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5)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今天是暑假前的最后一天。
穆西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了之后,坐到桌子上跟妈妈打招呼。
“今天起得真早。”妈妈将蜜花粥盛到碗里,递到穆西面前。
蜜花粥上飘散着甜美的香气,几颗丰盈的,已经被剥干净皮的米拉果漂浮在上面,晶莹的果肉柔软而美丽。
不但如此,妈妈还烤了肉桂卷——用珍贵的地球进口食材制作的,是穆西最爱吃的东西。
他大口大口地将早餐吃完,将书包往背上一挂,跟妈妈道了声再见。
妈妈正背着身,在灶台前准备着爸爸的早饭,代替她应答的是她肩膀上那条周身莹白的,纤细的蛇。
它朝穆西吐了吐信子,穆西也对它说了声再见,便跑出门去了。
在路上,穆西遇见了佩妮丝。
她已经在15岁生日上举行仪式了,现在脖子上挂着一条红色的小蛇,虽然还是幼体,但蛇身颀长。金色的眼睛十分艳丽。
“你是不是也快了?”
“嗯,一周后吧。”
紫藤萝花——这同样是特使从地球带来的植物——爬出墙外,蔓延了他们几乎一半的上学路,紫色的花朵绚丽璀璨,透着初夏的天光。
“我要邀请莎夏老师来。”穆西将一块小石子踢走。
“她肯定会来的,人那么好。”
佩妮丝说的是从他们一年级开始就一直带他们的老师,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戴着金丝眼镜,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莎夏。
她看起来很年轻,可眼神却忧伤,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莎夏老师生病了,妈妈以前对穆西这么说,她的心生病了。
心生病了——穆西那时候还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到现在,他快九年级了,明白了那是怎么回事,莎夏却已经恢复很多了。

“今天既然不上课的话,那我就带你们到地球玩玩吧。”
学生们一片欢呼,莎夏在等他们安静些之后,将手上的白色小球启动。
小球上发出幽蓝的光,唰啦一声,四面透光的教室瞬间变成一片丛林。
蛇在树枝间穿行,犀鸟停在枝头转动脑袋,一转头,母鹿带着孩子,在不远处的湖上低头喝水。
学生们惊喜极了,有人大呼小叫,有人只呆呆地看着,眼睛放光,有人则拿出笔记本,将一切记了下来。
“这是地球上的雨林,被称作‘地球之肺’,而由于环境的过度开发,‘地球之肺’遭到大面积破坏,所以——”
莎夏将放低声音,看向学生们。
“所以公元2030年,地球人开始了宇宙扩张计划!”穆西抢先答道。
“Bingo”
莎夏微笑了一下,将小球又按了一下,周围的景色一下由雨林变成海边。
海滩上铺满垃圾,海水灰黑,搁浅的死鱼身上缠着废弃的口罩,不远处,工厂的烟囱源源不断往天上冒着黑烟。
“由于对地球资源的无下限开发,一场瘟疫席卷了地球,持续了整整5年时间。这次灾难让地球人意识到……或者说醒悟了,应该将眼光看向母星之外。”
莎夏将小球掉了个个儿,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如坠深空,周围被广袤无垠的宇宙所包裹。
学生们不由自主地往莎夏身边靠,与她一同远眺着宇宙深处的水蓝色行星,各色飞船以它为起点,飞往不同方向。
“2030年,被称作‘太空大航海时代元年’。”
莎夏将装置关掉,一瞬间,全体都回到了教室中。
“这个暑假,该嘱咐的,我以前也都嘱咐完了,有几个同学是不是到举行仪式的年龄了?那就祝你们都能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简短的散学典礼就这么完了,学生们叽叽喳喳地纷纷离开教室,留下佩妮丝和穆西两个人。
“莎夏老师,下周六我十五岁生日!”穆西将手撑在讲台上,兴奋地对莎夏说。
“别忘了来哦!”
“下周六吗……”莎夏本来低头在全息屏里看着什么,听到穆西的话,稍微思考了一会。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可能会晚来哦。”
“没事儿!”
穆西笑着,大嘴里露出一排白牙——也许是因为每天都在外面蹦跶的缘故,他身上的银色就像被烤了一样,反而透着一层金黄。
同时佩妮丝将一个小模型从书包里拿出来,递给莎夏。
那是一个小却精致地球模型,它周围就像土星一样绕着一圈光环,光环上镶嵌着不同颜色的小珠子。
“这是……”莎夏捧起模型反复端详,有点看呆了。
“老师是蓝星系人嘛!”佩妮丝乖巧地说,“我就把地球和其他蓝星系行星做成模型了,希望您能喜欢……爷爷也有指导我哦!”
佩妮丝的爷爷,是菲尔兹.杰恩。
他在留下“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后,以跟莎夏一样的方法,带着孩子来到了妻子的故乡。
在莎夏刚到恩提利亚的时候,是住在菲尔兹家的,那时候他们的孙女,也就是佩妮丝刚出生。莎夏那会没少照顾小女孩,也因此与杰恩家结下了不浅的交情。
“替我向菲尔兹问好。”莎夏小心翼翼捧着模型,将它放回透明的小盒子里。
“老师的家在这里哦!”
佩妮丝指着光环上远离地球的一颗紫色珠子,笑的时候,露出一排牙套。

今天是阴天,莎夏身上裹着一件灰色的披肩,在凌冽的风中,赤脚踏上黑云下呈灰色的沙丘。
椭圆形的飞船停在一旁,静默地等待着主人的回归。
莎夏将帽子按着,以抵御大风,虽然戴着墨镜,视野上会有模糊不清的点,可她每次到这里,都可以一眼望到,并找到自己的着陆点。
十五年前,她就是降落在这片沙漠上的。
那个晚上,她死死抓着理查德不放,说什么都要和他一起面对,而门外,朱利安的咆哮越来越大。
自己那时候近乎歇斯底里,眼泪几乎流干了,却暗哑着干吼着。而就在一瞬间,所有感官都被切断了,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莎夏醒来时,自己已经坐在飞船里,眼前的控制台上放着那沾着血的电子手。
滴,滴,滴——即将进行下一次跳转。
寰宇广袤无垠,万千星星触手可及。
莎夏看着这绝景,眼眶里却只静默地流下泪来。
理查德将自己的能源强行切断,在等待重启的时候,将莎夏放进了飞船里。
而此时的他,正被怒火中烧的朱利安用枪口怼着脑袋,浑身是血。
年轻人没有立即了结恩师的性命,相反,在暴怒下,他又朝对方虚弱的身体上射出几发子弹,折磨了他一会,才终于朝那颗脑袋扣下扳机。

菲尔兹后来得到一个机会,去考察黑曜星的矿产开采情况,他问莎夏要不要一起,她答应了。
黑曜星发展情况并不好,至今依旧是无人统治的蛮荒之地。可由于它丰富的矿产资源,各星球的富商都会在这颗星球上开设矿场,而被流放到这里的难民,为了谋生,不得不充当苦力。
莎夏至今还记得她最后一次见到朱利安的样子,时隔五六年,他形容枯槁,一头金发已变得灰白,往日的英俊不再。因为无法举起镐子而被工头踢翻了殴打。
莎夏亮出杰恩家的家徽,阻止了工头的劈下的鞭子。
朱利安——或者说,难民瞪大了无光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莎夏,似乎并没有认出她是谁。
他痛哭流涕,跪在地上向她道谢,然而莎夏只看了他枯萎的金发一眼,丢下了几个硬币,就走了。
对方狗爬似的,将恩提利亚币珍惜地拢到一起,捧在手上。
“你认识他?”回程的时候菲尔兹问。
“嗯,以前。”莎夏整个身子靠在飞船椅背上,在小球上检查着搜集到的黑曜星数据。

莎夏降落在恩提利亚的同时,一阵尖锐的哭声从远方的某个家庭里传出。
后来穆西跟她说了自己的生日,莎夏还在心里惊讶了一下,虽然没说出来,但她在那一刻有了一种冥冥中的感觉。
也许自己来到恩提利亚是注定呢?
刚来的头几年,由于接受不了剧变,莎夏的心理状态一直都很不稳定。经常在过度的暴躁与过度的忧伤间来回切换。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毁坏所有东西,狂乱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心上的病是无声的,无声却痛苦。
最后,或许还得感谢时间,在接受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后,莎夏也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了。开始重新写字,搞发明,寻找自己在恩提利亚的立足之地。
在教学之余,她将理查德留下的那只电子手改造成一个小球,重新整理了里面的资料,发现连伊娜留下的知识都被记录在里面——还不仅仅是只言片语的程度,她与理查德一人留下了一座博物馆。
从二人留下的记录中,莎夏得以知道母星地球的样子,以及它的历史,以前她对这些仅止于听闻的程度。而在进行深入的研究后,莎夏开始有了将地球史作为宇宙史的一部分教导给学生们的想法。
当生活安定下来之后,莎夏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总不免像理查德一样,去想伊娜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既然她能看到星球的未来,那为什么还要制造出自己?
自己也......并没有拯救星球陷落的命运。
但是,当她用自己擅长的全景拟真技术将母星的景色展现出来的时候,学生们惊喜的眼神,令莎夏似乎在模模糊糊中领悟出了,伊娜当初坚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莎夏赶到穆西家的时候,正好是仪式举行的时候。
所有人沉默着,围着穆西坐着,而他本人跪在房间最中央的垫子上。
一个穿着白色金边长袍的,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将手按在穆西的脑门上,他脖子上的强壮的巨蟒顺着老者的肩膀,将蛇头探到穆西的肩膀上,在空中舞动了几下。
室内的灯全灭了,只留一盏蜡烛,墙上,一条小蛇的影子如出芽般窜出来,与大蛇的头相对,对着彼此吐信子,小蛇身后扇着一对翅膀。
老者将手举到空中,骤然握紧,蜡烛啪地一声熄灭,取而代之的,灯亮了起来。
坐在穆西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
“这蛇好像有点怪……”
“怎么会有翅膀?”
亲戚们一个个上前,将穆西的蛇打量了一轮又一轮。得出的结论都是“这蛇好奇怪”。
“是羽蛇!”
而待他们走出房间,去餐厅了,莎夏与佩妮丝才欣喜地跑向穆西身边,男孩还有点懵的样子,肩膀上墨绿色的小蛇扇动着翅膀,往他的领子里爬去。
“恭喜你,穆西!这是神话里才有的蛇。”
“什么?”穆西将小蛇缠绕到手指上,有点不可思议地左右端详。
“是地球上的印第安人崇拜的古神明!”佩妮丝解释道,“掌管丰收的,真是太酷了!”
然而相比于莎夏和佩妮丝的兴奋,穆西明显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前两者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没办法,男孩总是比女孩懂的少。”佩妮丝叹了口气无奈地摇着头摆手。
“比起这个,莎夏老师,您就祝福他几句吧?这人可期待这个了,一直跟我念叨……”
这换来穆西的脸红,他慌忙去捂佩妮丝的嘴巴,二人的蛇也瞬间挺起身子,对彼此剑拔弩张起来。
莎夏看着眼前的情景,扑哧一声,开怀地笑了起来。
打闹中的穆西和佩妮丝看见对方的样子,暂时停止了纠缠,将目光投到莎夏身上。
“她笑了耶……”
“我从没见老师这么开心过。”
莎夏就这么笑了好一会,才想起把眼角笑出的泪抹掉。
她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将手搭在穆西的肩膀上,仿佛要进行授爵仪式。

“那么,穆西同学,我希望你,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定不要失去改变与成为不朽的决心。”
这应该就是伊娜的目的了,莎夏想。
——FIN——
0會員
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黄蘭恵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莎夏(1)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莎夏(2)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莎夏(3)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莎夏(4)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