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爆發後,阿拉伯世界怎麼看「台海衝突」?劉燕婷劉燕婷

俄烏戰爭爆發後,阿拉伯世界怎麼看「台海衝突」?

2022-06-1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自從俄烏衝突成為話題,「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口號也隨之而起,並在國際輿論場激起回聲。
對北京來說,其一來不欲外界形成「兩岸等同兩國」的錯誤印象,二要避免西方藉此炒作「中國威脅論」,故對此類話題的甚囂塵上持否定態度。3月7日,中國外長王毅便在記者會上指出,台灣問題與烏克蘭問題有着本質區別,「兩者沒有任何可比性」,最根本的不同在於,「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完全是中國的內政,烏克蘭問題則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國家之間的爭端。」王毅接着補充,「有些人在烏克蘭問題上強調主權原則,但在台灣問題上卻不斷損害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
但即便如此,國際的討論依舊樂此不疲。6月12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連線香格里拉對話時,便被《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記者提問:「中國尋求在必要時以武力奪取台灣,台灣該如何因應?」
對此澤連斯基籠統回答:「我們不能讓國家任由另一個國家擺佈,後者在財政、領土和配備上都更強大,因此如果有外交解決方法,我們需要用外交方法,但這必須是先發制人的預防措施,而不是在戰爭爆發後,在展開敵對行動之後。」短短一席話,既未提「中國」,也未言及「台灣」,足見其仍有意維繫中烏關係,故於敏感的台海問題上顧左右而言他。
而在阿拉伯世界,「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阿拉伯文:اليوم أوكرانيا وغدًا تايوان)的比喻也引發討論。但人們之所以關心此話題,並非意在辯論台灣是否屬於中國、是否應該獨立等,而是欲藉此開展圍繞中美關係、中國崛起性質、中國要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的相關討論。阿拉伯世界久經殖民與強權衝突,對大國政治有着「親身經歷」的敏感性,故在理解中國相關議題時,也往往不離現實主義、權力政治、地緣政治等「硬視角」。
台灣與烏克蘭的相似性
首先,針對台灣與烏克蘭問題的相似性,多數探討此問題的阿拉伯文章,皆認為兩者在某種程度上「性質相近」;只是論述差異在於,是以「何種形式」性質相近,而這往往又與作者或傳媒自身的政治光譜相關,並涉及其對「俄烏戰爭何以爆發」的詮釋。
例如立場相對親西方的卡塔爾媒體《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便在5月16日的文章中提到,台灣與烏克蘭問題的起源,是中俄對現行國際秩序的挑戰。其認為,中國想將其政治霸權強加於東亞區域,正如俄羅斯也對東歐地區抱有類似野心,而兩者對美國霸權的合圍,代表了保守價值觀對自由主義與全球化的挑戰。
文章還分析道,中國近年在海權上展現極強野心,不僅積極鞏固對爭議島嶼的領土主張,其戰艦生產速度更快過二戰以來任何國家,並在東亞海域上與鄰國頻繁發生摩擦,正如此次俄烏衝突爆發前夕,俄羅斯與西方的摩擦般;而就像俄羅斯認為西方通過北約東擴,逐步對其進行地緣圍堵,中國也認為,美國正對其進行重重軍事包圍。
持類似觀點的,包括也門媒體人穆罕默德·埃洛齊(محمد اللوزي),其同樣認為中俄之間「存在聰明且強大的隱形同盟」,並會在烏克蘭與台海先後挑戰美國。但其對此同盟的評價相當正面,「這個世界渴望平衡和正義」,而俄烏戰爭可做為新起點,為世界創建一個沒有霸權空間和單一立場的新聯盟。
但阿拉伯世界也有不少聲音認為,俄烏衝突源於美國挑釁,台海危機亦然。巴林《海灣日報》(Akhbar Al Khaleej)的評論文章便抨擊道,烏克蘭是美國用以對付俄羅斯的工具,「正如台灣之於中國」。作者易卜拉欣(عبدالمنعم ابراهيم)指出,美國過往在烏克蘭所為意在挑釁俄羅斯,包括推翻合法民選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政府、設立生物實驗室、支持基輔政權在頓巴斯地區犯下令人髮指的罪行,同時對這些慘劇實施近似鐵幕的「媒體封鎖」,以確保頓巴斯的苦難不為世人所知。
而當上述種種挑釁導致俄羅斯出兵後,美國又向烏克蘭輸出軍火,同時被指干擾俄烏談判,並利用戲劇性的「布查慘案」,為的便是讓「不在美國領土上」的衝突持久難消。易卜拉欣表示,美國如今正在台灣進行類似操作,也就是將此地作為挑釁中國的軍事與政治舞台,持續施壓,好將中國一步步推向戰爭邊緣。一旦衝突爆發,其便會重演在俄烏衝突的種種戲碼。
親伊朗的《戰壕報》(Alkhanadeq)也在評論文章中提到,在俄羅斯看來,頓巴斯問題是「內部問題」,正如台灣也是中國的「內部問題」般。而美國之所以先後在烏克蘭與台海挑釁,目的便是分裂中俄,但此舉在烏克蘭沒有成功,於是其又轉向台海、準備生事。
《戰壕報》進而指出,中國對於扼殺俄羅斯經濟沒有興趣,更不會為了美國的利益如此行事,畢竟中國也知曉,西方對烏克蘭的「熱情支持」,目的是為削弱俄羅斯,正如其過往也借阿富汗與蘇聯進行鬥爭般。但如今世界局勢已發生變化,美國國力已不足以支撐超級大國的頭銜,要藉此瓦解中俄交好、拖垮俄羅斯經濟,也基本上不可能實現。
阿聯酋酋媒體《觀點報》(Alroeya)也以「台灣是新烏克蘭嗎」為題,指出台灣正逐漸成為美國激怒北京、牽制中國崛起的工具,台海越緊張,美國便越有藉口干預、介入,最終迫使中國越過紅線,對台發動武力攻勢。文章最後呼籲美國,「大國必須負起責任,個別國家的野心不該凌駕於世界利益與地緣穩定之上」,作者指出,美國讓俄羅斯陷入烏克蘭陷阱,並趁勢發動經濟制裁,不僅在世界努力擺脱疫情時推高通脹數據,更導致全球糧食安全受損,「如若中國對台軍事行動,又將發生什麼?我們肯定會面臨21世紀最大危機,此事可能會發展成全球性對抗,後果不堪設想。」
中國要如處理台灣問題
而在比較台灣、烏克蘭外,阿拉伯世界更關注另一話題:俄烏衝突過後,中國要如何處理台灣問題。而相關主張往往與其對俄羅斯的表現評價有關。
記者穆罕默德·明沙維(محمد المنشاوي)便在《半島電視台》分析,此次俄軍損失慘重,將在一定程度上鼓舞台軍士氣,使其認為自己可能對抗龐大的解放軍;而俄軍在後勤和作戰行動上發生的種種問題,將給中國提供嚴肅教訓,畢竟俄軍已有過在車臣、敍利亞、格魯吉亞、南奧塞梯、阿布哈茲和克里米亞作戰的相關經驗,解放軍則自1979年後便沒有交戰,亦即沒有經歷過現代化戰爭。
黎巴嫩記者哈斯娜·布·哈富什(حسناء بو حرفوش)也撰文表示,普京(Vladimir Putin)或許規劃了一場閃電戰,並認為自己能夠速戰速決,結果卻是遭遇了激烈的民族主義抵抗,「俄羅斯軍方糟糕的戰術表現令人震驚,原因包括士氣低落與後勤保障失靈,尤其是在基輔北部的指揮部。」哈富什認為,如果武統發生,將是中國自1944年以來最複雜的兩棲作戰,中國必須有強大的後勤能力,才能將足夠的兵力投送入台灣,故俄羅斯於烏克蘭的教訓具有一定參考價值。
此外哈富什也提到了經濟制裁。其認為,俄羅斯可能獲得軍事勝利,但代價非常高昂,其面臨了全球經濟隔絕、資本外逃、人才外流等打擊,俄羅斯的經濟增長亦可能倒退,只能加重依賴能源商品的出口。哈富什分析,如果解放軍攻台,中國也可能取得軍事勝利,畢竟雙方實力差距相當明顯,但結果可能是中國將被嚴重隔絕在全球經濟圈外,即便中國眼下正在推動雙循環,但系統的建成需要時間,目前尚不清楚中國握有多少籌碼。「在俄羅斯犯了兩周錯誤以及莫斯科迅速遭全球經濟隔絕後,中國可以吸取的最微妙教訓,就是謹慎。」
敍利亞記者艾哈邁德·塞西(أحمد الصيصي)則指出,烏克蘭危機對中國是一份珍貴大禮,西方不得不分散資源對付俄羅斯,俄羅斯也將更向中國靠攏,中國領導人更將觀摩烏克蘭危機的發展,從中找出美國弱點,並避免重蹈部分普京所犯的錯。
首先,中國將衡量美國為台而戰的意願。塞西指出,美國宣佈不會為烏克蘭與莫斯科開戰,應讓中國留下了深刻印象,並解讀出「美國擔心與擁有核武器的對手發生潛在的災難性衝突」的訊息。眼下中國正在增加軍事挹注,未來或將持續提高外界干涉武統的風險,直至美國無法接受的水平。
第二,美國及其盟友宣佈了諸多對俄制裁,實際上是讓中國預知了武統時必須留意的經濟風險、市場多元化。但塞西認為,在中國看來,俄羅斯在經濟保護方面做得依舊不夠,尤其是關鍵技術領域。
第三,中國領導人將避免犯下普京犯下唯一的戰術錯誤:陷入被動。塞西指出,普京要求美國和北約就俄羅斯的安全關切提供書面保證,是非常不靈活的政治動作,一旦這一外交要求得不到回覆,普京便會被迫發動一場不符合「在不引發衝突的情況下恢復俄羅斯勢力範圍的戰略目的」的戰爭。而中國的最終目標,也是在不發生「災難性戰爭」的情況下統一台灣,故當機會出現時,北京將確保自己擁有必要的軍事能力和經濟靈活性,極大化自身武力威脅的可信度,更重要的是,北京需要採取更靈活的策略。
敍利亞作家祖爾菲卡爾·阿布德(ذو الفقار عبود)也撰文分析,中國使用武力的意願是政治決定,而非僅僅出於軍事能力評估。即使中國對自己在台灣成功開展兩棲軍事行動的能力沒有信心,其也可能認為,不使用武力的地緣政治和國內成本超過了軍事失敗的風險,因而決定出手。故到目前為止,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烏克蘭危機改變了北京統一台灣的願望,若台北越過紅線,北京將繼續準備使用武力。
此外阿布德也認為,中國將從烏克蘭衝突中吸取教訓,調整其對台軍事計劃,使其更具殺傷力、進程更迅速。烏克蘭衝突後,已可假設幾個解放軍可能在台遭遇的關鍵問題,包括軍事行動開始後,要如何降低島內平民傷亡?如若解放軍能迅速攻佔台北,其會否在台灣其他區域面臨漫長巷戰?俄羅斯軍隊的緩慢表現,是否預示自1979年後便未曾對外交戰的解放軍,可能步此後塵?
阿布德指出,上述問題將促使中國改進指揮、控制、通信、情報、監視、偵察、網絡和電磁系統,尤其此次烏克蘭與西方通過媒體與社交平台,禁絕了有利俄羅斯的相關消息,並捏造一系列虛構的烏軍大捷,營造俄軍正節節敗退的輿論氛圍,北京應會避免類似場景重演。此外通過俄羅斯對北約進行的核嚇阻,北京也可能因此相信,核威懾能阻止外國干涉武統,且相比烏克蘭,美國應更有意願為台海問題動武,故阿布德研判,中國或將繼續擴大核武庫,以在需要時展現嚇阻力道。
綜上所述,不論是認為中國將更加謹慎、厚植實力,或將更加主動、積極有為,此次阿拉伯世界針對台海問題的大規模討論,實屬近年罕見。或許正如約旦作家夏奇爾·賈拉爾(شاكر جرّار)所述,台灣已成為中美衝突的核心,「這把自1950年代起便插在中國身側的最後一把刀,似乎已難再久持。」
原文網址:
2022.6.15
俄烏戰爭爆發後 阿拉伯世界怎麼看「台海衝突」?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781487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劉燕婷
劉燕婷
中東政治,國際新聞評論
本文發佈於
中東時事分析與評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