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解析:在傾斜的生命裡找到屬於「自我」的重心

2022/10/1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近期Netflix熱播韓劇《小女子》迂迴離奇的故事情節,讓所有跟播的劇迷幾乎每集都是張著嘴巴看完。儘管筆者認為《小女子》接二連三的反轉設定過於激昂澎湃,甚至出現不少與現實邏輯脫鉤之處,本劇對於女性角色的生命歷程與心理狀態之刻畫,仍有諸多值得細細梳理及品味的空間。

赤手空拳的女性屠龍之旅

《小女子》表面上批判資本家和政治人物的醜惡,歌頌平凡女性的堅強、獨立、勇敢與慧黠,像部關於一群手無寸鐵的女戰士,如何憑藉己身力量,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成功屠龍的英雄史詩。然而,若是剔除本劇為了迎合觀眾喜好、收割商業利益而出現的離奇橋段,筆者認為《小女子》的戲劇核心在於呈現三位女性要角──吳仁珠(金高銀飾)、吳仁京(南志鉉飾)和吳仁惠(朴持厚飾),各自迥異的慾望與價值觀,以及他們之間懸殊的人格特質、天賦和能力如何引領他們踏上這段「屠龍之旅」。
Netflix《小女子》宣傳劇照
《小女子》裡的三姊妹最大的共通特質即是「勇敢」和「果斷」,尤其是在面對自我的野心和慾望時更是如此,她們毫不踟躕猶豫,總是昂首闊步地朝著熱情與夢想邁進。然而,事實上三姊妹各自的追求截然不同。大姊仁珠鎮日的奔波勞苦為的是報效「家庭」;二姊仁京日以繼夜地趕稿與播報為的是回饋「社會」;老么仁惠筆下陰沉抑鬱的藝術創作為的則是解放「自我」。隨著結局的明朗,我們能發現三姊妹最後都在某種程度上兼顧了「家庭」和「社會」的層面,且找到了和真實「自我」之間最完美的平衡點。本文欲透過分析三姊妹各自的追求重新辯證何謂「活出自己」。
Netflix《小女子》劇照
簡陋窄仄的舊公寓裡,住著揮霍無度的母親和勤奮生活的三姊妹,無論怎麼省吃儉用終究是入不敷出。《小女子》首集便開宗明義點出,「金錢」是三姊妹追求各自嚮往的生活最大的阻礙。從母親夜半竊走仁珠和仁京為妹妹仁惠積攢的海外遊學基金時,三姊妹就下定決心要過一個沒有母親的人生,一個即便沒有母親還是能夠精彩而燦爛的人生。

仁珠與仁京:在傾斜的生命裡找到屬於「自我」的重心

tvN《小女子》劇照
仁珠之所以貪圖花英留下的巨額贓款,並非全然出自於內心強烈的階級翻轉慾望,更多的是那份疼惜愛護家人的心。出身貧寒的仁珠,過於明白金錢加諸在自己和家人身上的限制,資本主義社會高舉「消費」的旗幟,製造大量的需要和欲求,他們時刻被提醒著各種的「得不到」:仁京滿懷求知欲卻不能出國深造、仁惠有著天賦異稟的繪畫才能卻無法至海外進修。因此,之於仁珠而言「金錢」是一切幸福的源泉,為了守護友人遺留給自己的財富,並帶給家人取之不盡的幸福,就算危及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tvN《小女子》劇照
仁珠的夢想是買一棟公寓,能容納三姊妹的寬敞公寓。不論是自己抑或是家人的想望終究得透過「金錢」才得以實踐,所以打從故事的一開始她就注定會被自己的欲望捲進一場巨大的政治陰謀當中。仁珠善良、誠實、透明而單純,是這些人格特質的集合讓她淪為元尚雅邪惡劇本裡的主人公和陳花英復仇計畫下的一枚旗子,但也是這些特質賦予她勇氣和韌性披荊斬棘抵抗世界的惡意。
tvN《小女子》劇照
她經歷了一連串的利益糾葛和權謀算計,卻沒有扭曲性格、步入歧途或是拿更多冠冕堂皇的謊言文過飾非,反倒是最後在法官面前選擇坦白從寬:
「在數錢的時候,那份喜悅與私心,讓我激動不已……庭上,是我沉迷於那份喜悅與私心,請你們懲罰我,我知道我做錯了,那筆錢害我差點沒命,也讓我失去所愛的人,有些則是險些失去,我也知道,那筆錢無法彌補我的人生,而現在,我認為我自己比那700億韓元還珍貴。」
tvN《小女子》劇照
仁珠的生命是一具失衡的天秤,往「家庭」的方向傾斜,而讓自己成天暈頭轉向為了籌錢汲汲營營,從沒想過為了「自己」而活,甚至有時會把自己對於家庭的片面想像強加在兩個妹妹身上,希望她們都能摒棄各自危險的追求和浪漫的嚮往,一起搬去窗明几淨的公寓大樓生活。而當仁珠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價值遠超過那700億韓元時,她漸漸能在「家庭」和「自我」間取得平衡,明白人我間的分際和界線,允許兩個妹妹擁有各自憧憬的人生,也開始思考除了和家人共同生活以外,自己心中還懷揣著什麼樣的夢想。
tvN《小女子》劇照
同樣不懂得為自己而活,極富正義感的社會記者仁京,是韓劇裡典型的記者形象,滿腔熱血、橫衝直撞,只要是她認定的真相便會一鼓作氣追查到底,對於官商勾結和佈滿政治謀略的媒體生態毫不畏懼。她敢於反駁上司、敢於衝撞體制、敢於挑戰權威亦敢於在記者會上拋出最一針見血的質問。儘管隨著劇情演進,她歷經了接二連三的試探、角色與利益衝突,仍堅持以「新聞真相」作為武器揭發朴載相的惡行。然而,仁京卻在最後一刻拒絕了電視台的挖角,選擇和一直以來默默守護著自己的河鍾浩,相伴去美國留學深造。
tvN《小女子》劇照
設立目標和里程碑以及追求事業的成功與閃耀固然重要,也確實是仁京人生裡的第一順位。不過,在這趟極其險惡的「屠龍之旅」中,她漸漸發覺鍾浩的陪伴並非理所當然,也意識到自己對他的情感遠超過「令人感到舒坦自在的友誼關係」。向來夙夜匪懈投身於新聞產製的仁京,在故事的最後,她停下自己倉促追尋的步伐,選擇傾聽並依循內心的感受,決定和鍾浩在一起。
tvN《小女子》劇照
仁珠和仁京,像是兩株各自攀附在「家庭」和「社會」的藤,儘管環境惡劣仍用盡全力抽芽生長,只是「過於專注」有時容易忽略了真正撐起生命的「根」,亦即「自我」,畢竟人不可能終其一生只為了「家庭」和「社會」無私奉獻。我們仍然必須在快步調運轉的現代社會中,稍稍停下腳步,沉澱自我,試著在自己心靈的角落裡,挪出一個位置,讓它長出不一樣的慾望和憧憬,如此方能實踐一個完整自我的多重可能,長出更豐碩富饒的生命果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政大新聞系,喜歡文字、電影、木質香氛、和咖啡廳裡靠窗的位置。大多寫影評、劇評和書評,偶爾分享散文隨筆、讀書筆記、時事評析或短篇小說,文章散見於女人迷、換日線、關鍵評論。邀稿、試片等合作邀約請至:[email protected]
在碎片化的資訊時代裡,電影和戲劇只是人們短暫的消遣娛樂。然而,每部用心的影視作品背後都有諸多可以探討審視的面向,此專題聚焦於市面上各類型的電影和戲劇影集,期望以之作為面向個人內心、外在社會和世界的載體,獻給每一個不只把電影戲劇當作倏忽即逝的享樂的你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