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G][R18] By your side
文昕
文昕

[原創BG][R18] By your side

文昕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噗浪逆文字轉蛋
 * 架空吸血鬼世界設定,女方眼盲
 * 指定:艾爾瑪努力適應眼瞎的生活,還有照顧她的伯特(期間的H)
  曾經是她無比熟悉的樂趣,現在對她來說卻無比彆扭。
  艾爾瑪躺在床上,這曾是最令她舒適享受的角度,可以讓她看清服務者的所有舉止,也可以感受對方對她飽含慾求和戀慕的視線──但這些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直到臉頰被鼻息噴拂,她才察覺身上人已湊到自己面前,下一刻她的唇就被輕輕吮吻。她微顫了下,仍以熟悉的吻法迎向面前人。
  她不喜歡這種情勢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
  過去的她自傲於自己頂尖的能力,卻在失去雙眼後頹然成為一個近乎於廢人的存在。甦醒後發現自己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的衝擊,對艾爾瑪而言,甚至遠遠超過自己受制於瘋狂的吸血鬼且差點被殺死的打擊。
  她活下來了,但她已經不是過去的艾爾瑪了。
  面前人吮吻著她,粗糙而溫熱的觸感撫上她的頰。艾爾瑪慣性地伸出雙臂想環抱住對方的頸以加深這個吻,手指卻很快因觸到東西而被阻擋。
  但下一刻,她的雙手就被溫柔地引導著環上面前人的脖頸。
  不想讓對方感受到自己失態而產生的失落,艾爾瑪很快環緊了對方,舌頭主動探入與自己相接的口,熟悉地挑動起對方的舌頭。幸好還是有事物不受視力損失影響。她一邊這樣慶幸地想著,同時又為自己這股卑微的開心而感到悲哀。
  過往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直到失去後,她才發現如此珍貴且重要。
  乳房被撫上,那只熟悉的手很快就以十分能取悅她的方式開始揉弄她的乳頭。艾爾瑪的性慾在吻和愛撫中被挑起,卻始終無法壓下她對失去視力所感受到的不適與不安──不如說隨著性事的進展,她反而更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無力。她喜歡被取悅,她應該是領著對方照她意思讓她愉悅她的主導者,現在卻變得無所適從,大部分時候只能被動回應。
  糟透了,又悲哀又令人沮喪。
  但她不想將這樣的情感傳遞給面前人。她很感謝伯特救了她一命,還不厭其煩地照料她這個幾乎失去行動能力的盲人。久違的親熱,她不想給戀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也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內心混亂的想法。
  「艾爾瑪……」
  熟悉的嗓音讓她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她下意識勾起平常的笑容,面前人卻沒了聲音,連動作也停止了。這樣的反應讓她的不安瞬間遽增。接著她的額就被抵上了。
  額頭抵著她的,伯特一手順著她後腦勺的髮,另一手則貼著她的臉,拇指來回摩娑。以往只有在她高潮後對方會這樣撫弄她,溫柔地訴說他的滿足與情感。而這樣的動作出現在連前戲都還未正式開始的現在,其實有些突兀,但艾爾瑪卻輕易理解了原因。
  伯特的熱度透過額頭和手掌傳了過來,輕柔的摩娑和濕熱的鼻息就像某種安撫劑,讓她混亂的大腦漸漸安定了下來。她知道對方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想法和感受,然而被這樣直接的撫慰還是讓她有些挫折。
  但是,並不討厭。
  比起摸索著環境、摸索著用新的方式展開生活,眼下的挫折竟讓她有些安心。那是一種無聲卻堅定的語言,告訴她他會陪著這樣的她。艾爾瑪厭惡哭泣和承認自己的挫敗,這一刻卻覺得鼻頭酸酸的。
  並不是因為難堪的樣子被對方發覺,而是即使她如此難堪,伯特仍用他的溫柔包容她。
  沒有用語言戳穿她的想法和侷促,伯特只是溫柔地在她僵住時引導她、放任她用熟悉的吻勢宣示主導權、在她不安混亂時用肢體語言穩穩地接住她。艾爾瑪其實不懂伯特為什麼要執著於失明的自己,但即使她失能了、甚至因為失能的關係遷怒他,他仍未離開自己。
  ……艾爾瑪不是很能形容自己心中此刻的湧動感,但現在她想緊緊擁抱伯特,想讓他知道她渴望更多連自己也難以言喻的感受。
  但伯特知道,簡直就像精準地解碼了她混亂的意念,他親吻起她的額,同時再次撫弄起她的乳房──接著又突然停頓下來。艾爾瑪的手隨後被牽起,伯特引導著她,觸上她很熟悉的溼熱硬物。
  「現在的你真美……又美又色,充滿了誘惑力。」
  沙啞的嗓音傳來時,艾爾瑪手中的硬物也微微一抽,她的手上隨即沾上更多溼黏體液。伯特對她毫無保留,無論坦誠或慾望都是。
  艾爾瑪不喜歡現在的自己,但伯特卻凝視著她,因這樣的她而激發了慾望。
  「唔……嗯、」
  在她的雙手套弄起伯特的陰莖時,艾爾瑪也聽見對方猝然發出的聲響與隨後壓下的粗喘,這一刻她終於感覺自己的下體開始濕潤。艾爾瑪全心全意地撫弄手中的性器,同時在伯特湊過來舔吸她的乳頭時呻吟起來。在感官只為觸覺和聽覺分散的現在,無論是手中陽具的脈動感、乳頭被舔啃吮吸的感覺,抑或是伯特吮著她的乳尖時發出的嘖嘖聲和她擼動伯特陰莖發出的滋嚕水聲,都特別地清晰。
  ──不,還不只這樣,漸漸濃郁起來的熟悉性味開始挑逗著她的鼻子。艾爾瑪頓了下,抽起一手舔舐起自己的手指,一邊翕動著鼻翼嗅聞手上的腥味。
  「……你知道你現在這樣有多誘人嗎?」
  伯特的嗓音很明顯又低了幾個音階,艾爾瑪彷彿還能聽見對方喉中含著如同發情野獸般的呼嚕聲。她笑了起來,順著揚高的心情張開雙腿。
  「舔我。」
  伯特很快如她的願。艾爾瑪在私處被舔上時也發出了舒服的吟喊。她的手下意識埋入伯特的髮中,在他舔吻她的陰蒂時顫抖地揪緊了他的髮。這一切都如此自然而然,甚至幾乎與平時無異──但艾爾瑪明確感受到今天的自己比平常更溼,不只是性器被舔弄的快感,她渴望伯特更深地替她口交。以往性愛對象在替她口交時粗魯噴在她私處的氣息總令她又傲然又愉悅,今天卻不同。
  意識到吮吻她下體的人是伯特而不是別人,艾爾瑪就莫名亢奮。她曲起腿夾住伯特的頭,下一刻大腿卻被微微扳開而後被輕撫內側──噢!雙重的快感令她不由自主大叫出來,不自覺又想夾起雙腿。這次她的雙腿被略微強硬地往兩旁推開,伯特一面滋滋啾啾地吸吮著她的私處,雙手也以略重的力道來回摩擦著她的大腿內側,艾爾瑪從腰部到髖部和腿部都不由自主地抽動,很快在對方大力的吮吸中高潮。
  久違的天堂,艾爾瑪暈乎乎了好一陣子,才發現自己正在被擴張──她的內壁緊吸伯特的手指,顫抖得簡直就像在吶喊渴求著被餵飽一樣。伯特一定也因為這樣而感到難受,艾爾瑪難得地聽見對方混亂的粗喘,瀰漫在空氣中的性味也濃郁得令她全身發麻。「快進來」的念頭塞滿了她整個大腦,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喊出口,但她明顯感覺到自己張開雙臂時伯特整個人一滯。
  伯特進入她時,他們兩人同時呻吟出聲。
  不同於慣常放聲吟喊的艾爾瑪,伯特一向習於壓抑,但此刻他卻在抽動間粗喘著,彷彿要把體內最深切的渴求噴在她臉上一般。艾爾瑪有些困惑,卻暈乎乎地享受著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飽足。不,光是這樣還不夠,如果可以看見伯特此刻看著她的表情,她一定──
  自己的手被抬起,艾爾瑪在被帶著觸上面前人的胸膛時滯了下,但伯特沒有。他湊過來,以難得狂亂的姿態親吻和進出她。此時艾爾瑪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伯特向著自己的豐沛情感。不只是在她體內不斷挺動的性器和瘋狂索取她的舌頭,她掌下的胸肌也隨著對方劇烈的呼吸起伏。這一刻她終於遲來地理解對方這些反常的行為。
  伯特在用他的方式讓現在的她更能感受他。
  即使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溼熱的粗喘、汗溼而劇烈起伏的胸肌,在在都疊加在他們交合的快感上,讓艾爾瑪能更全面地感受到身前這個人。她看不見現在的他,但伯特飽含慾望和愛意的面容卻像活生生的畫面般在她腦中浮了出來。
  艾爾瑪忽地用力摟緊了面前人,伯特猝不及防趴伏下來,陰莖也直直頂入她體內深處。他們同時僵直了身體,在伯特低喊出聲時艾爾瑪也附在對方的耳鬢放聲吟喊。
  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是可以牽著手一直走下去的人。
  難得從被抱去清理到被抱回床上都摟著伯特,就算看不見對方的表情,艾爾瑪仍能感受到對方明顯的開心。將她放上床後,見她沒有放開他的意思,伯特難得有些無措。(艾爾瑪可以感覺到,是開心的那種)
  「等我習慣現在的身體後,你打算怎麼辦?」
  「欸?」
  突如其來的問題似乎讓伯特有點轉不過來,艾爾瑪靜靜地等對方思索了一陣,接著聽到熟悉的嗓音吐出不是很意外的回答:
  「到那時,如果你想獨自行動……我會尊重你。」
  也許是拜新身體的敏銳聽力所賜,在伯特這樣回答時,艾爾瑪仍聽出了對方語調裡努力壓在平靜之後的失落。這一刻她久違地笑出聲來。
  「沒有人規定吸血鬼一定要獨自行動吧?」
  在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艾爾瑪也感覺到自己的衣服倏地被抓緊了。這讓她有種錯覺,彷彿自己失去視力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因為她看見了,一向溫文爾雅的吸血鬼,難得露出小狗般興奮表情的瞬間。
Fin.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文昕
文昕
常駐地→噗浪:https://www.plurk.com/icygreen 方格子暫時作為文字委托作品堆放處。
本文發佈於
放文字委托的作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