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12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第十二章-西邊的夕霞

距離迎娶還有半個月,德馨和老爺大致上擬定了策略,策略的宗旨就是,這件事情不能讓小姐知道。
這種兩個直男間的小秘密,平時很難逃過小姐敏銳的觀察,但是最近皇務內院派來的一整隊儀禮司官把南葆煦搞得煩悶,無暇顧及其他。
該籌備的婚事稍微理出了頭緒,但就是詐死的方式,還拿不定主意。
今天是和小小偷約好的日子,德馨一大清早就把家務理了一遍,代辦事項交代有條不紊,採辦清單條列清晰,然後將自己蒸製好的糕點裝進白色的粗布袋裡,開開心心的出門去了。
雖說約好日子,但是沒有細究時間也沒有指定地點,還好孩子玩的地方就那幾個,索性就邊辦事邊等待,東市其實不大,應該遇得上…
公事辦完,先遇上的卻不是小小偷…
德馨遠遠的就看見維嘎提著一素雅的黑漆木盒朝自己走來,在大街上在晴好的天空下,他一席淺灰色的長掛泯去了平時的肅穆感,衣摺的邊沿是白色的寬錦飾線,白色的中衣邊沿則是墨綠色的粗針繡縫。
『我的天阿,他好好看!他之前有穿得這麼帥嗎?我怎麼沒有注意到…』
德馨內心的讚嘆,沒有辜負嘎維稍微費心的打扮。
「你怎麼瘦了?」嘎維微微皺眉。
「有嗎?」
德馨一慣的先揚起嘴角咪彎眉眼。
「應該是最近籌辦小姐婚事,又遇上處暑,真的到吃飯的點了卻沒了食慾。沒事,我還是很健康的!」
「剛好,我帶了些吃的。」
「那,我們要去哪裡找…上次忘了問,那小孩叫什麼名字?」
「我…我們等一下問他,走吧…」
嘎維帶著德馨走到靠近西側牌樓的一棵老樹旁。
西側牌樓外和皇城隔著一道護城河和一道大紅牆,德馨偶爾需要幫老爺送遞織錦布樣到這個管制森嚴的出入口,但是厚重高大的門從來沒有打開過,所以沒有機會看見皇城裡面究竟是什麼模樣。
西側牌樓因為隘著皇城出入口,所以頗為繁榮。沿街林立著幾間茶水攤幾間客棧,往東市蔓延過去,是更多的藝伎館子和織錦舖子。
小小偷被嘎維養在其中衛家茶棧裡,這間複合式茶棧位在東市的最西南角,繞過總是祝禱焚香裊裊的臨沂寺,就是南市。
南市鄰河,是商運的軛口,所有的鹽商都在此駐紮,甘家就是其中最昌盛的一家。
甘家昌盛,不只因為經商有道不只因為與鹽政關係交好,更因為甘家曾與阜邑家聯姻,聯姻是開國太祖皇帝指婚,指婚之後夫妻生活和睦大家都看在眼裡,甘家這個鹽商便因著近書香門第而予市井小民一種儒商的印象。事實上,甘家因為替政府執行鹽運,所以培養出一幫武力強大的民兵。他們各個都專精一至二樣武器,且統御者調度有方,是戰爭時可以徵調的後盾。先聖祖皇帝年輕時更是攏絡甘家以邊防西南突厥進犯,讓甘家可以直接與阜邑家的軍火庫連通。
因此,雖然甘嘎維住南市而阜邑馬告住東市,但是他們自小就被父執輩牽在一起訓練,射御書數一樣不差,長成至弱冠之年便歃血作結拜兄弟。
「漂亮哥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小小偷伸長小小的臂和小小的指爪,開開心心的向德馨奔過來。
「我不知道,是維嘎帶我來的,他知道你常在這邊玩。」
德馨蹲下,一把抱住沒有收住而撲向自己懷裡的小小偷。
「對啊,嘎子哥哥說要我別偷東西了,在這邊和其他小孩玩一起,就好。」
「恩,不錯啊,有爸爸的樣子。」
德馨也不曉得為什麼稱讚的話語透過這樣曖昧的指稱脫口而出。
「坐這。」
嘎維並沒有留心在當下的對話裡,他神遊在前一刻的畫面裡——如果德馨也像這樣沒有收住力道的撲向自己懷裡,該有多好…
「先喝點水。」
嘎維倒了三碗茶,分別放到三個人面前。
小小偷端起碗,大口大口喝著。
「慢慢喝,別噎著。」德馨緩著。
「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所以都備了一點。」
一邊說著,一邊將三層的木盒一層層套開,展成一小桌子錦衣玉食的鋪張模樣。
德馨被眼前華麗的下午茶惹得心花怒放,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只準備了給小孩子的…甜的…你肯定不喜歡吧…」
「沒的事,我們一起吃。」
嘎維起身,走進店舖裡取來兩雙筷子和一根調羹:
「吃不夠,大娘還可以再備一點家常菜。」
「有,只是,不知道合不合兩位公子的胃口。」
衛奶奶端著開胃小菜幾疊,找到桌子的縫隙就疊上。
「不敢,家常菜最好吃了。」
德馨對奶奶的親切與喜愛,從自己的到所有同年紀的,通通不設限。
「家常菜最好吃了!」小小偷附和到。
「所以,你叫什麼名字?」
「衛赤。」
小小偷大聲的自我介紹。這可是他有姓名以來,第一次有人這麼正式的問他。
「因為我請茶棧收留他,所以他跟著姓衛。」
嘎維解釋著。
「因為我的背部有一大片紅色的印記,所以大家叫我阿赤。」
衛赤解釋著。
「好,阿赤,上次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南德馨,大家都叫我小德。」
德馨也向阿赤正式的自我介紹。
「這小傢伙叫我嘎子哥哥,所以你也可以叫我嘎子。」
嘎維終於逮著機會易名。
「你多大啊?」
德馨隨興起了個話題。
「我戊寅年,你呢?」
「我是戊戌年。」
「你比我大啊!」
面對這張看不出年紀的臉龐,嘎維嚇了一跳。
「哈哈哈,對啊。」
面對別人對自己年齡上的驚訝,德馨習以為常。
「阿赤最小。」
小孩子總是愛刷存在感。
「對,你最小。哇,你把蓮藕吃光光啦!」
德馨從這盤小菜一端上桌就舉著筷子等著嚐一口。
「你喜歡吃蓮藕嗎?」
嘎維在心裡筆記。
「哈哈,對啊,沒關係的,我都喜歡吃。」
德馨其實不挑食,但是總有幾樣是不管到哪間店都想吃上的。
「可是阿赤不喜歡吃青菜…」
小孩子的自我中心。
「乖,都要吃,才會長大。」
雖然與小姐葆煦、少爺葆澈一起長大,但是德馨總是如母親一般溫婉的哄著兩人不要挑食。
「小孩子,不要生病,都會長大的。」
嘎維沒有太多孩提時代的記憶,只有湛藍的長空與遼闊的草原,吃什麼喝什麼很隨性。馬很溫馴可是刀很鋒利,所以重點都不是長大,重點是活下去。
「這樣嗎?」
德馨想從維嘎的話語裡拼湊出這個人的生活樣貌,奈何都是隻字片語。
可能認識得不夠久吧…
「兩位少爺多吃點啊,聽說今天晚上為慶祝貴妃生辰,在皇城南面有煙花,你們是要去湊熱鬧的吧,越靠近裡邊兒可越吃不到東西啦。」
衛家掌櫃端來一張延邊用的小桌子,小二上了幾盤菜和一盅熱茶,這些其實才是嘎維早先預訂好的。
「今天嗎?」
德馨驚訝的看著眼前小巧別緻的滿漢全席,再驚訝的抬頭問。
「剛好是今天啊!」
嘎維是真的不會去記得這種『煙花小事』。
「什麼是煙花?」
阿赤張著大大的瞳仁好奇著。
「煙花就是…」
德馨思索著日常生活有什麼小孩子會看過的物件可以比擬。
「我們晚上去看吧!」
嘎維快人快語。擇日不如撞日,此時的他真的什麼都沒有多想。
「啊…我可能…」
德馨面對盛情難卻。
「我們看完,就回去,不會太晚。」
嘎維猜到德馨的擔憂。這讓德馨的心不知不覺往嘎維貼近。
「阿赤也不會太晚嗎?」
德馨還是猶豫。
「不會!」
阿赤很大聲的嚷出天真,讓德馨覺得今天好像就是被老天爺欽點的良辰吉時「好,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