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選書_Mangasick譯作|宮澤賢治作/增村博畫《銀河鐵道之夜》
Mangasick
Mangasick

每週選書_Mangasick譯作|宮澤賢治作/增村博畫《銀河鐵道之夜》

2022-08-1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喬凡尼一一回想這些,突然好想將自己帶在身上的東西、食物全部送給這個素昧平生的捕鳥人。/他突然覺得只要這個人能獲得真正的幸福,要自己站在那發光銀河的河原捕鳥,捕個一百年也無所謂。他再也無法默不作聲了。」

說來慚愧,開始著手翻譯前,我並沒有讀過《銀河鐵道之夜》。〈不輸給雨〉給人的鄉土、質樸、恬淡印象太強烈,使我無意識地推斷宮澤賢治的童話作品也具備相同調性,牧歌而暖心,不適合汙穢的靈魂(笑)。
結果大錯特錯。
劇情大綱很容易找到,在此略過不提。就筆法而言,賢治描繪的銀河之旅絕非可愛幻想的展示,或對塵世煩惱的虛妄超越,或單純為了宣洩悲傷而做的鋪陳。它吸引人的方式不是使用歡迎的手勢、親暱的呼喚,而是運用種種不透明,輕輕推開讀者,讓反作用力開啟詫異,然後是好奇心、探索慾,它們自會將讀者再次拉回故事世界中。
語言的不透明:故事中有不少內涵曖昧的名詞。三角標。天氣輪之柱。半人馬祭。它們投映皮影到布幕上,使觀看者感知故事世界的物質性,但無法掌握名詞指涉物背後的機能或文化史。讀到它們(甚至增村博都畫出形體了,還是沒產生多少影響),就像用兒童的眼光發現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沒有什麼是能被看穿的。萬物皆神秘。
現實感的朦朧:主角上車,其他旅客的登場退場,都如同突然插入的夢境。讀者並未處於俯瞰全局,即時掌握因果關係的地位。車廂內的世界無異車廂外,耀眼的發光體與不祥的陰影並存。後者來自角色面對現況的困惑,來自不時錯位的對話(增村博的分鏡運用許多停頓去呈現那些齟齬,而非刻意將它們磨得圓滑些),來自死亡的意象。而前者是間歇泉般突然噴發的感傷、大愛、友情、無邪的妒意;它們既自然(是人類內建的情感,是劇情安排下所會累積的情感),也不自然(對讀者而言幾乎是沒有明確理由地噴發,受到神祕的內在驅力推動),儼然是銀河鐵道串連起的宇宙奇景之一。
那些濃烈的意象與電光石火間的湮滅。像是觸及了什麼,又難以訴諸語言──讀完後幾乎可以確定,我們喜歡的,哀傷、天真卻又會引起些許眩暈的詩意故事,有許多必定是以《銀河鐵道之夜》為始祖吧。快快投向它,不要被錯誤的想像耽擱了。
|作者簡介|
宮澤賢治
一八九六年出生於日本東北岩手縣花卷市。畢業於盛岡高等農林學校,二十二歲開始創作童話,包括<風之又三郎>、<貓咪事務所>、<大提琴手高修>等皆成為日本經典的兒童文學代表作品。曾在稗貫農業學校擔任教職,並創辦了傳授農藝與新知的「羅須地人協會」,致力於農業技術改良,卻因積勞成疾,於一九三三年病逝。
儘管創作豐富,賢治生前出版的作品只有童話集《要求特別多的餐廳》和詩集《春與修羅》,且為自費出版。直到賢治過世後,處於手稿階段的《銀河鐵道之夜》才由弟弟整理出版,故事中自我犧牲的觀點傳遞了賢治的宗教觀、宇宙觀,以及對生命意義的終極關懷,被視為賢治的畢生代表作。
增村博
一九五二年出生於山形縣米澤市,日本漫畫家。二十二歲即以新人漫畫家之姿入圍「手塚治虫漫畫獎」。代表作《艾塔戈爾魯百寶箱》榮獲「第26回日本漫畫家協會賞大賞」。一九八三年開始改編一系列宮澤賢治童話作品,以動物形象改編繪製宮澤賢治的多篇童話,不但忠於原作,且極為重視故事圖像化的考察,因而榮獲「宮澤賢治學會IHATOV大賞」,其畫筆下的《銀河鐵道之夜》將人物全部以「貓」的形象繪製,此版本於一九八五年推出動畫版,成為《銀河鐵道之夜》動畫改編版中最受歡迎的版本。
(以上轉載出版社書訊)
|書籍規格|
尺寸:A5精裝
頁數:324頁
出版社:小麥田
出版時間:2022年8月
譯者:黃鴻硯(Mangasick)
|試讀|
有意購買請至店頭,或利用網店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Mangasick
Mangasick
2013年於台灣台北開業的書店兼展覽空間,聚焦於另類圖像創作,尤其關注漫畫的表現可能性。每月舉辦一檔展覽,不定期出版刊物書籍。店主亦從事筆譯工作,並應出版社之邀撰寫日本另類漫畫相關評論或解說。 本帳號將集中介紹店內販售書籍,以及內閱區藏書,呈現台日等地最上游或最地下的漫畫/異色藝術風貌。
本文發佈於
真正的秘境不會有什麼文字足跡。 而我們希望給另類漫畫/視覺藝術的探險者些許助力。 2013年至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