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隱世國度瓦干達呈現的黑人民族想像

2022/11/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上集《黑豹》雖然只是一個中規中距的超級英雄故事,卻能在國際上達到遠超劇本實力的成功,當中過人之處除了是他成功改編了經典故事《王子復仇記》與《獅子王》,以及超脱一般所謂政治正確的左膠電影之外﹙宣揚黑人文化但意識上卻一點也不和平想亦毫不大愛﹚,是他以一個虛構國度完美顯化了黑人對於其自身的民族想像。
黑人以外的觀眾一開始看《黑豹》系列可能會覺得有點抽離,然而只要仔細思考其中心思想,必然有共鳴。瓦干達固然是虛構,然而其民族的核心價值卻極貼地,不僅是在畫面﹑音樂以及服裝這些外在的東西上呈現出絕佳的黑人藝術,其國民由上以下在面對入侵者時,或者任何不公平之事時,都必定會挺身而出毫不畏懼。這除了附合黑人種族的三觀外,在「黑人電影」的包裝下更添其教化意味,好讓散落於世界各地的黑人即使未必身在同一個國家,卻能從《黑豹》系列集體記起自己從哪裡來,該成為什麼人,或者不要成為什麼人。
你出生是個黑人,一輩子都是個黑人,或者礙於他者對黑人的偏見或歧視,黑人總是很難完美融入其他群體。情況有如所有華裔移民去外國的人一樣,黃皮膚一看就知道你跟大家不一樣,更多的是,你本身從小到大的所有認知都跟其他人大不同,而這也不是哪一方面的錯。你一出生是台灣人,一輩子就是個台灣人;而如果你生於斯長於斯,無論你身在何方,一輩子就是個香港人。
也許真實世界中的任何民族或種族都有如《進擊的巨人》的尤彌爾子民一樣,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連接,即使該族每個人未必認識彼此,甚至身在不同的時空,但只要遇到一些關鍵人物或一些事,一種難以形容由心底發出的內在感召便會油然而生,足以讓人重新想起自己真正的身份,而在《黑豹》電影充當這個關鍵人物的,就是帝查拉,所以查德維克博斯曼即便真正入世的代表作說實在就只有《黑豹》,在離世時卻理所當然的引起了全球世界性的集體心理創傷。
這就是《黑豹》系列的成功及其獨特之處,而這也不是其他超級英雄電影能輕易模仿得來,這實在要歸功於導演暨編劇Ryan Coogler建構角色以及編劇的功力。他必然是個對於自身種族從內在到外在有高度認知意識,才能以一個不存在的國家民族跨越地域的引起全球黑人共鳴,甚至讓黑人以外的種族亦能在片中找到值得欣賞之處﹙還多到數不完﹚。
後記:
筆者認為《黑豹2》承載的除了是對帝查拉的思念之外,更多的是探討一個民族失去精神領該何去何從。突然間被強迫繼承王位的舒莉,其取態顯然不如帝查拉或齊爾蒙格般格局那麼大,她更傾向的是以個人執念出發,不過可幸到了最後關頭,她仍然能發揮同理心,想像到水底王國塔洛坎如果失去納摩就必然會亡國,然後住在深海的人民就算不死光,都會進入一種類似集體失魂的狀態。
舒莉假如在最後關頭真的把納摩的頭砍下來,嚇人的不只是畫面上近鏡頭的大噴血,還有一種亡國感的恐怖,以及角色徹底黑化也會讓人很難受。所幸導演手下留情,不然這樣的安排真的會讓筆者感到很不安。
生跛
生跛
文字工作者,興趣是用字不謹慎,寫長句子,亂用四字成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