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小事:北京隨筆IngridIngrid

大城小事:北京隨筆

Ingrid
2022-06-1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九月初,因為老王工作出差的緣故,我隨他去了一趟北京。
初至首都機場,它便向我展現泱泱大國的氣度。也不知道是機場太大,還是空氣太差,放眼望去整個停機坪天寬地闊不可方物,沒有盡頭。
地鐵站的車廂裡多是下班和放學的人潮,身邊都是擁擠的人,到處都是低頭族。根據有限的樣本數觀察統計,三星比蘋果要受歡迎。地鐵站內的環境還算乾淨,排隊的秩序也沒有想像中糟糕。
我妹在2007年的時候去了一趟北京,我問她當時地鐵有幾條,答案是1條。現在是2013年,已經堂堂15條了。6年時間,滄海桑田。我想,當時所有重大公共建設正如火如荼地展開,整座城都在為2008年的京奧做預備,老北京就這麼乘著光速列車抵達現代化的未來。
這個高度現代化的城市,某些角落其實還殘留著不新不舊的尷尬痕跡。比如說老胡同裡的三合院又破又窄,乍看實在不曉得有沒有人住在裡面。仔細一看,有幾件未乾的衣服晾在院子裡,一張板凳,一雙拖鞋,一條土狗和幾支菸蒂,空氣中瀰漫著巨大的孤寂。
門外呢,是繁華喧鬧的市街,大紅燈籠高高掛。黃昏過後,人們正等待那即將上演的華燈初上歌舞昇平。
空氣中滿是灰濛濛的塵土,胡同外的空地一圈又一圈的圍起來,準備迎接一棟又一棟的高樓。這些三合院來不及向過去道別,被硬逼著走向未來,進不可攻,退亦難守,成了尷尬的存在。
說也奇怪,吃飯竟是我這趟旅行中最大的難題。如果要吃全聚德之類的有名餐廳,就得拿號碼牌然後肚子餓到天荒地老,不然就得吃肯德基麥當勞。老王開會的那天我一個人自由行,睡到自然醒,草草梳洗亂吃早餐後便搭地鐵去逛胡同。
我在南鑼鼓巷晃著晃著不知不覺就超過下午一點,整條街明明都是賣吃的,卻沒有一間店能抓住我的腳步。老北京的酸奶,那酸味讓我一進店門口就立刻被嗆了出來。
炸醬麵據說是來自北京,但吃過一次以後其實也不是那麼合胃口,絕望之餘我竟然意氣用事想買一份台灣大雞排配一杯COCO珍奶,但看到那價錢我又卻步了,為什麼我要搭那麼遠的飛機,花將近兩倍的價錢,吃不道地的台灣名產?
最後就要屈服的時候,我走進一家西式裝潢的中式餐廳,點了一份炒飯和一碗酸辣湯,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唉,心想炒飯和酸辣湯,大概是我和這條胡同的最大公約數了吧。
一上菜,不得了,臉盆大的碗公,我又認輸了。
旅行後記:
這次旅行因高雄沒有直飛北京的航線,所以搭國泰航空從高雄出發,到香港轉機再飛北京,小小坎坷。收穫最多的是在王府井大街上的GAP,小孩的衣服遇上打折季,又多又便宜。也逛了幾間書店,發現書比GAP更好買,
我對出版不是很了解,不懂為何一模一樣的內容,飛越一片汪洋,從繁體瘦身為簡體,價格竟然也瘦身為新台幣的1/2~1/3價。
景點方面,我不太喜歡高高低低走到腿軟的頤和園,最喜歡倉庫改建的七九八特區。
另外有個心得就是對不同國家物價的估算基準要重新衡量。
以往每次出了國境以後,麥當勞始終是我對不同城市的物價估算基準。紐約、巴黎、海德堡、京都、札幌、澳門、巴塞隆納,沒有例外。但這套公式在北京徹底瓦解,明明麥當勞的套餐價格跟台北差不多,但是在觀光地區,一碗麵有時候卻是台北的2~3倍價。
後來我發現,原來北京的物價是以觀光景點為中心,由高至低往外輻射擴張出去的。
2013年9月
驚鴻一瞥的街景挺有意思的
大紅燈籠高高掛
對不起我忘記這是哪兒了
北京的七九八特區,像極了高雄的駁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ngrid
熱愛旅行與文字的兩男媽,喜歡帶孩子在家做鬆餅,也愛帶他們看看世界的各個角落。被殘酷的現實掐著脖子的時候,總是異想天開地做一大堆無法實現的白日夢,沒人煩我的時候,我就這樣專心發著清醒的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