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戀死神NO.6

2022/09/0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NO.6 大概所有的女孩在死前都想談上一場最轟烈的戀愛,我想,我也不例外吧!
*  *  *  *  *
全能的主:
我一定一定要向您坦白,這項我最近才發現的危險遊戲,原來就是愛情,您沒猜錯,早在成為死神幫傭的那一刻,就註定了我會愛上他。
同學會的隔天,我搶先在死神醒來之前收回了被他緊握住的手,我的心臟狂跳著!死神規律的呼吸,和那張出乎意料的安穩睡臉,伴著他整夜,我幾乎無法入眠。單獨和他一起在玻璃屋裡的時間,似乎像被施了法般的緩慢再緩慢,昱日的初陽來得特別遲,而鏡子裡死神的貓“小月”則一直到天亮了才消退。
小月離開時我也離開了,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準備早點的時間。匆匆的梳洗後,我在廚房中準備餐食,仔細將食物擺桌,拉開屋角的窗簾,粉碎的金黃色光芒透進屋來,發覺了自己對死神的情愫後,便有種想把這幢房子打理得更宜人舒適的衝動。
死神終於醒來,但他似乎對昨晚的事一點印象也沒有,我有點失望,不過這樣也好,免得兩人尷尬。今天的他還是有著滿滿的行程,吃完早點他便穿著正式制服出門上工了。
從來都是這樣的,死神起床,吃飯,出門,返家,很少很少會有問安或道別的話,雖然我早知道這是理所當然,這是他的習性,他一向獨來獨往,只是我心裡仍覺得不舒服,大概是前一晚的肢體接觸讓我不認份的奢望起不可能的溫柔,難道死神的微笑只可能對小月展露?
走進玻璃屋內,死神的大床擺放正中,夜裡幻化的鏡子牆早已消失不見,更別說我試圖找尋的“小月”的蹤影,打起精神來回找了幾遍,最後索性放棄,還是回房寫我的小說實在些。
等死神回來已經是晚上的事了,今天的他顯得特別疲累,一進門就癱坐在沙發上,發出的巨響害我忙不迭地自房內衝了出來,還以為是死神的仇人找上門來了,不過死神會有什麼仇人呢?他對人對事通通都是那付撲克臉,做起事來又是那種三更要死的人絕對不拖到五更的負責型,認真說起來,我才比較可能得罪人吧!但我想就算每天有數不清的仇人上門找麻煩,我還是會心甘情願留下來的。
躡手躡腳的來到客廳,只見在沙發上休息的死神正雙目合閉,額頭無來由地出了好幾道皺紋,臉頰的血色盡退,有種剛做完一件大宗生意的感覺。
主,這是我後來打開電視才知道的事,那天的稍早在鄰近國正發生了一場強烈海嘯,喪生人數無法估計,我能想像全世界的死神都趕到那裡去為往生者領路,而我的老闆應該也是其中一個。
突然間我有一個想法,那些個無預期就死去的人們可能有著強烈的怨念,而那股怨念正毫不留情的侵襲著可憐的死神,才讓他疲憊至此;再不然就是死神的軟心腸又發作,光是死掉一隻貓他就萬般不捨,何況我都還沒忘記那夜在暗巷裡發生的事情。
一想到死神可能是因為這件事而落落寡歡,搞不好肢解事件又會再度上演,我便捨不得。捨不得他憂愁的表情,捨不得他身體及心靈都飽受折磨,一直看著他,似乎心都要痛起來了,才剛想為他準備毛巾及熱水浴,卻被死神的喃喃囈語喚住:
「抱我!我好冷……」
死神果然又要重演那天在暗巷內的戲碼了,他雙手環抱自己,不斷地顫抖,抽咽,重覆哀求著。
「不要……」
觸及此等情景,我忍不住伸手撫摸他的額頭和臉頰,聽見他哀求,縱使我沒有那個能夠安慰他的資格,但也有種想抱住他的衝動,真的怕極了他開始哭泣,然後身體碎了一地。
「小月……」
死神一直未睜眼,哀求聲變成了呼喚心愛貓咪的溫柔嗓音。
「不要這樣……」
我真的想變成死神的貓算了,至少是貓的話還能安慰他,但我是人,而且和他只有單純的賓主關係。
「小月。」
死神失魂落魄似地喚了兩聲,原先環抱自己的雙手已經攤開,並且無方向地向四周抓取了幾下,無意間觸碰到我的手,便驀地便將我拉進他懷中,簡直像找到什麼精神支柱似的。
「呃……」
窩在他懷中,熟悉的氣味再度襲來,怎麼?會有這樣熟悉的感覺,莫非真的是早就註定了。
「小月,妳總帶給我溫暖。」
死神給的擁抱很紮實,我能感受他身上的溫度,而他也不自覺地透露出從我這裡得到的溫暖,只是我很清楚的明白,他懷抱希望的以為這份溫暖仍是小月帶給他的。
但只要能給他抱著,我說過,即使變了他的貓也無所謂,誰叫我已經開始這場危險遊戲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我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如果要我寫作速度加快的話可能需要聽到喜歡的歌!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