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特輯】打造我的完美情人-12
麗麗蔣
麗麗蔣

【小說特輯】打造我的完美情人-12

麗麗蔣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打造我的完美情人 第一集與簡介點擊>>>>>
打造我的完美情人 小說特輯點擊>>>>>
版權聲明:
在麗麗蔣部落格裡分享的小說,是由麗麗蔣獨立完成。
版權為本人所有,未經同意不得重製、轉載、印刷,盜版必究。
請讀者在閱讀小說的當兒,參考小說出版的年代。
本劇情情節為虛構。劇中人名、地名以及企業及事件背景等均與現實無關
第十二集
朋友對美淑說,看她的表哥對這位女生的一舉一動,簡直就是戀愛高手,不像四年沒有談戀愛的樣子。被朋友這麼一說,美淑納悶,但是也充滿著好奇。她不時的把視線落在東升身上,看他和海抒的互動。其實,東升和海抒在用餐的時候,一開始是非常的安靜,幾乎沒有交談。但是,東升卻時時關注海抒,看她有什麼需要。
海抒對東升剛才的介紹,感到有點不是滋味。他們是同事沒錯,可是卻不曉得為什麼,她不喜歡東升用“同事”這個字眼,所以選擇不開口。不過,海抒臉上沒有顯示她的不滿。而東升覺得海抒很累,又很餓,想讓她專心吃飯,才沒有開口和她交談。東升知道海抒很喜歡吃牛扒的配菜,他把自己的配菜給了海抒。
海抒問東升,幹嘛把自己的配菜給她,她讓東升吃多點菜。東升表示,他知道海抒喜歡,他覺得海抒太瘦了,應該吃多點。海抒說,她那裡瘦。在東升心目中,現在的海抒,確實比四年前瘦,而且瘦得不少。東升見海抒的嘴邊有殘汁,便拿了紙巾幫她擦。他們的互動,就是很自然,讓人家想不誤會都不可以。
其實,在東升給海抒配菜,在為她擦去嘴邊的殘汁時,海抒是很想把他的舉動擋下來的。可是,她知道美淑在默默的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她感覺到,這個美淑對東升的感情,不是表哥和表妹那麼簡單。她知道東升關心她,所以她耍了一些心機,故意讓東升對她好,想引起美淑的誤會。
當然,東升和女生吃飯的事,很快便傳到家裡。一直想兒子戀愛的父母,當天晚上便打電話給東升,問了他一大堆問題。不過,東升都帶過,他表示他只是和同事吃飯,要他們別亂想。說到同事,家人便馬上聯想到海抒。東升擔心家人知道,他吃飯的對象是海抒,會造成海抒的不便。
於是東升告訴家人,圖書館不只是只有海抒一位女同事。東升心想,他和海抒的關係才開始有了進展,他真的不想被家人破壞。他明白家人的好意,但是他按自己的步驟拉近和海抒的關係。為了不麻煩東升,海抒表示,騷擾她的變態狂已經抓到,她想回到自己的家睡,不打擾東升。
當然,東升願意被海抒打擾。但是,他同時知道海抒的底線。而且,他現在確實沒有藉口,讓海抒留在他的家過夜。只要他們的關係沒有惡劣,東升就還有機會和海抒重修舊好。東升送海抒回到家以後,先是為海抒清洗傷口,為她擦了藥,他才到夜店兼職。不過,他還是擔心海抒。
東升從夜店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的時間,他見海抒的單位,還在開燈、關燈。他心想,海抒應該是睡不著,才會這樣。想到剛才用餐的時候,自己耍了心機,海抒覺得自己很醜陋。為什麼當她遇到東升以後,會變得這麼惡心。她不能面對這樣的自己,因為這樣的自己,非常不完美,所以令她睡不著。
東升拿了紅酒,走到屋外,坐在外頭的椅子上,看著海抒的單位。反而他是一個失眠的人,睡不睡,對他來說,沒什麼差。他到夜店兼職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喜歡這份工作,一方面是晚上睡不著。他很想打電話給海抒關心她,可是,他擔心打不開海抒的心門。一直到接近清晨,海抒的臥室才沒有在開燈、關燈。
隔天一早,海抒一如往常外出跑步去。她只睡了三個小時,但是精神還算不錯。雖然她的手還有些痛,她卻想出來透透氣,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而且,她等一下也打算上班去。今天她比較早出門,跑到湖旁的時候,她坐在草地上,安靜的望著湖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讓她需要沉澱心情思考。
海抒現在的心,有一種莫名的痛,痛到,比身體的痛還痛。四年前,就是這樣的痛,讓她的人生差點毀掉。她很用力的緊握拳頭,傷口都滲出血來。她希望自己心裡的痛,能轉移到手上。肉體上的傷,一段日子會痊愈,可是心裡的傷,也許會跟著她一輩子,她好累,卻沒有傾訴的對象,也不敢輕易向人傾訴。
可是,不管海抒怎麼用力的握緊拳頭,即使已經加劇了手心的傷,傷口都已經滲血了,她都感覺不到痛。海抒開始害怕,她感覺不到肉體的痛,擔心四年前的傷,會再度回來。她現在的心情,只能用錯綜複雜形容。她跑完步以後,便回家梳洗,吃了簡單的早餐,便準備上班去。
這天,海抒很早便回到圖書館,在自己的辦公室看資料。陸續上班的同事見到她,都跑到她辦公室關心。見海抒沒事,大家才放下心。海抒不敢讓大家看到她手心的傷,都一直把手藏在身後。東升知道海抒睡沒幾個小時,他經過海抒辦公室的時候,也跑進去串門子。不過,今天的海抒和平時很不一樣。
海抒除了臉色不太好,她的臉上還帶著一些,東升說不出的憂鬱。東升問海抒,手心的傷有沒有處理,有沒有好一點。其實,東升知道自己是在問廢話。雖然海抒的傷,不是什麼嚴重的傷,但是才過了一天,傷口怎麼會這麼快好。海抒擔心東升會見到她加劇的傷口,便把手放到身後,然後點點頭說,傷口都愈合了。
東升見海抒表情詭異,便走向海抒,從她的身後,把手給拉出來。海抒的拳頭,抓得緊緊的,拳頭周邊都溢血水。東升見狀,讓她趕緊鬆開手。海抒很冷漠的對東升說,手是她的,不需要他擔心。聽海抒這麼說,東升很生氣,簡直是憤怒。他問海抒,是不是想做什麼傷害自己身體的事。
聽東升這麼說,海抒的眼眶開始泛淚,她含著淚對東升說,拜託他,不要對她這麼好,她的心比手還痛。海抒說完,便往外面走。東升不太明白海抒的意思,為什麼海抒現在的心,會比手上的傷害痛。東升想問清楚,於是便追了上去。海抒往戶外走去,來到圖書館外,面向湖的方向。
海抒坐在湖前面的椅子上,呆呆的望著湖。東升追出來以後,他找了海抒一陣子,才見到海抒的蹤影。當時,海抒冷靜了許多。東升坐到海抒旁邊,沒有開口。他希望等海抒情緒穩定以後,才問她,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大概過了十分鐘,東升才開了口問海抒,海抒的不要對她好,是什麼意思。
東升不是帶著責備的語氣,是無奈,和滿滿的委屈。海抒很冷漠的說,東升對她的好,令她有負擔。她不想麻煩身邊的人,不想他們為她擔心,為她受傷。東升問海抒,為什麼她會覺得,別人對她的關心,是一種負擔。海抒低下頭說,這是她個人的問題。東升表示,他不明白海抒的意思。
海抒說,她不需要任何人明白她的意思,總而言之,她和東升只是同事,他們像以前一樣相處就好。海抒說完,便往圖書館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工作。留下滿頭問號的東升,搞不清楚什麼是負擔、什麼是個人的問題、什麼只是同事。本來以為和海抒的關係有一些突破,現在他們的關係是越來越糟。
下午的時候,美淑到圖書館找東升午餐。她到東升的辦公室找他,後來挽著東升的手一起出去。同事見到有位美女來找東升,大家都議論紛紛,不斷的問東升,美淑是不是他的女朋友。東升只告訴大家,那是表妹,叫大家別誤會。隔天早上開始,美淑幾乎天天到東升家,找他一起跑步。
海抒當沒看見,就跑自己的步。其實,東升把美淑當妹妹一樣看待,只是,他沒有說出來。他也擔心海抒會誤會,很想讓海抒知道,卻沒有機會說。每次和海抒擦身而過的時候,他都想抓住海抒的手,告訴他這件事。可是,海抒的心門關得緊緊的,讓他想要找開鎖的地方,也找不到。
週末的時候,敏兒約海抒午餐。海抒說,最近因為她的事,讓她一直在忙,她都沒有機會問敏兒,和她的7號先生發展得如何。敏兒以為海抒忙圖書館的事,她表示了解工作已經令海抒很煩。她表示,她和7號先生有一起出去吃飯和看電影,但是還不屬於情侶關係。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相處得還不錯,感覺也不錯。
敏兒覺得今天的海抒怪怪的,她對敏兒這段還沒有發展的戀情,好像有許多感慨。這回,輪到她問海抒,是出了什麼問題。海抒問敏兒,還記得她們當初是怎麼認識的。敏兒說,當然記得,她們是在三年前的一場心靈輔導課認識的。海抒又問敏兒,還記不記得當時她的分享。敏兒說印象深刻,怎麼會忘記。
海抒和敏兒是在一場心靈輔導課上認識的。當時,敏兒因為父母離世,面對不了雙親突然離開帶來的創傷,而接受了心理治療。而海抒,在四年前,和東升分手後,大受打擊,接受了心理治療。很多成年人都會面對分手的打擊,可是發生在海抒身上的,卻是非一般的打擊,令她痛不欲生。
其實,東升和海抒在12歲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他們的家庭背景相似,都是來自首爾房地產巨頭,是上市公司。他們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是公司未來的接班人。海抒自小,就被培養成像公主一樣的美麗。小小年紀的她,就懂得打扮,顧及自己的造型。只要她想學的,父母都會盡量滿足她。她在學校,成績卓越又漂亮,是很多人心目中想學習的對象。
12歲那年,東升是個胖子。由於身材肥胖,很容易流汗,身體常常有異味,很多同學都不喜歡和他交朋友。他還常被同學霸凌,所以母親把他轉到海抒的學校。東升的父母麻煩海抒在學校的時候,多多照顧東升。兩家的父母曾經開玩笑的說,等他們長大以後,要他們結婚,要東升娶海抒。
這個年紀的學生,好多都在追星。當時的海抒,是一個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在她的心目中,女生就是要美美的,男生就是要帥氣,像韓劇中的男主角那樣。海抒曾經和同學說過,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像偶像劇的男主角,帥氣,有魅力,在女主角喝醉的時候,會背她回家,會製造驚喜的那種。
結果,東升卻在一次聚會,把父母說長大後,要娶海抒的事情說出來,結果讓海抒被同學笑足一整年。當時,海抒很生氣,她當著同學的面,說自己才不會嫁給東升這個死胖子。因為這件事情,讓海抒內疚了好久。她承認自己是一時之氣,對東升說了重話。她寫了一封,打算和東升道歉的時候,東升卻出了國。
就這樣,海抒寫好的信,一直沒辦法交到東升手上。當時,海抒不知道,自己患上嚴重的強迫症,不斷的要求完美。雖然說,在12歲這個年紀,對愛情處於好奇的階段。但是,12歲的東升在見到海抒的時候,就非常喜歡她。不過,他沒有想到,海抒會這麼嫌棄他,傷透了他的心。
為了報復,東升讓父母送他去美國上學,他積極的鍛煉身體,煉出一身好身材。關於海抒要求的完美,他從12歲就開始培養和學習。在25歲回國的時候,他預謀要追海抒,然後向她報復。他知道海抒很喜歡跟朋友去夜店,所以他跑到夜店兼職做DJ。當時的他,從頭到腳,都散發著魅力,完美的形象,深受大家的喜歡。
當時的海抒,還是一樣很會打扮,大方又漂亮,有不少追求者。在情人節當天,海抒和一群朋友到夜店,便被東升深深吸引。但是像海抒這樣的性格,即使她再怎麼喜歡東升,也不會說出口。東升花了一些巧思,才把海抒追到手。他一直沒有告訴海抒,他就是當年的那個胖子,一直用英文名和海抒交往。
他們交往了將近一年,在交往期間,海抒期待的劇情,幾乎都出現在他們的戀愛故事中,讓她一直陶醉在浪漫中。他們幾乎每天都會見面,感情好到不行。邊的朋友都覺得他們是完美的一對,海抒的朋友,更是羨慕她有這樣的男朋友,而且是羨慕到不行。海抒已經把東升,視為自己未來要嫁的對象。
怎麼知道,就在海抒投入了所有感情以後,東升才告訴她,他就是當年的胖子。而且,他要和海抒分手。海抒因為在12歲那年,對東升說了重話,內疚了13年。因為自己傷害東升在先,造成東升向她報復,她沒有生氣,只有滿滿的自責。海抒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污點,一時想不開,割腕自殺。
在海抒自殺的時候,當刀子割下的一剎那,她一點都感覺不到肉體之痛。因為她的心,已經痛到不行,足以令她對肉體之痛失去感覺。當時,她的父母在國外旅行,只有哥哥在家。海抒被救回以後,希望哥哥別讓父母知道她自殺的事。她更向哥哥保證,她不會再做傻事。見妹妹承受了極大的打擊,不忍心她再面對父母的壓力,他才答應妹妹不告訴父母。
關於海抒自殺的事,她只告訴哥哥,她是因為和男朋友分手,可是卻沒告訴他這位男朋友是誰。深受打擊的海抒,一直走不出去,最後哥哥建議她去看心理醫生,她才知道原來自己從小就有病。而在和東升分手後,海抒卻延伸了另外一個問題。她抗拒男人,害怕男人接近她,覺得男人接近她,是另有目的。
海抒花了三年的時間接受治療。第一年,海抒接受心理輔導,她不能正常上班,只能住在醫院,每天接受治療師的輔導。這一年,幾乎是在靠藥物,才能把情緒穩定下來,晚上才能入睡。第二年,海抒的狀況好了點,她搬到圖書館山坡的獨立套房。接受治療的時間不需要像第一年那麼密集,她偶爾還會出國旅行。
在這一年,海抒認識了敏兒,讓她們成為好朋友。她們常會和其他病患小組分享,彼此鼓勵。因此,海抒經過分享過自己的過去,敏兒也描述了自己的經歷,因而讓她們知道彼此的故事。由於喜歡圖書館的環境,海抒也常泡在圖書館看書。漸漸的,她變成圖書館的常客,和圖書館的職員很熟絡。
第三年,海抒投入圖書館的工作,再次融入社會,過著看似正常的生活。由於抗拒男人的問題遲遲沒有痊愈,她依舊需要定期到醫院做心理治療。第四年,算是在康復的階段,但是她對男人還是存著陰影,還是深愛著東升,走不出傷痛。海承很擔心妹妹,卻不能替她承受痛苦,唯有在她身邊支持她。
待續.....
部落格 點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麗麗蔣
滿腦子都是小說情節,愛寫不一樣的故事,很愛分享自創的故事。 喜歡旅遊,尤其是日本,喜歡將趴趴走的點點滴滴串成遊記。 文字是麗麗蔣用來表達生活的好夥伴!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