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海糧食走廊陷入僵局,但俄羅斯正醖釀兩個「另類解方」

2022/06/11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6月8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訪問土耳其,並與土方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討論烏克蘭穀物出口的相關問題。
此前,聯合國曾經提議,可於黑海開通糧食走廊,讓烏克蘭經此出口穀物,既緩解全球糧食需求壓力,也避免烏克蘭農民血本無歸。對此提案,恰武什奧盧認為合理可行,然其也表示,莫斯科與基輔必須為此進行談判,才能突破眼下困局。
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後,為反制西方制裁,俄羅斯在黑海和亞速海域封鎖了數百艘載有烏克蘭出口糧食的船隻。就戰前經濟數據觀之,烏克蘭是世界第五大產糧國,其國內生產總值(GDP)有10%來自農業和食品部門,所出口的小麥和玉米更有90%以上通過黑海港口運輸,俄方此舉確實扼住了烏克蘭的經濟命脈,也連帶衝擊全球糧食安全。
雖說5月16日亞速鋼鐵廠戰鬥人員投降後,俄方便開始清理馬里烏波爾(Mariupol)港邊領土,檢查了超過150萬平方米的水域,同時清除亞速海海岸線上地雷,並在5月25日開闢通往黑海的海上走廊,允許外國船隻駛離馬里烏波爾港,但赫爾松港、尼古拉耶夫港、切爾諾莫斯克港、奧恰科夫港、敖德薩港、皮夫登尼港等地水域仍遭封鎖,單憑馬里烏波爾一港實在獨木難支。
此外儘管歐盟與烏方嘗試借陸路運出糧食,成果卻不甚理想。一來,烏克蘭並非歐盟成員國,跨境輸糧必然面對繁瑣的官僚與文書作業,結果便是邊境車潮大排長龍,運輸效率不彰;二來,烏克蘭與歐盟的鐵路系統並不相容,故中途需將貨品轉移至貨車上,無形中也是一筆時間成本;三來,如今借陸路運往歐盟的糧食多為玉米,而非小麥,其背後原因與歐盟自身需求有關,法國本身便是小麥出口大國,東歐平原西部國家也有極高的小麥自給率,本就沒有大規模採購烏克蘭小麥的市場空間,波蘭與羅馬尼亞的港口也不具備出口大量穀物的能力,故要借歐盟之手轉運烏克蘭小麥,終究是緩不濟急。
正因百轉千回種種方案,皆不如開放黑海水域實際,這才會有6月8日的土俄會談。然此一方案,牽引出了更多複雜因素。

烏克蘭在擔憂什麼

首先,俄羅斯雖表示願有條件開放黑海水域,卻無法取信其他域外國家,並引發了「軍艦護糧」的相關討論。
早在5月24日,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便報道,英國政府表示將繼續與其他國家合作以恢復烏克蘭糧食出口,英國皇家海軍「可能」派出護航艦艇;立陶宛外長蘭茨貝爾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亦表示,該國正在尋求創建「自願」的海軍聯盟;拉脱維亞則稱需要一個北約旅,即約5,000名士兵的軍事特遣隊,加強北約東翼防禦,以阻止俄羅斯「可能的攻擊」。
然而這般「軍艦護糧」構想,因各國皆顧慮激怒俄軍的風險,故從始至終流於口舌之爭。以荷蘭為例,為回應拉脱維亞等國要求,其表示願意參與護航,「但目前條件尚不成熟」;號稱「可能派出護航艦艇」的英國皇家海軍,更是動靜全無;愛沙尼亞總統卡里斯(Alar Karis)雖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愛沙尼亞對護航行動已經有所準備,英國和其他國家可能會加入。」卻也對此構想的「聯盟」之稱持謹慎態度,強調「不必是北約的行動,但我們可以說是北約國家的行動。」
對此現象,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嘲諷道,北約並不希望幫助確保穀物安全通過黑海。「我會全心全意地歡迎這個決定,但我沒有看到承擔與這次行動相關的所有風險的耐力和勇氣。」
此外,相較於「軍艦護糧」的嘴上較量,另一阻卻黑海運糧的障礙更加具體,卻更不易排除,那便是烏克蘭佈下的水雷。
戰爭開始後,不僅俄方封鎖了亞速海與黑海水域,烏克蘭也為避免俄軍自海上攻打敖德薩(Odessa),而於周遭水域佈下諸多水雷,此舉同樣會危及運糧船的航運安全。對此拉夫羅夫表示,若烏克蘭清除港口水雷,船隻將能在接受俄軍檢查並確保不攜帶武器後進入港口並裝載糧食,過程中俄方將與土耳其合作,並且保證不發動任何襲擊。
但這般保證顯然無法說服烏克蘭。尤其俄羅斯國防部下屬委員會已於6月1日透露第三階段特別軍事行動目標,其中就包括控制尼古拉耶夫(Mykolaiv)、敖德薩和哈爾科夫(Kharkiv),烏克蘭自會擔心,伴隨海上運糧通道開放,俄軍將趁此長驅直入,屆時糧食尚未運出,敖德薩便已深陷戰火。故其表示,歡迎土耳其在內的第三國海軍提供協助,但為確保船隻安全通過,烏克蘭寧願從西方獲得反艦導彈。
歸根結柢,戰火導致了眼下的糧食危機,也讓黑海的水雷困境陷入僵局。眼下戰況加劇,俄羅斯已佔有烏克蘭20%領土,只要俄軍持續推進,烏克蘭對黑海除雷的抗拒必然與日俱增,屆時恐將導致兩個另類結局。

俄羅斯與土耳其的盤算

第一,伴隨全球糧食需求壓力上升,如若黑海運糧持續無解,俄羅斯要求解除制裁的籌碼,也將相對增強,尤其是影響俄方糧食出口的船運與支付制裁。
自糧食安全成為議題後,俄羅斯方面便持續表示,若西方解除對俄經濟制裁,作為交換,俄方將放鬆對烏克蘭港口的封鎖。例如普京曾指出,如果歐盟解除三個月前對俄實施的系列制裁,其將允許糧船離開敖德薩港;歐盟官員也曾透露,俄方希望歐盟解除俄羅斯船隻進入歐盟港口的禁令。雖說美方稱俄羅斯的要求為「勒索敲詐外交」,並表示不會同意克里姆林宮任何經濟制裁方面的要求,但情勢恐將迫其作出抉擇。
6月8日,俄羅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軍在烏克蘭的行動並未引發國際糧食危機,反倒是部分國家政府做出的一系列錯誤事件和行動,才是導致危機的關鍵,為讓俄羅斯的糧食可供應予國際市場,西方必須解除對俄實施的直接與間接制裁,放鬆航運保險、支付和進入歐洲港口等相關禁令。其更指出,烏克蘭的糧食儲備對國際市場的重要性不應被過分誇大,滯留烏方港口的實際糧食數,比烏克蘭宣稱的少很多。
佩斯科夫所言,自然是為俄羅斯的國家利益打算,故對烏克蘭在全球糧食供應鏈的角色輕描淡寫。然若黑海僵局持續未消,西方恐被迫在填補糧食缺口的考量下,放鬆對俄制裁,以爭取俄方輸血全球糧食市場。此一結果,雖能緩衝糧食危機的風險,卻代表西方對俄圍堵的又一挫敗,不僅前述施壓功虧一簣,更在「對俄讓步」的舉措中,賠上其大國威望。
第二,若烏方持續抵制黑海除雷,則可能讓「土俄合賣糧食」的機制更加枱面化。
自特別軍事行動轉入第二階段以來,烏克蘭與西方便持續指控俄羅斯「掠奪且盜賣」烏克蘭糧食,如此指控雖有輿論戰考量,卻也是奠基在一定程度的現實發展上。6月8日,俄羅斯控制的扎波羅熱(Zaporizhzhia)臨時軍民行政當局負責人巴利茨基(Yevgeny Balitsky)便表示,扎波羅熱地區正在向中東地區供糧,糧食來源包括自赫爾松(Kherson)與扎波羅熱收購的穀物,「我們正在通過俄羅斯運送糧食,並與土耳其簽署了主要合同,第一批火車已經通過克里米亞出發前往中東,這是烏克蘭的傳統市場。」
無獨有偶,土耳其裔的地緣政治分析家埃塞克(Yörük Işık)也在接受法國24新聞網(France 24)訪問時表示,其在觀察並追蹤博斯普魯斯海峽的船隻動向時發現,有幾批貨輪在烏克蘭敖德薩、切爾諾莫斯克、馬里烏波爾等受俄封鎖的港口裝載小麥後,駛向敍利亞,再開往黎巴嫩與埃及,前者設有俄軍基地,後兩國則因俄烏衝突面臨了龐大的糧食壓力。埃塞克補充,其也觀察到俄羅斯的新羅西斯克港出現一批「在該區從未見過」的土耳其舊船,且懸掛了其他國家的旗幟,埃賽克推斷這些船「可能與俄羅斯政府簽訂了合同」。
回顧現實,儘管2月27日起,土耳其援引1936年的《蒙特勒公約》,實際上限制俄羅斯與他國軍艦借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進入黑海,卻未對商船進行攔截或搜查。6月3日,烏克蘭駐土耳其大使博多納爾(Vasyl Bodnar)亦表示,土耳其買家是接收俄羅斯「從烏克蘭竊取糧食」的對象之一。故埃賽克所言,儘管未必全真,恐怕也反映了一定現實。
綜上所述,不論是俄方資訊或第三方觀察,皆暴露國際政治下的殘酷現實:為追求自身糧食安全與國家利益,烏克蘭的呼籲從不是各方的首要考量。
對非洲當地「需糧孔急」的國家而言,俄羅斯和烏克蘭約支撐其40%的小麥需求,在饑荒壓力下,如若烏克蘭供應驟減,要轉為採購俄羅斯糧食,其不僅不會猶豫,還會積極行動。糧食的存在重於糧食來源,是苦於饑荒處的血淚體會,如此作為或會面臨外界的道德說教,卻至少好過遍野餓莩。
而對土耳其來說,其根本動機,是要壯大自己的區域發言權,以超脱中型國家的地位限制。由地緣視角觀之,土耳其掌握了進入黑海的半把鑰匙,恰好可借協調烏克蘭運糧的契機,提高自身國際曝光與威望。如若協調成功,土耳其將能宣傳這筆「外交功績」,並緩解因黑海困局導致的自身航運損失;若功敗垂成,土耳其仍可借「助俄運糧」一事,賺進大筆鈔票。
最後,對俄羅斯而言,開放黑海運糧一事對其僅有道德加分,而非急迫需求;若要發揮更大政治價值,便是將其當作談判協商的籌碼,也就是迫使西方解開部分對俄制裁的枷鎖,或是讓烏克蘭為此清除港內水雷,好替未來可能的軍事攻勢做準備。
畢竟俄羅斯已通過實踐證明,其能自烏克蘭海陸並行運出糧食,且是通過與當地農民、第三方國家共同合作的方式,為某些地區的糧食危機「解套」,同時在國際糧價高漲的情況下,賺進大筆收益。故對俄羅斯而言,西方所謂「糧食危機」,與其說是真危機,不如說是拘泥政治正確下的「庸人自擾」,如若烏克蘭糧食當真運不出境,各方終會向俄羅斯尋求協助,不論是繞過經濟制裁、轉購俄羅斯糧食,或是採購由俄羅斯運出的烏克蘭糧食,屆時莫斯科還能趁機收穫外交利益,可謂一石二鳥。
歸根結柢,烏克蘭雖說糧食產量豐富,面對當前困窘局勢,卻沒有絲毫談判本錢,這也是土俄逕自談判黑海糧食走廊機制,卻未邀烏克蘭一同參與協商的原因。
到頭來,輿論圍攻、道德說教終究難越現實高牆,正如西方誇下海口要禁絕俄羅斯油氣,卻又反覆猶豫、不敢大刀闊斧般,黑海運糧一事,由於土耳其與俄羅斯皆非最急迫的一方,故其反而可好整以暇開出條件,調度自己的國家利益,甚至籌劃未來預案;而西方雖譴責俄羅斯製造糧食危機,卻一不肯派兵前來黑海護航,二不肯放開對俄制裁枷鎖,終究無助緩解局勢;烏克蘭雖呼籲全球對俄施壓,結束俄烏戰爭,表示「這是解決糧食危機的根本辦法」,卻因西方口惠實不至的「協助」、俄羅斯據地為王的霸道,而終究要成為國際政治的現實祭品。
原文發表網址:
2022.6.11
黑海糧食走廊陷入僵局 但俄羅斯正醖釀兩個「另類解方」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780247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祁賓鴻在香港01的國際分析、政治評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