妙義慧明境(電視劇改稱作妙義淵)也比較像是因著時間才坍塌,而非如電視劇改編的那樣由緲落自行衝破,這使緲落在電視劇裡顯得更加強大。
凡人心中的貪、嗔、癡三念合稱三毒,此三毒滋生後會產生濁息,從匯集凡世之惡的濁息之中誕生的就是妖尊緲落。而在電視劇中,緲落被新增了曾經統領魔族的「魔尊」設定,因此故事初期魔族眾人幾乎都將緲落視為曾經的王者。
三萬年前神魔大戰之時,緲落與東華帝君大戰後敗下陣來,被他封印在妙義淵中,從那之後就竭盡全力想恢復法力並衝破束縛。
之所以說緲落是劇中最認真搞事業的反派,最主要是她每次出場都只有兩個目的:增加法力、衝破封印。要聶初寅奪得鎖魂玉時如此、梵音谷時幻化出化相試探東華時如此、阿蘭若之夢裡好幾次的出場也是如此。
雖說她後期因為每次出場都會受到東鳳的狗糧衝擊,逐漸淪為觀眾的笑柄,可也正因有了她的處心積慮,劇情才會高潮迭起。因此我反倒看見滿多人喜歡這個不論吃幾頓狗糧都堅持搞事業的反派的(笑)。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最後緲落在星光結界對東華說的那句「是你讓我一念成魔」,讓很多人懷疑緲落是不是喜歡東華,我個人是持否定意見。
我覺得看偶像劇不需要將所有關係都轉化到男女之情上,其實這世上並不是只有愛情才能讓人反覆回味。比如劇中鳳九與家人的親情、東華與連宋的友情、息澤與阿蘭若的師徒之情也都很讓人喜歡,我自己是不太喜歡將所有情感都一味指向愛情的做法。
我覺得緲落對東華的感覺,比較像是一種強者之間的競爭心理
她唯一的執念是想徹底超越東華、徹底打敗他,因此她非常執著於讓自己變得更強,就算犧牲同族的性命、搞得蒼生不寧也在所不惜。
我覺得這才是東華說她執念太重的根本原因,強者之間互相較勁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當她太過糾結於勝利時,反倒會將自己推進無法回頭的深淵之中。
而且如果緲落對東華是男女之情,那她在夢裡就有好幾次機會可以對鳳九這個情敵痛下殺手。翻冰棺時一次、與沉曄對決時一次、最後奪走紅氣時又一次,這幾次她都大可直接將鳳九殺死以絕後患,可她並沒有這樣做。
她會對付鳳九,純粹只是想奪取她身上的紅氣以恢復法力而已,只要紅氣到手目的就已經達成,根本不必多費力氣將她解決掉。因此我才不認為緲落對東華抱有戀愛情感,她只是想奪回力量打敗他而已。
總之,我覺得電視劇新增的緲落線是很不錯的,至少是林林總總改編之中難得有前後連貫、高迭起伏的劇情。撇除掉演員每次出場都得仰天大笑這點,整段劇情的完整度都很高。
只是若按照東華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調伏妙義淵、對付緲落這個設定來看,感覺電視劇結局緲落自爆之後,老幹部之後的仙生會變得更無聊吧(笑)。

煦陽|浮躁衝動到穩重自持

煦陽也是一個劇版比小說來得豐富的角色。
作為赤之魔君,煦陽在故事一開始明顯抱有一份想搞大事的熱忱,會希望壯大三萬年前被神族打敗的魔族,還不惜透過妹妹姬蘅的婚姻去占神族的便宜,總是與東華針鋒相對,這些種種都足見他的野心與滿腔熱血。
不過正由於他太過衝動、不經世事,才釀成了姬蘅逃婚、閔酥自殺的悲劇。
當他親眼看著心儀的閔酥在他面前斷氣、疼愛的妹妹與他徹底決裂並跳下懸崖,過往那個充滿抱負的魔君彷彿就在那瞬間被徹底擊垮。
從那之後,他的倨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消沉與成熟。他不再一股腦地任性妄為,逐漸學會了仔細權衡與耐心行事。
我想他在那段失去所愛、意志消沉的歲月裡,大概每天都是在無止盡的悔恨之中度過的吧?不停審視自己過往的錯誤、回憶摯愛之人離去的畫面,並學習該如何成長才能不負閔酥與姬蘅的本願。
這次的錯誤使煦陽之後的作風明顯保守了許多,不再迫切地想要攻打神族壯大魔族,甚至還因此被其他魔君不滿,可我覺得這正是他成長的證明。
透過閔酥之死,他明白了衝動帶來的風險有多大,更何況他也多少察覺了聶初寅的不對勁,為了魔族安好,他才不希望隨便宣戰,以防讓真正的敵人有機可乘。
老實說我認為這樣的細心權衡,反倒才是身為上位者必須擁有的素養,畢竟上位者的權力是守護人民用的,而不是為了維護尊嚴。懂得全觀大局、冷靜行事,才足以被稱為一位合格的魔君。
在緲落奪回紅氣後,煦陽也一改過去不屑東華的行事,反倒非常認真地替他守護起血淚,還願意用自己的性命作為結界,只為一同守護蒼生的安危。
基本上到這個時候,煦陽已經稱得上是非常成熟的君者了,他願意為了眾生,放下種族的對立以及自己的尊嚴,選擇與神族一起對抗過去的魔尊緲落。
在他選擇用自己的性命守護血淚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為世界、為魔族犧牲的準備。因此他才希望小燕將姬蘅帶到安全的地方照應好,並將「收劍是為了更好的拔劍」的道理傳給他。
雖說煦陽最後的死亡電視劇並沒有拍出來,劇本的描寫也非常潦草,可他在我心中仍是一個英雄。就算曾經做錯事、害過人,但到了生命盡頭,他還是非常努力地想守護他的家園與族人,這樣的魔君我並不覺得比殉谷的梵音谷王室要卑微。

聶初寅|貪婪的虛妄

聶初寅在原著和電視劇裡的形象落差不大,只不過因應緲落線的增加,劇中聶初寅還多了一個緲落內應的身分。在奪鎖魂玉、將東華受困夢中之事告知緲落的幾段劇情,都很大程度幫助緲落壯大事業。
我覺得劇版聶初寅的作為相較之下比較完整,從一開始只是玩世不恭的皮草狂熱者、到後來被折顏等人爆打憤而投奔緲落、最後在不自量力的幻想中被緲落殺死,整段劇情都很有脈絡。
就跟阿蘭若之夢的相里闕等人相同,聶初寅的結局也帶有明顯的諷刺意味。
聶初寅一開始只是不滿被神族折辱才去喚醒了緲落,卻逐漸在為緲落做事的過程中掉入「貪婪」的泥沼之中,開始想得到更大的力量,甚至揚言要取代魔尊。
當他沉溺在強大的力量及不切實際的幻想之時,卻完全忽略了他握有的力量其實全都來自於緲落。貪心不足蛇吞象的下場,就是被自己親手喚醒的緲落了結性命、不得好死。
《枕上書》的世界觀很大一部分來自佛教,因此故事中的反派都或多或少對應了佛教中貪、嗔、癡三毒的概念。而其中聶初寅正是我認為最能對應「貪」的角色,在他身上可以見到被欲望蒙蔽的可怕、也能看到貪小便宜的後果,我想這也是很值得大家反思的。

▫ 文中提及的小說內容,皆以繁中實體書為準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會員
83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