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見習騎士異聞譚✎ XXXIX.水鏡

2022/10/01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潺潺流水聲喚醒索羅的意識。睜開雙眼,面前是熟悉的宿舍天花板。為什麼會在這裡?還記得應該是跟莫葉在一起看後夜祭的煙火……愣愣地坐起身子、推開身上的棉被,不消多久便看見熟悉的人影從浴室走出來。「你醒了?」裸著上半身在脖子掛著一條毛巾的室友正用那條毛巾擦乾半邊臉。「身體還好?」
  「欸、啊……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坐在床上的索羅縮了縮身子。「那個……是莫葉……帶我回來的嗎?」
  「是啊。」橫越索羅床前,腰間還繫著劍的莫葉一派自然地回到自己床位準備套起上衣。「昨晚煙火放到一半你就睡著了,總不能放你在外面吹一整夜的風吧。」他一邊整理好素色的上衣,一邊又俐落地拿下毛巾套起黑色學院袍。「放心吧,其他人都喝得差不多,我趁沒人注意才送你回來的,沒有人受傷。」
  「啊……那個……謝謝。」垂下的視線緊緊盯著棉被,雙頰火燒似的發燙。本來還想好好跟莫葉一起看完煙火的,中途就沒有印象了不說,還再次給莫葉添麻煩……只覺得自己相當丟臉,索羅有股用棉被把自己狠狠埋起來的衝動。
  「這個你打算怎麼辦?」穿好上衣的莫葉似是沒有意識到、又像是刻意轉移注意力,取起索羅滿書桌的獎品裡其中一瓶酒。「索羅出生的世界,沒有成年不能喝對吧?」他笑著晃了晃白色的酒瓶,「但現在是在這裡,沒有那種規矩──不喝看看?」面對這番詢問,索羅只敢抿唇搖頭作為回應。見狀不禁失笑,莫葉逕自打開了瓶蓋。「那我就不客氣了。」「嗯。」點頭同意莫葉的舉動,像是要從羞恥的記憶逃開,索羅三步併作兩步下床快步躲進浴室。現在才早上九點,今天也放一整天的假。
  好不容易在羞恥之中盥洗完畢,心情平復些許後,索羅才回到衣櫃前換下還有點青草味的學院袍。「對了。」已經喝完一瓶酒的莫葉臉色自然的彷彿瓶內裝的只是普通的水。「昨晚卓根有來找過我們。」他替空瓶扭回瓶蓋,又動手準備開第二瓶。「他看起來挺好的,校長大概也是吧。不用擔心。」聽莫葉提到這個名字,索羅不禁眨了眨眼。的確,皇麟有提過校長跟卓根老師都被設計的事……
  雖說他們的目標看似是莫葉,但起因說不定是因為被黑魔法師盯上的自己。畢竟被設計的那幾位,幾乎都是與自己接觸比較頻繁的人……希望只是想多了。「嗯。」應了莫葉另闢的話題,索羅輕輕點頭。「太好了……」或許是洛德曾經警告過莫葉可能也會被盯上的關係,才不由得如此聯想。重新抬起視線,索羅的目光正好看見那一袋像是礫石的物品──或許可以問問看卓根老師那是什麼。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莫葉把第二瓶酒喝到一半時,索羅慢悠悠地開口提議找老師詢問看看那一袋物品的真身,莫葉自然地同意了。好好享用起還吃不完的餐點──雖然有些已經冷掉了還是挺美味的──努力消化掉獎品的兩人在吃飽後才帶著那袋礫石向行政大樓前進,一路上能夠看見慶典的痕跡──愉快地靠在一起打盹的學生們、還有不少笑著打招呼跟向這邊揮手的人們,似乎是認出變裝遊行的冠軍得主。不知道該不該揮手回應,索羅只能眨著眼,求救似地縮起肩膀往莫葉身邊又湊近些。
  幸運的是,抵達行政大樓一路到卓根的辦公室為止,都沒有遇到其他人。
  輕叩過辦公室的門,莫葉與索羅一前一後入內,卓根正將其中一本有些厚度的書本放進在他辦公桌後的書架,隨後才回過臉來。「兩位大人午安。」他恭敬地行禮,「身體好些了嗎,大人?」
  「我、我沒事……謝謝。」尷尬地垂下視線,索羅倒是沒有忘記向老師的關心表達謝意。簡短的寒暄後,卓根開口詢問了兩人來訪所為何事,索羅便在莫葉的點頭示意下將那一袋土色的礫石狀物品交給他、再由他放到卓根的辦公桌上。
  「這是變裝遊行的獎品,我們想知道這個是什麼。」少年的問題很快就有了答案。連碰也沒碰便輕輕一笑,卓根開口道出物品的名稱。
  「這是『水鏡』,大人……是占卜用的道具食品,對身體是無害的。」
  「占卜?」復述卓根的答案,索羅的目光充滿好奇。年邁的教師則是再次頷首。
  「是的,這是一種可食用的道具,多半是給孩子們玩耍、或是娛樂用的。當中有食系、時系與幻系一同注入的魔法,若是能跟魔法引出共鳴,據說甚至能夠目視過去或未來……老夫亦曾食用過,雖然有看見些許景象,但並沒有見過預言一類的景色。」他一面解釋、一面慈藹地微笑。「食用方式只需要含著,水鏡會慢慢融化;融化過程若是有共鳴成功,就能看見了。」
  「含著就好嗎。」語落之時,莫葉已經打開袋口捏出一顆──在索羅略顯不安的視線中衝著同伴一笑便抿下水鏡。半晌才抬起臉搖了搖頭。「我什麼都沒看到。」
  「一般而言,確實都是這樣的結果。」卓根再次補充,「比起占卜,娛樂的性質比較高一些。要共鳴他人的魔法本便不是易事,大部份的情況下是什麼也沒看見。」
  「這樣啊。」回話的同時注意到同伴的目光充滿好奇跟在意,莫葉取出另一塊水鏡交給索羅。後者只是眨了眨眼,過了一會才有些靦腆地道謝並接過──如果不是有亞奧劍的守護,親手遞交東西這種事本來是不可能發生的。而且……果然不是錯覺。這人道謝的次數變多了──或許這才是索羅本來的樣子。跟卓根一起安靜地注視索羅含下礫石般的水鏡,索羅只覺舌尖品嚐的東西彷彿某種果實,雖有淡淡的果香卻沒有味道──
  再次抬眼,本該是卓根老師的位置逐漸融出一片靜謐的黑色,點綴黑色之中的粉白帶著似有若無的寒意。那是皚皚白雪、雪中還有個相當熟悉的龐大身影。而那道身影的前方,有個綠髮、背對這邊的孩子佇立在被染紅的地面。「姆拉特?」那名孩童喊出了賢者之名,仰首似是在目視殷紅鮮血自巨龍身上淌落,索羅聽見了水滴落的回音。同時,巨龍低啞著開了口──
  「是的。」他的聲音明示其身份正是化名卓根的姆拉特。「接下來,請舉起魔杖,隨老夫唸一次……」
  在卓根唸出的咒文之中,索羅只感聲音逐漸渺遠──眼前恢復為辦公室的景象,卓根與莫葉一同看向這邊的表情相當相似。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水鏡已經被吞下肚,索羅眨了眨眼。「我……看見了。」視線捎向隱藏身份的年邁教師,索羅抿起唇、猶豫了一會才再次開口。「卓根老師……似乎受傷了,正在接受治療。」
  「老夫嗎?」年邁的教師低聲重複索羅透露的內容,他是清楚的──索羅或許不自知,但身為息系魔法師的這位學生,能夠看見的範圍是所有系別內最多、最完整、也是最真實的──從現在這樣欲言又止的模樣來看,想必自己在那份真實之中呈現出的樣貌並非人形吧。「謝謝您,大人。」
  面對老人致謝,索羅只是搖了搖頭,落在水鏡上的目光若有所思。「還想吃嗎?」像是能夠捕捉這點心思,莫葉自然且精準地向同伴提問。
  被說中所想的索羅亦輕輕點頭。「我……想看看莫葉……」假如能夠看見未來的話,是不是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皇氏兄妹再次來犯?就算看見的是過去,本來就想知道更多莫葉以前的事,也不失為一個管道。抬起視線與莫葉相視彷彿詢問意願,後者回以微笑。「好啊。」
  得到同意後,索羅不再猶豫。再次含下第二顆水鏡,這次是看向莫葉──
  安靜凝視索羅逐漸失焦卻相當專注的眼神,莫葉知道那是因為同伴正在注視他的過去、又或者是未來。過沒多久,半張著口、面露些許異色,索羅發出了溺水人掙扎似的聲音。「啊……」注視的目光不知道投射於何處,呼吸逐漸急促的索羅伸出了右手,一臉驚懼的扭曲。「不可……以……」
  「大人?」「索羅?」才剛出聲呼喚,不知道看見什麼的人已經維持著失神的模樣向前傾倒──反射性地上前接住不受控地發抖、連站都站不住的索羅,聽見懷中的人因為過份用力而走調的喘息,莫葉忍不住皺眉。「醒醒!聽得見嗎?振作點!」
  狀況比預想的還要糟糕。全身都在痙攣的索羅完全沒辦法回答問題,嘴裡還夾雜著紊亂的喘息不住囈語:「莫葉……不行……不可以……小心……會死……」「索羅!」再次嘗試呼喚大口換氣的人,莫葉試圖找個可以讓懷中的人好好坐下休息的地方──發抖的頻度變了。嗚咽聲在這之後傳來,索羅雙手揪緊了莫葉的袍袖。
  「對不起……對不起……」像是回神、又像是還沈浸在看見的景色之中,索羅狼狽地啜泣起來。「有人、被劍貫穿……」
  意識到懷中的人似是可以對話的狀態,莫葉停下原本的打算,就這麼維持讓索羅攀著的姿勢充當支撐。「你看見了什麼?」嘗試吐出問句,索羅僅是搖兩下頭,卻還抬不起視線。
  「我……不知道是誰。」斷斷續續地敘述自己所見到的景象,索羅哽咽著想把話講完。「就是那把劍……」即使聲音漸小,莫葉也能意會到懷中的人視線所及的劍是哪一把──意思是,亞奧劍將會貫穿某個人嗎?但比起那些,索羅的狀態比較要緊。這很明顯跟這人之前在宿舍看世界歷史節目的反應一樣,是驚嚇過度。
  「我知道了。」出聲安撫呼吸還沒恢復穩定、頭也還沒抬起來的索羅,視線只能集中在那頭黑髮上的莫葉任由幾乎是掛在他身上的人抓皺袍袖。「今天也放假,先回去休息吧?」再次嘗試搭話,莫葉看向才來叨擾沒多久的年邁教師。意會到少年的視線代表什麼,卓根亦只是頷首同意。
  他讓莫葉取回裝著水鏡的絨布袋,才用移動咒送兩人離開。回到宿舍大樓門前,或許是創校祭典後放假的緣故,在宿舍出沒的人潮比想像中少很多,莫葉順利地將索羅攙扶著帶回房內──雖說對妖精與精靈這些非人的種族而言,除去緊急情況以外,未經同意的親密接觸是很嚴重的冒犯、甚至有機會被視作犯罪,他們之間卻因為各種意外跟不可預期發生過數次非自願的親密接觸……這也是為了保護對方的不得已。邊思量這些本能邊端正心態,莫葉讓索羅坐回了床上。
  或許是接觸了柔軟的床鋪後才終於能好好意識到周遭情況,再次哭出來的索羅一面道歉一面道謝,胡亂地用袍袖抹起臉。這人到底看見了多可怕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實際遇上、或是日後索羅平復下來、可以好好敘述時才會知道了吧。
  默默打定主意要是索羅幾小時內還是冷靜不了,晚飯後就要帶去醫療中心。一邊思考怎麼打發時間一邊注意是否還有異常,莫葉沒有特地看著室友,僅是開始自己找事做。安穩的休息一直持續到晚飯時間──恢復平時的神色、換下沾滿淚水的衣服,索羅回到略顯膽怯的模樣,小聲透露想去學生餐廳。
  能夠這樣應該是沒問題了。至此才放下心來,莫葉重新領著索羅離開宿舍房間,如同他們在這裡生活的每一天那樣前往學生餐廳。沒有追問也沒有解釋的插曲化作沈默的共識,莫葉這才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在乎索羅看見的東西。亞奧劍本是護身之劍,為了守護什麼而不得已傷害什麼是早就能預期的事,被貫穿的是皇氏兄妹也不無可能。身為戰士一族的末裔、又是在戰火四起的世界,早就對不是殺人就是被殺這件事有所覺悟……索羅的溫柔與純粹既是能救贖心靈的光、也是索羅最大的弱點──只有在這點上,要面對那些腥風血雨時,有能夠保護這人的百分百自信。
  沈澱一段時間,索羅也想了不少。從莫葉身上看見的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只從那個場景是看不出來的……而且,水鏡形成的幻影,真的可信嗎?如果那全都只是幻覺……雖然反而更好,沒有任何人受傷;但要是那是真的,起因會不會有可能和自己有關?種種讓人不安的想像肆意地蔓延,最終跟莫葉一同回房準備洗漱休息時,索羅下定了決心。聽著莫葉洗澡的水聲,索羅捏了一顆水鏡含下,然後坐到床上看向落地窗上自己的倒影──
  無邊無際的黑暗鋪天蓋地席捲過來。不知道是因為水鏡吃太多還是要看見什麼了的索羅內心暗叫不妙,卻已經停不下來──身子支持不住開始發軟,索羅眼前成了一片黑暗。
  不知道沈浸於黑暗之中多久後,傳來一道相當清晰的陌生叱責。
  「所以我早就告訴過你了!」隨著聲音逐漸醒轉意識,眼前可見的景色是一片原始森林。聲源之處是居高臨下坐在樹枝上的一位少女,她以不可一世的態度翹著腳,緊盯著趴在地上的某個身影。從樹上一躍而下輕鬆落地的女孩有一頭漂亮的綠髮、卻是垂著三條冰藍色的細馬尾,夢幻感十足。套著黑色背心、白色荷葉邊襯衫與和背心同色的緞面短裙,腳蹬娃娃鞋的少女與一般常見的長袍與靴子的打扮相去甚遠──就打扮而言更像是印象中新世界的人。
  「防禦或許是你最好的攻擊手段,但對手是那些傢伙的話,不試著攻防皆備,你很快就會沒戲唱的!」雙手環胸的少女態度相當逼人,她冷冷地盯著爬起身的說話對象,那人有著一頭短銀髮。「沒從我這裡拖過三分鐘、或是擊破我的防禦,都只是在浪費時間跟生命而已!」「是……」低頭應了少女的人士氣有些低落,卻是再次堅定地重新站起。
  「很好,吃下剛才那個還能站起來算是有進步呢。」不忘誇讚對方,自認奉行糖果與鞭子的教育的少女首次在這段對話中露出笑容,蛇蠍般冰冷的語調卻令人不寒而慄。
  「總算是不枉費我這麼盡心盡力的教學了。」
                    《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出角色的那瞬間,便已獲得身為作者的勝利。 歡迎追蹤噗浪@isa_29
雌雄莫辨的新生,強迫中獎成為魔法騎士,一切的一切都像是預謀好的。 隨著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越發加深,駭人聽聞的秘密也呼之欲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