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嘻哈時代》的蝴蝶效應:一週年回顧(下)|音樂分享

2022/06/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饒舌歌手三小湯宛如寓言的現場表演
上篇,我們比較了《中國有嘻哈》,凸顯《大嘻哈時代》徹底完勝的主題多元性,是建立在文化尊重與言論自由上。這篇則回歸《大嘻哈時代》,紀錄部分臺灣嘻哈史,在節目開播前的醞釀,開播時帶給歌迷的感動,以及後續的蝴蝶效應。

從「你有freestyle嗎」變成「不想肚子餓」

當2017年被形容為「華語嘻哈元年」,人們滿腔熱血地預示嘻哈音樂將席捲華文市場,我卻對此有些懷疑。臺灣的饒舌音樂真的有被主流看到嗎?眼下的市場能撐起幾個全職饒舌歌手?
終究,文化擴散需要時間。我記得好一陣子各大學嘻哈社團紛紛成立發Cypher的百家爭鳴,無論就已、阿法、小魚、V!CKY趙庭葳、陳嫻靜、山姆、範例三、楊舒雅或其他在學生身份便已頭角崢嶸的人;在《團戰》上第一次知道柯蕭、VigozChen、王水源、禁藥王和其他人;早在《有嘻哈》前就蠢蠢欲動,當時隸屬於廠牌Brain Zapp的JAYRoll、西屯純愛組等。其他還有POPO J 、Project W、Pony5ibe、高浩哲、高爾夫、屁孩⋯⋯數不完。
這是一段連續、難以分割的動態過程,我相信許多人早在《中國有嘻哈》之前就醞釀了饒舌能量,也已經發歌浮上水面,只是眾人不知道。就好像2018年4月的假日,顏社辦在華山的「嘻哈囝 TAIWAN HIP HOP KIDS」展覽大排長龍,輪到我進去時才發現更多從未知道的臺灣嘻哈專輯,並在同個企劃下出版的書《嘻哈囝:臺灣饒舌故事》裡挖掘了更多故事。
2018年「人人新人王」特訓、2019年大嘻地、2020年新嘻哈蝴蝶夢⋯⋯這不是百科全書,老實說我也聽得不深,如有遺漏的嘻哈人事物,那絕對都在歌迷心中。
2021年,《大嘻哈時代》首播。我不知道五年前以《Hello》道出成為饒舌歌手不可承受之輕的RPG,五年後在節目上唱《LOVE》是什麼感受,但我非常感動。
從「你有freestyle嗎」變成「不想肚子餓」,我有幸知道了許多以前不知道的臺饒歌手。我震懾於K.I的渲染力、PiNkChAiN的鬼(詭)才、7LING的自信、KUNG的靈動風格。Yappy讓我重聽以前聽不慣的Drill時感到爽極了;Gambler滿足了某種陽剛兇悍的幻想;潤少的地契和南部club真的頂滿⋯⋯
SOWUT總決賽的表演到現在仍會時不時重聽,感受那種一瞬間起飛的燥狂;wannasleep的《水晶燈》讓我泛起和聽到Joyner Lucas的I'm Not Racist時一樣的雞皮疙瘩;YoungLee總決賽宛如Kendrick Lamar在專輯To Pimp a Butterfly最後和2Pac穿越時空對話,每次聽每次淚水盈眶⋯⋯我難以細數完所有激動,任何遺漏,一定都在歌迷心中⋯⋯。
隨著節目泛起的漣漪至今也未曾止息。除了前文提到的各式「周邊」影片外,歌手們也在疫情折騰下順利開了一場演唱會,並浩浩湯湯地駛入《大港開唱》。乘著節目熱議,一鼓作氣發出更多作品或表演的還有緋村宗祐耐人尋味的《過渡期》、聽完絕對值回票價的Multiverse《枉少年》、K.I首張專輯《THE KILLER》、踢萬8IG8A8Y領軍的「嘻犀里2.0」表演等⋯⋯。
其他沒有直接因果但多少也受惠的,有龍虎門和BROYA ICEBOX聯合製作的《新嘻哈蝴蝶夢 - 蝴龍虎濕》演出,以及音樂人陳小律策劃,專訪13位音樂產業工作者(多與嘻哈音樂有關)的《躍上主流!》募資計畫。
再寫下去沒完沒了。上述種種,便是當《大嘻哈時代》加入嘻哈音樂推廣或形成更大商業市場這條路後,直接生產或間接助益的連鎖蝴蝶效應,日後也將在臺灣嘻哈史上留下重要的印記。這是從只能靠想像,到真的實現,再創造更大想像,並努力實踐的循環流動的有機過程。

網路言論無法評斷你的創作

眼看第二季也不遠了,我從第一季獲得頗多滿足,認為可以調整的地方也多與有理的網民類同,外行、貧脊的想像力自然無能對第二季說出更有建設性的建言。更何況,我充其量只是個沒出錢也沒出力的吃瓜觀眾,何來指指點點、大是大非的立場?
創造是艱難的,評論是簡單的;開拓是寂寞的,批鬥是群起的。說真的,作為外圍觀眾的我們,根本不知道製作方和創作者做了什麼妥協或犧牲。就最終呈現出來的樣子,觀眾當然可以批評,但許多評論說得斬釘截鐵、得理不饒人,究竟是為了讓節目更好而建議,還是為了自我優越而攻擊?
如果整季下來,你只記得賽制爛、評審偏狹、搞小圈圈霸凌,而忽視節目堅持的兩個文化先行、自由的原則,只能套一句Yappy說的:麥鬧欸
回過頭來,對於製作方、選手們在開播到結束一路以來收到的謾罵詆毀,也必須說,音樂產業終究是仰賴群眾關注來運作的市場,你總不能一方面從大眾關注博得名聲、利益,另一方面又要禁言大眾的批評吧?
多半時候維繫表面禮儀、溫良恭儉讓的臺灣人,難免會在看到因為匿名而大肆開砲的網路言論後膽顫心驚。除了檢討網友素養,實在也得學習好好面對這種必然的壓力。
同時也值得強調一件事實是,單從Youtube影片、直播的流量粗估,那些惡意批評的人數或許只佔了全體觀眾不到百分之一。當然,會有一些內心同樣批評的人不留言,但讚賞的人更不會費心留言。如果考量《真相製造》分析的各種網路公關風向操作,那把留言當作評斷自我價值的標準就更可議了。難道羅志祥復出能博得這麼多勵志激賞留言,真的是因為他血淚演出感動萬千觀眾?

一場宛如寓言的表演

最後,我想以一段真實故事當結尾。2021年底,我去聽了三小湯在公館河岸留言的演出。整個空間靠近舞臺的前端座位區座無虛席,後端則站滿觀眾。整場秀他幾乎沒有talking,除了短促地說他很久沒看到這麼多觀眾,其餘歌和歌之間都是喝幾口水,便馬上接下一首。
我想,來聽他唱歌的人本來就不期待會有什麼趣味聊天橋段吧,他把所有情緒和思想都注入在歌裡了。至少我非常享受,在昏暗迷濛的空間裡隨著鼓聲撞上身體微微發顫,一起輕輕地點頭晃腦。
最後一首當然是《11月4日》,原本單獨在臺上配卡拉唱,改為和原曲編制一樣,有鼓手、吉他手、貝斯手的Full Band。從上臺後的肢體動作,很明顯感受到樂手的青澀。
果然,在接下來的五分鐘,吉他屢次跑拍、貝斯演奏失誤,每一個樂器都像在獨自彈奏而沒有和諧地交融,而此前所有歌都穩穩唱完的三小湯,在第二次主歌中後段忘詞。
不開玩笑,我愛死這首歌的演出了。我已經記不得有多少次,在生命遭逢荒謬、挫敗、哀傷時,聽著三小湯的歌,讓那些再也哭不出來也無能處理的細微情緒流淌在音樂裡。像這樣的錯誤連連、反高潮天天在人生上演,原本以為能圓滿歡樂的想望,都會在最後發現一個填不滿的空洞。這已然是一場專屬於三小湯,幾乎傳遞了他所有歌的本質的行為藝術了。
然而,就在進入第二次副歌前的最後一個八,所有樂器暫停,三小湯也忘詞的那個無聲霎那,有一道聲音從觀眾席傳出。有一位觀眾很努力地把那句cut those bullshit, let this beat goes on唱給臺上的三小湯聽見。
如果大費周章地描述這個故事能帶來一點意義,那希望獻給《大嘻哈時代》的製作人員與選手。請記得,一定會有被你們嘔心瀝血的創作深深打動的歌迷。
他們未必會在網路大肆留言,卻會默默地買票買專輯買周邊支持你們。
他們會一字不漏地牢記歌詞,因為這些音樂陪伴他們走過人生高潮低谷。
他們會一次又一次將自己浸泡在音樂裡,因為這些創作道出了他們難以言說的感受。
他們會看見聽見你們在孤獨創作路上的堅持,因為他們也各自對不同的事堅持了很久。
「真的大嘻哈時代在接下來十年的時間從今天」,期待第二季。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琪樺
黃琪樺
熱愛的媒介是文字,著重的本質是分享與改變。聯絡方式:[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