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3 數千年歲月

數千年歲月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
= 聖女新娘 03 數千年歲月 = V1.03
明亮乾淨的十多坪室內空間,花瓶中插滿裝飾用鮮花,純白牆上掛著多幅關
於耶穌的油彩畫,木製裝飾用十字架,隨處可見的木柱與樑柱,這就是修女們的
約瑟伯夫教堂,一看就知道它經歷過相當漫長的歷史,至少也有四十年歷史。
一群(被我媚惑的)女孩肩並肩坐在教堂內常見的長椅上,聽著修女姥姥們
輪番上台朗讀聖經,時而歡唱詩歌,時而激動朗讀讚美詞句,時而由老舊喇叭發
出樂聲,一幅其樂融融的美妙景象……
小可愛與我並肩坐在最後排、也是最靠大門的座位上安靜看著。她撒嬌般的
靠在我懷裡,讓我用手輕輕摟著她嬌小的身體,細短的雙腳因為踏不到地面而懸
空晃動,小小的雙手持續撥玩我大衣上的所有鈕扣,以此獲得樂趣並打發時間。
我看著眼前這群同樣並肩坐在位置上參加活動的少女,當然她們清一色都是
被小可愛無情撲殺帶回的無辜少女,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甚至可以說如果今天沒
有我和小可愛用媚惑之眼的幫忙,憑修女她們自己絕對找不到半個人參加這個慕
道班活動。
甚至我猜,這次的幕道班活動,參與的人數或許是這間教堂有史以來最多的
一次?
此刻,這些成為暫時奴隸的少女們全都乖乖遵從我的命令,配合參加這場傳
教活動,臉上都是單純冰冷的微笑,時而專注聆聽修女的傳道,時而跟著聖樂節
奏擺動身體,彷彿很投入的樣子,可惜對我來說都是些沒有自我意識的軀體,只
比活死人好一點,因為沒有發爛。
說到這,老實說,只要我願意的話,要以媚惑能力組成私人的後宮少女團絕
對輕鬆又簡單,只是每當我產生這想法,總會迅速想起近兩百年前的某個夜晚,
當我還只是孩子的時候,曾經發生過這麼一段讓所有聖人無奈嘆息、使所有天使
絕望垂淚的悲傷故事……
羅馬尼亞深山中,某個寒冷又孤寂的夜晚,暴雪不止、狂雷不停、狼群嚎叫
聲更是連綿不息、不分白日或黑夜,像是暗示著將會發生什麼大事。
我的父親德古拉連續好幾天都臉色凝重坐在爐火前不說半句話,不分早晚,
愁眉深鎖,一直在心中深思猶豫著某件事。
我和母親卡蜜拉一直擔心他,畢竟我們未曾見過父親德古拉如此眉頭深鎖,
更不論我們問什麼也都沒有回應,只是微笑以對。
幾天後的夜晚,他終於不發一語的從爐火前站起來,晃動漆黑的斗篷,邁步
就要離開城堡,如同將赴戰場的勇士……
母親卡蜜拉趕緊牽著我的手,在城門追上父親的背影:「等一下,親愛的!
你一個人要去哪?!」
父親只是回望著我們母子,然後淡淡微笑說著:「有件事,為了你們母子,
我必須去做。」
母親卡蜜拉憤怒喊著:「有下等的人類信徒想獵殺我們的孩子嗎?讓我隨你
一起去戰鬥吧!」
「不,妳必須留下來照顧我們的孩子,讓他平安成長……」
那就是父親當時最後說的一句話,之後都沒有再說什麼,任憑強風暴雪吹動
他的斗篷,踏步離去,沒有再回頭。
那晚,也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卡蜜拉的淚水。
我一直以為母親是堅強、不會哭泣的勇敢女性,但她真的蹲在我身旁,將我
摟在她溫暖懷裡流著淚水:「要記住,這就是你父親的身影……」
於是我轉頭再度看著,看著父親那逐漸被黑夜吞食、消失在風雪中既堅強又
脆弱的背影……
那也是我第一次體會到父親可能會永遠消失在我身邊的恐懼,覺得不安又害
怕,只能一直跟在母親身邊,希望父親能夠早點回到我們身邊。
幾天後的夜晚,持續數天的狂風暴雪終於止息,我忽然感受到血脈的顫動,
與父親間斬不斷的血脈相連脈動,自然我立刻跟著母親跑到大門前,以笑容歡迎
他的歸來。
父親平安歸來了!
父親看著我們,也終於展露許久不見的笑顏……
只是,我和母親卡蜜拉很快就發現,他身後竟跟著一大群年輕人類女僕?!
而且是已經被媚惑,跟活死人沒兩樣的人類女僕……
原來父親這幾天在外面是憑著媚惑能力到處拐騙可憐的人類少女、之後組成
名為『愛與女僕服之女侍隊』帶回來,命令她們要整天女主人長、小主人短的叫
著我和媽媽服侍我們。
雖然當時的我還很年幼,懂的事情也不多,不過我還是立刻深深覺得父親的
這種行為不只沒品,連興趣也很沒品,難怪母親卡蜜拉會追著他打:『死老鬼!
原來你說為了我們去戰鬥,就是為了組這種女僕團回來!害老娘以為遇到什麼天
大事情!』……
自此,我就對由媚惑之眼組成的奴隸團失去興趣;這種能力只要能幫我吸到
目標的血就已足夠,後宮女僕傳說就留給父親去再造吧。
不論如何,修女們一定覺得今晚我能幫她們找到如此多人參加慕道班,是幸
福又快樂的一件事,所以才會心情這麼好,活動越辦越嗨?但老實說,這場活動
會在我看來,如果剛才大街上發生的是百鬼夜行,那現在這間教堂內舉辦的就是
群魔亂舞的猛鬼派對,半點美感都沒有。
雖然她們不論怎樣都跟我沒關係,但看她們心情這麼嗨、載歌載舞的激昂模
樣,多少還是讓我忍不住捏一把冷汗……
都七老八老,還像年輕人一樣激動,尤其是那名矮矮胖胖叫什麼麗麗還咪咪
的修女,換她上台佈道時心跳更一度飆到每分鐘一百九十下,平均一秒鐘三下,
在我耳中聽來就像機關槍那樣連發不停……她以為自己還幾歲?像我們一族長生
嗎?我都聽到她老邁的心肌發出痛苦哀嚎了,真怕她會就這樣講到激動處忽然心
臟麻痺倒下,蒙主寵招去。
不過我想她也不在乎吧?反正這裡是教堂,死了也有其他修女可以立刻幫她
辦後事,抬去教堂後面的空地種下去也不過十分鐘,反而我比較好奇種下去之後
會長什麼出來?
鬼火嗎?
不過說到這還真是讓我感嘆,這年頭要傳教還真辛苦,不只得博感情、還得
拼上僅有的一條命,什麼時候傳教業變成高危險行業我怎麼不知道?看來人類社
會的變動真是太快了……
當然,我的雙眼依然一直盯著穿著水手服的瑩子,看著她如何協助修女們辦
活動,盯緊她的一舉一動,就算她暫時離開我的視線到教堂內部稍微休息,我還
是要小可愛立刻追上去纏著她裝可憐,徹底監視她的行程,就是怕她在活動結束
前先行退場離去。
畢竟像這麼香甜可口的食物,不是說遇到就能遇到的,這會遇到了怎能輕易
放手?追丟的話可真會後悔幾個月以上啊……
小可愛也一直很乖的配合,只要離開我身邊就是拼命纏著瑩子撒嬌,畢竟這
不只關係到我的食慾,也關係到她的。尤其這是封閉的室內,瑩子的自然香味到
處都是,一層蓋過一層,濃厚的幾乎蓋過其她人發出的怪味。
以人類來說,被如此鮮美食物香味包圍,可能早就流出口水了;但我是人類
口中的吸血鬼,我不流口水,是口中尖牙會不受控制的開始冒出,一小段一小段
的,得費好大力氣才能讓牙再縮回去……
這使我想起近二百年前,我剛開始學著狩獵鮮血的情形。對什麼技巧都不會
的我來說,這個世界那麼的新鮮又有趣,到底都是可口的食物在走動,光是看著
就足夠讓我冰冷的血液沸騰起來。
就這樣,望著眼前熱鬧的幕道班活動不知何時才會結束,加上室內滿溢的瑩
子清香,我的思緒逐漸遠去,將監視瑩子的責任全都委託給小可愛,逐漸陷入回
憶中,遠至我出生的那天……
距今近二百年前的一個溫暖夜晚,母親卡蜜拉生下我。
她常溫馨笑著跟我說:「你剛出生的時候可真是個胖小子。媽媽生你的時候
感覺就像生蛋一樣,一下子就生出來了。」
我知道這樣對母親說是非常不敬,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這真是廢話,我們一
族的生育過程以人類的話來說可是卵胎生,懷胎十月後母親把被一團活肉丸包圍
住的我生下來,不像生蛋像什麼?我們一族都是這樣出生的。
我們不像人類嬰孩那樣,生下之後只要餵食母乳就足以維生,我們需要鮮血
才能生存,加上又沒有狩獵的知識與能力,所以外面包裹嬰孩的那團肉就成為我
們唯一的保護與血液供應者,直至我們成長到足以靠自己的能力狩獵進食為止。
對人類來說,這團肉一定非常嘔心又恐怖吧?但對我們來說,這團肉一點都
不嘔心,更可以說是我們神聖的第二名母親。
因為那團肉丸一直是活著的,離開親生母親體內後就一直陪伴著我們,保護
我們,供給我們生命,本身更具有生命的脈動……
是的,心臟,它有心臟,正因為有心臟的跳動,才有生命的脈動,血液的流
動,我們一族的嬰孩才得以繼續生存下去,才得以安心入睡。
它將持續看護我們,不分晴雨,不分日夜,直到它不再跳動,直到我們正式
進入這個世界,它看護生命成長的使命才得以完成,得以平息至永遠……
那是我出生的第二年,我正式進到這個世界,父親與母親微笑的臉龐映進我
臉龐,但那時的印象卻是模糊的,甚至只有片段記憶留存著,幼稚且青澀的在父
母的帶領下接觸羅馬尼亞的世界。
或許羅馬尼亞的確是個冰冷又險峻的地方,但當時的羅馬尼亞對我來說絕對
是浩瀚的,也是唯一的世界。
縱使寒風暴雪不時侵襲此地,但我還是喜歡這個地方,因為我能在這地方清
楚感受到大自然的雄壯與堅強,遠非我們一族或人類所能比擬的壯大。
在這個地方我一步步成長,從父親與母親那裡學習所有技能,並在這廣大的
地區開始我的獵食生活,在陰暗的荒原或村鎮角落追捕落單的人類。
我不否認,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是挫折的,畢竟我一直以父母為看齊的對象,
希望能像他們那樣優秀,將無知且無助的獵物徹底玩弄在手掌心中,甚至讓他們
連自己的血液被吸食了都不知道,但往往我所能做到的只是笨手笨腳的看著獵物
渾身發抖並驚慌亂竄躲著我,除此之外我是絕對的無能……
最後總是得靠母親卡蜜拉幫我搞定這驚恐不已的獵物,才能順利吸食到目標
的血液,並滿足的讓才剛品嚐過的食物又哭又叫的驚恐逃離。
我想我在人類間的『名聲』就是在這青澀的十年間建立起來的吧?
就算這時的名聲絕對稱不上是什麼好名聲,至少人們從此開始真正的知道身
為暗夜王子的我的存在了……
不過母親也在這十年時間,努力教會我在黑暗中徹底隱藏自己的方法,教會
我降低獵物戒心的方法,教會我如何使用我們的能力媚惑獵物的方法,甚至最後
在父親德古拉的教導下學會盡情玩弄獵物、延長品嚐時間的方法。
是的,從第一個十年之後我才開始認真品嚐鮮血,各式各樣的鮮血,不同年
齡與性別的鮮血,並逐漸深愛上清純少女獨有的甘甜鮮美滋味,難以自拔。
也是這個時候開始,我深深發覺人類其實是無助又脆弱的生物……
每當我吸食過少女的鮮血後,看著她依然陷入媚惑夢中的無意識雙眼,成為
任我宰割的獵物,總是不由得會如此想著。
為何如此虛弱的獵物,卻又能擁有如此強韌的生命力與繁殖能力?
因此曾有過一段時間,我對自身與人類存在的不同和理由充滿困惑。
為什麼我們是獵食者,而人類注定是名被獵者?
為什麼身為血族的我,跟註定要被我們獵食的人類有這許多的相似點,但又
充滿相異之處?
為什麼人類什麼都吃,就是可以不靠鮮血維生;但我們一族同樣什麼都吃,
卻少不了人類鮮血以維持生命?
為什麼人類可以站立在陽光下,但我們不行?
為什麼我們可以在極端炎熱乾燥或冰寒的環境生存許久,但人類卻不行?
又為什麼我們具有許多人類掌握不到的能力與知識,但人類卻是那麼的平凡
乏味?
為了給這許多問題找到答案,我曾經花費數十年的時間探尋過吸血一族遠久
過往的歷史,但卻沒有人知道我們一族從何而來,又是何時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唯一知道的,只有我們一族的歷史持續伴隨人類文明發展,從數千年前的遙
遠古代至今,如影隨形的活在人類所有記憶和傳說中,一代代傳承下來,永不止
息……
是的,有傳承自然就有開始,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如果這是真的,或者
這就是我們一族的起源;但如果這不是真的,那至少我們一族在神話中還是有一
個開始,就像大部分文明在神話中都有一段講述自己是如何開始的故事。
故事是關於莉莉絲,泛基督宗教神話中亞當第一位妻子。
人類史祖亞當不知道大腦哪根筋不對勁,忽然狠心拋棄莉莉絲,改投向夏娃
的懷抱,心有不甘的莉莉絲就這樣成為吸血惡魔,以吸食亞當與夏娃後裔的鮮血
報復,因此被神詛咒,成為見不得日光的暗夜惡魔。
我們一族自此誕生在這塊大地,只得在亞當人類後裔的陰影中尋求生存……
接著,史前的中亞波斯地區曾出土一個陶罐,罐上有一幅畫:一名男人和一
位想吸他血的惡魔搏鬥。
數千年前,古文明巴比倫出現一位被稱為麗麗圖的吸血女妖,專門吸食兒童
的血並聞名至今。
不只這些,這段時間還有更多更多來自人類各不同文明的紀錄,或是圖畫,
或是文字,或是人類間的口耳相傳,都足以證明我族存在的事實。
只是很不幸的,在遠古時代人類對我族帶有的唯一情感是恐懼……
至希臘時代,情況才有所好轉,更或許也間接證明了我族在那個時代就已經
跟人類一樣,擁有完整的群居社交行為,甚或是跟人類毫無隔閡的生活在一起。
史詩奧德賽這部鉅作出現一段極聳動明顯的文字紀錄,這部鉅作中一名叫尤
里西斯的人類英雄,請他所有虛弱到連話都說不出的朋友喝鮮血,之後他們喝了
血全都恢復血氣,一起快樂交談……
我得老實說幾句:或許這是史上第一場由文字紀錄下來的吸血派對LIVE
實況報導。搞不好他們最後還順便轟趴了,只是礙於文字尺度而無法寫出來?
歷史文明記載至此,這只是開始,離結束還早的很,況且歷史還很長,我們
一族在人類之中的地位才正要邁向一個新高點。
時間正式邁向羅馬帝國時代。
如果說愚蠢短命的人類曾在遙遠漫長的時間中做對過什麼聰明事,這絕對是
最了不起的一件:羅馬人總算接受我們一族存在的事實,並將自己從被我們吸血
就會被我們殺害的無知恐懼中解放,選擇與我們和平共存,各取所需,更將我們
遵奉為神供在神廟中祭拜,所以這才出現不少具有吸血渴望與萬般異能的神祇,
以我們一族的力量在歷史的黑暗中打贏一場場爭戰,幫人類創建出羅馬帝國。
緊接著的紀錄,更足以說明我們一族與人類之間的確曾有過一段親蜜相連的
大好日子,白紙黑字寫了二千年直到今天,人們可以認為這樣的事實有所偏頗,
但絕不可以否認。
當羅馬帝國的國勢在我族的幫助下攀到一個新高點,人類木匠中出現一名可
能是我們一族中在人類眼中最偉大的大人物,雖然研究起來比較像是我們一族與
人類少女混血的產物,因他不懼陽光,卻又能做出許多人類做不到的異能,更在
某場有名的晚餐宴會中親口說出這句話:『你們都喝這個;因這是我立約的血,
為多人流出……』
是的,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木匠大人:耶穌基督。
世人總稱他為神在世上的唯一化身。
沒有錯,他的確是名正言順的神之化身,因為我們的確是羅馬人祭拜的神,
帶有我族血液的他,的確也能說是神,不需懷疑。
但我私人真的得說一句,木匠大人可真夠嗆的,這麼光明正大的讓人類知道
他在晚餐中餵他的十二門徒鮮血,擺明了就是在餵食血奴、進行血的契約,就像
我每晚餵食小可愛那樣……難怪他會擁有如此忠心的門徒們,寧死也要宣揚他的
想法與理念到最後,畢竟如果單憑平凡人類的魅力,在領導人死後底下的人絕再
做不到這種程度。
這絕不是造謠,因為可還有許多證據可以證明木匠大人的真實身分可不同於
凡人,底下這些可都是他親口說的,聖經白紙黑字寫的:
『你們若不喫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
『喫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
『我的肉真是可喫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永活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因父
活著;照樣,喫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
泛基督宗教信徒二千年來就這樣一直把屬於我們一族的木匠大人當神崇拜,
後來因為開始排斥我們一族而拒絕承認這段史實並試圖隱瞞至今。
不過每當我想起這一段,可真是永遠覺得……夠血腥變態……
說句玩笑話,餵血不夠,還要讓奴隸吃他的肉?難怪一般吸血族可以千年為
單位來活,就算混血的也有幾百年,但他卻這麼早就死了……恐怕這名木匠鄉親
是自虐狂吧?對他來說是越痛越爽快?
所以我相信木匠鄉親的生命最後是幸福的;鞭打到不成人樣,又被釘在十字
架上讓太陽猛烤,人類雜魚都把他玩成這樣,想必他的臨死感受一定是永恆的漲
停板,沒有留下任何遺憾吧?讚美主,阿們。
只是說真的,至少我承認具為人類與我族身份的木匠鄉親的確有遠見,知道
雖然我們一族被羅馬人類當成神趾敬拜,但他們早晚會因彼此之間力量上的決定
性差異而引起對我族的警戒,逐漸將我們排除在人類社會與文明之外,甚或重新
引起兩族的對立,將彼此拉入瘋狂且血腥的殺戮,甚至可能延續到其中一方被完
全消滅為止……
因此他認為在這時就開始對世人宣揚愛與寬恕,以此啟發世人,使這教義流
傳下去,或許就能避免最惡劣的結果。
的確,木匠大人成功團結起信仰與支持他理念的人類,但他也失敗了。
人類只選擇性的接受他的理念,依然如他所猜想的於數百年後將我們打成妖
魔一族,並將我們的位從神殿中永遠移去……
人類所擁有過的最龐大帝國:羅馬帝國、就此失去我族的庇護,在各式內憂
外患威脅下面臨崩潰局面,此後更不曾再出現過如此龐大又恆久的國度。
我一直無法理解人類的想法,為何就是無法坦然面對自己信仰的神的可能真
實身份?
是人類又怎樣?
是血族又怎樣?
是神又怎樣?
只要宣揚的是真正的愛與包容,還會有什麼無法接受的事?
但我族默默接受人類這樣的態度,甚至回到羅馬帝國以前的那種單純生活,
不願太過涉入人類的事,只有為了生存需要才會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狩獵並吸食
鮮血。
話雖如此,但我們終究還是很少輕取人類的生命,不隨便將對方的血液吸食
殆盡,除非自己的生命安危受到威脅。
因為我們不是笨蛋,漫長的歷史使我們學到肆意殺戮絕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反而只會使人類更提高警覺,更具有激烈敵意,讓我們更難以行動,難以吸到鮮
血餵飽自己。
所以大部分的我族最後都寧願跟人類和平共存,而不是殺光他們。
畢竟如果我們的將食物全吃光的話,我們之後又該靠什麼維生?
而且單方面將一群螞蟻殘殺殆盡,能有什麼趣味可言?
是的,人類在我們眼中跟螞蟻幾乎沒兩樣。絕不要以為人類繁殖力很強、應
變能力高超、我說的只是夢話,其實人類這種生物在我們眼中不過比螞蟻活的久
一點而已;我們真想動手的話,沒有人類阻擋的了。
但人類一直無法理解我族的態度與想法,甚至無法承認二千年來信仰的神子
有可能真的是自己口中的妖魔鬼怪混血兒,更選擇性的遺忘過往兩族曾相依相存
的歷史,如同這段過往未曾發生過,非得想辦法把我們一族徹底排除不可。
更惡意造謠說只要被我們咬到就也會變成見不得日光的吸血鬼,只能永遠活
在黑夜之中,被神詛咒至末世,想以此讓人們不願再讓我們吸食……
這謠言一點根據都沒有,從沒有任何人類因為被我們吸食血液而跟著成為我
族一員,否則這個地球早就換由我族統領,人類已經自然消失,但它卻非常成功
的在人類之中造成恐慌,遠超當時我族任何一人預測。
人類開始群聚在一起,以各種方法排斥生活在他們週遭的我族。或是有形,
或是無形,或是言語,或是行動,所以我們兩族終於在距今約七百多年前的十三
世紀,一座叫聖瓦爾倫的小村發生了武力爭執,造成數十名原本就不是我族對手
的凡人被擊殺至死……
從此人類開始帶著極度恐懼與惡意公開稱呼我們一族為吸血鬼,彷彿我們的
存在將永遠嚴重危害他們的生命與財產,因此終於展開一段天主教徒聯手到處想
獵殺我們的征戰歷史。
我的父親德古拉經歷過這段時代,甚至在我出生三百多年前的十四世紀,原
本就屈居劣勢的人類更一度頻臨滅亡危機,因為他們徹底惹火我們一族,我族才
會真正如同上帝發怒,六親不認。
這段歷史就是世人口中的黑死病大蔓延,一個村子接一個村子、一個鄉鎮接
一個鄉鎮的被我們迅速消滅,接連數百萬人,無一倖免,幾乎是當時歐洲全人類
總數的三分之一。
教廷那群傢伙這才發現以凡人之身對我們吸血一族完全無計可施,連像樣的
抵抗都稱不上,當然對外只能將這一切歸因為黑死病的因素,想以此掩飾自己身
而為人的無能真相,並且由教廷出面於暗中卑微的跟我們談和求饒。
我們一族很快就接受人類談和,不是因為我們也戰累了,而是我們一族經歷
過這場爭戰後也有所驚覺,畢竟照這種速度殘殺人類下去的話,很快的大家就得
斷糧餓肚子,於是父親他才會在當時於族中出面提倡所謂的:「人類牧場」,讓
梵諦岡不得不接受,人類這才得以活下去,並且我族能夠永遠有血喝,大家幸福
美滿又快樂。
這就是隱藏在這個世界背後數千年的真實歷史,人類自此成為我們眷養的牲
畜,甚至直到今天都沒有改變,除了梵諦岡少數高階神職者外的人類都不知道真
相,只知道單純活著,不斷進行繁殖行為,讓自己的遺傳因子得以持續流存在這
個世間,一天又一天,白天之後又一個黑夜,直到肉體終於衰敗,死神找上自己
為止……
忽然,一個味道驚醒我,將我從追憶中拉回當下,立即抬起頭。
那是令人做噁的臭味,雖然還不是濃厚到人類可以輕易發覺的地步,但在這
充滿瑩子清香的屋子中對我來說卻是強烈又刺鼻的對比。
如果瑩子的鮮血香味是甜美的甘味,那這味道就是腐敗的臭味。
如同活著的味道,如同敗壞的味道。
如同生命的味道,如同死亡的味道。
這是永遠處在兩個極端的不同氣味……
我順著味道轉頭,立即望見原本應該漆黑的半掩窗外,有一對發紅的血紅光
芒,直盯著這間教堂內看。
這對紅光似乎也發現我正盯著他,於是也轉而望著我,充滿無盡飢渴惡意。
牠凝視著我,我也凝望牠,任憑室內歡樂聖樂聲迴蕩,任憑修女欣讚主名,
我們只是凝望著彼此。
從這扇窗吹進的自然微風,也持續將死亡氣味帶進這個屬於耶穌的殿堂,一
絲一絲的,彷彿永不止息。
隱隱約約的,以人類平凡雙耳都無法聽見的音量與音階,我聽見牠發出的低
沉咆哮,如同怒吼,又如同呻吟,展露飢渴的野性慾望。
小可愛之前沒有察覺到這股臭味,只是一邊玩弄我的大衣紐扣,不時專心監
視瑩子,但這時也終於聽見這聲音,注意到窗外的不同存在,跟著轉頭望去。
「……主人?」
小可愛關切的小聲詢問我,但那對紅光也在此刻逐漸轉弱,終至完全消失在
黑夜中,腐敗的死亡之味也不再飄傳進教堂,消散在瑩子的香氣中。
我只是依然看著那扇窗,不發一語的:「…………」
(待續)
= 故事小知識 =
吸血鬼的奴隸:
吸血鬼的奴隸分成暫時與永遠兩種。
暫時的就是指被媚惑術控制的人類,永遠的是指接受吸血鬼血液的半死者。
一但接受吸血鬼的血液,就完全了血的契約,身體將永遠停止成長,但卻會
得到吸血鬼部分異能,並擁有超乎凡人的各種能力。
唯一跟吸血鬼主人大大不同的是,奴隸完全不會在意陽光帶來的危害,所以
血的奴隸也可以說是替代主人在白天行事的好幫手。
另外,血的契約對奴隸來說是必須每天進行的行為。忽然中斷的話將會使奴
隸如同永遠處於飢餓狀態,天天渴望著能喝到主人的鮮血而痛苦,並且本身承襲
到的異能也將逐漸消逝於無形,甚至恢復為凡人的水準,甚至是可殺死或病死的
平凡存在,因此每日必行的血之契約對奴隸來說是很重要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
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