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隆納印象

2022/06/1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從西班牙南部的城市搭國鐵抵達巴塞隆納,彷彿到了另一個世界。
相較於語言不通的南部小鎮,在這裡,英文暢行無阻,車站、商店、餐廳或巷弄裡的小店,店員無論是老人或是年輕人皆可說著清晰明瞭的英文,這讓我和老王長達兩週幾乎無法開口的窘境得以紓解。
街上一張張有色臉孔,反映了巴塞隆納複雜的身世。這是一個混血的城市,吸納了各種顏色的臉孔,包含了多元的差異,卻沒有熔爐式的壓迫感,無論在文化、藝術、精神和食物。整條街就是這座城市的縮影,像一碗五顏六色的生菜沙拉,青菜、番茄、洋蔥、玉米都保有它們原本的顏色。
但是巴塞隆納治安很差,這是我們旅行前就明白的事,所有到過這座城市的朋友,幾乎無人能倖免被扒的命運。初來乍到這座城,看到每一個街口都有兩個警察,這治安果然名不虛傳。
從背包客攻略中我們習得一件事:背包不能朝後,要朝前,走在大街小巷裡一定要瞻前顧後,別讓可疑的人出現在你身邊。萬幸的是,我跟老王在巴塞隆納停留5天,安全下庄。
我們安分地走進餐酒館點了道地的西班牙海鮮燉飯、TAPAS、水果酒,南歐的地中海料理熱情奔放,又熱又香,完全符合我這個台灣胃對吃食的期待。以往去歐美城市,我總受不了冷食,硬要按圖索驥找中國城去點個炒飯或湯麵解鄉愁,但走過大半個西班牙,從南到北的料理都太適合我了,沒有炒飯我也活得下去。
從小鎮到大城,讓我們感到最安全的空間是星巴克。即使在語言不通的小鎮上,星巴克也是唯一沒有障礙之處,因為這個空間裡,有全球的標準化服務流程,從空間的設計動線、服務生的訓練、點餐的模式、語言,還有熟悉的咖啡香氣。全球標準化下的結果,竟使我們在異國的星巴克喝咖啡時,感覺像走進故鄉街口的咖啡店。
穿梭在巴塞隆納的大街上,時常出奇不意地遇見狂人高第的建築,非直線的建築結構常使我們這兩個迷途中的旅人拾得一份驚喜。高第雖然受過正統建築學院派的訓練,但卻走向非正統建築之路,像米拉之家、奎爾公園、巴特婁之家這種作品,整座建築沒有一條直線,我相信他的工班絕對會抓狂,但我就是欣賞他的瘋與他的狂。
在巴塞隆納,其實不用走進任何美術館或博物館,因為整座城市就是一間博物館。
2012年3月
米拉之家
奎爾公園
奎爾公園的招牌:彩色馬賽克蜥蜴。
像童話世界裡的糖果屋
經高第之手改造為波浪形外觀牆面的巴特婁之家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ngrid
Ingrid
熱愛旅行與文字的兩男媽,喜歡帶孩子在家做鬆餅,也愛帶他們看看世界的各個角落。被殘酷的現實掐著脖子的時候,總是異想天開地做一大堆無法實現的白日夢,沒人煩我的時候,我就這樣專心發著清醒的瘋。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