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戀死神NO.8

2022/09/0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NO.8 所謂的「無權愛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  *  *  *  *
救世的主:
我想,如果您能給死神一丁點愛人的能力,那將是多大的恩賜呢?您一定沒想過。只是我無法理解您不讓死神去愛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難道是因為他不配擁有嗎?我會這樣問您,其實是有原因的。
和死神鬧彆扭的那天,正當我還醉在他的曼妙琴音中時,突然間這場美夢卻被翻臉無情的他給打斷了,而且原因之荒誕令我不禁覺得好笑。琴聲乍停,他收起笑容,冷冷的臉孔,熟悉的吩咐:
「從今以後,不准靠近我,不准碰我,不許動鋼琴,更不准在我房間恣意亂翻,妳只是管家,只需做好妳份內的事就好。」
死神破天荒地一連說了好多個「不准」,我差點還以為他最後的不准會是不准我再做出任何跟小月相似的動作。
「難道我只能是你的傭人嗎?」
雖然我曉得頂撞主人是不對的事情,不過當時的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憑什麼他有權利一次又一次擅自把我當成小月的替身,然後轉眼間又將這個替身丟到腦後。
「莫非妳還想更多?」
死神的臉上雖然不帶任何挑逗表情,但光是他突然將俊臉湊到我面前,滿是質疑的問話行為已經足以讓我跳開,離鋼琴坐椅三步之遙。
「沒有。」
我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頓時真的有種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覺。
「沒有就去準備晚餐。」
死神只顧著他的五臟廟,看都沒看我一眼。
「知道了。」
我不耐地應和,在走向廚房時卻還聽見身後不斷傳來鋼琴聲,我猜我被嚇得跳開椅子的動作一定也很像他的貓,不然他不會在差遣完後又繼續彈他的鋼琴,我多疑的認為這可能是他表現心情好的方式。
「哼,既然看到小月的影子你那麼開心,幹嘛又不准我做這、不准我做那!」
我偷偷的自廚房往客廳瞧,死神的身影和鋼琴融為一體,他的表情和琴音簡直像完美情人的封面--這個多愁善感的死神,跟民間傳頌根本一點也不相同。
「不過你開心就好!」
收回偷瞄的視線,拿出冰箱的食材,望著牆上的時鐘,現在這個時候,我還是準備個熱飯菜好了。
還在構思要準備什麼好料的讓死神飽餐一頓,之前那個妖豔美的不速之客竟然又平空出現在我面前。好在這回我早有經驗,總算沒被她的不請自來嚇得連鍋碗瓢盆也投奔地面了。
「妳忘了他不准妳再這樣突然出現的嗎?」
她來這裡鐡定沒好事,所以我應該也不用給他什麼好臉色看吧。
「幹嘛這樣氣呼呼?吃了死神的閉門羹也不用這樣吧!」
妖豔美雙手叉在胸前,高傲不可一世地斜睇著我,哼,她果然是討厭的傢伙啦!
「誰說我吃了閉門羹?我跟他都不知道多好,你聽,死神正彈琴給我聽呢!」
越是氣憤,我就越想說些氣死她的話,俗話說:「輸人不輸陣」,就是說謊也在所不惜了。
「什麼!」
妖豔美被我的激將法一激,眼神果然立刻受不了地探往客廳的方向。
「愛看就慢慢看吧!我要準備晚餐了,方便的話站過去一點。」
明知她已經被我弄得頭頂冒煙,我索性再點上一把火,倒也顯得熱鬧些。
「妳……」
聞言,妖豔美回頭怒瞪我,妒火扭曲了她的臉蛋,有些嚇人。
「我知道我在玩火啊!那妳想怎樣?」
但即使被她的模樣嚇了一跳,我還想和她周旋到底。
「我這次來,不是跟妳吵架的!」
我彷彿聽見了笑話,妖豔美說了什麼天方夜譚嗎?
「妳不會想殺我洩憤吧!」
我舉起菜刀擋在胸前,「救命」二字在喉嚨間蓄勢待發。
「殺妳?」
她冷笑一聲,倒像是我的疑惑逗笑了她。
「笑什麼?」
我最討厭人家把我當成笨蛋,神祕兮兮地不透露任何話。
「我只想告訴妳,我反對你們在一起的原因。」
沒想到她還故弄起玄虛,真的有夠討人厭,不過誰叫她說的是我一直想知道的祕密,只好忍耐了。
「妳說吧!」
我放鬆了戒備,本想假裝毫不在意的表情去聽妖豔美所謂的原因。
「在那之前,要請妳小睡一下了!」
她驀地將手伏在我的額頭上,就像那天我在闇巷內看見死神要渡化女孩靈魂時的模樣。
還來不及反抗,我便感覺自己亦如那女孩一樣,思緒通通散落化開了……
主,我真的不該聽從惡魔的話的,誰叫我實在太善良……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時間很久,所以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我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如果要我寫作速度加快的話可能需要聽到喜歡的歌!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
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