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人身部品-逃犯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一名年輕的守衛輕聲說,這淡淡的氣音從他口中飄阿飄的,傳遍了整條白色長廊。
「你說的是一股血腥的味道吧!」年輕守衛身旁的老守衛回答。
「是啊!怎麼這裡有這股怪味?」年輕守衛又說。
「噓,那是那傢伙的味道。」老守衛用手指了指走廊盡頭的方向,故作神秘的說。「你一定聽過那傢伙,帶著一隻女人左手去吃日本料理的變態狂。」老守衛露出一個陰沉的笑臉,「會害怕嗎?」
「…那傢伙就在這層嗎?」年輕守衛愣了一下回答,慘白的臉色不用說也看得出他的害怕。
「是阿~這層都是最嚴重的病患,除了那個傢伙外,還有個嚴重幻想症的病人,聽說上次好像不小心忘了幫他裝電話還是什麼的,他就因為這樣突然抓狂了。」老守衛像是在說故事般輕鬆愉快的談著。
「這邊,他們會不會跑出來之類的啊?」年輕的守衛結巴地說。
「不,我想是不會,你看那厚重的鐵門要是沒有我們的晶片卡是打不開的,再加上這逡傢伙都是瘋子,腦子有問題,他們也沒覺得自己被關在這裡,反而覺得這是他們的家一般合理。」老守衛說,接著看了看牆上的鐘。
他們倆人坐在這層樓唯一的出入口,只有拿著晶片卡到他們身後的電梯感應才能夠離開這層樓,老守衛與這名剛上任的菜鳥守衛怎麼也想不到,今天晚上會是這麼地絕望。這間位於郊區的精神病院專門收留一些特殊的病患,而這些病患每個都與這世界上的常人們相差勝遠,就某個角度而言,他們算是一種特殊人類。
就在兩名守衛愉快的聊著天打發時間度過無趣的上班時間時,303房的病人拿出了一封紅色信封裝著的卡片,上頭寫著:
洪士程先生
邀請您參加
人身部品聚會
也該是時候裡開這裡了吧!
士程看著這封信件,舔了舔自己左手的大拇指,接著口角上揚做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左邊嘴角上的傷疤令他的笑臉一點也不討人喜愛,反到有種令人噁心想吐的不適感,在陰沉的病房中起身,他緩步的走向緊靠著隔壁302室的牆壁,用他的左手用力地抓磨著,緊接著本來灰暗的水泥牆壁變得越來越透明,然後慢慢清晰可見這牢固的水泥牆上出現一個大洞,而隔壁明亮的光線射進黑暗的303室,302室的病患兩眼發愣地看著眼前的電腦,一臉的鬍渣與滿頭亂髮,活像個苦無靈感的作家。
「走吧!」士程大聲地叫了一聲。
302室的作家回過神轉過頭來說:「走什麼?你是誰啊?」
「要不要一起出去啊?我是你鄰居,現在我想到外頭去,參加一個聚會,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你可以到遠方收集題材阿!在這房裡太久了,靈感會被限制住的。」士程優雅流暢的說,他身上的穿著與他房間內的氣氛完全不同,一身整齊的服裝給人整齊乾淨的印象,與他房內那種骯髒黑暗的感覺全然不同。
「你說的是,等我一會兒,我整理一下就出發。」作家站起身來,開始整理起一些簡單的衣物。士程摸了摸領子,輕鬆愉悅的像是等著一趟計畫中的旅程開始般,左邊嘴角上的傷痕讓他現在的微笑也令人害怕,一股森森的寒意從他的臉龐中流露出來。
外頭的年輕守衛看了一下這層樓個房間內的攝影機,沒有什麼異常,301號房的患者還是不停地在四面牆的房內走來走去,彷彿這小小的空間是一個無限的空間搬走也走不完,304號房的患者不停地在牆壁與任何平面物體上劃記圖騰,一種詭異的符號,302號房的病患似乎剛好在攝影機還沒拍到的位置,這每間房內的監視器是會固定自己旋轉的,所以有時候會出現患者不再鏡頭中的時刻,但時間都很短,患者絕不會消失在攝影機內超過十秒鐘。不過現在年輕的守衛被304號房患者牆壁上神秘的圖騰吸引住,根本沒去注意302與303室特別的情形,就是這樣一個疏失,造成了明天報紙的頭條。
「你對”畫家”很好奇吧!」老守衛手中拿著兩杯咖啡走近說。
「恩~對阿,他是在畫些什麼?」年輕的守衛伸手向老守衛拿了杯咖啡說。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聽說這傢伙一直畫的圖案是一個古代宗教的圖騰。」老守衛皺了皺眉頭又說:「瘋子的世界誰了解,聽說那傢伙一直說他要阻止一個魔鬼的誕生還是什麼的,反正我想也是妄想症吧!這世界上有魔鬼、召喚術、黑魔法、神秘組織,我想都是小說漫畫看了太多,才會幻想出來吧!」老守衛說著,然後用舌尖沾了沾咖啡,眼角看向303室的監視器畫面。
「等等,那戀屍癖怎麼不見了?」老守衛說。
「不見了?怎麼可能!」年輕守衛兩眼瞪大看著監視器的畫面。
「數十秒,他絕不可能消失在畫面中十秒,他房間很昏暗,不過要是注意看還是能夠看見。」老守衛屏氣凝神的看著,右手放在緊急按鈕上方。
(十、九、八、七、六、五、四、…)菜鳥守衛在心中默念著,兩眼瞪大在監視器畫面上頭。
「他還是沒出現啊!這怎麼辦?」年輕守衛慌張地對著老守衛大喊,並把視線轉向老守衛的位置,他愣住了,因為他看見老守衛的位置站的不是老守衛,而是一名穿著整齊的男子與一個滿臉鬍渣一頭亂髮的男人。「你們是誰?」年輕守衛慌亂地說。士程面無表情地走向眼前這名守衛,「你別過來!你是誰?」菜鳥完全慌了手腳開始問些無意義的問題,也許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每個人都待些精神疾病吧!士程用左手輕輕地放在菜鳥守衛的右臉頰,然後輕輕抓住菜鳥守衛的耳朵,舔了舔自己左邊嘴角的傷疤暗自說:「我想你不好吃。」
「什麼好不好吃?」菜鳥守衛歇斯底里的吼叫,他想那傢伙被他遇到了。但是他並沒有恐懼太久的時間,因為就在士程說完話沒多久後,菜鳥守衛就消失了,完完全全從這世界上消失,彷彿這世界上從沒有這人一般,士程放開自己的左手,一只小巧的耳朵從手中彈跳出來掉至地上,也許這是這世界唯一還能證明菜鳥守衛存在的線索了。
「該走了!別又陷入自己的幻想裡頭!」士程對作家說。「該是時候出發,你找你的靈感,我去我的聚會。」「對了!晶片卡呢?」士程伸出右手指示著作家。
「喔!在我這裡啊!」作家從手中拿出來示意給士程看。
「嗯!走吧!」士程漫步的走向電梯口,在他踏出守衛室前看了看地板上,在緊急按鈕下方有著一只右腳掌,「我不喜愛老男人的腳!」士程看著地上的腳說,然後快步地走向電梯口。
4會員
15內容數
滑手機看到什麼就想去想吃的爸爸,然後就口袋空空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Happy Kiss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小說】人身部品-過敏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