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10 超越時間極限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
= 聖女新娘 10 超越時間極限 = V1.01
小可愛從背後伸手環抱我的脖子,溫暖躺靠在我背上,八成還陶醉於剛才那
  一整盤蛋糕的甜美滋味。
我胸前懷抱著瑩子,飛躍在城市上空,一間房子又一間房子,一棟大樓又一
  棟大樓,只有星空閃爍,只有月光照耀,甚至底下幾十公尺的路上行人看起來都
  是那麼的渺小。
瑩子被我緊抱,水手服與裙擺隨風飄擺,身體持續散發誘人香氣,偶爾低頭
  看著底下,總是會陷入心跳加速的緊張狀態,像隻小羊一樣無助發抖,然後不由
  自主緊抱著我。
或許她是害怕我會忽然放開她,讓她跌落至地面;或許她是害怕高處,而使
  她心情緊張。
她抬頭看著我,我注意到她的視線,低頭看著她並露出安撫的微笑,瑩子的
  臉頰立即浮現朝紅,然後趕緊低下頭,別開我的視線。
我友善問她:「今晚夜風比較強,會冷嗎?我的瑩子?」
聽到我這樣叫,使她粉嫩臉頰更加鮮紅,卻依然不抬看回望故作冰冷:「請
  不要這樣叫我……」
我豪不掩飾的說:「但妳的身體已經屬於我。」
她的臉頰又更粉嫩一點,並且皺著眉頭,看來不悅、困惑又羞澀。
我知道掛在她心頭的是什麼,困惑她的又是什麼,於是抬頭看著前方微笑開
  口,想逗她開心:「耶和華啊,求你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世人中間的忠信人
  沒有了。」
瑩子依然別著臉,沒有看我或作出任何回應。
我正想開口說話繼續逗她開心,沒想到反而是她鼓起勇氣開口問我:「你要
  帶我去哪?」
我再度低頭看著她:「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啊,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
  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我必得各樣寶物,將得來的裝滿房屋。」
瑩子依然沒有看我,只是靠著我的胸膛,可能正看著我的衣服,試圖忘卻身
  在高空的恐懼:「我不是你的寶物……」
「這真是太奇怪了,」我故作困惑微笑,「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
  賜給你,使你知道賜你的就是我─耶和華……所以瑩子小姐不就是我珍藏的寶物
  嗎?」
瑩子終於抬頭看著我,略為激動並充滿無奈的說:「但我已經決心將自己獻
  給神!」
「所以神此刻已將妳送給我。我的瑩子。」
「耶和華絕對---」
我打斷她:「難道妳不相信世上的一切,神自有其主見與道理?」
她面對這樣的邏輯觀念,完全不知道該回我什麼,只能怔征看著我。
畢竟我也沒有說錯,如果世上一切像神職者所說的主神自有定奪,那麼瑩子
  會被我抱在懷裡也必是祂所立意。
我再度開口:「因此,耶和華啊,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我的
  神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裡。這是向全地所定的旨意;這是
  向萬國所伸出的手。」
瑩子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回我,只得保持有口難言的靜默。
她不聰明,思慮反應也不快,這兩天跟她相處下來之後我得老實承認。
但這樣的瑩子一點都不會讓人反感厭惡,反而因為她的率直與良善,也可說
  是未經世事的良善,而更讓人容易親近與喜愛。
再說我看她跟修女媽媽們比起來,也並不像是那麼的怕我嘛。真不知道是她
  初生之犢不畏虎,還是她的膽子比我想的還要大?
瑩子沉默好一會,掙扎猶豫好一會,才終於又開口:「阿爾卡德?」
「是的。我的小姐。」
她擔憂又害怕的開口:「你想對我怎麼樣?」
我只是微笑不語,任風吹動我的頭髮與大衣。
她終於擔憂的再度抬頭看著我,與我的視線相對,表情再度充滿恐懼無助,
  就像被遺棄的小貓,或是失去家庭溫暖的孤兒:「你是不是也會殺死我?」
「瑩子小姐為何這樣說?」
「因為……」她又低下頭。
這也難怪,才剛在教堂內看到那種情況……
「請放心吧,我沒有意思輕取妳的性命。」
相反的,我必須保護妳,不單因為妳是我的食物,更因為食屍族的關係,這
  中間一定有什麼重大的原因,我必須查個明白。
她又看著我:「那你到底要我做什麼?要我的血液嗎?」
我再度微笑:「恐怕不僅止於此。」
聽我這樣說,她又擔心害怕的開口:「……那你還要怎麼樣?」
我輕鬆微笑的回答她:「我不是說過?我要妳身體的全部,我要行使我所該
  有的所有權力,妳不可拒絕。」
聽到我這樣說,瑩子的心臟真的因為緊張而激烈作響,甚至呼吸不由自主的
  開始急促。
她以難以置信且悲戚的雙眼和表情望著我,甚至手都拉住我胸口的衣服,對
  我引述聖經的話語:「阿爾卡德,我求懇你不要玷辱我。你不當這樣行,不要作
  這醜事;你玷辱了我,我在主前何以掩蓋羞恥與污穢?你在主的眼中也必成愚妄
  人。」
我就知道她會這樣想,使我差點失笑。
但我更有興趣的是,清純善良的她心中浮現的到底會是什麼樣有趣的畫面?
  改天一定要找個機會問明白,看到底是怎麼個玷辱法?
因此我只得保持微笑,什麼都沒說,一點都不想打擾她讓想像力盡情發飆的
  樂趣。
又過幾秒,她像是終於下定決心,滿臉通紅並羞澀的看著我:「而且你有想
  過嗎……如果我真的因此有小孩的話……我該怎麼面對主?又該怎麼成為修女?
  而且我還這麼年輕……」
這會她的想像力已經進展到連小孩都有了?
要是我只吸血就能讓她懷孕的話,那也可算是神蹟了,哈利路亞!
於是我強忍住歡笑的喜悅打趣告訴她:「到時……約瑟伯夫的瑩子,我問妳
  安,主和妳同在了。不要怕,妳在神面前已經蒙恩。妳要懷孕生子,可以給他起
  名叫耶穌。」
瑩子對我這段話很敏感,滿臉通紅又羞又怒的嚷著:「阿爾卡德先生!我依
  然相信你真的不是壞人才會肯問你,所以請你認真看待這件事好嗎?!」
我故意裝傻:「為什麼?難道彌賽亞再次降生不是好事?」
她滿臉通紅嚷著:「因為你執意要我的身體、玷污我!那也會是你的血脈,
  你的孩子!」
我很輕鬆的說:「這好處理,到時小孩就留給妳當作紀念,他長大後一定會
  代替我好好照顧妳,我會永遠記得妳們母子。」
當然這段話是騙她的,不過瑩子她真的完全相信了,睜大雙眼恐懼又難以置
  信的看著我……似乎如此淒慘的未來已經在她腦海中預演過一遍。
不只這樣,她的眼框都紅了起來……
我還真沒想到她會認真成這樣,看來以後不能再跟她亂開玩笑。
因此我趕緊微笑著安慰她:「對不起。我只是在開玩笑。」
她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瑩子小姐是怕自己的身體再也不潔,無法侍奉主吧?」我看著她:「人是
  甚麼,竟算為潔淨呢?婦人所生的是甚麼,竟算為義呢?神不信靠他的眾聖者,
  在他眼前,天也不潔淨,何況那污穢可憎、喝罪孽如水的世人呢?瑩子小姐,難
  道妳不認為世間沒有完全潔淨的人,每個人都有其罪業存在,差別只在他人知曉
  與否?自我懺悔與否?」
瑩子悲傷看著我,似乎對我的態度充滿憐憫:「請你不要一直曲解聖經,曲
  解主的真實話語,並斷章取義……主於聖經內說過,若有人刪去修改甚麼,主必
  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
我以微笑回應她的憐憫。
瑩子真的是善良好心的女孩,就算處在這不知自己等會將會被我怎樣玷污的
  時刻,依然忍不住的就擔心起我……
「瑩子,不必為我擔心,我身為吸血一族,是被妳的神所詛咒的生物。上不
  了天堂的我們,至少還有地獄這聽說最骯髒的地方可去。」
她依然憐憫看著我:「但是……」
「剛才在教堂內妳不是也親眼看見了?我們這些受詛之物終必歸於塵土。這
  就是我們的命運。」
瑩子又慢慢低下頭,必定又回憶起剛才於教堂內發生的那所有事……
啊……是的……剛才發生於約瑟伯夫教堂的那所有事……
食屍鬼,接受族長命令後,前來獵殺瑩子的惡鬼,殺氣騰騰。
論力氣,牠絕對比我凶狠。所以可以的話,我還是別跟牠發生正面衝突……
  因此當時對我來說最好的選擇,應該就是先將瑩子帶離這裡,避免跟牠們一族產
  生正面衝突,再想辦法慢慢搞清楚狀況。
下定決心後,我決定先拋下牠將燭台射向我的無禮行為,對著食屍鬼冷笑,
  然後沒有預警的以超越人體肉眼所能看見的速度,奔到修女們和小可愛的眼前。
這種能力不只我們吸血一族有,部分種族也擁有。我們可以將肉體運動極限
  發揮到最頂點,甚至可以超越人類肉眼的可目視階段,因此我們一族在人類口中
  才會有所謂神出鬼沒的傳說。
當我們使用這項能力,我們會如同進到另一條專屬的時間帶中,周圍的一切
  都停頓緩慢下來,但我們自己的運動能力和時間感卻依然維持正常狀態,持續數
  秒到數十秒之久,全看自己的身體狀態是否能負荷。
而會大量傷害自己肉體組織造成傷害,就是這種能力的後遺症,尤其是體積
  越龐大的種族對自己的也傷害越深,如同食屍鬼這種龐大種族,因此我們通常只
  有在萬不得已時才會使用這項能力面對挑戰或拯救自己。
修女們當然不知道吸血族的我擁有這種加速運動能力,看到我一秒鐘前還站
  在她們和食屍鬼中間,隔了五公尺左右的距離,下一秒就出現在她們面前看著她
  們。
除了小可愛之外,修女們全愣住數秒,然後才驚恐的尖叫著,並且將我當成
  妖怪,驚恐的拉著瑩子再退了好幾步。
我料到她們會有這種反應,加上我不願以強硬手段強行帶走瑩子,所以只好
  伸出手給修女中的少女:「不要害怕,跟我走,瑩子小姐。」
瑩子不知所措看著我,修女們再度驚恐鬼叫,當然食屍鬼更是大吼著:「你
  想做什麼?!血族王子!」
我本來想帶著小可愛和瑩子就這樣用這項能力離開,體積龐大的牠絕追不上
  我們,而且就我對食屍鬼的認識相信牠不太可能去找那群修女洩恨,應該會一直
  專注的追著我們的蹤跡跑……但瑩子卻被修女們緊抱著,再說不瞭解食屍鬼習性
  的她也不願意自己先離開。
於是我一邊提防食屍鬼忽然爆衝過來,一邊表情凝重跟她說:「跟我走,否
  則妳可能會和修女媽媽們死在這裡。」
瑩子愣住了,她的修女媽媽們結結巴巴的想說些什麼,食屍鬼豪不費力的抓
  住最後一排的厚重木椅,就向我們這裡猛烈砸過來。
眼見平時使用的厚重木椅就這樣飛過來,修女們圍著瑩子這寶貝女兒一起尖
  叫著蹲下。
我迅速轉身接過那張椅子,抵銷它所有衝擊力,然後拋到旁邊去。
食屍鬼依然以猙獰的表情咕嚕發出著聲音,甚至牠尖銳雜亂的牙縫間都冒出
  淡淡的霧氣。可能是腐敗的口氣,但我更想解釋為牠已開始燃燒,黑暗的地獄之
  火已經從體內點燃牠。
我瞪著牠,它也瞪著我,沒有任何退讓。
牠甚至開口威脅我:「血族王子,如果你敢帶她去躲藏,那麼這些年老的修
  女在你離開後就必須死在此!」
修女們再度一陣驚乎,甚至瑩子都驚恐的倒吸一口氣。
這樣不行……看來我無法只帶瑩子走,像牠這樣抓狂的食屍鬼會說出這樣的
  話,就絕對說到做到,牠會不顧一切的大開殺戒,只為瑩子的死。
當時的我真的非常納悶,到底瑩子是做了什麼?或者牠是真的找錯年輕修女
  了?畢竟瑩子只是普通的年輕少女,一點都不可能會跟生活於黑暗中的食屍鬼一
  族結下這種非死不可的深怨……
雖然理性點思考的話是這樣,但眼前的食屍鬼看起來一點都不理性,更遑論
  要牠暫時收手了。
我依然冰冷瞪著眼前的食屍鬼,但卻是對背後的瑩子開口:「瑩子小姐。」
瑩子沒有回答,可能是害怕不是人類的我,也可能是被這樣的情況給嚇呆。
我再呼喊一次:「瑩子小姐。」
她這時才終於以驚恐不安的顫抖聲音回應:「是的?!」
「我可以保護住妳,帶妳逃走,但我沒辦法保護妳的修女媽媽們。」
她急忙的說:「但我什麼都沒---」
瑩子和修女們再度尖叫著蹲下抱著頭,因為食屍鬼這次一口氣抓住兩張厚重
  椅子,一手一張,就猛烈的砸過來。
我沒有食屍鬼那種巨力,一次頂多只能接起一張椅子,因此雙手接下第一張
  長椅後,第二張幾乎是用身體去接下來,當然被撞痛了,也被撞退好幾步:「妳
  認為牠可以安靜的聽妳解釋清白嗎?!」
瑩子一直驚恐看著我們:「…………」
「我可以不惜代價打退牠,但我可能必須面對跟牠們開戰的後果,這就是我
  必須付出和接受的代價!」
瑩子再度驚恐開口:「但我---」
在這關頭我不想再跟她和修女們討價還價了,直接就說:「答應一定會永遠
  將自己的身體獻給我當作交換,我就打退他,拯救妳的修女媽媽們!這就是妳必
  須付出給我的代價!」
她愣住了,當然修女們又吵著就要開始鼓譟。
「瑩子!快決定!我沒有牠那種怪力可撐那麼久!」
這時食屍鬼叫了一聲,像是又要砸椅子過來,她終於答應:「知道啦!我答
  應會實現對你的所有諾言!我答應!」
這又是一句在神前許下的諾言,因此她的修女媽媽們又急的趕緊叫著瑩子,
  但已經沒用了。
於是我拉了一下大衣:「請不要再反悔了,瑩子小姐。」然後看著教堂大門
  前的食屍鬼,牠正好舉起另兩張長椅。
牠很清楚自己早已得罪我,加上我剛才已經明說會採取行動,就忽然將那兩
  張已經舉起來的椅子拋到地上,發出落地聲響,然後保持安靜的跟我互望。
我以冰冷的雙眼瞪著牠:「很勇敢嘛,食屍鬼,真的敢冒犯我到這地步。」
牠依然只以憤怒回應我。
我慢慢伸出雙手,搭著漆黑大衣領口,向下拉去並鬆開結口,忽然就對著眼
  前的食屍鬼衝上去,以超越人類肉眼的速度。
瑩子和修女們一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對她們來說可能只有一瞬間,但對
  我和食屍鬼來說,卻像是沒有任何變化般,時間依然走著,反而是修女們的動作
  完全遲緩下來,就像凍結住。
我跳越過一排排厚重的教堂椅子,食屍鬼牠發揮自己的體能追上我的速度,
  對著我張開雙腳立穩腳步擺出戰鬥姿態,然後握緊右拳就朝我的臉襲來。
牠的拳頭足足有我的臉那麼大,挨上一拳似乎會充滿歡樂,不過這可不是嘗
  試歡樂趣味的喜悅時刻。
我衝到牠面前,牠的拳頭也正迎面擊來,我驚險的等到最後一瞬間才側著頭
  以毫髮之差的間距側身閃過。
甚至當我閃過牠的拳頭,都能感覺到牠巨大拳頭產生的風壓與風刃,還有無
  盡熱氣。
我的頭髮被風壓吹動,我的臉頰被風刃劃破,然後我瞬間停下衝刺的腳步,
  站在牠胸前將雙手搭在牠伸直的粗壯手臂上,以此為支撐向上空跳起,與地面成
  平行狀態,將左腳向牠的脖子側猛烈踢去。
牠粗壯的脖子頂起來簡直就像鋼筋,但我還是將牠粗壯的脖子肌肉踢陷。
牠這才警覺到事情不對,而連忙舉起另一隻手想護著頭部,或甚至可以先一
  步擊開我。
我再度摧動全身運動肌肉的能力,讓自己的運動速度更加倍,達到比牠的動
  作更快數倍以上的情況。
修女們動都沒動,面前的食屍鬼也只是緩慢移動……
或許對我來說,此刻外界的時間已經完全暫停了。
就這樣,我猛烈的再度補上右腳踢牠左臉上的太陽穴位置,完美的將衝擊波
  打進牠半爛的大腦,嘗試將牠的腦細胞全搗爛。
時間加速的界限對我來說也於此刻到達臨界點,於是我解開這項能力。
牠因為驚恐與劇痛而想張開口叫,但氣管卻被我完全踢陷而叫不出來,加上
  大腦受到直接衝擊,只能猙獰的吐出嘴裡的口水,並且身體無力的向側邊轉圈倒
  去。
對修女們來說,事情的發生一定只有一瞬間而已。
前一秒我還在她們面前拉領口,下一秒我就懸空搭在食屍鬼伸直的手臂上,
  更已經右腳準確踢中牠的腦門,將牠徹底擊翻。
高大的食屍鬼就這樣轉了一圈,之後仰倒在教堂的地板上,甚至地面都晃動
  一下……
這是父親德古拉教導給我的最基本戰鬥技巧,不論多高大強壯的敵人,只要
  有大腦,直接給予大腦衝擊通常都能輕鬆打垮對方。
而看來這名食屍鬼沒有接受過太多戰鬥任務,只懂得憑仗自己的怪力,才會
  不懂得要從一開始就保護腦部的重要道理。
我早在牠倒地前就鬆開手並蹲著落地,然後再度站立在牠旁邊,好整以暇的
  撥動頭髮整理,低頭微笑看牠。
畢竟我原本以為還要多花點時間才行。
修女們已經沒有任何聲音,只是看著我們,因為她們完全不知道情況,只知
  道忽然間食屍鬼就倒了,而本來站在她們面前的我已經站到食屍鬼身邊……
牠一直想爬起來,雙手一直撐著地面,可惜牠絕對辦不到,在大腦承受那樣
  的衝擊後,沒有當場暈過去就已經非常了不起。
又幾秒後,牠終於從休克狀態恢復,開始激烈咳嗽,汗都從額頭冒出來。
牠對我的冒犯付出這麼慘重的代價,我自然也得付出代價。此時全身肌肉開
  始酸痛,這就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而就這種酸痛程度來說,我知道至少還得酸
  個幾小時才會恢復。
我一腳踩在牠胸膛上,甚至鞋底都踩進牠粗壯結實的胸肌數公分,將牠牢牢
  踩在地上,除了是想羞辱牠,也是怕牠真的有辦法再爬起來。
牠就這樣被我緊踩著,加上大腦才剛受到衝擊而完全爬不起來,急忙狂吼的
  伸出雙手,並且忽然朝我的小腿用力拍下去,想將我的腳拍碎。
千萬不要看不起食屍鬼,牠們的巨力真打中目標的話,可比我們吸血族還要
  強而有力,我的腳被拍上的話不斷也得廢,就是具有無限恢復力的我族也得好一
  陣子才能恢復。
但食屍鬼的雙手只拍到彼此,發出響亮的拍掌聲,因為我早已瞬間跳躍在空
  中瞪著牠,然後借助重力的幫助又猛烈的往下踩去。
這猛力的一踩使我的腳深深踩進牠的軀體,踩碎胸骨,甚至差點踩裂皮膚挖
  進牠胸膛內,足夠將內臟踩成一團糊。
牠痛苦的張開嘴,但牠叫不出聲音,而是對著我就噴出大量漆黑的鮮血,一
  口口的,然後才放聲痛苦號叫。
我冷淡看著牠,直接將我的腳踩在牠胸口碎陷傷處壓著,牠只得痛苦無助一
  直號叫,一直咳著黑血。
看起來一定像是我在折磨牠,但事實上我並無意嘲笑折磨牠,只是想帶給牠
  痛苦,更多的痛苦,完全的痛苦,痛苦與羞辱,嘗試擊垮當牠面對我和瑩子時可
  能會有的戰鬥意志。不只現在,甚至是未來所有戰鬥意志,我要將這危險性連根
  拔除,讓牠今後再也構不成威脅,不敢再來獵殺瑩子。
「怎樣?食屍鬼?發誓以後不再來打攪瑩子和這群修女,我就放過你。」
牠依然以痛苦猙獰又染滿血跡的表情凶狠瞪著我,看來牠的戰鬥意志還沒完
  全消失。
於是我在不會傷牠生命的前提下,狠狠踢了牠被我踢陷的脖子傷處。
牠再度痛苦的咳出鮮血,並一直激烈喘著氣。
忽然瑩子叫了我:「阿爾卡德!!」
我以平靜表情轉頭微笑看著她,甚至沒有藏起我口中的獠牙:「是的?」
原本被修女媽媽們緊抱蹲在地上保護的瑩子,此刻已經站起來以極度恐懼的
  表情看著我,但卻以具有充足勇氣的語氣對我大喊:「夠了!」
我只是微笑看著她,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修女媽媽趕緊拉她,希望能將她拉回蹲著保護,並一直叫她,希望她住口,
  八成怕她惹惱我而像這樣對她們大開殺戒。
瑩子依然鼓起所有勇氣開口:「你沒看見牠都無法反抗了嗎?!」
我平靜的說:「我只是遵照給妳的承諾,擊退牠保護妳和修女媽媽們。」
「我沒有要你把他傷害成這樣!」
「牠需要一個真正的教訓。」
說完後我又用腳踩在牠的傷處狠狠轉動,牠又痛苦哀嚎叫著。
「阿爾卡德!住手!」
「為什麼?」我問瑩子,「牠可是真心想要小姐妳的命。」
瑩子非常認真又憐憫的回答我:「牠對神來說也是寶貴的生命!」
我低頭看著腳底的食屍鬼,露出微笑:「真的嗎?」
牠卻滿臉鮮血的以所有力氣瞪著我狠狠開口:「血族王子……那女孩……那
  女孩必須死……」
我微笑看著牠。
瑩子也無話可說,也一定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是恐懼發抖看著我。
我終於認清,牠的戰鬥意志非常堅定,比我料想的還要堅定,甚至堅定到我
  可能都難以改變,唯有死亡才能真正阻止牠。
食屍鬼看著我,像壞掉的唱盤機,永遠只會撥放同樣的段落,一聲聲的,永
  不改變:「那女孩……必須死……那女孩……必須死……血族王子……」
「看來你對遙遠國度族長的命令還真是非常忠心。怎樣都不放棄嗎?」
牠依然猙獰怨恨的瞪著我:「這是族長的命令!這是我的榮耀!」
「你要我怎樣做,才願意住手?」
牠一邊咳著血膏,一邊猙獰回答:「我絕不會放棄!這事必關係到我們一族
  的存亡,族長才會特意給我命令!」
於是我看著瑩子微笑說著:「瑩子小姐,請妳別過頭去。」
瑩子知道會發生事情,但她還太清純年輕,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而以不安
  發抖的聲音問我:「……你想做什麼?」
「雖然我不喜歡這樣,但為了確保瑩子小姐妳的安全,不再被牠追殺……」
「什麼?」
我沒有再回應瑩子,而是直接抖開大衣,遮住瑩子和修女們的視線。
我以完全尊敬的眼神看著牠:「能有你這樣的勇士當我的對手,真的是我的
  榮幸,我致上我的敬意。」
於是我抬起腳,不再屈辱性的踩著牠。
食屍鬼此時也明白我將做的,也不再有反抗動作的只是躺回地面,說出最後
  的話:「血族王子……那女孩……我的同胞絕對不會放棄……會回來復仇……一
  定……」
我低頭看著牠,溫柔的,微笑的,然後抬起腳,對著牠始終猙獰看著我的臭
  臉,豪不猶豫的迅速踩下去。
牠的頭殼碎裂的聲音就像皮球被擠爆的聲音,波的一聲,眼珠和牙齒混著腦
  漿與鮮血向四周噴灑開,甚至身體就像被電流穿過,雙手雙腳伸的又直又硬,還
  抖動好幾下,數秒後才終於一切歸於平靜,四肢無力的攤躺在教堂潔白的地上,
  失去任何反應……
雖然我特意用大衣遮著,但修女們還是聽見腦袋崩裂的恐怖聲音,望見鮮血
  噴灑出的血腥一幕,與四肢硬伸抖動這一幕。
不只這樣,甚至一顆鮮紅的眼珠都滾射到她們身旁不遠的地方,害她們驚恐
  的又尖聲大叫起來求告主天主。
瑩子看著我,完全臉色發白,身體開始因為恐懼而發抖。
處刑結束……
這是神的殿堂,希望祂能敞開天國的大門,接受這名勇者的進入……
我彎腰行禮。
食屍鬼死去後,身體在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內就完全化成石頭,在我面前崩裂
  分解、迅速化成灰,疊成一個小沙丘。
甚至噴到地上的鮮血,沾在我身上的血,全都一樣化成輕灰,消散於空中,
  幾乎沒有任何惱人痕跡留下。
這就是為什麼人類知道牠們存在,卻從沒有人可以證明的原因。
塵歸塵,土歸土,天下萬物皆如此……
我開始忙著拍身體上的血沙,小可愛也離開修女們身邊跑過來幫忙。
然後一陣風吹進教堂,將食屍鬼留下的所有塵土吹散,也吹動我的大衣。
我轉身正面看著瑩子,致上貴族對優雅女仕的問候行禮:「那麼,親愛的瑩
  子小姐,該是時候請您履行您神聖的約定,將自己的身體獻給我……」
她驚恐看著我,不論是為自己的諾言,或是為今晚親眼所見、這超出她理解
  的黑暗世界……
尤其是這件事情已過一小時的此刻,她已來到我雕刻典雅的中世紀大門前。
我放下背上的小可愛,我行禮,我微笑,我歡迎她的到訪:「歡迎來到我黑
  夜的美麗世界,我的瑩子。」
(待續)
= 故事小知識 =
死亡:
絕大部分超越平凡生命體的種族死亡後,不論是何種形式原因造成的死亡,
  軀體會迅速乾掉,然後彷彿變成砂子做成的物體,迅速崩裂分解,沒有任何東西
  留下來。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這樣,跟平凡生命體不一樣,大部分的人都說這是
  因為我們被天主詛咒、跟惡魔立約的關係,但事實上是怎樣……恐怕真的只有問
  天主或撒旦才知道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