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心跳的距離

2022/06/03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一聲梧葉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後。
落燈花,棋未收,歎新豐孤館人留。枕上 十年事,江南 二老憂,都到心頭。
午夜
分離的空氣中……凝住了她崩潰的嘶吼。
而時間正緩慢的吞噬僅存的希望……
交疊的身影漸形模糊,無助的恐懼正在蔓延……
而她卻只能跪坐在隱沒的長廊之前……。
……………………………………………………………………………………………
二日前
16:30分……
夏天的中學總是特別的熱情,或許是畢業季吧!
阿部揮著半濕的毛巾,侷促的躲在炎夏的餘蔭裡。
『今天是跟女兒見面的日子,一定要讓她快樂的度過這個周末』,
他在心裡這樣自言自語著。
阿部是一個單親爸爸,女兒住宿,每個禮拜只有六日可以跟女兒一起生活,這也是他在五天的疲勞後,最殷切期盼的48小時。
17:45
人群在鐘聲之後,在單調的人行道上渲染出一潑潑的青默……。
「看到了!」阿部興奮的朝著女兒不斷揮手,卻在幾秒之後發現一絲不尋常。
女兒的表情很快樂,卻不是朝著他的方向……。
順著她的目光,阿部發現一個陌生的男性臉孔,下意識的扭了扭手,這是自從妻子過世之後才開始的習慣,只要不安他就會出現這種下意識舉動。
「他是誰?甚麼時候女兒友認識這個人?他是她的男朋友?」一連串的問號交揉著一股莫名的不安與憤怒在阿部心中慢慢延燒……。
按下情緒,默默的走向女兒身邊。
「櫻子!」阿部用略為尖銳的語氣叫著女兒。
櫻子皺了皺眉,彷彿不太喜歡被父親打斷談話的表情。
身旁的男伴似乎發現了甚麼,於是說:「那麼……我先走了,星期一再說囉!」
說罷轉頭向阿部鞠躬,「伯父,您好我是櫻子的同學叫做前田徹,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阿部用打量的眼光看著面前的年輕男子,「你好像跟櫻子很好?」
「多桑!」櫻子抬高了音量,提醒著阿部的不禮貌。
「伯父,我還有事先走了,再見!冒昧之處請見諒!」
望著男子慢慢隱沒在人群中的身影,櫻子忍不住大聲抱怨,「多桑!你在幹嘛!剛剛讓我很丟臉你知道嗎?」
阿部鐵著臉看著女兒問道:「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一面驚訝女兒真的長大了,一面也為自己沒有察覺到這個變化而自責,但表現出來的卻是咄咄逼人的責問。
「並沒有,前田只是跟我一起在做女兒節的企劃而已,我們班上今年抽到了女兒節活動主辦……」。
尚未說完,阿部就粗暴的打斷女兒的談話,「女兒節的企劃,我怎麼都沒聽說,你是不是在騙我?」
一個父親保護女兒的原始反應參雜了不安與徬徨,在阿部的口中說出竟變的如此的不堪與質疑。
櫻子幾乎快氣炸了,開始歇斯底里的揉抓著自己的頭髮,一面失控的狂吼。
這情形讓阿部嚇了一大跳,只能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努力的安撫女兒。
下雪過後的路面,總是充滿著陷阱與危機……。
阿部一邊安撫著女兒,卻沒發現車子因為他的分心而越往中線靠去。
突然……一陣刺耳的氣鳴聲夾雜著駕駛的驚呼差點撞上阿部的車子。
阿部也在這個當下急踩剎車,卻因為路面濕滑而一頭栽進剛鏟到路邊的雪堆……。
隱約中……櫻子彷彿聽見了大貨車駕駛咒罵的字句,但卻越來越模糊。
掙扎著想起身,卻發現整個座椅幾乎完變形……
「腿好像斷了!」櫻子痛苦的試著移動一下身體,卻發現雙腳好像失去知覺。
驚慌中,看到身邊的阿部滿臉鮮血的俯臥在方向盤上,。
櫻子發狂似的猛搖阿部,「多桑!趕快醒來!趕快醒來……」。
睜開血紅而矇矓的雙眼,阿部發現自己卡在駕駛座中,臉上濕濕的……。
抹了一下才發現整個都是被噴灑的玻璃所割傷的痕跡。
「櫻子!」他猛地回神,趕忙轉頭想要找尋女兒的身影,背部突然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
一度想要放棄的他……想起女兒,還是掙扎的爬向副駕駛座的位置。
「櫻子!你還好嗎?」阿部顫抖的忍住一陣陣傳來的痛苦,關心的詢問女兒的狀況。
「多桑!我好痛……趕快過來幫我……」櫻子用僅存的意識,強迫著自己向身旁的阿部求助。
「好,多桑馬上幫你……」,但阿部的身體也開始失去自主能力,撐著最後一絲意識,他用盡僅存的力量將自己往前推,用身體包住了坐著櫻子的副駕駛座……。
時間……在阿部的身上慢慢的隱去存在的曾經。
櫻子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我昏迷了多久?多桑呢?」,思緒剛一回神,她就發現了阿部的身體正緊緊的卡在擋風玻璃與副駕駛座之間,用接近不可能的姿勢,擋住了不斷崩落的雪堆。
阿部的手卡在皮衣裡,櫻子怕他扭傷,用力的想幫他抽伸出來,在他的手滑出皮衣的同時,一個方形的東西也跟著掉下來,那是阿部擔心怕冷的櫻子所買的暖暖包……。
櫻子的淚水瞬間崩潰,「多桑!你快醒吶!」淒厲的吶喊在雪夜裡,更顯悲楚。
「怎麼辦?我們卡在裡面根本出不去……怎麼辦!」,突然間她想起一個東西『手機』,她馬上在包包裡摸索,「還好沒被壓壞!」櫻子在心裡略微鬆了口氣。
努力的按著電話螢幕上的鍵盤,「警察局嗎?我們出車禍了,我多桑傷的很重,拜託你們趕快來幫幫我們,拜託!」
「小姐不要緊張,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不知道這裡是哪,我們的車子卡在雪堆裡面,拜託你們快來救我們!」
「小姐,請冷靜點慢慢回想,你們車禍前是走哪條路呢?你還有印象嗎?」電話另一端的值勤人員正努力的安撫櫻子的心情,『希望她可以記起來……』她以這樣的心情祈禱著。
「我好痛……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哪,拜託你們救救我……拜託你們!」櫻子的意識又開始模糊……。
「小姐,不要緊張,你們有裝行車紀錄器嗎?」
「有」櫻子勉強的回答著。
「有看到中間有一個頓號的紅色的按鈕嗎?」
「有」
「按的到嗎?」
櫻子努力的移動身體,卻無法動彈,「不行,我被壓住了根本動不了!」
「小姐,拜託你再努力點,為了你的多桑還有你自己,再努力一次」電話那端的聲音也開始緊張,因為她知道櫻子可能隨時會失去意識。
櫻子看著因為保護自己而漸漸失去血色的父親,停了幾秒,奮力的用盡力氣終於按下那顆紅色按鈕……。
……………………………………………………………………………………………
無力的睜眼。
眼前流洩著模糊的白,在焦距慢慢成形之後才發現自己在急診室裡。
「頭好痛!」
分散的記憶在痛苦中慢慢結合……。
「多桑呢?」櫻子突然想起那恐怖的瞬間。
「小姐,請你放輕鬆,不然針打不進去很危險!」一旁的護士發現了櫻子的狀況,趕忙的想要安撫她的情緒。
但櫻子的記憶就像是滾筒一樣,不斷的在眼前浮現阿部血跡斑斑的臉……。
「多桑!我多桑受傷了!你們趕快救他……」。
「小姐放輕鬆!你多桑我們也正在搶救,不會有事的!你要放輕鬆」。
聽到這櫻子更加緊張,「『搶救!』多桑傷的很重嗎?怎麼護士會說正在搶救?」
緊張的心再度糾結,眼前出現無力的黑,櫻子又陷入了昏迷。
……………………………………………………………………………………………
值勤室裡,因為下雪而開的暖氣,讓整個溫度停留在慵懶的的氛圍。
驀地裡一陣尖銳而急促的聲音,嚇醒了空氣中所有的瞌睡蟲,阿健在一陣手忙腳亂中,趕忙打開電腦螢幕搜尋著聲音的來源……。
「這是緊急求救訊號!」終於找到訊號的來源,阿健趕忙將附近的監視器全部加入群體追蹤。
終於在其中的一支監視器上看到了阿部他們的小貨車,阿健連忙在地圖上標註座標,並立即通報消防署準備前往救援,「喂!消防署嗎?我這裡是涉谷派駐所,我們轄區剛發生了一件車禍……」阿健將畫面放大想看清楚車內的情形,「車內兩人目前昏迷中,生命現象微弱!請立刻派人支援,座標是……」。
二十五分後
消防隊員終於拖出卡在車內的兩人,連忙回報勤務中心,「中心!受傷兩人已救出,準備前往醫院!目前座標○○,預計10分鐘到院。」
「瞭解,請救護人員先掃描傷者情況,方便急診人員啟動救助系統!」
分別將兩人安置在擔架並上車後,救護員拿起手機將兩人受傷的情況掃瞄了一次,並透過3G車隊系統回傳到勤務中心。
……………………………………………………………………………………………
再醒來……
櫻子發現自己的腳喪失了知覺,她緊張的不斷敲打自己的腳,失控的舉動嚇壞了在場的人,一旁的阿徹急忙拉開櫻子的手,「櫻子不要這樣!你剛手術完麻醉還沒退,不要緊張!」
「我多桑呢?」櫻子似乎恢復了一些理智。
「他很好,你專心養傷!」
櫻子發現了阿徹眼裡的不知所措,「你不要騙我!多桑呢?」。
阿徹慌亂的想要掩蓋心中的不安,「我沒騙你,乖乖養傷,這樣你多桑才會放心。」
「我多桑呢?告訴我啊!你想要瞞甚麼?」櫻子漸漸歇斯底里的聲線,彷彿想要推開心裡的那抹猜疑。
「真的沒事!」阿徹說著。
「你騙我!我知道了,你們都認為是我的錯!不想讓我去見多桑,你們都騙我!」她開始崩潰的嘶吼,讓一旁的阿徹完全失去應對的能力。
「別這樣,我帶你去,我帶你去就是了!」用力的摟著櫻子,深怕她再次傷害自己,阿徹不斷的安慰著懷中的她……。
……………………………………………………………………………………………
看著病床上插著管的父親,櫻子徹底崩潰。
她甩開阿徹推著輪椅的手,發狂似的強迫自己往前衝。
阿徹趕忙再抓住輪椅的把手,櫻子也因為這樣重心不穩而跌坐在地上。
她掙扎的想往前爬,卻被阿徹抓住,「放開我,我要去找多桑!我要去找多桑」,
「你不要這樣,醫生跟護士正在急救,你會妨礙他們工作的。」
櫻子……終於在阿徹懷裡,徹底放聲大哭。
……………………………………………………………………………………………
電視裡,是櫻子的身影,「爸拔,今天是我生日喔,你要送我甚麼禮物?」
「把拔要帶你去狄斯耐玩!」攝影機後面的聲音如此說著。
一個一個的片段,勾起了櫻子孩提的回憶,也剪斷了強忍住的淚線,
一個沉穩的男聲,敲進櫻子布滿霧氣的眼睛裡……。
「櫻子,你今年要考高中了!多桑好高興!我的小櫻子終於長大了,記得你小時後都要躺在多桑的懷裡,聽多桑的心跳聲才願意睡覺,好想要把時間停留在那個時候,但是多桑知道不可能,不過多桑還是好愛好愛我的小櫻子!多桑知道你很想要一台電腦,但是多桑賺的錢不多,一直沒辦法買給你,『對不起!』,多桑這幾年很努力喔,我終於存了一筆錢了,你可以去買你想要的電腦了!這也是慶祝你念高中的第一個禮物喔……」。
櫻子打開了盒子,淚水再度決堤。
裡面裝的滿是零錢與散鈔……還有一張有著櫻子念幼稚園大班時燦爛笑容的相片。
【你或許沒有一個完美的爸爸,但絕對有一個完全愛你的父親】。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采石布衣
采石布衣
一直在畫地為牢的困境裡掙扎,勉強能夠攀住一絲希望的同時 卻依舊失去了構畫的邏輯,在疑問裡溺斃的靈魂~~我看見了~ 但~失去的擁有以及正在擁有的失去~崩裂裡的軀殼~~ 就是我~~采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