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聊劇|東鳳的愛(下)──《三生三世枕上書》

2020/10/11閱讀時間約 18 分鐘
東鳳這段神仙愛情的分析終於也走到尾聲啦!其實在寫過這麼多文章後,能說的東西也不多了。
在這解構東鳳情緣的最後一篇文章裡,我會將之前沒有機會提到、關於東鳳的故事細節繼續和大家分享。篇幅上可能不如前兩篇長,但還是希望能將我感受到的東鳳完整傳遞出來,給同樣喜歡《枕上書》甚至是等待這篇文章的大家一個美好的句點。
如若還沒讀過前兩篇,也歡迎點下方連結前去閱讀喔!這三篇文章沒有前後連貫性,不過都有用了不同的視角去剖析這段故事。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花開花落終有時

不曉得大家記不記得凡間篇章結束後,東鳳兩人都曾對凡間的經歷說出了「花開花落終有時」這句話呢?
花開花落終有時,是形容世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時序,並非一貫強求所能扭轉,是一段勸人放下執著順應天命的詩句。
這句詩之所以有趣,是因為東鳳二人雖同樣講了這段話,接在後面的應詩卻各不相同,凸顯了二人的心境差異。

緣起緣滅總如風

花開花落終有時,緣起緣滅總如風
花朵的盛開凋零都有它的時序,而緣分就如同花瓣一般,短暫盛放後即回歸塵土,清風拂來便再無痕跡。
鳳九一直以來都想求得與東華的緣分,就算碰上困難、弄得滿身是傷也從未放棄過,然而當她歷經千辛萬苦,卻只等來一段成為東華情劫主角的緣分。這段情緣本就是場無心鑄成的錯誤,她在這之中承受了無盡的煎熬與折磨,不只害了人也傷了自己。
而在一切結束後,東華回到九重天上繼續當他的帝君、她也回到青丘接任女君,凡間的刻骨銘心就像從未發生過。這讓她感嘆彼此的緣分就如風一般,一瞬而逝。
鳳九的詩句是她對緣分難覓的感慨,即使再努力,最後卻只能得到一段錯誤而短暫的情緣。在求緣這條路上她真的已經精疲力盡,不想再爭了,因此這段詩句也預示著她之後的放手。

相逢相聚本無意

花開花落終有時,相逢相聚本無意
花朵的盛開凋零都有它的時序,就如同人與人之間的相聚別離都有天命安排,自有時運。
東華歷劫歸來後,一直對保有凡間記憶一事非常在意。
在他幾十萬年的生命中,至凡間歷劫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可這卻是他第一次在歷劫後發現自己仍保有些許記憶,還會因而流下眼淚、感到心痛。
這對早已達到專注一趣之境的東華而言是從未有過的感受,才會本能地好奇歷劫過程中究竟發生哪些事?記憶裡那個縱身一躍的女子又是誰?
不過東華畢竟是通達佛理的老神仙,他深知凡世塵緣在神仙眼裡不過是一眨眼的事,不為之所縛、不因此受困才能活得逍遙。
所以東華的詩句比較像是他希望自己放下執念的勸戒,既然事情過去了,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執著,不必困於無法改變的記憶當中。

緣起緣滅真如風?相逢相聚真無意?

我認為這兩段詩最特別之處就在於它們即使是由主角親口說出,卻與這個故事傳達的理念背道而馳。這種反差反倒創造出了極強的烘托效果。
《枕上書》是一個描述「執著」的故事,這兩段話卻是勸人「放下」的詩句。一個人會想去放下,是源於由外而內的理性;但一個人想去執著,卻是因著由內而外的本能。
《枕上書》的背景是一個眾生追尋心無旁騖的神仙世界,東華與鳳九卻打破了本應追尋的順其自然,以足以撼動蒼天的執著,強爭來一段緣分。
他們不是不明白放下執念才能走得長遠的道理,可他們最終還是想為彼此、為自己活一回。
緣起緣滅總如風,他們的執著卻將輕風般的緣分強留在了自己身邊;
相逢相聚本無意,他們的愛卻使無意的相遇成了逆轉天命的奇蹟。

▌東鳳與曄蘭

東鳳與曄蘭是《枕上書》中最主要的兩對有情人,雖說他們有著正主與影子的依生關係,但無論個性、相處模式還是面對的挫折都存在許多差異。
其實若單論身分地位與相逢相識的過程,地位相近的曄蘭絕對比東鳳更容易得到相守的情緣,然而最後卻是東鳳走出了一段情路。
會導致如此截然不同的結果,我想不單單只因為蘇陌葉中途介入,曄蘭與東鳳性格本質上的不同更是原因之一。因此等等我便會抽幾個對應點來聊聊這兩段故事的差異。

緣分的時機

就如其影子與正主的身分,曄蘭與東鳳的緣分注定就是交錯的。東鳳的天命無緣換來了曄蘭二人自小相遇的緣分;曄蘭被干涉消失的機緣則開啟了東鳳二人相識的契機。
不過在同樣獲得機緣的情況下,東鳳初見的時機點著實要比曄蘭幸運得多。
沉曄與阿蘭若的初相見是在梵音谷的蛇陣中,兩人年紀小不說,阿蘭若更差點活不下來。
在有著王室鬥爭與四尾巨蟒的殘酷環境之下,年幼的沉曄除了透過長修精進自己,沒有其他辦法能夠救出阿蘭若。即便有著上天賜與的緣分,弱小的身軀與險惡的環境仍然成了他們相識的重大阻礙。
相較之下,東華與鳳九的緣分可說來得天時地利人和。
東華歷劫結束而染上紅塵、鳳九接任女君而有了成長,光是在這個時間點相逢就很大程度幫助他們能在短時間內迅速走到一起。
比起曄蘭自小相處卻處處錯過,東鳳這樣難得一見卻一見傾心的緣分確實非常幸運。

坦蕩與隔閡

而若回到人格面來談,不難發現東華鳳九的性格也都比曄蘭要「完滿」,特別在待人處事上,東鳳遠比曄蘭要成熟得多,這可能是因為沉曄與阿蘭若受外在環境的負面影響非常深
阿蘭若自小面對親人的冷嘲熱諷、惡言相向,不善表現情感;沉曄則自小面對神宮的爾虞我詐、明爭暗鬥,總是步步為營。
成長環境的不善導致他們總將情感封得嚴嚴實實,旁人根本無從得知他們的真實想法,加上兩人骨子裡又存著一股傲氣,幾乎不曾拉下臉向對方坦露過自己的心聲。就算他們喜歡彼此,這樣的隱瞞仍會導致兩人很容易產生誤會,像阿蘭若會誤會沉曄恨她、沉曄會誤會阿蘭若不愛父親等。
這些因為驕傲、不擅表達產生的誤會都會成為他們無法相守的癥結點。即使沒有蘇陌葉打亂緣分、沒有王室之亂拆散彼此,這樣的性格仍會在未來產生非常多的問題。
反觀東華與鳳九雖在身分、年齡、閱歷、個性上存在不小落差,卻擁有類似的價值觀與感情觀,並都懂得在心愛之人面前將自己的愛意釋放出來。
他們對待彼此一直十分坦然,這份坦然就會讓彼此之間的誤會與偏見少很多。
就拿同樣誤會自己被對方拋棄為例。阿蘭若在看到沉曄所呈的表後,很直接就認定傾畫所言是事實,就算息澤認為那封救援的信是沉曄所寫,她也不相信沉曄會去救自己;
但鳳九在知曉東華錯過大婚的當下仍是信任他的,因為她在與東華的相處中能感受出他的真情,就算後來確認了東華是為了姬蘅才未到婚宴,她仍會留在青丘等待他的解釋。若不是知曉自己有孕必須離開,我想他們二人並不至於分開兩百年。
簡單來說,我覺得曄蘭與東鳳在相處上最大的差異,就在於對對方的信任
我之前常提到鳳九對東華的信任感不怎麼高,可相較阿蘭若與沉曄這兩個影子,鳳九的信任還真的高了不少。這不得不歸功於東華在意識到自己喜歡鳳九後,就會很坦率地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說出來,告白的時候如此、吃醋的時候如此、撒嬌的時候也是如此。
因此即便鳳九對這份突如其然的愛感到莫名其妙,至少她還能從實際相處中感受到東華對她的情意。
可曄蘭的情況就非常複雜,他們一個比一個還會藏心事,與對方相處時總得不停「猜測」對方的想法。猜中了自然沒問題,一旦猜不中,就會讓偏見越積越多,劇中阿蘭若冒名與沉曄通信,卻被他誤會是在羞辱自己就是最好的案例。
對阿蘭若來說,她認為沉曄討厭自己,若用自己的名字與他通信,他只會不屑一顧,無法讓他高興起來;而對沉曄來說,他絲毫不介意阿蘭若用本名與自己通信,反而這樣假別人名義的舉動,對他來說就像是嘲笑一般。
諸如此類的隔閡一直反覆出現在曄蘭的相處上,即使經過兩年的相依相伴,這些隔閡也沒有徹底消除,他們仍然不理解對方在想什麼,也難怪最後會錯過機緣了。
(反觀東鳳從相識到相愛的過程只有短短不到一年,感情基礎卻明顯比自小認識並相守兩年的曄蘭強韌。)

破劫

其實無論東鳳或曄蘭,說到底都是被天命拖累的有情人。他們的緣分是被鳳九硬是爭取來的,所以相比受上天眷顧的眷侶,他們的情路勢必會遇到更多的阻礙。
曄蘭的劫打從出生就依傍在身邊。他們之間的所有誤會、錯過都源自於梵音谷王室的動盪。各種籌謀算計、逼不得已,讓他們最後只能走出一條無緣之路。
所幸這對影子的故事有與正主東鳳相遇的機會,得以在雙雙離世後被東華賦予連理枝的來生機緣,否則若按照影子無來世的設定,沉曄與阿蘭若就真的只能以比翼鳥族的悲劇作結了。
相信過了幾萬年,他們有幸尋得機緣重新化世後,兩人都會過得更好、更幸福,不再披著影子的身分,能真真正正做回自我與對方相遇。
(這裡也推薦一篇自己很喜歡的曄蘭來世文。雖然裡面有些設定跟小說電視劇不太相符,不過在文筆、劇情連貫性和角色描摹上,都是我目前看過最喜歡的!)
至於東鳳的劫之前就提過許多,這裡我就不贅述了。與受劫影響一輩子的曄蘭比起來,東鳳的劫就真的比較像是為得善果必須經歷的考驗
他們經歷的每次劫難都幫助彼此將隔閡越拉越小、距離越拉越近,兩人都透過歷劫的苦痛去學習、改正,最後才得以消弭彼此間的巨大格差,攜手一生。
《枕上書》這個故事最吸引我的並不單純只是看高冷腹黑的帝君和活潑熱情的鳳九談戀愛,他們拼盡全力向命運對抗,最後戰勝天意的那份執著我想是更加動人的。
誰說神仙無所不能?即使是東華這樣站在眾仙頂峰的上古神祇,也會為了一段情緣屢經劫難、向天拚命。
誰說天命無法打破?就算路途顛簸,可在無怨無悔的執著下,他們最終還是奮力在天命石上硬刻出了一段情緣。
在一個充斥神仙色彩的世界中,推廣著人定勝天的精神,是我認為東鳳的故事最特別、也最有價值的地方。

▌進與退

劇版的阿蘭若之夢有一個較大幅度的劇情改編,那就是鳳九在元神歸位後是記得過往所有事的,也就是說她並不像小說一般不曉得息澤就是東華,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和帝君談戀愛。
而這就讓許多仙友開始討論起鳳九在入夢前後對東華的態度反差。
本來在入夢前,鳳九對東華總會不留情面地吐槽他、不耐煩他;入夢後卻突然變得有些小女人,不只態度溫和許多,連帝君厚著臉皮索取親膩時,她也都乖乖順他的意。這樣的反差有些人覺得新鮮、也有些人感到疑惑。
其實以我第一次觀劇的體驗來說,我倒不會覺得這個反差突兀,反而我更喜歡電視劇改編後的鳳九甚於小說。我覺得電視劇將夢中鳳九柔和、敏感、細膩的一面做了強化後,更能達到劇情上承先啟後的效果。
雖然鳳九從故事一開始到結局個性改變非常多,但在與東華的相處上,有一點自始自終都沒有變過,那就是她一直很重視東華的一舉一動,他的每個動作都非常容易影響到她,甚至可以說她的每一步成長都跟東華脫離不了關係。
所以當東華拋棄她的時候,她會受傷、會難過;親近她的時候,她會訝異、會不知所措。
一直到下凡生下滾滾前,鳳九在他們相識相愛的過程中有很長時間都處於「被動」的一方,她對東華的態度幾乎完全取決於他的行為。東華進的時候她跟著前進、退的時候她也跟著後退。
這樣的「被動」正是影響她入夢前後態度轉變的主因。
在入夢前,感情還沒開竅的東華仍傾向以上位者的角度在對待鳳九。不管是一開始的捉弄、調侃,或是後來的封閉訓練,那種你奈我何的腹黑作為與強勢的命令口吻,自然會讓鳳九以後輩的身分去對待他。
只不過鳳九歡脫反叛的天性讓她碰到帝君的不要臉時,還是會反射性地回擊,這是她面對不合理待遇時一貫的作風。加上這時的她又很清楚自己必須放下過往對東華的傾慕,比起害羞犯花癡,拌嘴互懟反倒更加自然。
而在元神回歸後,兩人的相處模式就有了大幅的改變,但與其說是鳳九變了,倒不如說她是因為東華改變才被連帶影響到
當她見到帝君不再像過去一樣高高在上,開始會用平等的視角與她相處,還不停向她索取關愛時,過去在梵音谷的炸毛心理自然不會繼續存在。反而會處在一個既想逃避又想沉淪的矛盾裡,總會對他毫不掩飾的愛意感到害羞,不曉得自己該親近還是抗拒。
(當然,會有這樣的態度一方面也來自於鳳九本身的矜持啦,畢竟這時候的她對帝君的撩妹高招免疫力還不太充足 XD。)
至於圓房後,隨著兩人關係的更進一步,鳳九心裡的矛盾便逐漸趨緩,能更自然地面對東華的情話與身體接觸,不再容易感到害羞,開始習慣於夫妻般的相處模式。
其實這樣的相處模式就與原著後期的東鳳類似了,少了曖昧時的火花、熱戀時的激情,取而代之的是細水長流的淡淡甜蜜。
總體而言,我覺得鳳九的反差之所以不會讓我感到突兀,主要是因為有東華的反差做鋪墊,她的每個反應歸根究底都是因東華而生。
這就跟投接球遊戲一樣,鳳九在跟東華的相處上一直都是接球的一方,東華投了什麼,她就順著意思接起來。
因此當東華懟她的時候,她會不甘示弱地懟回去;東華寵她的時候,她會情不自禁地陷進去;東華放棄她的時候,她會自己摸摸鼻子離開……。
這樣一味被動的性格主宰了鳳九整部故事裡的心態轉折,使她一直將自己放在較卑微的地位上。
而這份被動是直到青雲殿重逢,她第一次對東華說出重話的那一刻才終於有了變化,並在之後不顧一切進入星光結界後,真真正正將發球權握回了手中。
她不再只會單方面依循東華的態度作出反應,也會適時將兩人的節奏拉回來,把自己放到與東華平起平坐的位置上。
所以在星光結界中,脫離心魔的人其實不只有東華,鳳九也是。
在她拒絕接受東華的保護、並成功說服他讓自己血抹蒼何的那一瞬間,她就打破了過往總隨著東華進退的慣性,主動將彼此的愛拉回平等。
也正因如此,他們才得以爭得平順圓滿的未來。不再有誰付出得比較多、也沒有誰比較卑微,兩人的愛勢均力敵。

▌勢均力敵

既然提到了勢均力敵,免不了也要來討論先前熱巴在採訪中提到的,關於東鳳是否勢均力敵的內容啦!
先為不知道這件事的仙友說明一下。熱巴曾在採訪時表示她認為自己的感情觀與鳳九不大相同,她比較喜歡兩個人勢均力敵,認為這會讓彼此都更加輕鬆。而這段採訪也成為了熱播時仙友熱烈討論的話題。
對於「東華與鳳九是不是勢均力敵」衍生了正反兩派看法。有些人不同意熱巴,認為東鳳的感情絕對是勢均力敵,並沒有誰愛誰多一點的問題;也有些人認為他們之間的確一直存著高低隔閡,因而認為熱巴所說並無不妥。這裡我便來聊聊我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覺得正反兩派說法都有其道理,因為東鳳的愛情裡不單純只有愛與被愛,身分、性格、年齡、閱歷的巨大格差都是他們相較其他人會更明顯存在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應該將感情與現實兩者分開談述。
感情面上,東華與鳳九自然是勢均力敵的,他們之間並沒有誰付出的比較多,兩個人對彼此的愛都非常深沉。東華會為了鳳九剖心為戒、鳳九也會為了東華血染蒼何;
但除此之外的其他方面,鳳九確實一直處在低於東華的位置,無論是地位、年齡、閱歷,甚至是生活相處。
就像上個主題談到的,站在眾仙頂點的東華在兩人感情路上很長時間都掌握著主導權,這是他幾十萬年來養成的習慣,卻導致一味被動的鳳九非常容易受他影響而感到迷茫,我想這也是為何熱巴認為東鳳不是勢均力敵的主要原因。
作為演員,她必須去描摩鳳九這個角色的價值觀與情緒,而鳳九最強烈的幾個情緒起伏幾乎都跟東華有絕對關係,例如替換掉頻婆果、錯過大婚等。
在一段勢均力敵的愛情中,的確不會出現鳳九那樣老是為了對方忍受一切痛苦的行為,她的自卑、痛苦與堅強,相信熱巴比我們所有觀眾都更能理解。
因而我不認為她的這段話有哪裡說錯,反倒覺得她正是因為太理解鳳九的苦,才會感覺這支感情的天秤總是對她不平衡。
我們作為觀眾,一直都能均衡感受到每個角色的靈魂與生命力,能看見鳳九的卑微、堅強與成長;也能感受到東華的倨傲、傷懷與深情。自然而然會認為東鳳之間勢均力敵。
可演員很難像觀眾一樣有辦法客觀談論這件事。當一個演員徹底投入角色裡,自然會對她產生情感連結,會忍不住為她高興、難過、痛苦或不值。
我覺得這樣深刻沉浸於角色之中是一位專業演員必須具備的素養,尤其劇中鳳九絕大多數時間都一直傻傻追著東華跑、傻傻受著傷,這些角色內心的痛演員絕對會比觀眾感受更深。所以我認為沒有必要質疑演員的理解,只不過是大家看重的角度不同而已。
(相反過來,如果今天採訪的是偉光,偉光對東鳳感情的理解也一定會偏重於東華,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總結

在前前後後寫了三大篇的分析後,關於東鳳我該說的、想說的也都說得差不多了,最後就來談論一些我對這段愛情故事的想法吧!
從以前到現在,不管哪個國家、哪些地方,每年都有非常多愛情故事被創作出來,尤其近幾年愛情偶像劇更是多得像工廠批量出產一般。在市場越來越競爭的情況下,現在許多偶像劇的劇情人設都逐漸流於膚淺,充滿噱頭卻無法讓人反覆回味。
作為一個追劇時較重視劇情脈絡的觀眾,我也大概有兩三年的時間沒有看過偶像劇了,對新戲總是不感興趣,老是反覆回味幾年前的舊作品。
但這樣的我卻在年初入坑《枕上書》後徹底擺脫慣性,沉迷這部作品長達半年多的時間,可見這部作品確有其迷人之處。
從最基本的人物設定來看,東華與鳳九是本身就有著極度落差的兩個人,以往這樣的格差戀常是噱頭十足卻極度欠缺脈絡,至少在我曾看過的這類作品中,能將兩人的愛寫得如此鉅細靡遺的還從未看過。
從一開始出身性格的反差、經歷的風波與改變、交往時的矛盾、到最後的相互成長與攜手一生,每一步足跡都是讓這段故事更加完整的基石,正因為有著這樣的完整性,才讓這段格差戀能深入人心、回味無窮。
我很感謝鑄成這部作品的所有人員,無論演員、導演、作者、攝影、設計、配音,不管台前或幕後,《枕上書》的成功都歸功於他們的努力與奉獻。而作為一介小小粉絲,我能做的也只有盡力將它的精彩記錄下來,分享所有我得到的感動,讓更多人能理解它的魅力。
衷心希望大家看完這三篇文章後,會更喜歡這部作品、理解這個故事;也希望鳳九的為愛執著、東華的不畏天命以及東鳳願為彼此成長的感情觀,能傳遞給大家正向積極的能量。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會員
83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