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1)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今天是休息日。
莎夏起了个早,将洗衣机里的衣服拿出来,抱着洗衣篮到屋子外面,将它们一件件抖了抖,挂到晾衣绳上。
早晨的风清凉,她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感受了一阵,然后回到屋子里。
远方正在打仗,可今天的莎夏依旧与往常一样,起床,做早饭。
在将自己亚麻色的头发打理了一下以后,莎夏将它扎起,从食物柜里拿出培根和豆子罐头,再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平底锅下开了炉灶的火,锅上加了油,开始滋滋作响。
她将煎好的培根,煎蛋,分成两份分别放在两个盘子里。又取了个碗,将罐头打开,里头的水煮豆子被勺子弄出来,莎夏将培根出的油倒了些在上面,拌了拌豆子,感觉还差点什么。就又开了个番茄罐头倒了进去。
在莎夏将早餐上到桌子上的时候,理查德也来了。
他摇着轮椅,对莎夏微笑了一下。
“教授,早上好。”
莎夏把咖啡递给理查德,对方正用全息影像看着今天的新闻,穿着西装的主持人被缩成了几厘米,像一个模型似的站在平板电脑的投影孔上方,正报导着战事的新闻。
“嗯,你也早,莎夏。”
桌上的土司机响了一下,两块土司弹了出来,莎夏利落地将一片放到自己盘子里,一片给理查德。
她看到全息影像里几个专家围在一起滔滔不绝着对战事的想法,听来好像很不乐观。
“今天我做了您最喜欢吃的油淋豆子!为了不腻还加了番茄。”为了挥却这些不乐观,莎夏将煎蛋就着培根,与土司一起咬了一大口。油脂的香气与蛋黄纠缠,让她心中充满幸福感。
理查德尝了下碗里的豆子,十分认可莎夏的手艺,边点着头边向她竖大拇指。
他很瘦,头发灰白,颧骨突出,拿着勺子的左手上布满了浅浅的蓝色纹路,就像图腾一样。
自莎夏有记忆开始,自己就在教授家生活了,理查德是个有点沉默的人。当然可能搞学术的都这样,寡言到有些死板。
“今天朱利安也会来吗?”
盘子里的食物吃完了,莎夏大口喝着牛奶。
“他说想来,”理查德将新闻声音放大了点,“但会不会来又是另一回事了,我们这,你知道的。”
“啊——我真希望他来啊。”
朱利安是理查德的学生,偶尔会开着自己的小型飞船来他们住的地方帮忙。他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半长发,十分英俊,莎夏听说这个人天生就是如此。
话音刚落,飞船降落在草地上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莎夏脸上浮现出明媚的喜悦,几乎是飞奔着出了门。

“朱利安!”
黑色的飞船船体呈流线型,远远望去仿佛一头屈身的野兽。朱利安从里面下来,金色的长发绑在脑后,发丝飘在空气中,更显帅气。
莎夏飞快跑到朱利安身边,双手抓住他的手,热情地问候:
“你来啦,早上好!”
“你早啊,莎夏。”
尽管一段时间没见,可朱利安的笑容依旧得体,声音依旧如冰释后的泉水那般清澈动人。这一切都令莎夏喜欢。
“教授准备好了吗?”
朱利安被莎夏拉着手,走向小屋的门,屋子前晾着的衣服在风中沙沙作响。
理查德出现在门口,朝他们挥了挥手,随即摁了一下轮椅上的按钮,让它微微悬浮了起来,下了小屋前的楼梯,直漂到朱利安与莎夏面前。
“走吧。”理查德朝他们挥了挥左边的假肢。
于是飞船掉了个头,朝城市的方向飞去。
“换新船了?”理查德坐在柔软的后座上,环顾四周,将手尝试性地到处试探。
“嗯,不过还是贷款的,旧的也……淘汰了嘛。”
飞船行驶于天空之上,朱利安面前的挡风玻璃中央亮着几个小屏幕,分别显示道路状况,天气等信息。
一路上,也有其他飞船与他们擦身而过,有大的,有小的,也有敞篷的,球型的……
莎夏跟飞船里的人们兴奋地打招呼,不管对方回不回应,都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毕竟,到城市里来的机会难得,除了理查德需要利用中央图书馆的时候,她几乎没办法到这里来——顶多到邻镇的超市里买买东西。
有时候莎夏也怨理查德太死板,明明有那个能力给家里购置点高科技的东西,可他偏除了一台全息平板(还是弄材料和自己一起改装出来的)之外,其他一切都遵循老一套的生活方式。
城市叫“卢克芮西”,是这颗星球上第一的大城市,星际交流的中心。远远便可以看到一座银色的尖塔高耸入云,就像支撑天空的柱子。
卢克芮西塔附近便是图书馆,与它一样是银色的,但外形却被设计成土星的样子,本馆旁围绕着几个分区,也都是以土卫为原型设计的。
“土星”的顶端是资料中心,搜集了最新的学术知识与情报,若没有许可,是进不去的。
理查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而每到这时候,他都会独自摇着轮椅进电梯,对朱利安与莎夏挥手。
对方一般到中午甚至傍晚才出来,每到这时候,就是朱利安与莎夏独处的时间。
在莎夏眼里,朱利安似乎知道不少新东西,每隔一段时间不见都会更新一些。而他也不吝啬于让自己知道。
而这时候,二人徜徉在一个购物中心的电子商城里,满眼满耳都是关于战争的报道。
朱利安正在看最新的摄像机——听说这一代支持全息录影技术,几乎到了完全拟真的地步。
莎夏看着对方站在展示架前,有点眷恋地摆弄着小小的样机。
“可惜,我刚买了新的飞船。”
对方将样机扫兴地放了回去,可莎夏又将它迅速拿了起来。
“这个……也不难。”她打开样机,摄像头里开始投影演示片段,是一个家庭其乐融融的画面,分别是爸爸,妈妈,孩子和电子犬一起在野餐。
“我和教授一起弄过一个类似的……虽然肯定还需要雕琢啦,但如果朱利安需要的话我可以跟你一起做出来!”
孩子将手里的飞盘丢出去,电子犬张开身后的翅膀,身后喷气着叼住了它,再迅速扑回主人怀里。
在莎夏意料之中的是,朱利安没有回答,只是将眼睛看向别的地方,以沉默相对。
每到这个时候,她都有点伤心,觉得对方没有当自己是朋友。
电子犬伸舌头亲昵地舔着男孩,女人将三明治递给男人,莎夏将摄像机中断,放了回去。
随后他们出了购物中心,刚一踏出门口,一辆敞篷车就悬停在了朱利安和莎夏面前。
“嘿哥们,带马子出来玩啊,真滋润!”
开车的是一个绿色的莫西干头,左边脑门上纹着一个金色的纹身,右脸处一大部分被金属所取代,他将墨镜向下挪了挪,一对银色的眼珠就像蛇一样,看得莎夏心里发怵。
她不自觉揪紧朱利安的衣服。
“不是的,她是……”朱利安拍了拍莎夏得肩膀,欲言又止。
“哦——”莫西干头瞬间明白了,身边的女伴跟着发出暧昧却浪荡的笑声。
“我懂了~人总是有点兴趣爱好的不是吗,我理解你。”
随即,那两只银色的,凸起的眼睛以更加赤裸的方式,打量着莎夏的身体。
“你的口味也太保守了,”说着他搂了搂身边的女伴,将手顺带伸进她衣服里,肆无忌惮摆弄着那白嫩的肌肤,“不过好日子也没剩多少咯,今朝有酒今朝醉,哈哈哈哈!”
说着那两个人就开走了,朱利安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候莎夏拉起他的手。
“我们再去逛逛吧!”
莎夏认为,每当出现不愉快的事情时,就多做点愉快的事让自己把它忘掉。她的这套快乐哲学一度被理查德认为不切实际,可这么长时间下来,莎夏认为它确实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处世之道。

于是他们走到宽敞的商业街上,白天,行人来来往往,有假日出游的家庭,母亲推着婴儿车跟在父亲后面,也有约会的情侣,男孩女孩亲亲热热,走路都像踩在云朵上。
一个匆忙的商务人士撞了朱利安一下,他回头口齿不清地说了声“抱歉”,边抓着公文包向前跑去。
莎夏捡起对方掉在地上的U盘,叫住对方,男人满脸通红地回头,将U盘随便收到西装外套胸前的口袋里,对莎夏说了声“谢谢”。
望着对方的远去,莎夏若有所思地说:
“好像从没见过女生这么匆忙耶。”
“嗯,因为‘归家’法案吧。”
朱利安说的是几十年前被通过的法案,为了应对生育率的降低,政府便开始提倡女性回归家庭。一开始只是“提倡”,可经过那么多年的推进,“女性回归家庭”似乎已经成了常态。
关于这个,莎夏也是从各种文献资料中得知的,每当她对理查德问起这个,对方似乎都挺不高兴的样子。
究竟是为什么不高兴呢?
“你看,前面好像有家新店欸,要不要去看看?”
同样朱利安也不是很想提这个,于是他很快拉着莎夏走向聚集着的人群,走到一个大型橱窗前方。
看到橱窗里的情况,莎夏如同被五雷轰顶。
那是几个女孩,穿着性感内衣在橱窗里跳着挑逗的舞蹈,莎夏一眼就看出她们是自己的同类——只是眼神呆滞,表情僵硬,如同没有灵魂的玩偶。
她们撩着自己的衣带,将衣服掀开,或者将自己缠在钢管上,雪白的大腿不断摩擦,甚而将手顺到自己下面,暧昧地抚弄……
人群中吹口哨的声音,淫猥的吸气,下流的欢呼此起彼伏,而警察站在一边,只闲闲地揣手看着。
仿生人没有人权,因此不算有伤风化。
这不过是又一个新店铺招揽顾客的手段而已。

“简直离谱!”
一回到家,莎夏就跟理查德这么抱怨。
“我不敢相信她们是我的同类……我是说,身为仿生人,教授你也看到了,我能做很多事,能帮你忙,能做研究,也能做家务……根本不像她们那样,跟个……跟个废物一样!”
而理查德只是这么静静地听着,待莎夏喘口气的空当,悠悠地来了一句。
“似乎我们要被交出去了。”
“什么……?”莎夏突然语塞。
“嗯,母星军节节败退,如果战败的话,我们,连同其他几个蓝星系的,都会被交到敌军手里……”
“母星”指的是地球,而莎夏所在的这颗星球便是地球人早几百年的扩张计划下占领的行星之一。被统称为“蓝星系”。
“这怎么可以……”莎夏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她忽然想到莫西干头那犯贱的表情,以及那句“今朝有酒”。
“现在政府正在加紧建造逃脱舰,争取让星球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机会登上,”理查德将左手食指摁在平板上,指尖幽幽发出蓝光,投影孔上方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船体模型。“但我对此并不持乐观态度,首先,你也知道回母星不大可能,其次,最近的,适合我们蓝星系人居住的星球都在几百万光年之外,再次,逃脱的风险太大了……”
“但政府也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在寻求更好的办法,于是您可能被召回去?”莎夏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天后他们就会派人来。”
理查德微笑了一下,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
正是夜晚,小屋外的空气微凉,夜色深沉,伴随着几声树叶的沙沙声与鸟叫,呈现紫色的静谧。
莎夏本该最喜欢这样的夜晚,是读书的最好时候。可现在,她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骤然缩紧,令她浑身发冷,想现在就上床睡觉。
今天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战火不会烧到这里来呢。
“不……”莎夏眼眶中流下泪水,拽着理查德的袖子,连同他的左手,有点歇斯底里地摇着头,“我不要这样……”
而理查德拍了拍她的手,将眼睛看向沙发旁的轮椅。
“跟我来,”他说,“带你看个东西。”
支持作者
0會員
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下殺1元👉濃艾草款/黑色款🔥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下殺1元👉濃艾草款/黑色款🔥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防治蚊子及小黑蚊的好幫手 📌圖片裡有買家使用效果評價 ⬇️完整說明網址⬇️ 👉https://shope.ee/30RusCO1sp #Pp貓 #下殺1元 #台灣賣家 #純艾草棒 #竹炭艾草棒 #薰香 #防蚊
Thumbnail
avatar
Pp貓~愛玩愛美食
2024-05-10
75. 賞花與刺殺(下)宿命般的對峙,兩個女子各立一方,鏡影般相似的繻裙和身形,連妝容都驚人的相似。 蘇期也感覺到了這個故事已經來到一個重要的節點……自己最終會來到這裡,是劇情的推動也是眾多選擇後走向的必然……但她還不知道眼前這位真正的女主,究竟想做什麼呢?
Thumbnail
avatar
臨稷
2024-01-08
獲利能力下降及高費用雙重夾殺下的困境-特斯拉(TSLA) 2023 Q3 財報 #66Tesla Q3 營收233億,低於預期的241億。毛利率則下降至低於預期的17.9%,而Cyberchuck製造生產又遇到了逆風,股價在接下來的兩天無情下殺,慘烈的股價是不是特斯拉遭遇什麼危機呢?
Thumbnail
avatar
Steve觀察筆記
2023-10-23
小獅叻叻的巴士牧場(第四話)沙鯊(下) 「不要喝!水濊!會肚痛!」熊貓平平。 小獅叻叻看着熊貓平平為太太沖身,那個發霉的大水缸,流着鐵銹色的黃泥水。 「我快渴死了!」熊貓太太。 熊貓平平攀上三層樓高,通天塔的另一邊,從蒸餾水缸中端來一杯清水。 平平照顧周到,令小獅叻叻想起媽媽……體貼的媽媽。
Thumbnail
avatar
Yellow Alex AKF
2023-08-14
比公教貸款還低!新青安貸款利率下殺至1.775% 擬定8/1上路台灣央行為抑制通膨,自去年(2022年)至今年3月,已連續5季升息。「升升不息」房貸利率全面衝破2%,讓定存的民眾笑了,房貸族卻想哭但是哭不出來。也有民眾選擇使用「青安貸款」,若採用機動一段式計息,利率為2.025%,深感房貸壓力之重。 民眾秉持「不買最大」的觀望態度,加諸建商考量營造成本,價格難
Thumbnail
avatar
5168_E. Grey
2023-07-12
Si薰|隨心所繪|向永恆慕夏致敬1春節最後ㄧ天,去看永恆慕夏-線條的魔術 特展,能親眼欣賞到這引領風騷的新藝術派代表人物慕夏親手的真跡 ,實在令人欣喜,現代藝術家、動漫畫家、電影藝術無不受其薰陶及影響。 向永恆慕夏致敬 作品名稱:音符 本畫作以慕夏的作品為靈感詮釋 伊凡西切證書 1882/墨水、水彩、畫紙 37*24cm 展覽內容
Thumbnail
avatar
Si薰
2022-02-20
【莎夏畫室Sasha's Wonderland】壓克力畫│零基礎畫室│迷你班教學│台北最美 莎夏畫室 Sasha's Wonderland 位在捷運忠孝新生站和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之間 步行約七分鐘的距離 莎夏畫室打造出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高級奢華感  說是台北最美畫室也不為過   叢林感的場景怎麼拍都好看 熱愛拍照打卡的網美們絕對會喜歡! 創作環境明亮舒適  不會讓人覺得
Thumbnail
avatar
金亮亮部落客吃喝玩樂趣
2021-11-15
『莎拉歐蕾職場CH#4』當職業倦怠來敲門中英口譯 Sarah 與金融小寫手 Olay 9/16職場 Clubhouse 節目
Thumbnail
avatar
Olaytalk蕾蕾聊聊
2021-09-28
『莎拉歐蕾職場CH#3』為何主管攏咖愛把郎?向上管理小撇步分享中英口譯 Sarah 與金融小寫手 Olay 9/2職場 Clubhouse 節目
Thumbnail
avatar
Olaytalk蕾蕾聊聊
2021-09-12
那年盛夏 1在薩爾斯堡 (Salzburg) 的街道上,正夏的七月天,陽光正烈烈的和大家打招呼。 找了個可以遮陽的咖啡角落,點了杯拿鐵和小牛角,靜靜的看著來來往往的旅客。薩爾斯堡已經來了很多次了,很喜歡這個小城安然的空氣,同時這裡也是莫札特的故鄉。  想起了當年,和一位朋友 羅賓 的偶遇,我們有了後來的許多小故
Thumbnail
avatar
Yurki S.
202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