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皴染蘇慶儀 (1)
莫絳珠
莫絳珠

《華燈》皴染蘇慶儀 (1)

2022-04-12|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華燈初上》結束了。不管第三季毀譽摻半,無庸置疑地,《華》劇中的不少人物塑造得非常成功。雖說此劇是雙女主角,蘇與羅雨儂的戲份三季下來不分上下,但是從第一季開始鋪陳的故事架構,一直到第二季結尾,在我的眼裡,蘇慶儀才是整齣故事的第一女主角。要不是因為蘇的命案,才不會開始一連串的調查,藉此一一揭開蘇與蘿絲、每位小姐的人生境遇。
所以,蘇是整劇的命脈。
而蘇慶儀,也是《華燈初上》中,被描繪最璀璨奪目的一位角色。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之前在第三季還未播出前,我就有打算寫一篇關於我對蘇慶儀這個角色的理解分析。只是有句話叫做「蓋棺論定」,雖然蘇已死,但是只要第三季沒出來,關於蘇的故事就還未能論定,隨時有變。如今,華燈第三季已播完,看起來蘇的故事似乎早在第二季已出盡,第三季有點著墨在另一個女主角羅雨儂的身上。
蘇慶儀這個主角人物很不同於以前許多女主角。她有多個稜面,每一個稜面都映出迥異的光彩。蘇這個角色最吸引人在於,她並非全然的好和善,也非全然地惡與邪,而是同時呈現一個人的掙扎,一雙悲傷但必須堅毅的眼睛,只因為她必須生存,不論她用的手段是不是值得人稱許。由於蘇慶儀角色的複雜性,才讓我一再想要好好理解一下,活生生的蘇慶儀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慶儀從第二季的「黑化」,的確招來很多觀眾的罵聲。但是,整劇看完以後,我倒不覺得她真的那麼招人恨,反倒是引起我的同情。但是,同情不代表能合理化她對待羅雨儂和其他人的方式,只是說,蘇的一舉一動,後面有深層潛在的因素。
要理解一個人,不論是角色還是劇中人物,我一直覺得除了了解她的生平之外,還要從她對待自己,對待他人的態度,來進行探討。本文粗略地就蘇慶儀的生平,母親的角色,她可能的對待人生態度,以及對待羅雨儂與其他人的態度來做些微探討。

生平整理

可能的出生和童年

關於這點,網路上應該已經有不少人已經討論過。她跟著媽媽蘇美玉的姓,加上第二季中,蘇美玉為了從女兒那裡拿到錢生活,跑到條通又威脅又乞求。其中,蘇美玉對蘇慶儀說道:「我生你,養你,浪費了我大把的青春。」
『浪費』,是關鍵字。
一位愛孩子的母親,就算氣極了,可能也只是說出「枉費」我的心血云云,而不會說出「浪費我的青春」。更何況,蘇美玉還厚著臉皮跑到女兒那裡想拿錢生活,竟能說出那種話。這兩個線索,暗示 (1) 蘇父不詳,(2) 蘇母可能非自願懷孕,(3) 蘇母可能在確認懷上蘇慶儀以後,被蘇的生父分手或趕出門。
蘇美玉雖然上了年紀,卻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沒有半點工作能力,靠著自己的皮相和手段,應該流浪般地依附了許多男人。這一點,從蘇美玉帶著高中年紀的蘇慶儀這個大油瓶,搬進朱文雄的公寓可以得知。
沒有固定的住所,沒有所謂的家,年幼地蘇慶儀只能跟著母親從一個叔叔家,換住到另一個叔叔家。能夠猜測得到,她一定目睹母親為了能長一點的安穩生活,如何迎合討好男人;也一定親眼見證過,當母親和一個男人結束關係,被男人趕出家門時,那些不堪的爭吵,母親的不甘,以及男人們喜新厭舊的嘴臉。這些種種,蘇慶儀應該沒有感受到愛。
在這樣環境成長的蘇慶儀,對母親的定義,對男人的想法,對於『愛』的理解,又會是如何?有一點能確定,她一定是迫不及待大學的到來,趕緊長大獨立,離開母親以及母親的男人,展開屬於自己的人生。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高中到大學時期

由於母親沒有固定的男人,每當蘇美玉換一個金主,蘇慶儀就得跟著搬家和轉學。所以,當蘇美玉帶著高中生蘇慶儀住進朱文雄家時,蘇慶儀也轉學到羅雨儂所在的學校。蘇慶儀天生是美人胚子,走到哪,都受到男生的注目;可是,當時的她卻沒有相對於美貌的同等自信心。可以從第二季中稍稍看得出,蘇慶儀剛到新學校時,總是比較低著頭,害羞,不太與人打交道。也因此,容易成為被霸凌的對象。
由於頻繁的轉學,沒有固定的好朋友;與蘇美玉壓抑式的教育,沒有愛的成長環境,蘇慶儀在遇到羅雨儂之前,其實缺乏自信與充滿自卑。如果沒有羅雨儂路遇不平,出手相助,估計蘇慶儀會忍氣吞聲,任太妹們霸凌。
命運般地,羅雨儂出手了,把蘇慶儀一把拉出了泥淖。
羅雨儂,就像夏天的驕陽,熱情地闖入蘇慶儀的生命之中,為她注入年少青春該有的活力、叛逆。羅雨儂,像是一朵豔紅芬芳的紅玫瑰,突然綻放在蘇慶儀面前,邀她一同享受太陽的溫暖,雨水的滋潤,涼爽的微風。因為羅雨儂,蘇慶儀才算真正的活了起來。
於是,羅雨儂帶頭翹課,偷跑舞廳跳舞,就算蘇慶儀知道是違規的事情,但還是忍不住一起偷著享受叛逆的快樂。羅宇儂對蘇慶儀越來越重要,蘇慶儀不只跟著羅雨儂嚐到青春該有的甜味,也從羅雨儂身上感受到家人般的親情。蘇慶儀有點像羅雨儂的影子般跟隨著她,即使羅雨儂和吳少強交往,吳少強也跟著羅雨儂張開雙手,接納蘇慶儀和他們一起行動,沒有因為兩人的甜蜜世界就把蘇慶儀給扔在一邊。
那段日子,應該是蘇慶儀人生中最明媚、最快樂的日子了。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

失貞與母棄

我猜,朱文雄早就對蘇慶儀起了歹心。還記得那幕嗎?那幕兩個女孩翹課,在朱文雄家放著唱片,捲起襯衫,放肆地扭腰跳舞玩樂,朱文雄和蘇美玉正好開門進來。多看朱文雄的臉一眼,可以稍稍地感覺出,在那和藹的笑容底下,藏著對青春美體的垂涎。
遲早,蘇慶儀會被朱文雄玷污的。偏偏被強行奪去貞操的時候,蘇美玉明明在隔壁房裡,任蘇慶儀痛哭嘶喊,就是不來出手相救,可憐的蘇慶儀,除了身心被衣冠禽獸撕得四分五裂,卻還要認清母親冷血的事實。懞懂的二十出頭,就如此非自願地懷上孽胎。被凌辱的她,還要面對懷孕的慘痛事實;想向母親再度求助,卻被母親唾罵搶她男人,硬生生地被趕出門,被斷絕親子關係。從失去童貞,暗結珠胎,到斷絕母女關係,哪一樣都不是蘇慶儀自願的。
這無疑是她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也是成就日後蘇媽媽的一大主因。
瑟瑟發抖,走投無路的蘇慶儀,此刻還能投靠誰?唯有離家出走,遠在高雄,情如姐妹的羅雨儂了。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投靠羅雨儂

幸而羅雨儂毫不猶豫地,大方地伸出雙手,將蘇慶儀納入她的保護傘之下。雖然羅雨儂和吳少強也生活拮据,住在破落的公寓裡,但是是一處遮風擋雨的地方,是一個家。恨透自己肚子裡的胎兒使她失去自由,失去未來,也因為此胎兒是被強暴遺留下來的傷痛提醒,蘇慶儀死不肯生下胎兒。但是,又能怎麼辦?已然錯過打胎的時機,肚子也很大了,若是強行引產或是墮胎,風險實在太大。
擔心蘇慶儀身體的羅雨儂不贊成蘇慶儀冒險落胎,於是提出願意收養蘇慶儀小孩的想法。如此一來,蘇慶儀不用冒險墮胎,同時在小孩出生時,就隱去蘇是生母的事實,等於是還蘇慶儀一個自由。這自由可以說是人生上的自由,不用和一個禽獸的種做為母子,在外人面前,仍然是單身。
這的確是一個好法子,但人總得誠實面對自己的時候,這留到後來再說。
雖然孩子生下後,認羅吳二人為親生父母,解了蘇慶儀的燃眉之急,但是經濟窮困的現實面緊咬三個年輕人不放。羅雨儂和吳少強兩人必須在外掙錢工作,看樣子,就留蘇慶儀在家照顧子維。也因為羅吳二人原本的小家庭突然多了一個大人還一個嬰兒的嚼用,可能入不敷出,因此,吳少強才鋌而走險,跟地下錢莊借錢做生意,才會再後來還不出錢跑路,而羅雨儂為了他而去坐牢。

自力更生

試想,原本一個家裡有兩個收入來源(羅和吳),頓時都去了(吳少強捲款潛逃,羅雨儂代替吳少強坐牢),剩下了蘇慶儀和子維。由於子維還小,家裡又不能沒人,可能七年以來,蘇慶儀都沒有出去工作,都待在家裡照顧小孩和打理家裡雜事。慶儀大學應該沒有念完,因為懷孕的關係。在那個年代,沒有大學學歷,沒有工作經驗,又是女人,蘇慶儀能夠找到什麼像樣的工作?就算她的文字能力再強,應該也很難找到什麼秘書小姐之類的工作。最快有還不錯收入的方法,就是到酒店當酒店小姐了。
時間上算一算,也差不多是在羅雨儂坐牢三年期間,蘇慶儀進入由瓊芳媽媽經營的『光』做小姐。1980年,蘇美玉跑來想投靠蘇慶儀,同年沒多久(1980 or 1981),吳少強逃走,羅雨儂坐牢(1981);蘇慶儀命案發生在1988,羅雨儂有提到和蘇經營『光』也有四五年,倒算回去,也就是1983或1984,羅雨儂剛出獄。由於我懷疑瓊芳媽媽在1984突然急流勇退,宣布退休,與1984年的一清專案有關(不然蘇怎麼認得出毒品),當時蘇在光是很新的小姐。一路算下來,蘇在雨儂坐牢期間 (1981-1984)進入光工作是合理的時間。

媽媽桑

蘇憑著出色的能力和外交手腕,馬上贏得瓊芳的青睞,願意把店頂讓給年齡和資歷都年輕的蘇。拉著剛出獄的羅雨儂,二八分成,蘇慶儀成了光的蘇媽媽,也算是蘇第一次手中握有經營大權,成了店老闆,也是雨儂的頭家(雖然兩人並稱媽媽桑),也是能夠昂首吐氣,換她伸手幫雨儂一把的時候(前受刑人找工作總是比較不容易一些)。
光在她親手經營之下,有了它獨自的風格,生意也因為蘇的八面玲瓏而財源滾滾。看似意氣風發的蘇,其實心中仍深深藏著從兒時成長帶來的自卑與恨。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母親

母親對於一個人的人格形成和人際關係的基底,影響至關重要。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大部分的情況來說,毫無生存能力的嬰孩只能倚賴母親的照顧才能生存,與母親相處的時間也是最長。母親對待孩子的態度,很自然地會融入孩子的人格形成中的一環。
從前面的劇情中,不難看出蘇美玉根本沒愛過自己的女兒。當女兒被強暴的時候,裝聾作啞;當女兒因為被同居人強暴而懷孕時,卻指責女兒搶了她的男人,而把女兒掃地出門,斷絕關係;竟能夠當著女兒的面,說出生養她浪費了大把青春,向她討點生活費也不為過;更是在蘇慶儀死後,翻動著女兒遺留下來的首飾和衣物,比弄著穿在自己身上會多好看;就連蘇的親生兒子也不放過,當作一顆棋子,想討好朱文雄,或許想重回朱文雄身邊,重新享受點好處。蘇美玉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對那些交往過的男人們,有放多少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外,沒半點工作能力的蘇美玉,為了抓住有錢男人,也沒有一般道德觀,管他未婚已婚,只要肯包養自己就成。朱文雄就是已婚男人。
甚至,我懷疑蘇美玉有在偷偷利用女兒來抓住朱文雄的心。那幕蘇慶儀和羅雨儂逃學,在朱文雄家捲起襯衫,跟著流行音樂熱舞,被剛進門的朱文雄和蘇美玉撞見。蘇美玉惱火地給了慶儀一巴掌,但是朱文雄那副涎樣,擅長觀察男人神色的蘇美玉不會沒看見。因此,當她在房裡聽見朱文雄強暴蘇慶儀時,明明醒著的她卻沒出去阻止,流著淚和透著笑,莫不是酸楚自己的男人終於嚐到女兒的處子之身,人老珠黃的自己日後可能失寵?笑的是女兒的青春肉體能讓自己在朱文雄身邊再貪飽一段生活無虞?但是當發現女兒懷了孕,這可是犯了大忌。為什麼呢?朱文雄睡了母女倆,女兒不再是自己的女兒,而是和自己競爭朱文雄的女人。自己已老,無法懷孕來抓住男人的心,但是女兒還年輕,生育能力正旺。假如蘇慶儀繼續待在家裡,被男人發現懷了孩子,甚至生了孩子,自己的地位必定岌岌可危。說不準,朱文雄會把自己拋棄,只留下還能再生上無數個孩子的年輕蘇慶儀。基於這個邏輯,為什麼蘇美玉才氣急敗壞地趕蘇慶移走,甚至瞞過朱文雄,女兒懷孕的事實。
摘自《華燈初上》官方臉書
如此變態沒有愛的母親,蘇慶儀又怎麼能學習愛?蘇慶儀有怎麼能夠理解愛?她所目睹的,是女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利用別人,而這『別人』,可以是自己的血脈。她所學習到的,是女人為了迎合男人,可以暫時曲己逢迎;當女人被男人拋棄時,可以使出各種招數,乞求威嚇都可以,因為自己的母親就是這樣應對每一個男人的。女人可以和男人發生關係,管他有什麼道德法律,只要對我有利,已婚的男人又如何?
由於母親沒有給蘇帶來愛,只有傷害,所以蘇只記得恨。她很知道怎麼去恨,但是不知道怎麼去化解恨與和解。一旦恨上了,就算心中略有後悔,但是卻不知道怎麼辦了。所以,蘇是一朵帶著隱刺的白玫瑰,誰想要摘斷她,就得付出滿手鮮血。
因為母親得不停的換金主,而不得不頻繁搬家的蘇慶儀,估計對『家』的概念也很薄弱,可以說甚至沒有。母親是固定不變的那個人,可是卻沒有給予愛;至於父親,則沒有面孔,房子裡的叔叔,充其量就是能夠給予溫飽的金援,怎麼可能去愛一個和自己沒血緣的女孩子。
也因此,當鏡頭在蘇慶儀的住所時,只感覺佈置得很優雅,很有品味,可是沒有『家』的感覺,因為她從未體會了解過,家到底是什麼。
沒得到過母愛的蘇慶儀,成長過程中只得到傷痛和恨。面對肚子裡的孩子,除了當下不會去愛因為強暴而懷上的孩子,還有她也不知道怎麼當一個母親。子維成長十四年,蘇作為乾媽的角色也十分疼愛懂事的子維,應該也有不少時機,可以向子維坦承事實,可是卻沒這麼做。或許,蘇恨自己的母親,也連帶厭惡母親這一個該照顧人的角色,所以遲遲地抗拒接受自己是母親的事實,直到自殺未遂,了悟到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竟然是自己心裡曾經想推開的兒子。
(待續)
7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莫絳珠
莫絳珠
筆名莫絳珠,取意於《紅樓夢》裡林黛玉的前身,絳珠草。另有筆名莫小魚。是位常常在水深火熱中的化學研究員,喜歡電影戲劇,古典音樂(鋼琴尤甚),閱讀,烘培。目前正努力嘗試創作小說和詩詞。 崇拜福爾摩斯,最愛貓咪。
本文發佈於
且把正在追的劇或看過並且感觸良深的電影得到的分析和心得供大家一覽一笑。 目前正在看:華燈初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