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旗永不落(2):新菲律賓

2022/01/1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馬薩奈特的傳教站

為了防止法國人繼續覬覦德克薩斯,新西班牙殖民政府決定在德克薩斯東部建立據點,於1689年底在內奇斯河(Neches River)河畔建立了德克薩斯聖方濟傳教站(Mission San Francisco de los Tejas),由方濟會傳教士達米安‧馬薩奈特(Damián Massanet)主持,對當地的原住民卡多人傳教。
依據馬薩奈特的紀錄,他們試圖向附近的哈西奈部落(Hasinai)接觸,這些原住民自稱「thecas」,意為「朋友」,這個字往後變成了「Tejas」及「Texas」(兩種拼法在西班牙語讀音相同),最終轉變為英語的德克薩斯,此詞出現的時間不早於1689年。而德克薩斯的州格言「友誼」(Friendship)也發源於此。
1691年,殖民政府任命多明哥‧特蘭‧德‧洛斯里奧斯(Domingo Terán de los Ríos)擔任第一代德克薩斯與科阿維拉州(Tejas y Coahuila)州長,並計畫在德克薩斯建立一系列傳教站,除傳教外也鞏固在當地的統治。但殖民地的人口與預算有限,加上原住民的認為傳教士帶來瘟疫而群起抵制;實際上只有兩座傳教站落成(包含馬薩奈特那一座),而且都在1693年前後廢棄。
馬薩奈特拒絕在傳教站駐兵以免引起原住民的疑慮,只保留了象徵性的防禦力量;但隨著當地在1693年發生災荒,殖民者與原住民為爭奪資源出現衝突,在原住民的壓力下,馬薩奈特放棄殖民地撤離,西班牙對德克薩斯的第一次殖民行動便草草落幕。

西法爭雄

西班牙人前腳剛走,法國人又出現在墨西哥灣地區。1699年初法國探險家皮埃爾‧勒莫瓦 ‧迪貝維爾(Pierre Le Moyne d'Iberville, 1661 – 1706)在現在的比洛克西(Biloxi, Mississippi)建立據點莫爾帕堡(Fort Maurepas);兩年後又興築路易斯安那的路易堡(Fort Louis de La Louisiane),這座據點發展成為法屬路易斯安那的首府,即現在的莫比爾(Mobile, Alabama)。
由於莫爾帕堡與路易堡兩座城鎮地勢低窪,易受水患,迪貝維爾的弟弟尚‧巴蒂斯特‧勒莫瓦‧德‧比恩維爾(Jean-Baptiste Le Moyne de Bienville, 1680 – 1767)選中了密西西比河口一處高地上的廢棄原住民村莊,在此興建法屬路易斯安那的新首府──紐奧良(La Nouvelle-Orléans)於1718年5月建成。
勒莫瓦兄弟(他們一家有12個兄弟,幾乎都是軍人),哥哥皮埃爾(左)參與多次對抗英國、西班牙的殖民戰爭,被視為加拿大史上第一位將軍;弟弟尚‧巴蒂斯特(右)曾四度擔任法屬路易斯安那總督,也是紐奧良城的奠基者。他們的兄弟中還有人擔任蒙特婁州州長、法屬圭亞那總督等要職。
此時正值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法國企圖讓波旁家族入主西班牙,便與其結為同盟,對抗意圖奪回西班牙王位的哈布斯堡奧地利,後者也找來英國、荷蘭、普魯士等國助拳。儘管西班牙對法國在密西西比河下游殖民的行動相當感冒,但他們仍須仰賴法國在歐陸戰場的援助,只能默許法國人在路易斯安那站穩腳跟,同時再次將目光投向荒蕪的德克薩斯。
1698年,西班牙修復了位於西屬佛羅里達西端、彭薩科拉(Pensacola)港口的巴蘭卡斯堡(Fort Barrancas),作為牽制法國的前進基地,這個曾經繁榮的深水海港已被棄置了137年。同時,西班牙方面也繼續派出探險隊,探勘德克薩斯內陸的地理形勢,尋求建立殖民地的可能性。
18世紀初的墨西哥灣北岸,法國據點為紫色,西班牙據點為紅色。

新菲律賓

1711年,曾在馬薩奈特手下任職的方濟會傳教士弗朗西斯科‧伊達爾戈(Francisco Hidalgo, 1659 – 1726)向殖民政府提議回到德克薩斯重建據點,他曾於1700年在墨西哥北部格蘭德河河畔建立了聖胡安‧包蒂斯塔傳教站(San Juan Bautista Mission),進入德克薩斯的西班牙探險隊都以此為基地,這座傳教站後來發展為科阿維拉州的邊境城鎮格雷羅(Guerrero, Coahuila)。
探險家路易‧德‧聖丹尼,曾在迪貝維爾麾下任職,活躍於密西西比河下游,似乎也是個遊走於西法兩國之間的雙面間諜。
伊達爾戈遲遲等不到新西班牙方面的回應,便轉而找上法國人協助,法屬路易斯安那總督卡迪亞克(Antoine de la Mothe, sieur de Cadillac, 1658 – 1730)決定派遣探險家路易‧德‧聖丹尼(Louis Antoine Juchereau de St. Denis, 1676 – 1744)前去與伊達爾戈會合。聖丹尼的探險隊中還包含了聖路易堡的倖存者羅貝爾(Robert Talon)與皮埃爾‧塔隆(Pierre Talon, 1676 – ?)兄弟,這對兄弟在聖路易堡被攻破後獲得友好的原住民部落收留,後被送到墨西哥,不久前才搬回路易斯安那定居,對德克薩斯的情況有一定的認知。
西班牙方面注意到伊達爾戈和法國接觸,指示聖胡安‧包蒂斯塔傳教站的駐軍司令何塞‧多明哥‧拉蒙(José Domingo Ramón, ? – 1723)搶先一步在邊境扣押了聖丹尼等人,以防法國人進一步滲透。1715年,殖民政府再派遣拉蒙籌組探險隊,計劃在德克薩斯東部建立四座傳教站;有趣的是,長袖善舞的聖丹尼在被扣押期間居然娶了拉蒙的孫女,搖身一變成了他的親信。
翌年7月,拉蒙探險隊在馬薩奈特傳教站的舊址上重建了聖方濟寶劍傳教站(Mission San Francisco de la Espada)以及一座附屬的堡壘(Presidio),另外三座傳教站也在附近的原住民村莊中建成。傳教士們將這片土地稱為「新菲律賓」(Nuevas Filipinas),期望他們的事業能像西班牙在菲律賓的前例一樣成功,但這個名字只在少數官方文件中出現,並未取代德克薩斯的地位。
除了新菲律賓的四座傳教站,拉蒙和聖丹尼繼續前進到紅河下游,深入路易斯安那,在當地的納奇托奇斯部落(Natchitoches)也設置一座傳教站,這座傳教站在法國壓力下難有作為,但它周邊的城鎮依然發展繁盛,成為路易斯安那中部的重要城鎮之一。
新菲律賓距離西班牙的主基地聖胡安‧包蒂斯塔實在太遠,補給上困難重重,四座傳教站中有三座後來都被迫搬遷,只有納科多奇部落(Nacogdoche)的瓜達露白聖母傳教站(Mission Nuestra Señora de Guadalupe)繼續堅持,這座傳教站與村莊往後發展成東德克薩斯的重要城鎮納科多奇斯(Nacogdoches)。
1718年,新任德克薩斯州長阿拉孔(Martín de Alarcón)決定在聖胡安‧包蒂斯塔與新菲律賓之間設置一座中繼站,他選上聖安東尼奧河畔的一座科阿維特坎人村莊,於此建立了聖安東尼奧‧德‧瓦萊羅傳教站(Mission San Antonio de Valero)與貝沙爾堡壘(Presidio de Béxar),並賦予其城鎮的法律地位。這座城鎮即是聖安東尼奧的雛形,而傳教站則成為該城最重要的地標:阿拉莫教堂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am09
sam09
喜歡研究一些有的沒的歷史小故事,尤其是沒什麼人在乎的地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