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18 One's pound of flesh

***********************************
這篇故事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本故事將同步發表於 龍門客棧 小說頻道 PCGAMMA
這篇有許多話想說,不過還是不說了,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其實每篇都有一堆話想說 XD)
***********************************
= 聖女新娘 18 One's pound of flesh = V1.01
我就不相信瑩子不會先回到她那間心愛的小教堂去。
我垮著一張冷臉,以最快的速度在夜晚的空中向那間小教堂躍去,一個屋頂
  又一個屋頂,並且路上一直想著:「該怎麼做才可以讓她乖下來不再亂跑?」
雖然很想從父母身上找借鏡,但可惜他們從沒有奴隸亂跑,加上都只看過父
  親被母親教訓追打的樣子……
我很快回到教堂,但我沒有從正門進去,因為我竟然看到一輛黑到發亮的賓
  士車停在門口,還有一名年輕神父恭敬站在車旁看守,於是我跳到教堂陡峭的瓦
  片屋頂上,在黑暗中彎著腰從氣窗觀察裡面的狀況。
明亮的佈道大廳有幾名修女一直緊握十字架專注看著窗外,不時彼此小聲交
  談,好像在戒備什麼……不過我猜應該是戒備我可能的到來吧?這表示瑩子絕對
  已經帶著小可愛回來,並且食屍鬼也還沒找上門,而使我鬆口氣。而且她們這些
  薑比起瑩子還是辣的多,知道我不會因為幾百根鐵釘就被困住……
另外,從我的位置只看得到這群修女們的背影和頭巾,看不清臉,所以我開
  始屏氣聆聽瑩子或小可愛的聲音想確認她的位置,但卻沒有任何她們的聲音……
  不過倒是有了意外的收穫,並且大門外那輛賓士八成是他的。
我聽到熟悉的男人以同樣渾厚的聲音說:「麗麗修女,我知道妳的痛苦,不
  過……」
麗麗哭哭啼啼的說:「塔克主教啊!瑩子那孩子……那孩子一直那麼善良純
  潔,而且深信主……為什麼會被惡魔如此糟蹋,瘦成那樣……帶回來的衣服更全
  都沾滿血!」說完之後又是一連串的哭聲,並且從聲音聽來她好像是緊抱著那件
  制服血衣痛哭。不過不只有她的哭聲,還有其她幾名修女媽媽們的哭聲。
「修女,我們要堅定,要相信主,祂的旨意自有其道理,尤其是在如此艱難
  的時刻,這必定是她必須經歷的考驗,也要相信惡魔早晚也會得到天主降給他的
  天譴。」
麗麗依然哭哭啼啼的,並且語氣中多了責備的意味:「為什麼那一天你就是
  不願意對我們伸出援手?或許瑩子就不會被惡魔帶走,也不必受這樣的苦了!」
塔克主教很誠懇的道歉:「是的,我無法請妳們原諒,這罪則由我獨自承受
  吧……」
「神父!求你這次一定要幫助我們!絕不能再讓瑩子被那惡魔帶走!」
塔克主教猶豫了一會,終於為難的開口:「我盡力。但我們除了天主賜與我
  們的陽光、還能有什麼方法阻止那如同不死的惡魔?而且現在也已黑夜了……」
我冷笑一下,對塔克主教怎麼個盡力法充滿興趣,不過他們接著說的話都沒
  有什麼實用的建設性,都在聖水、木樁或大蒜之類的議題打轉,很快就對他們的
  交談失去興趣。
雖說薑是老的辣,不過老狗終究變不出新把戲……
再說現在我只想迅速安靜地帶瑩子回去,不想跟他們有所牽連,於是我繼續
  輕聲走在屋頂,一個氣窗接一個的檢查,終於在教堂最裡面的上掀式氣窗看見瑩
  子和小可愛。微弱的月光照耀中,潔白乾淨的床舖緊靠著牆壁,她們相依在床上
  側躺睡在一起,並且持續有瑩子的清香從氣窗隙縫飄出,這應該就是她的房間。
小可愛因為沒有帶換洗的衣物,所以依然穿著原本的洋裝式童裝。瑩子則已
  經換上長袍式潔白睡衣。不過太陽才下山沒多久,她們就熟睡成這樣……我能了
  解瑩子是因為這幾週的身心折磨而疲累的需要好好休息,但小可愛就真的太貪睡
  了,於是我露出微笑看著她們好一會。
正當我伸手想將氣窗掀開,才發現已從內側上鎖,而且似乎上了好幾道鎖。
  於是我開始緩慢使力拉,讓裡面拴住這扇氣窗的鐵鎖緩慢彎曲變形,並且螺絲脫
  開無聲掉落地面,終於將上鎖的氣窗完全掀開,使更多月亮光芒直接照射進陰暗
  的房間,且不發出聲響的躍進去。
無聲落地後我站起來整整衣服並環顧四週。她的房間並不大,輕淡粉紅色的
  牆壁,掛在牆上的聖母圖像,天花板垂掛的小夜燈,釘在牆壁上的吊衣架掛著一
  件乾淨的水手服還有幾件家居服,頂端有鐵勾用於開啟或關閉氣窗的木竿立靠在
  牆邊,房間最裡面的角落擺有深黑色木頭書架,裡面大多擺著跟宗教有關的書,
  甚至書架旁的書桌上所有物品也都收的很整齊。
她的房間裝飾大致上是中性的,唯一能感覺到年輕女孩氣息的部分除了那件
  水手服和牆壁的色調,就是擺放在書架最上面的幾具天使布娃娃與小熊娃娃,應
  該是她的修女媽媽或過世的神父買給她。
我本來想走去她的書架前研究一番,看她讀過的書有哪些,這時我聽到床上
  有動靜而轉頭看去,依偎在瑩子懷中熟睡的小可愛已經在床上揉著眼睛爬起來,
  並轉過身體向我這裡看。
小可愛看到我,高興的伸出雙手就要撒嬌的喊:『主人抱抱!』於是我趕緊
  阻止她發出聲音吵醒瑩子,將右手食指比在嘴前:「噓……」她才趕緊將雙手摀
  在小嘴上,點頭應答。
我無聲走過去,輕輕坐在床沿,小可愛立刻抱著我撒嬌。
我很小聲的問:「有沒有乖乖的?」
她笑著小聲回我:「有~~~」
我用手撫她的頭,表示獎勵與讚美,她也高興的無聲笑著。
本來我是打算找到瑩子後立刻帶她回去,不過看她現在難得能放心沉睡,還
  是決定再等一下讓她多休息一會,反正夜才開始,還長的很。
我忽然想到她的香氣可能引來食屍鬼而想關上氣窗,於是跟小可愛說:「回
  去躺好,」就要站起來,她卻在這時笑著趴到我背上抱著撒嬌:「主人背背。」
於是我乾脆讓小可愛以雙手環抱我的脖子、雙腳夾著我的身體、就這樣背著
  她站起來,伸手拿起牆邊的木竿,利用頂端鐵勾將氣窗慢慢拉下,才走到書架前
  好好研究瑩子讀過的書。
主要都是些很初級普遍的宗教入門書,厚黑本的新約、舊約自然不必說,其
  他諸如:『新約註譯』、『聖樂詩歌集』、『消失的福音(偽經集)』、『淺談
  耶穌的母親:瑪莉亞』,然後才是擺放她的學校課本……看到這,她已經幾個禮
  拜都住在我那,期間都沒有去學校,不知道會不會被退學?
我將手伸去,取出『淺談耶穌的母親:瑪莉亞』這本書開始翻閱,因為瑩子
  做的夢一直讓我很在意。而像隻貓掛在我背上的小可愛也將頭跨在我的右肩上,
  好奇的跟我一直閱讀書中的內容;不同的是小可愛是因為好奇才看的,我則是一
  直陷入沉思中,甚至這本書的內容過目就忘,完全無心細讀。
為什麼瑩子會作那樣的夢?這到底表示什麼?
她是聖母瑪麗亞嗎?這是她前世的記憶嗎?但這可能嗎?
忽然沉思中的我聽到背後小可愛的肚子發出聲音:『咕嚕嚕~~~』
我轉頭跟小可愛互望,她笑嘻嘻的小聲說:「肚子餓了……」
也對,這時通常都是我餵她、並與她完成血之契約的時候,不過這裡不是家
  裡,又讓她吸乾的話可是蠻麻煩的,所以我跟她說:「等回家,好不好?」
她重新貼在我背上像隻貓咪撒嬌表示答應。
我本來想重新將注意力放回書上,忽然小可愛撒嬌的小聲開口:「主人?」
「嗯?」
她以請求的聲音撒嬌說:「人家有一件事……」
「什麼事?想要買什麼玩具娃娃嗎?」於是我故意嘲笑她,給她一個機會教
  育:「都這麼大了還在玩娃娃?羞羞臉。」
她有點生氣的將頭跨到我肩上看我:「不是啦。人家也很久沒玩娃娃了。」
我轉頭微笑看她:「那是什麼事?」
她天真說著:「你能不能現在喝瑩子姊姊的血?」
我看著她:「……」
小可愛繼續撒嬌,甚至都將粉嫩小臉貼在我臉頰上摩噌:「好不好嘛?好香
  好好喝喔~~~」
我這才確定雖然小可愛只吸我的血,不過那晚她還是從我這裡嚐到了瑩子跟
  以往那些處女完全不同的香淳滋味,對瑩子的味道完全念念不忘。
她可能是看我都沒有回應,就以楚楚可憐的水藍雙眼淚撒嬌看我,好像怕我
  會責罵她:「不可以嗎……?」
我看著她,然後看著床上熟睡的瑩子……
「唉……」我嘆了一口氣,反正瑩子現在熟睡中,照這陣子她的情況來看,
  只要我小心點,動作輕慢點,並且注意不要像哪晚一樣太貪心的一直吸,這樣要
  她醒來後沒有感覺與印象也不是什麼很難辦到的事。因為以前我的確曾像這樣潛
  入目標的房間咬過女孩子幾次,神不知鬼不覺的,嘿嘿……
不過……仔細想想這真的蠻奇怪的,我現在吸瑩子的血,之後她再吸我的血
  止住血癮……
「妳不能跟瑩子姊姊說喔,不然她知道的話可能會很難過。」
小可愛點頭如搗蒜,並且飢餓的口水好像已經開始分泌,眼神看起來都開始
  不一樣……
於是將書本放回架上並讓小可愛回到地上自己站著,我輕輕走到瑩子床邊,
  看著依然側躺面對我的睡姿與睡臉。
反正只是吸個幾口,並且這次對於她的血會多誘人已經有個底,所以絕對有
  自信可以把持住,不會再像那晚失控差點殺了她……
於是我慢慢地將身體靠過去,張大嘴唇露出尖牙,一手靠在牆上、一腳慢慢
  將膝蓋頂到床上撐著身體,彎下腰將嘴向她潔白的脖子靠去,也聞到她發自體內
  的自然香味越來越濃厚……
我一直小心緩慢的靠過去,小心又準確的,一公分一公分的,一直看著她的
  脖子……
忽然,我嘴還張大大的,兩顆尖銳獠牙還明顯清楚的露在外面,離瑩子鮮美
  的脖頸更只有10公分左右,從視線邊緣忽然發現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
我看見她正睜大雙眼一直瞪著我看,不時眨著雙眼,並且是帶有不敢置信的
  驚訝與恐怖情緒的複雜表情,完全沒有動作。
她躺在床上看著我,我也看著她,彼此安靜沒有任何動作的互望好一會。
瑩子竟然醒來了……
我可真沒想到她會在這節骨眼醒來,可能是我的腳膝蓋頂在她的床上後,輕
  微震動的彈簧終於驚醒她吧?
我想她應該醒來不到10秒,不過一醒來就看見被幾百根釘子牢牢釘在棺材
  中的我出現,而且自己又要成為我的食物……
我決定先打破如此令人尷尬的沉默,收起露出的獠牙,並讓彎下的身體重新
  挺直,以微笑問候她:「睡的好嗎?我親愛的睡美人?」
卻在我道完早安,瑩子臉色立刻大變,從驚訝與震撼中回復,並且掙扎著從
  床上驚慌爬起靠著牆壁,開始緊張說著:「你……你……你又想對我怎樣?」
我的雙眼望向恐懼的瑩子,將自己的手伸去,想握住她的手安撫她:「請不
  要害怕,我什麼都沒做。」雖然更正確的說,是未遂……
她知道我是因為她醒來才停下動作,不然現在已經又成為我的食物,所以看
  著我將手伸過去,以為是會藉機傷害她,就忍不住驚恐的身體縮一下,然後確定
  我沒有要碰她就只是恐懼看著我,並開始微微發抖。
看她這樣,像隻屠夫底下待宰的無助小羊,本來我是打算在她醒後對於離家
  出走的事責罵她幾句,此刻卻完全罵不出來,只能有點無奈的嘆口氣,然後像數
  落指責小可愛那樣,伸出右手食指一直比著她點動:「妳應該見到修女媽媽們了
  吧?現在願意跟我回家了嗎,我的淘氣瑩子?妳還得跟那可憐無辜的棺材好好道
  歉呢。」
她將身體緊貼在牆壁驚恐搖頭,表示拒絕跟我回去。看她緊貼成那樣,我看
  如果牆壁是軟的,只怕她會整個陷進去。
於是我將手再伸過去,想搭她的手安撫她,她也知道我的意圖,張口就要號
  叫,於是我趕緊安撫阻止她,但我的動作太慢,瑩子立刻叫的像殺雞一樣,屋頂
  瓦片可能都為這音波震碎:「呀!!!!!」
妳是看到鬼喲?!
我趕緊「噓!噓!噓!」的加上手腳並用動作試圖阻止她繼續尖叫,可惜塔
  克神父和修女媽媽們已經聽到,一直緊張喊著:「瑩子!瑩子!妳怎麼了?!」
  並向這房間衝跑過來。
被嚇到的小可愛趕緊躲到房間角落。
她們這群老人動作還真快,10秒不到,他們就奔到這裡將房門推開,一群
  人擠在門口不敢置信的瞪著我看,我也瞪著她們看。
而很不巧,此時的我正一手摀著瑩子的嘴,一手搭著她的肩膀,一腳膝蓋也
  頂在她的床上,就像是要爬上床偷吃卻被發現……雖然事實也是這樣沒錯啦……
溫暖的小夜燈下,修女媽媽們此起彼落尖叫喊著:「你這惡魔!又想對瑩子
  作什麼?!」並且趕緊舉起胸前佩戴的十字架對著我,好像認為這樣我就會嚇的
  逃之夭夭。
我沒有理會她們,而是保持貴族該有的禮貌與微笑回應:「各位晚安。原本
  我不希望驚動各位……」
這時驚恐的瑩子作勢就要推開我跑向修女媽媽們,但我稍微使點力氣穩住身
  體後她就完全推不動我,我更伸出一手貼在牆壁上擋在她面前,她只能驚恐的一
  直看著媽媽們。
這時那名凱薩琳修女抬頭看著氣窗發現依然關闔著,因為週邊一片黑而不像
  有被破壞開過的樣子,就訝異問我:「你怎麼進來的?!」看來氣窗那些鎖是她
  親手裝的,而且很自傲絕不會有人入侵的樣子……雖然我10秒鐘就拉開了。
「怎麼進來的?就像這樣,」然後我驅動身體加速能力瞬間來到她們背後,
  對她們來說應該十分之一秒都不到,我就已經將門旁的電燈轉亮讓室內恢復光明
  並張開雙手搭著她們的肩膀,接著繼續說著:「只是都沒有人注意到我。」
塔克主教一定早就知道我有這種能耐,所以只是用鼻孔噴氣;不過修女媽媽
  們轉頭看我一瞬間就來到她們背後並轉開電燈,全恐慌的就要驚叫的向房間裡的
  瑩子跑去,瑩子也急著在床上要跑向修女媽媽們。
我再度驅動加速能力,回到剛才的位置站好,並依然用手擋在瑩子身體前阻
  止她的動作,並無辜問著:「各位怎麼了嗎?像是見到惡魔了?」
當然我這些話只是在捉弄修女媽媽們,我可沒那種能耐讓自己長時間處於加
  速狀態的在教堂內找瑩子,但不瞭解的她們還是被我神出鬼沒的能力嚇到,開始
  又唉又叫的趕緊躲回塔克主教背後擠成一團,然後開始哭告上主,並此起彼落的
  一直唉叫:「惡魔!惡魔!神啊!神啊!」
我露出捉弄人的邪惡笑容。
塔克主教看著我,似乎是試圖跟我說道理:「闇夜的王子,你為何一直如此
  為難瑩子這孩子?就不能放過她嗎?」
「我沒有為難她,不過是希望她遵守許諾給我的諾言,終生歸我。再說這也
  已經是事實,她只能跟著我。」不然奴隸真能脫離血主嗎?
塔克主教以手在肥胖的身上比劃十字:「但你所要求的承諾,對瑩子這信仰
  虔誠的孩子來說,真是莎士比亞筆下威尼斯商人的one's pound of flesh,人的一磅
  肉。」(註*)
我微笑回答:「那你真該感謝天主,我沒有要她的一磅肉,那會殺了她,所
  以我只要她將自己的身體獻給我,並且跟我回去。」
塔克主教繼續試著跟我理論:「王子殿下,但你所要求的這件事本身就是不
  義的行為,而且你看瑩子這孩子被折磨成這樣,真的一點都不會內疚?」
我毫不留情諷刺他:「那晚決定放棄瑩子的人,現在竟敢說這種話,神父你
  真該去從政,真的。」
他的血壓必定再次竄昇,因為他的臉頰已經完全翻紅,並激動大喊:「我的
  罪過我自己願意承擔,但那晚你讓我有選擇嗎?!」
「為什麼會沒有?你只要拒絕,並且繼續這間教堂的拆除計劃不就是拒絕我
  的要求嗎?」
他氣憤的又想開口反駁我,但麗麗修女已經跪下來跟我哭喊:「阿爾卡德先
  生,我求求你,瑩子真的就像我們女兒一樣,求你放過無辜的瑩子吧,主一定會
  為此將你拯救出地獄……不然拿我代替她陪你吧!」
我故意裝出鄙視表情:「啥?將我救出地獄?那裡可是我這惡魔的故鄉,充
  滿熱血熱情的好地方,而且拿妳代替?我謝絕,一點都不考慮。」
這時一直在我身邊緊貼牆壁顫抖的瑩子可能是看麗麗這樣,終於控制住心中
  的恐懼,以所有勇氣開口:「不論如何,我絕不會跟你回去!」
我轉頭看著她:「為什麼?」
瑩子忍著恐懼對我說著:「因為你是吸血惡魔!不知道以前已經有多少人已
  經像你對待我那樣的被你吸光血殺死!」
我皺著眉頭:「這話真是沒禮貌,而且是很嚴重的偏見。我出生到現在的確
  吸了無數人類的血,但可還沒有人因我而死。」
她掙扎著,對要說出口的話很明顯有所顧慮,最後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你
  這惡魔!那晚你不是差點吸光我的血,殺了我嗎?!」
「我承認,不過那是意外;再說我不是也救活妳?」
瑩子的雙眼再度浮現淚光:「所以你就得讓我像這樣被詛咒到末世?!」
我本來想回答她,不過原本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麗麗修女先我開口:「瑩
  子……?」修女媽媽們也全都看著她。
我看著修女媽媽們疑惑又訝異的表情,轉頭看著瑩子痛苦的欲言又止並最終
  別過臉的表情,揚揚眉頭:「啊……這樣啊……原來妳回來後都還沒跟修女媽媽
  們說這件事。」
修女們全看著我,甚至連塔克主教也看著我。
「那我就替不敢跟妳們說這件事的瑩子代言吧,反正妳們早晚也必須知道。
  她已經得到我的血液,體內有我們吸血族的血,是我的奴隸,也是我的人,與我
  訂有最深的契約,近乎永生的生命再不能缺少我,更必須每隔一段時間靠喝我的
  血來解除身體的痛苦。」
我這段話徹底撼動修女媽媽們的心,甚至塔克主教也睜大雙眼瞪著我。
凱薩琳不敢相信的大聲問:「瑩子!是真的嗎?!」
瑩子沉痛的點頭,然後將臉埋在手中,開始痛苦的哭著。
修女們沒有再說什麼,並如同心臟不再供應血液到頭部,使臉色一片慘白。
塔克主教開始一直用手在胸前比劃十字,並開始喊著:「阿爾卡德!你竟然
  真的對這無辜的女孩做出這樣慘忍的事!你一點都不會覺得良心不安?!」
我沒有理他,而是繼續看著修女們說:「各位修女們,懂了沒?這就是為什
  麼瑩子絕對不可以離開我太久的原因。更何況我剛才都沒機會說到的,那晚出現
  的食屍鬼一族一定正到處在尋找瑩子等著獵殺,妳們真的要她留在這裡受死?」
但她們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我接著說的話,只是崩潰的跪倒在地上,然後雙
  手緊握住配戴的十字架,聚在一起並低頭哭喊著:「主啊……主啊……為什麼你
  要瑩子經歷這樣的事……」
瑩子淚流滿面的搭著我伸出阻擋她去路的手,並看著我哭求:「求求你……
  讓我到媽媽那裡去……」
「……」
「求求你……」
我終於將手伸回,並不再腳膝蓋壓在床上的站到床邊,她也趕緊跑向修女媽
  媽們,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此時凱薩琳修女忽然抬頭並以坦然的微笑跟其他修女說:「姊妹們,瑩子就
  拜託妳們了。」
修女們忽然聽她這樣說而完全愣住,凱薩琳也沒有再多說,站起來之後就以
  不怕死的勇氣和決心向我跑來,並喊著:「你這惡魔!除非我死非則我絕不會再
  放手,更不會讓你再把瑩子帶走!」
我動都沒動,看著她向我跑來,聽著瑩子和修女們尖聲叫她,並且讓她彎腰
  用肩膀緊頂住我,想固定住我的行動。
瑩子一直叫她,但凱薩琳依然繼續喊著:「快帶瑩子走!快帶瑩子走!」修
  女媽媽們這才連忙半推半拉著瑩子,慌忙的就要帶她離開。
我沒有理凱薩琳,而是看著正打算將瑩子帶走的修女們,認真的說:「這是
  最笨的行為。如果是以前就算了,不過瑩子現在已經是我的奴隸,我對她的安危
  有責任,所以不論是誰想傷害她,或要她永遠藏離我身邊,甚至是她自己離開我
  永遠躲起來,我都會為此在這座城市大開殺戒,一天殺一千個人我也不在乎,直
  到她回到我身邊為止。」
推著瑩子正要擠出門的修女們不再有動作的看著我,並且完全不相信我會說
  出這麼難以讓人置信的話語。
瑩子更是恐懼的看我。
我再度輕描淡寫的微笑看著修女們:「何不試試?請隨意帶她離開。我現在
  絕不阻止妳們。」
塔克主教忍不住一直用鼻孔噴氣,氣急敗壞的說:「阿爾卡德,你真的沒有
  絲毫良知存在嗎?!再怎麼說你都不能這樣做!你說要殺的那些都是無辜的人!
  這絕對是惡魔的行為!到時天主永遠都不會寬恕你!」
我冷笑看他:「反正在你們人類眼中我就是惡魔,我還管你的天主良知?除
  了奴隸,人類對我來說不過是分為能喝的和不能喝的,其他用途最多也不過是讓
  我打發時間消遣用。」
塔克只得憤憤看著我,繼續用鼻孔不停噴氣。
一直緊抓我不放的凱薩琳也認為我會真的作出這種事,不再緊抱著我,抬起
  頭以不敢置信的表情看我。
我低頭看她,不帶任何感情的冷淡看她,然後伸手以不會傷到她的力氣推她
  肩膀,將她推回修女之中。
其他修女們接住凱薩琳,完全相信我會為了瑩子而來個無差別大屠殺,無能
  為力的只能又坐倒在地上悲哀哭起來。
「瑩子,現在願意跟我回去了嗎?食屍鬼可是一直在找妳。留在這裡太久真
  的對妳非常危險。」
她們只是抱在一起。
我溫柔呼喚她:「瑩子?」
她依然和媽媽們緊抱在一起,一點都沒有回答我。
我嘆口氣,轉身對一直縮在角落的小可愛示意,她就乖巧的趕緊跑到我身旁。
我彎腰跟她說:「過去牽瑩子姊姊的手,要她跟我一起回家。」
小可愛乖巧點頭,正要遵照我的命令時,此時一直用鼻孔噴氣的塔克主教忽然
  靈機一動,想到某個解決辦法,嚴肅看著我,然後轉頭看著瑩子和修女們,猶豫的
  說:「阿爾卡德。修女姊妹們。既然這樣的僵局不是我們任何一人可以輕易解開,
  又可能牽涉到如此多人,或許我有個提案,大家可以一起認真考慮……」
塔克這一說,大家都抬頭看著他。
他看著瑩子嚴肅的說:「孩子,在妳瘦弱的身軀被詛咒的此刻,真的依然願
  意將身心都奉獻給主,願意為主犧牲自己,以洗淨自身的所有罪惡,並踏上主所
  舖造的道路?」
瑩子緊靠在麗麗媽媽的懷裡彼此抱著,看著塔克主教流淚點頭。
塔克主教再確認的問她:「不論是什麼樣的道路,只要是對主和無辜的人們
  有益,妳都願意接受並自我犧牲?」
瑩子依然流著淚,堅定點頭。
接著塔克主教看著我:「阿爾卡德,你真的願意為瑩子遇到你之後發生的所
  有不幸遭遇負起責任,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離棄她,會留在她身邊,並且不當
  她只是你的奴隸?」
「當然,我可以不照顧她嗎?不然我今天就不會來帶她回去了。」
塔克主教再確認的嚴肅問我:「如果要以你父親與德拉克的家名為這整件事
  立誓?」
「我願意發誓。」
塔克主教先是嚴肅清清喉嚨,然後看著瑩子,再看著我,沉默幾秒後下定決
  心:「那你們最好的選擇,或許就是在神的面前宣誓立約,許下束縛彼此與照顧
  彼此的婚約……我相信這就是神鋪設給你倆的最好道路……」
(待續)
(註*)one's pound of flesh  合法理但不合情理之要求
字面意思是:人的一磅肉。取自莎士比亞名作《威尼斯商人》。
劇中威尼斯商人為朋友籌結婚費而向猶太放款人借款,放款人的條件是屆時
  還不出錢就要割借款者一磅肉抵償,並依此立下借據。後來放款人因為借款人還
  不起錢要割肉時,法官明知被割者可能因而喪命卻無力阻攔。故此語比喻合法理
  但不近人情的要求。
,。?!……-:「」『』;、.﹙﹚《》〝〞””╬♥♡
請喜歡本書的朋友記得喜歡,並且回言說一下想法(笑)
這才是讓我繼續寫下去的真正動力
謝謝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