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英(下)

李英華
發佈於心理問題寫實小說 個房間
2022/10/3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圖:來自pixta )
(三)
一個月後的中午,梅英環顧四周後說:「你們知道上星期日我發生什麼事嗎?」
「發生什麼?快告訴我們。」欣蕙好奇地催促著。
「星期日早上,我帶我的女兒去教堂。下車後我發現他在一棟建築物旁邊瞧著我們。我嚇死了,趕緊快步走入教堂。我的教友要我為他禱告。」
「你有為他禱告嗎?」欣蕙問。
「有,我禱告他不要傷害我們。」梅英有點生氣地說著。
「你的女兒不喜歡他嗎?」欣蕙問。
「她喜歡他。當我說他的壞話的時候,她很不高興。」
大家都勸她要小心處理她和前夫的事,因他不是正常的人。
(四)
暑假過後返校開會,欣蕙沒有看到梅英,一問才知道梅英發生車禍,人還在醫院躺著。
欣蕙,白蓮和淑華決定去醫院探望梅英。
她們買了一大束百合花,那是她常分享給大家的那種花。
她們一踏進梅英的病房,就看到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一張椅子上,靠著梅英的病床,梅英穿著睡衣躺在床上。
梅英的女兒坐在地上堆著積木。
那位男人一看到欣蕙,白蓮和淑華,露出尴尬的表情,站起身跟梅英說了話。
梅英點點頭,試著要坐在床上。
那男人帶著梅英的女兒一語不發地走出病房。
白蓮將那束百合花放在梅英床邊的小茶几上。
「喔!謝謝你們!你們知道我喜歡百合花。」梅英微笑著。
她的臉色蒼白,頭髮散亂著。
她的手臂和大腿都打著石膏。
「請坐!」梅英說著。
大家都站著,室內只有一張椅子,沒有人想要坐下。
「那是你的前夫嗎?他很像你的女兒。」欣蕙問著。
「是啊!他打來我家,我的母親告訴他我在這裏。我的母親來照顧我的女兒。」梅英說。
「從台北來?」淑華問。
「是啊!我的父親生病了,她不能待在這裏太久。現在沒人可以照顧我的女兒。」她嘆著氣。
「我來照顧她。」淑華說。
淑華比梅英年輕幾歲,尚未結婚。
「她怕生。我耽心她可能有問題,她有潔癖。」梅英憂心地說。
「可以叫她的父親來照顧嗎?他會傷害你的女兒嗎?」欣蕙問。
「他不會傷害她,他已經來看過我的女兒幾次了。」梅英說。
「太棒了! 就讓他照顧你的女兒。」白蓮說。
「不好玩ㄟ,我們已經離婚了。」梅英搖頭說。
「但是他是你女兒的父親,他有責任照顧他的女兒。你可以要求他分攤生活費用,他有分攤嗎?」
「最近他寄兩萬給我。」梅英微笑著說。
當她說到她前夫寄錢給她,神情露出一絲喜悅。
梅英非常愛她的女兒,小小年紀就讓她學英語、鋼琴和畫畫,但學這些才藝花了她一大筆錢,她常叨唸著。
(五)
當梅英出院回到學校的第一天,她穿了一件新的長洋裝,欣蕙被那件洋裝吸引住了。
「你穿這件洋裝看起來很漂亮! 花多少錢?」欣蕙問。
「兩萬元,打八折,我的丈夫買給我的,我們星期日去百貨公司。」梅英微笑著說。
旁邊幾個人都因那件洋裝的價錢驚叫出來。
梅英的經濟狀況似乎很快轉好,她總是穿著新洋裝來上班,當大家談論她的新洋裝時,她總是微笑著說:「我的丈夫買給我的。」
欣蕙注意到她說的是丈夫而不是前夫。
她回學校後,在辦公室愈來愈少抱怨了。
「你愈來愈漂亮了!」白蓮說。
「因為有愛情了啊!」欣蕙戲謔地說。
「很難說,他一點也不浪漫。午餐後我提議散步一下,他竟然問我會不會太熱。現在每個星期日下午他要回台南的時候,我開始會難過。他陪我去市場,陪我散步。我想念他。」
欣蕙想問:他現在正常了嗎?
但是她不敢問。
「我已經原諒他了。」梅英說。
當梅英回到坐位,白蓮說:「梅英改變很多,她為她的女兒改變了。」
「她再度找回愛情了。」欣蕙說。
午餐的時候,梅英告訴大家她要把家裏的音響搬到辦公室。
她說:「我的老公要買一套新的來擺在家裏。」
「太棒了,我們可以把牆上的音箱拆下來了。」欣蕙叫著回應。
欣蕙覺得這小辦公室和以前很不一樣了,現在變得舒適而溫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