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17 阿爾卡德,地獄早已與我們同在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身為創作者,對自己的作品總是有談不盡的事,說不完的猶豫與煩惱
   不論是感觸或對故事未來發展的想法……當然我也不例外。
我一直在煩惱這部作品的血腥現實程度,因為這牽涉到許多問題
   主要是有角色被掛掉的話……不論好人或壞蛋或配角……尤其是主要角色
   太血腥真實的話怕會破壞角色印象與觀感,不夠的話又沒有效果與意義
   這真的蠻難抉擇拿捏……
***********************************
= 聖女新娘 17 阿爾卡德,地獄早已與我們同在 = V1.02
某晚坐在火爐前一起品嚐美酒時,父親德古拉曾有意無意跟我說過:『對人
  們來說,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黑暗,絕不會懂得什麼是最明亮的光明。』
如果這樣的痛苦經驗對瑩子來說是純粹的黑暗,那她已經知道真正的光明是
  什麼嗎?
在我眼前的瑩子不過是平凡的17歲年輕少女,這幾天的經驗和血癮發作後
  的痛苦完全嚇壞她,我不知道她是否因此知道光明是什麼,至少這天之後她的確
  開始產生轉變,不再整日惶恐不安。
解除血癮後,經過一整日沉眠的休息消去身體經歷過的疲憊,或許是想再見
  到修女媽媽們的希望重新鼓舞她,或許是她開始接受自己無法改變的命運,瑩子
  終於願意坐在床鋪內,再度恢復正常進食。
小可愛當然趁機撒嬌靠過去:「姊姊,人家可不可以跟妳一起吃?」
而瑩子也毫不猶豫地接受她,溫柔分享食物與她,一同進餐,並沒有太多話
  語,只是微笑聆聽小可愛跟她說話。但除此之外,她依然不願意離開棺材,總是
  跪坐在裡面,然後雙手靠在棺材邊上立著並手掌合握,閉目背誦聖經,一句一句
  的,如同正在重新求尋她的信仰。
雖然不論小可愛跟她說什麼希望誘她離開棺材並在房子內到處自由活動,但
  她永遠只是以還在教堂時那樣的溫柔平和微笑回應,沒有任何言語。或許更正確
  的說,她的笑容感覺更具包容性,並且多了一點清澈透明的柔和氣息。
看她這樣,我知道她必將接受這無法改變的現實,並且會重新振作起來一陣
  子,不過終究只有一陣子,我還是擔心她什麼時候會再度陷入崩潰與絕望之中?
  畢竟我應該盡快讓她和修女媽媽們見面,她們才是瑩子真正的心靈依靠,但又一
  直擔心被食屍鬼撞見的問題而猶豫不決……
我得承認,這是以我的能力也無法輕易解決的兩難……
而關於那兩場夢,她所作的共享夢,雖然第二次那時喚醒她之後我有稍微問
  她,但很明顯的她一點記憶與印象都沒有,因此我無法再追問下去,甚至擔心她
  會發現自己的夢被我無意間窺伺,只得保持沉默,另外找機會再瞭解這件事。
又數日過去,那一日將近正午,原本跟我和小可愛躺在棺材中的瑩子忽然打
  破往常那般的沉靜,在漆黑中撫觸靠抱在自己懷裡熟睡的小可愛,並以清純平和
  又溫柔的聲音呼喚她:「小可愛?小可愛?」
小可愛被叫醒,流著口水張開矇矓雙眼應答:「啊……?」
瑩子溫柔告訴她:「先不要睡覺了,陪姊姊好嗎?」
睡眼矇矓的小可愛稍微清醒後,知道是瑩子叫她,而且是主動開口,毫不猶
  豫的就開心接受要求:「好。」
瑩子躺在棺材內溫柔的摟抱一下懷中的小可愛:「謝謝。」她也發出天真高
  興的童稚笑聲。
接著瑩子躺平後伸出雙手在黑暗中小心的觸碰,然後掌心貼著棺材蓋使力,
  但她力小所以棺蓋只浮起幾公分,並由此縫射進已經窗簾阻擋過濾的昏暗光線,
  白日的光亮。
於是我舉手搭著棺蓋,輕鬆幫她掀開,瑩子才得以無言的在床舖上坐起,小
  可愛也緊靠在她身邊坐著。
我的房間內此刻雖然昏暗,但總是比棺材內亮太多,所以我不必透過特殊能
  力就能看見她們的臉龐。
瑩子在如此昏暗的光芒籠罩下,看來另有一番清新脫俗的美感,加上持續飄
  散的自然清新香氣,如同晨曦前的維納斯,任何我族男人光看就會想咬一口,然
  後飽食入睡……
她低頭看著我,平靜的說:「謝謝。」
我微笑點頭。
然後她牽著小可愛站起來並踏出棺材,我也再度將棺材重新蓋上,獨占這個
  空間。
我真正鬆了口氣,因為瑩子已經願意踏出這棺材,不需我們想辦法誘使她,
  相信一定是這幾天她重新透過聖經的話語與信仰尋求到心靈的平靜?那麼剩下的
  也只是時間問題……
躺在棺材內的我並沒有就此睡去,而是努力聽著她的動靜。
瑩子似乎蹲在小可愛面前,溫柔微笑說著:「看看妳,睡覺流出的口水都不
  擦掉。」然後好像拿出手巾擦小可愛的臉,並逗的她呵呵笑。
我忽然覺得很寬心,畢竟瑩子是真的一點都不害怕已活了近百年的小可愛,
  更沒有絲毫將她當成怪物看待的感覺,而像是正在照顧感情很好的妹妹,甚或是
  女兒……不論是哪樣,她們能好好相處最重要,我可受不了她們合不來而天天鬥
  來鬥去的……
瑩子站起來,默默走到窗簾邊,伸手抓住窗簾,然後拉開。
白日的明亮光線一定馬上就照進房間內,所以小可愛很緊張的牽住瑩子的手
  喊:「姊姊!不可以拉開!」
我想瑩子一定是想重新接受陽光的照射,看看藍天白雲,畢竟都消沉這麼多
  日,所以開口跟小可愛說:「沒關係。」反正這具棺材不透光。
果然瑩子接著就轉開窗戶的鎖,伸手推開玻璃窗,讓朝氣和清風得以吹進房
  間內,吹動她漆黑的頭髮。
這時小可愛問她:「姊姊,妳會不會餓?」想幫瑩子弄吃的。
瑩子微笑回答:「姊姊不餓。妳先陪姊姊到處看一看好嗎?」
小可愛回答:「好。」
然後她們就手牽手走出去,似乎帶著小可愛在家裡到處走動,並且有些比較
  大的聲音傳來表示她正到處拉開抽屜探看。
我躺在棺材內,心中想著:『她正在認識環境吧?畢竟就要在這房子內跟我
  一起展開漫長的新生活,難免會心情不安,自然會透過到處翻看物品來認識新環
  境與住在這房子的我們以減緩緊張的情緒。再說像她這樣的年輕女孩本來就是好
  奇的生物……』
我就這樣都不說話的躺在棺材內休息,她也就這樣一路到處好奇翻看,甚至
  連浴室都不放過……
又過十幾分鐘,我終於聽到她的腳步聲再度走回房間,並且走到棺材旁。
我開口問棺材外的她:「親愛的瑩子,喜歡這個家嗎?」
本來我不預期這樣的問題會得到她的回答,畢竟要融入這個家一定還需要時
  間,沒想到她竟然蹲在棺材旁以平靜語氣回答:「嗯。」
「如果妳願意的話,這個家今後可以全部交給妳管理,不論妳想怎麼裝潢改
  變都沒問題。」
她依然以平靜語氣回答:「嗯。」
聽到她一直以如此平靜的回答,如同無紋的水面,我鬆口氣,因為她似乎無
  形中終於接受成為我的奴隸這不可改變的命運,也接受了這個家……
接著,我聽到她好像拿著什麼金屬製品立在棺材上,然後平靜說著:「感謝
  主,依然願意賜我這罪人求懇之物。」
我正疑惑著她說的與拿的到底是什麼,忽然我聽到清晰的敲擊聲從棺蓋邊緣
  傳出,也認出這聲音。
我猛然醒悟!!她在房子裡到處開櫃查看,原來是要找槌子和鐵釘來釘我的
  棺材!!她八成是想困住我之後就離開!!
她開始釘我的棺材,並一反剛才與小可愛交談的溫柔語氣,像除魔中的大法
  師那樣充滿正氣說著:「主啊,求您讓吸血鬼阿爾卡德就這樣獨自長眠吧。」
天真的小可愛被瑩子的行為嚇到,而擔心喊著她:「……姊姊?」不過瑩子
  沒有回答,依然繼續釘著。
我不敢冒然推開棺材,怕一衝出去就會被照進室內的日光烤死,所以只能一
  直拍打棺蓋責罵她:「親愛的瑩子,妳這樣太淘氣了!太淘氣了!先讓我們好好
  談談。」
她堅定的開口:「你先在棺材裡跟主好好談你的全部罪過,向主懺悔吧。」
「妳一點都不顧我們這麼久以來同床共枕的感情嗎?你們人類不是常說一日
  共枕百日情?我們一起睡多久了?」
一定是我這段話觸動她,因此她開始以悲傷的語氣說:「你嚐過我身體中的
  血,得到過我,更讓我的身體受到你的詛咒……現在我沒有任何虧欠你,這些釘
  子就當成我最後所能為妳做、留下給你的。」
才同床共枕沒多久就要跟我徹底決裂?!難怪大家都說人類的感情交流不過
  像是下等動物在玩遊戲!
人類都罵我們吸血鬼是沒血沒淚的惡魔,你們才真正該看看我父親德古拉和
  母親卡蜜拉持續數百年的感情學學!
尤其那些是我的釘子啊,不是妳的主的釘子,妳拿我的釘子要當最後所能留
  給我的?留什麼?最後的分手紀念物嗎?!
「親愛的瑩子,冷靜下來!深呼吸!妳現在已經太激動歇斯底里了!不論什
  麼事,相信我們都能一起溝通解決。」
她沒有理我,只是繼續敲棺材蓋與所有接縫處,沉痛的將鐵釘一根根釘進,
  更悲傷一直唸著:「主啊,原諒我的不潔。主啊,原諒我的不淨。主啊,原諒我
  以詛咒之身偏移你的道路……」
聽著她深情懺悔卻又持續將釘子打進我棺材的行為,使我忍不住打起寒顫,
  因為我覺得打算將一生獻給主耶穌的瑩子才是真正的惡魔……
「親愛的瑩子,妳作這種事,難道不怕進到告解室就再也出不來?!不要做
  傻事了!!」
她以認真又哀傷的語氣回答,甚至都流出痛苦的淚水悲痛哽咽說著:「阿爾
  卡德,地獄早已與我們同在。而且我已下定決心了……」
她是來真的……
原來她這幾天一直背誦聖經的行為,是為了讓自己下定決心自我犧牲,捨棄
  自我,真正洗淨在神前的罪惡。
「瑩子,冷靜點!聽我的話,深呼吸,開始深呼吸!」
過好一陣子,她八成將我的房子內能找的到的釘子都敲進棺材,認為再也沒
  有人可以打開,才終於喘著氣、擦著眼中淚珠、放下手中鐵鎚。
然後我從她移動發出的聲音與碰靠棺材的聲音判斷,她哽咽的將雙手膝蓋頂
  在棺材邊上,雙手合握,低下額頭靠在手上開始懺悔。
她以平靜中帶有無限悲傷的語氣啜泣說著:「阿爾卡德,請原諒我……你幫
  助我這麼多,又拯救過我,因此我對自己的遭遇與必然隨你進到地獄的命運絕不
  會再有怨恨之言。但我真的很怕你會以傷害我的這種方式傷害其他無辜的人……
  所以請你也犧牲自己,並且今後直到末世都只怨恨我一人吧。」
喂!!為什麼要我犧牲?!
木匠大人不是提倡自我犧牲的大愛嗎?!妳到底把他的教誨擺到哪去了?!
  這真是天使臉孔、魔鬼心腸的行為啊,虧妳這麼清純又這麼香……嘖嘖嘖!
不過我已經不敢再說話刺激她,因為剛才我忽然想起如果她強硬敲破棺材,
  並讓陽光照進來,到時我真的會吃不完兜著走……所以還是乖乖讓她釘棺材比較
  實在……
瑩子難過的哭著,發自內心的悲痛,好一會才站起來,以充滿自責與悲哀憐
  憫語氣幽幽開口:「我要離開了,阿爾卡德,我一定會請塔克主教或更親近主的
  神父回來引導你同樣受詛咒的靈魂……」
妳說的這種傢伙都得遵從我的命令,妳要他們引導我什麼啊?!不過現在不
  是跟她解釋的時候:「等一下,妳想去哪?!」
「我想去哪,已經跟你沒有關係。」
雖然我知道她八成還是會回到修女媽媽們身邊,但我還是必須說:「千萬不
  要出去,食屍鬼一定躲著到處在找妳。而且如果妳的血癮又發作的話怎辦?」
「那就讓牠們找到我吧。不論死亡會帶給我怎樣的痛苦,我都會當成這是我
  為了洗淨詛咒所必須承受的痛苦。」
「不要開玩笑了。妳的耶穌只死一次,妳這樣得死幾萬次啊?」再說我要妳
  振作可不是要妳下定決心去送死。「那小可愛呢?!她的血癮發作怎麼辦?妳忍
  心讓她經歷妳受過的痛苦嗎?!」
她沒有回應我:「來,小可愛,跟姊姊一起回去。姊姊怎樣都沒關係,但姊
  姊一定會請塔克主教和修女媽媽們幫妳找到妳現在還在世上的家族親人,天主與
  主基督也一定會有辦法讓妳重新恢復成人類。」
小可愛為難的說:「可是主人他……」
「今後不可以再與惡魔往來,要把他忘掉,這樣才是主的好孩子。來,我們
  快走吧。」
我能想像這時的小可愛一定是一手被瑩子硬牽著走,另一手伸出食指含在嘴
  裡,不時望著瑩子又回頭望我棺材的不安模樣。
此刻的我完全沒辦法阻止她離開,所以只能說:「小可愛,不計代價替我保
  護好瑩子,緊跟著她,絕不能讓食屍鬼抓到她,等太陽下山我就去找妳們!」
得到我的命令,小可愛才安心的對我說:「是~~~」
瑩子也在此時停下腳步,甚至我能想像當她回頭望著釘滿鐵釘的棺材時,那
  脆弱無助又哀傷憐憫的複雜表情:「阿爾卡德……願神永遠陪伴並祝福你……再
  見了……」
之後,她溫柔牽著小可愛,踏著堅定腳步離去,再不回頭。
我的家再度恢復安靜,甚至只有客廳那龐大立鍾的鐘擺持續發出規律聲音。
直到日落的這段時間恐怕也是我第一次如此焦躁不安的躺在空蕩棺材內,感
  覺度秒如年。
此時我最怕的倒不是瑩子沒有回教堂而跑到偏僻地方躲起來,是被食屍鬼遇
  到,落入牠們手中……到時對不死的她來說,真的會是一場任何人都無法體會的
  痛苦浩劫……
好不容易六個多小時過去,我一秒一秒的焦急等到太陽下山,終於感覺到黑
  暗魔力飽滿的回到我體內每個部位,黑夜再度來臨,於是一腳將被釘了幾百根離
  別禮的棺材蓋踢飛,在陰暗的房間內撞出重響。
瑩子真的天真到認為幾百根釘子就能困住我這吸血界貴公子到末世嗎?!
我從棺材中站起,拍拍衣服,低頭看著周邊插滿鐵釘的棺材,轉頭看著房間
  另一端同樣釘滿鐵釘的棺材蓋;不看還好,一看下去,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可
  憐無辜的心愛棺材,瞧瞧一直受你照顧的瑩子對你做了多殘忍的事?!
我忍痛抬起頭,踏出床鋪,拿起薰香架上掛著的大衣踏出房間。
那離家出走的淘氣瑩子最好依然平安無事,因為我等著好好打她屁股馴悍一
  下!
她這樣真是太讓人擔心,也太淘氣了!
(待續)
,。?!……-:「」『』;、.﹙﹚《》〝〞””╬♥♡
請喜歡本書的朋友記得喜歡,並且回言說一下想法(笑)
這才是讓我繼續寫下去的真正動力
謝謝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