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9):帝王心思好難猜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京城並無趙安此人。」連英道。
「果然。」連城墨道,「還有呢?」
「自先帝算起至今,朝中共出過五位趙姓官員,其中三位仍在朝,兩位辭世的趙大人中,一位膝下無兒女,一位的兒子已三十餘歲,與目前的趙安年紀不符,其人也不叫趙安。」
連城墨想了想,問道:「這莊園是何人產業?」
「趙安。」
「前主人呢?」
「京城一名徐姓富商。」
不,趙安絕非商賈子弟。連城墨心道。
「屬下還發現兩件事。」連英說。
「何事?」
「屬下外出打探消息時,發現有人跟蹤。」
「從出莊就有人跟蹤?」連城墨問。
「是。」
用假名未必有問題,可派人跟蹤就不單純了。
「傅家莊那邊可有什麼消息?」
「如公子所料,有人打聽了傅成勛的事。」
「都按準備好的『說辭』說了嗎?」
「是。」
「那第二件事呢?」
「莊園四周的護衛增加了一兩百人,遠遠包圍著莊子,而且這批護衛似是軍中之人。」
這是要甕中捉鱉?連城墨直覺不妙。
「公子,趙安到底想幹什麼?」冰冰忍不住問。
「這也是我的疑惑。」朱厚照可說是他第一個看不明白的人。
眾人皆想不通趙安的用意。一陣沉默後,連城墨道:「總之這個莊子不能再待了,其他事出去了再說。冰冰,立刻收拾行李。連英,跟趙安的人說一聲,我們要離開了。」
「是。」「是。」
「連護衛,怎麼是你?冰冰姑娘呢?」張永往連英身後望了望。
「冰冰姑娘早上走得急,不慎崴了腳,不方便過來。」
「這樣啊,不知傅公子有何事吩咐?」
「我等因有要事,須即刻離開,請張管事跟趙公子說一聲。」
「傅公子要走?」張永皺眉問。
「是。」
「那真是對不住啊,剛剛家裡的下人來了莊子,說是我們家老太太病重,我家主人已快馬趕回京了,這……」張永很是為難。
「那我等只好先行離開,還請張管事日後代為轉告趙公子。」
「那怎麼行,各位是我們的貴客,如此匆忙離開,我家主人得知,必會責罰我等待客不周。還請傅公子再等幾日,我家主人定會盡快回莊,親自為傅公子送行。」
「這……還得請示我家公子。」連英想了想:「要不連某就先告退了。」
「好的,連護衛慢走。」
「張管事留步。」
眼尖的連英注意到了張永身邊的沈煉。
巍然不動,面無表情,是張生面孔。
他不動聲色地記下了沈煉的模樣。
「連英回去了?」
「是。皇上,既然已經確定他們不是刺客了,為何不讓他們離開?」   
為什麼?朱厚照也不知道。
可他就是不想讓連城墨離開,總覺得他身上有太多未解之謎,他想深入了解他。
「不是刺客又如何?他兩次救朕後都匆匆離去,到底在逃避什麼?」
「這……也許只是正好有事。」
「哪來那麼多『有事』!他不就是為錢而來的嗎?兩千兩黃金都還沒到手,為何急著離開?實在令朕看不透……」
張永:「……」
這有什麼看不透的?也許人家就是不缺錢啊!皇上您也不想給,真當人家看不出來嗎?張永腹腓。
沈煉的調查結果證明連城墨確實與刺殺事件無關,可朱厚照心裡就是有種說不出的糾結。
他明明如願以償了,可為什麼還是不開心?到底哪裡出了錯?
「包君滿意樹啊,你得改個名字了,你讓朕很不滿意啊!」朱厚照道。
「欸?」張永聽不懂主子在說什麼。
 「趙安回京了?」連城墨問。
「是。」連英回道。
「跟你說話的人是誰?」
「張管事。」
「那趙安應該還在莊子裡。」
「可他為何佯稱自己不在?」冰冰問。
「大約是得著了什麼信,還沒想好怎麼對付我們,就先避而不見吧。」
「可趙安若一直避不見面,又該如何?」
「那就『不辭而別』吧。」連城墨不想夜長夢多,「事不宜遲,今晚就走。」
「公子,還有一事。」連英道。
「講。」
「剛剛張管事身邊的一名護衛,是屬下之前沒見過的。」
「此人有何特別?」
「他殺氣極重,不像一般富貴人家會雇用的護衛,這個人定有在戰場上拚殺的經驗。」
「哦?」連城墨想了想:「他的武功比之你如何?」
連英想了想:「或可戰成平手。」
連英是六人中除連城墨之外,武功最高者,也是極重要的戰力。若是被一個神祕護衛纏住,那其他人可就吃力了。
「今晚行動時,你若遇到那人,盡量設法將他引開,不要與他正面衝突,以自保為要。」
「是。」
「莊園除了正門,尚有東側門、西側門和後門三處出口……」連城墨思考後道:「一起走目標太大,風險也高,咱們兵分三路吧。」
連城墨於是花了半個時辰時間,向五人詳細說明了整個出逃計畫。
冰冰聽完後大急:「不行,不行,我們得保護公子。」
「你們得先活著,才有機會保護我。」連城墨笑道。
「屬下/奴婢誓死保護公子!請公子收回成命!」五人同時單膝跪地,希望連城墨能改變主意。
連城墨沒有回應他們的請求,只繼續交待:「記住,能躲就別打,打不過就逃,不可戀戰。我們的目的是往外逃,不是要跟敵人拚個你死我活。
趙安的目標是我,暫時不會殺我。若我被擒,你們就更要活著,我才能有一線生機,明白嗎?」
五人見改變不了主子的決定,個個憂心不已。
連城墨接著從行李中拿出了一個精緻的黑色小鐵盒,捧在手上盯了很久。
趙安,難道你是為它而來的?
「冰冰,這東西放在我身上不安全,暫時由妳保管。」連城墨道,「我們出去後,在老地方碰頭,若是等不到我,便在馬球會上將此物交給小公爺。」
「不會的,公子一定能親手將它交給小公爺的。」冰冰語帶哭腔。
連城墨欣慰地拍了拍她的頭。
「若小公爺見來人不是我,不肯收下此物,你們就回山莊,請示老夫人如何處理。」
「公子別說這樣的話……」冰冰紅了眼眶。
「好了,不必多說,入夜後照計畫行動。」
 
歡迎參觀本格其他作品——
我的烏龍鳥事:烏龍事件簿/我的連載小說:《桃花債》《問情》/我的奇思異想:包山包海我的撰稿作品:寫稿人生我的書寫療癒:日光故事
日光:若你喜歡本文,記得點心心拍個手(要拍五下也行),你的鼓勵是創作者最大的動力呀!(=^▽^=)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想把這裡當成自己的文庫,慢慢收進多年來寫過的文章,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連城墨本是少年英雄,十六歲便成為叱吒武林的無垢山莊莊主,是武林盟主沈飛雲未來的女婿、下屆武林盟主的熱門人選,前途一片光明燦爛。豈料一朝被大周天子朱厚照看上,一起長大的弟弟連城璧亦鍾情於他,在兩人用盡心機的你爭我奪下,他歷經重傷、中毒、被囚之苦,甚至多次被迫與兩人……那啥,究竟連城墨最後情歸何處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