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4)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在这里遇见朱利安,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注定,但对于此时的莎夏来说,对方的出现无异于一个倾诉对象。
而他们似乎心有灵犀,很快就看出莎夏在意的是什么。
“那场爆炸案也不大,但就是把雕像炸碎了,后来警察把残骸挪开了,发现下面有个被炸坏的地下室。”
朱利安走在前,莎夏走在后,漫步在博物馆中。
各种各样的展品——雕塑,瓷器,动植物标本琳琅满目,只是莎夏现在并没有心情去在意它们。
而朱利安似乎也看出了莎夏的心事,主动带她离开了博物馆,往一间咖啡店走去。
“那个组织没有名字,官方叫它‘银蛇’,主要成员由前科技部部长和她的下属……还有一个大学者,自杀了,她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
朱利安体贴地继续跟莎夏科普着他认为对方有兴趣知道的东西,可他尚不知道的是,对方虽然身在此处,心却已经飘到不知十万八千里外曲了。
“嘿,是有什么心事吗?”朱利安提高了音量,开门见山地问莎夏。
后者明显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没事!我说过我没事了……”
可莎夏毕竟不擅长伪装,很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心事重重,眼睛看向别处。
朱利安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勉强,便转了个弯,问莎夏道:
“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吗?”
“啊?我不知道……教授的电话本里应该有。”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电话本那么老的东西……朱利安腹诽,但还是认真地看着莎夏,对她开口:“那么,如果有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打给我,”说罢他又向莎夏展露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别忘了我们是朋友。”
朋友,这个词让莎夏心里一暖。
朱利安提出送莎夏回去,但她说自己骑摩托回家就好。二人在卢克芮西塔外的一个三岔路口分了手。
莎夏骑上摩托车,在启动的同时回头看卢克芮西塔,从底下可以依稀看见顶部的空中城地基。一阵风吹来,她感觉心情暂时好了不少。

理查德一周没回家,期间莎夏大扫除过,把没看完的书拿出来看过,捣鼓自己的发明过。虽然刻意不去想这件事对她来说还挺行之有效的。
可当一切静了下来,不再忙碌的晚上,莎夏一个人睡在床上,看不到客厅的灯光,听不见理查德在书房里敲键盘,写字的声音,总忍不住鼻子一酸。
第十天的时候,理查德来邮件,说自己后天可以回来。
莎夏高兴极了,想起了电话本,便兴冲冲打给朱利安,说后天三个人一起吃晚饭。
她特意去隔壁镇上买了许多食材,当天起了个大早就开始准备,就为了给理查德一个惊喜。
然而到了晚上,朱利安来了,理查德没来。
在晚餐准备好的时候,理查德的邮件也发来了,他在里面对莎夏再三道歉,说自己那边遇到问题了,可能要下周才能回来了。
莎夏看完邮件,差点没将果汁从玻璃杯里洒出来。
朱利安坐在桌子对面,再一次清楚看见了她的不对劲,而这次,不等莎夏说,他就率先发问: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仿佛开闸的钥匙,让莎夏不满的洪水一股脑地倾倒而出,她也不管其他的什么,将一切向朱利安和盘托出,包括她的创造者伊娜的身份,理查德的计划,他们之后要怎么离开。
朱利安沉默了一会,但这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恢复了进食的动作。叉子插在一块烤牛肉上,放进嘴里。
“我想,教授也是有难言之隐的,这样吧,他下次要回来的时候你再叫我,我们三个再聚一次。”
朱利安吃完盘子里的东西,托腮对着莎夏安慰地笑:
“就我们三个,好吗?”
莎夏脸上还留着发泄的余热,现在听对方的一番话,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只大力地点了点头。
“还有别的你可能不知道,”朱利安很快开启了新的话题,“战况真的很不乐观……母星那边好像在准备投降了。”

地球将跟敌方签订条约,将早期的几个蓝星系行星割让出去,交由敌方统治。
其中就包括莎夏所在的这颗。
与此同时,政府对外宣布,逃脱舰已经接近完成,将容纳星球中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人口。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而就在宣布当天,理查德回来了。
他看上去苍老疲惫了不少,莎夏忙将教授安置到沙发上,给他倒了杯茶,嘘寒问暖。
“就那样吧,”理查德叹了口气,“我提的方案被否决了,他们说为了提高存活率,百分之五十才是最好的选择……这群猪猡,明明只关心精英的死活。”
“猪猡”二字让莎夏吃了一惊,在她印象里教授从不会说出如此不雅的话语,但看他都累锝不行了,她便也没去计较。
“晚上我们三个人聚一聚,还有朱利安。”莎夏将理查德身后的百叶窗拉上去,阳光从它的缝隙里照了进来。
“朱利安啊……”理查德抹了把脸。
“老实说,我并不是很想见他……等等,你怎么开始把它戴在身上了?”
理查德指的是莎夏胸前的项链,她听到对方这话,将吊坠上的蓝宝石攥紧,笑了一下。
“我觉得它还挺漂亮的,再说,是伊娜的信物嘛。”
“挺适合你的。”
理查德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将热茶吹了吹,嘬了几口。

门铃声响了,莎夏不用想就知道是朱利安。
看到他上次好像很喜欢吃烤牛肉的样子,这次她又做了一盘,稍微改进了一下火候和酱汁的搭配。莎夏觉得朱利安这次会更喜欢。
她马上去开门,而在眼前出现的身影,也并不出她意料。
朱利安穿着一件纯黑色的套头卫衣,刘海被压了下来,遮住他的眼睛,让莎夏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是心情不好吗?莎夏正这么想着,却感觉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抵上了自己的胸口。
枪口,是黑洞洞的枪口与银色的手枪。
莎夏一下子愣住,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嘴唇蠕动了几下,问朱利安:
“你是在……开玩笑吗?”
回答她的只是对方一句冷冰冰的“让开”。
而此时在莎夏身后几米,坐着轮椅的理查德,仿佛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别欺负莎夏。”
教授的声音里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莎夏回头,机械地向后挪了几步。
而朱利安用枪指着理查德,缓缓逼近。
“你为什么不说?”
低沉的语调一点都不复往日的爽朗,莎夏只觉得面前的黑卫衣男人不再是她的朋友,变得陌生极了。
而理查德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以他惯用的沉默应对。
“为什么不说!?”
对方这个样子让朱利安更火大了,他提高了一点音量,几乎吼叫着问对方。
“孩子,你肯定能登上逃脱舰的,”理查德以讲道理的语气缓缓开口,“把这个机会留给莎夏吧,本来就是她的。”
回答他的是一记出膛的子弹。
一瞬间,理查德腿上血流成河,客厅里烤箱叮了一声,烤牛肉的香味跟着血腥味一起弥漫起来。
他从轮椅上倒下。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平板跟着掉到了另一边。
“您明明知道有百分百逃脱的方法,”朱利安如野兽般喘着气,脖子上冒着青筋,“为什么不告诉我?”
枪声同样划破了莎夏寂静苍白的脑海,让她冲到理查德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对方。
“不!!”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英俊却扭曲的脸。
“不!朱……朱利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朱利安看着莎夏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只冷笑一声:
“滚开。”
可他越是这么说,莎夏就越不走,反而更加坚决地挡在理查德面前,张开双臂对着朱利安。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就要这么做,但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谈谈?”
朱利安就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那声音却像哭一般尖锐。
“你有什么立场说这话,身为一个性玩具,还是叛党余孽??区区仿生人可没资格对我呼来唤去!”
又是一枪,砰地一声粉碎了莎夏胸前的吊坠,她后退了几步,眼睁睁看着蓝色的碎片纷纷落到地上。
伊娜的信物,就这么被破坏了。
可莎夏现在并没空当来在意这个,此时理查德缩在地上,手一直按着伤处,面孔痛得扭曲,左边那只假手沾了血,变得污黑。连同一旁的平板也沾了血。
莎夏迅速捡起平板,朝朱利安扔去。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令对方还没来得及应对,脑门就被结结实实地砸了一下,痛得朱利安蹲下身,大爆粗口。
莎夏趁机将理查德放到轮椅上,往后门跑去。
“别跑!”朱利安还想举起枪,却发现眼前的场景全变了,由餐桌,沙发,厨房,变成一片丛林。树木莽苍,充满了细细密密的鸟叫。
而还没等朱利安反应过来,他面前的树木动了动,一个黑影慢慢逼近,最后咆哮着冲了出来,扑到他面前,是一只巨大的老虎。
这是莎夏之前给平板新加的功能——全景全息拟真。

“看来……暂时拖住他了。”
莎夏将仓库上了锁,用里面的医疗工具给理查德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而对方的眼睛一直看着另一边——那椭圆形的飞船。
“莎夏,今天就坐上它,然后走。”
“什么?”莎夏正把仓库灯打开。
“去恩提利亚星。”理查德将身体靠在轮椅上,大口喘着气,每说一个字似乎都要费很大力气。
“现在吗?”莎夏将手摸着胸口,那里空荡荡的,吊坠已经不在了。
“可是……信物已经没了。”
“我是说,用我的左手。”
在莎夏的惊愕中,理查德将自己的左手脱了下来,断肢处光秃秃的,他事先就做好虚拟神经的断联了。
“他很快就会追过来,这里就交给我。”
理查德将沾着血污的假手递给莎夏,它身上依旧闪着美丽的幽蓝光亮,仿佛在呼吸。
“这里面……有我一生的知识,以及关于这颗星球的所有东西,放心,机密情报我已经处理过了。”
莎夏呆呆地接过假手,望向理查德。
“您……不和我一起逃吗?”
回答她的是对方的摇头。
“就算我被抓住,也还是有办法脱身,如果被他们发现你的话就糟糕了。”
仿生人,具有自我意识,学习能力和生育能力。
莎夏从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清楚地看见自己,就在这里,在生死存亡的时刻里。
最重要的是,她是被上头极力隐瞒的丑事,是证明被抹去之人存在过的关键证据。
“况且,”理查德朝莎夏勉强眨了眨眼睛,“我不可能不爱自己的家.......就算它正面临生死存亡的选择。”
与此同时,仓库的铁门上传来歇斯底里的击打声。
“快他妈开门,我知道你们在里面……”
莎夏手捧着信物,看了看门的方向,又看了看理查德,泪模糊了她熟悉的脸庞。
“明明都是我不好……把这些事告诉了……”
“他早就发现有不对劲了,你也许不知道,但朱利安已经旁敲侧击很久了,不是你的错。”
理查德冷静地回答了莎夏的泪水,但这不能平复她的伤心。
“去吧,”理查德将对方拥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你一定可以平安抵达的。”

朱利安一脚将门踹开,发现仓库里除了瘫倒在轮椅上的理查德之外,什么也没有。
他的身边空无一物,莎夏没有,传说中能百分百逃脱的飞船也没有。
绑在教授腿上的绷带已经渗出了黑红的血,理查德奄奄一息,感觉意识已经快消散了,可还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朝他的叛徒学生勾起了嘴角。
“你来晚了。”
0會員
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黄蘭恵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莎夏(1)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莎夏(2)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莎夏(3)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下殺1元👉濃艾草款/黑色款🔥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下殺1元👉濃艾草款/黑色款🔥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防治蚊子及小黑蚊的好幫手 📌圖片裡有買家使用效果評價 ⬇️完整說明網址⬇️ 👉https://shope.ee/30RusCO1sp #Pp貓 #下殺1元 #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防蚊
Thumbnail
avatar
Pp貓~愛玩愛美食
2024-05-10
75. 賞花與刺殺(下)宿命般的對峙,兩個女子各立一方,鏡影般相似的繻裙和身形,連妝容都驚人的相似。 蘇期也感覺到了這個故事已經來到一個重要的節點……自己最終會來到這裡,是劇情的推動也是眾多選擇後走向的必然……但她還不知道眼前這位真正的女主,究竟想做什麼呢?
Thumbnail
avatar
臨稷
2024-01-08
獲利能力下降及高費用雙重夾殺下的困境-特斯拉(TSLA) 2023 Q3 財報 #66Tesla Q3 營收233億,低於預期的241億。毛利率則下降至低於預期的17.9%,而Cyberchuck製造生產又遇到了逆風,股價在接下來的兩天無情下殺,慘烈的股價是不是特斯拉遭遇什麼危機呢?
Thumbnail
avatar
Steve觀察筆記
2023-10-23
小獅叻叻的巴士牧場(第四話)沙鯊(下) 「不要喝!水濊!會肚痛!」熊貓平平。 小獅叻叻看着熊貓平平為太太沖身,那個發霉的大水缸,流着鐵銹色的黃泥水。 「我快渴死了!」熊貓太太。 熊貓平平攀上三層樓高,通天塔的另一邊,從蒸餾水缸中端來一杯清水。 平平照顧周到,令小獅叻叻想起媽媽……體貼的媽媽。
Thumbnail
avatar
Yellow Alex AKF
2023-08-14
【0807米勒財經早報】上週五蘋果暴跌4.8% 美科技股下殺;碳交所揭牌 碳權交易明年啓動 ;蘋果AI釋單,鴻海進補台灣碳權交易所總公司今(7)日在高雄軟體園區揭牌,總統蔡英文及閣揆陳建仁將連袂出席,見證淨零重要里程碑。知情人士表示,初期碳交所只能進行碳諮詢,至於碳權交易最快明年上半年展開,產業供應鏈要求等三大類對象,將有購買碳權需求。此外,本月升格的環境部最快下半年訂出碳交易對象,將侷限有需求法人才能交易。
Thumbnail
avatar
Miller
2023-08-07
迪化街的日子4~丟人現眼的朵菇之夏剛上班的前些個月份,同事對我的印象應該是下午常常打瞌睡的阿妹!!! 這種印象真的是糟透了,當時我真的是每天下午都在"朵菇", 有時是看雜誌看到又採了一朵菇,(為了工作看的流行雜誌,吸收資訊) 有時是躲在櫃子後的位置朵菇,(沒辦法,超級想睡的)總之,個人社會新鮮人的那個夏天,
avatar
坐坐
2022-02-06
【莎夏畫室Sasha's Wonderland】壓克力畫│零基礎畫室│迷你班教學│台北最美 莎夏畫室 Sasha's Wonderland 位在捷運忠孝新生站和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之間 步行約七分鐘的距離 莎夏畫室打造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高級奢華感  說是台北最美畫室也不為過   叢林感的場景怎麼拍都好看 熱愛拍照打卡的網美們絕對會喜歡! 創作環境明亮舒適  不會讓人覺得
Thumbnail
avatar
金亮亮部落客吃喝玩樂趣
2021-11-15
『莎拉歐蕾職場CH#4』當職業倦怠來敲門中英口譯 Sarah 與金融小寫手 Olay 9/16職場 Clubhouse 節目
Thumbnail
avatar
Olaytalk蕾蕾聊聊
2021-09-28
『莎拉歐蕾職場CH#3』為何主管攏咖愛把郎?向上管理小撇步分享中英口譯 Sarah 與金融小寫手 Olay 9/2職場 Clubhouse 節目
Thumbnail
avatar
Olaytalk蕾蕾聊聊
2021-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