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衣袖紅鑲邊》~「心理創傷」與「女性主義」

2022/02/0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衣袖紅鑲邊》,被「劇名」深深吸引。朝鮮宮女衣袖鑲上紅邊,「王的女人」標記,鮮紅血艷,美麗哀傷。故事出自同名小說,作者姜珉江為歷史人物作心理分析,娓娓道來國王正祖李祘(李俊昊飾演)與宮女成德任(李世榮飾演)的淒美愛情故事。
鄭知仁導演說故事手法出奇地平實,不賣弄花巧,如『說書』般順序描述故事,只有角色回憶情節才用上倒敍法。鄭導演的選擇,皆因故事人物極富傳奇性,情節多元,節奏明快,反璞歸真的拍攝手法,反令故事變得清新,滿溢淡雅之情。
背景是朝鮮李氏王朝,宮殿樸素雅麗,人物衣飾無華端莊,光影明亮簡潔,畫面不花巧卻吸晴,令人看得舒服。眾多故事情節配上富東方韻味的輕柔音樂,與劇情互相輝映,增添官能美感,值得一讚。
本劇對人物的心理描寫非常細緻,尤其對英祖與李祘因心理創傷形成的偏差性格,與近代「創傷後遺症」個案研究類同,難怪每集開端都特意聲明「人物心理描寫實屬虛構」。
側寫宮女暗地反抗的古裝宮廷韓劇不勝枚舉,本劇卻直線出擊,有秘密宮女組織『廣寒宮』,宗旨是「宮女的擇君」。再而女主人翁成德任屢次拒絕李祘的『納宮之求』,誓死守著自我,使故事充滿「女性主義」思維,給觀眾帶來不少驚喜。
透過幾部影視作品,對朝鮮李氏王朝第22代國王正祖李祘有初步認識。宋康昊與劉亞仁主演的電影《逆倫王朝》,故事裡的李祘正值幼年,卻承受至親(祖父母及父母)給予的莫大心理傷害,是個心靈傷痕累累的孩子。
玄彬主演的電影《逆鱗•刺王危城》,以『丁酉判亂』描寫李祘首年登基便差點被暗殺,是李祘跟大妃的角力故事。
較早期的《風之畫師》,側重描寫李祘如何為父親思悼世子平反,令大妃再無藉口以「罪人之子」動搖自己,力圖建立一個嶄新的國家。
《衣袖紅鑲邊》正好填補前三部影視作品的缺口,以青年李祘時期為背景,終於可以全方位認識這個富有傳奇色彩的歷史人物。翻查朝鮮歷史文獻,發覺劇集故事大綱跟史實相當貼近,眾多角色都曾真實存在過,就是這點難分真假的情懷,叫自己愛上這個故事。
向來有個習慣,寫OST時會從感性出發,憑歌寄意,與故事主人翁同喜同悲。寫劇評,卻多以旁觀者角度理解故事帶出的訊息。寫OST配樂時已提到不少李祘的心理創傷,今篇會著重理解李祘如何面對心理創傷,避免重蹈覆轍父親思悼世子的悲慘收場。
李祘遺傳了父親的聰慧,性格卻沒有父親的放蕩不羈。父親討厭讀書喜習武,李祘卻從小愛讀書,博覽群書,知道社會經常發生疫病,他連醫書也會涉獵。他同樣愛習武,為了不顯露,會偷偷鍛鍊體格及行軍知識。
詩書經典,令李祘學會為君之道。『同德會』各成員提供的資訊,使他瞭解朝廷陋習與民間疾苦。他衷心願意接受天命,正向面對作為王位繼承人的現實。他不埋怨當上世孫要承受的約束,他一點一滴創建治國理想藍圖,知道自己的華衣美食並不是理所當然,他努力裝備自己,誓要成為明君,為老百姓謀福址。
遇上德任,他願意跟伊人分享自己的經歷與傷痛,並得到德任的赤誠回應。面對心理創傷,首要承認事實,敢於面對才能突破困境找到出路。李祘用隱忍避開與祖父的矛盾及各方敵對勢力的衝突,終於登上寶座。
李祘不像父親,他對祖父的埋怨只放在心上,拒絕一切叛逆思維,這個能耐是從自身經驗所得。英祖弒兄奪位,故諸多忌諱,《史記》只寫上『其母婢也』便成禁書,少時李祘差點因而喪命。柿子與醬蟹,被傳為英祖弒兄毒物,英祖作夢見到也會害怕,和緩翁主卻用上二物加害李祘。
李祘從經歷得著教訓,明白正統的重要性,要名正言順登上寶位,否則會重蹈祖父的困境,令朝廷變作殺戮戰場,禍害蒼生。李祘拒絕拉攏英祖御醫,拒絕洪德老強逼祖父禪位提議,他要光明正大得到王位,他要減少血腥衝突,希望王位傳承,不用流太多的血。李祘貫徹始終深愛德任,同樣是祖父負面教材的正面取向。
李祘得天獨厚,骨子裡是個善良的年輕人,他只是性格高傲鬱結卻不殘忍。看他對年長的權尚宮處處包容,對『同德會』成員相當尊重,對在書庫初見面分不清他是誰的德任完全沒有苛責。見微知著,李祘確實是個有德行的領導者。
提調尚宮趙氏主持的宮女秘密組織『廣寒宮』,源起有現代「工會」意念,目的為守護宮女權益,慢慢卻變成宮廷鬥爭溫床。趙氏要篡奪李祘世孫之位,阻止他登基,全是對李祘祖母英嬪李氏的私怨。
英祖選擇了跟她同樣是宮女的李氏,拋棄了她;她要報仇,她要英嬪的後嗣無法成為君王,不管是思悼世子或世孫李祘。趙氏的思維不是「女性主義」,只是「宮心計」。
親密同僚裴景熙教導德任在承恩後要如何面對殿下,只能扮愛慕,不能真愛慕,概念屬「女性主義」。真心愛慕殿下,換來只有無窮的等待與寂寞,最終只會難耐煎熬鬱結而終。這是一種對自身的保護意識,沒有傷害他人之意,只為守著自己最卑微的選擇權。
德任的思維,完全是「女性主義」。德任自小愛讀書,讀書培養她的獨立思考。我思故我在,她堅持守護自己的選擇權,可自由選擇說不的權利。德任拒絕當李祘后宮,不願成為華麗監獄(皇宮)的囚犯;宮女只是女官,雖然自由度也不大,卻能安慰自己這只是職責,內心會好過一點。
劇集裡有一「名場面」,明顯反映德任的「女性主義」。EP5,約58’,李祘被禁足於東宮,德任帶著《詩經》在門外當席,看見李祘點著房間燈火,她開始細語唸出《詩經》的『北風』。『北風』是《詩經》較含蓄、較淡薄的一首情詩,德任的選擇正反映其「女性主義」。德任心儀於李祘,卻無佔慾。她願意守護李祘,卻要保持適當距離。她喜歡『北風』的淡雅情懷,道是無晴還有晴的意境。
李祘懂不懂自己的情愫,是李祘的事,她只要守好自己這份對李祘的虛無叛逆已足夠。二人對唸『北風』,有彼此影子相伴,若有若無的愛慕之情,浪漫得殺死人!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  惠而好我,攜手同行。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  惠而好我,攜手同歸。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  惠而好我,攜手同車。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德任同僚孫英姬與別監私通成孕,英姬的選擇同樣是「女性主義」。她追求作為宮女無法奢望的幸福,成為深愛男人的女人,就算代價是賠上生命,亦是她的選擇。
德任兒時隔壁的姐姐,東宮宮女姜惠月,她痛恨王朝,欲繼承姑母提調尚宮未完之志,刺殺李祘。她選擇守護德任不被刺客加害,不為甚麼,單是想守護童年喜歡的好妹妹德任,她的選擇也是「女性主義」。
德任同僚金福燕對洪德老的愛慕形式亦是「女性主義」,福燕當然知道自己終身都是宮女,王的女人,不能跟別的男子相愛。福燕知道眾多宮女及都城女子都愛慕洪德老,這個反而是優點,有人跟她同喜同悲。
近代社會究竟有沒有福燕這類女性,答案是肯定的有。對各藝術表演者的「忠實粉絲」就是「現代福燕」,為偶像應援,為偶像設立專頁與同好分享資訊,Like偶像社交媒體,簽名會排隊取簽名,買偶像代言的產品,偶像被網絡欺凌會組織反anti,在各大頒獎禮投票支持偶像,每逢節日都會為偶像送上祝福...。
這些「忠實粉絲」別無他求,只願偶像成功、健康、快樂、幸福,這跟福燕的想法有甚麼分別?選擇喜歡或不喜歡是人權,「女性主義」就是維護人權。
說話往往令靈魂尷尬,生活有感能化成文字,是一種幸福。
以前多看日劇,近年多看韓劇,間中會開美劇、英劇、德劇、西班牙劇....,只要是好劇都會看,偶爾會寫劇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