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9 食屍鬼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好累喔,又是7千多字的東西
   每次拼在時間寫完後都覺得頭昏腦脹 @@
先不論品質,至少短短11天左右
   01-09的這篇我已經寫了7萬字,已經是一本書的量

   11天寫出正常一個月的量…… orz 我會早死……  =.=
***********************************
= 聖女新娘 09 食屍鬼 =
我再度面對她們招手,然後開口:「那個……我真的是吸血鬼喔。」
她們依然完全以不相信的眼神看我。
甚至麗麗修女都安靜走到正在品嚐蛋糕的小可愛旁,伸手拉起她,讓她緊緊
  挨著自己,明顯懷疑我不只是壞人,更可能是從小誘拐她的壞人而開口問:「阿
  爾卡德先生?小可愛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小可愛啊……」被問到這問題,我只能搔搔頭髮思考怎麼回答才對。
血的奴隸嗎?她們會相信嗎?畢竟都一百歲了……
麗麗修女可能是看我思考這麼久,八成心裡有鬼,於是就直接蹲下去,滿臉
  慈祥笑容問小可愛:「小可愛,告訴阿姨好不好,阿爾卡德是妳的什麼人?跟妳
  有什麼關係啊?」
小可愛嘴巴旁都是白色的奶油,看著麗麗眨眨水藍的大眼睛,然後開口純真
  的說:「主人啊。」
「主人?!」
小可愛點點頭:「就是主人。」
「妳都這樣叫他嗎?」
小可愛天真說著:「嗯,主人說人家都要這樣叫,才是他聽話的乖奴隸。」
忽然修女們全以異樣眼光看著我……
我知道她們在想什麼,於是趕緊解釋:「她是我的血之奴隸!跟我訂有血之
  契約的吸血鬼奴隸!」
但修女們完全當我在說鬼話。
麗麗繼續問:「那阿爾卡德有沒有……」停頓思考好幾秒,才終於說出口,
  「……傷害妳啊?或是欺負妳啊?」
小可愛很開心又滿足的說:「不會啊,主人對我好好,每晚都餵人家,讓人
  家含著盡情吸,並且都讓人家喝完喔。還有交代人家不要浪費,每一滴都要喝下
  去,要咬的話也要小力一點咬……對了!如果人家做錯事的時候,有時候主人會
  拍人家屁股,啪啪啪的~~~」
小可愛依然保持天真微笑,但修女們又以無法置信的表情看著我,並且深受
  震撼的樣子……
我在修女們面前只能微笑著閉目低頭,用手帥氣的撥動頭髮,讓她們看我最
  帥的一面。
哼哼,小可愛,妳果然是我的好奴隸,能把如此簡單的血之儀式和對妳的教
  育講到如此撼動修女們純潔的心……相信就算是天主也會為妳的遭遇啜泣不已。
果然不錯,麗麗修女緊緊抱著滿嘴奶油與無辜神情的小可愛:「啊~~~可
  憐的孩子……」
眼鏡修女更推推鏡架,使肥厚的鏡片閃出光芒,瞪著我冷冷開口說著:「人
  間最低。」
聽到這句話,我一整個臉垮下來:「~~~~~~~!!!!!!!」
這真是冤枉與羞辱!我可不是對幼女有怪癖的變態!
我趕緊向主在地上的女裁判官抗辯:「我是說真的啦!我是小可愛的主人!
  小可愛是跟我訂定血之契約的吸血鬼奴隸!我每晚都要讓她含著手指喝鮮血!」
但還是沒有修女相信,都判我死刑……
尤其是瑩子小姐,完全以不敢置信的表情看我,又對小可愛充滿了憐憫。
喂,乾脆妳們來個人殺倒我吧。雖然我還是會復活,但至少我能逃避現實幾
  個小時……
此刻,身為血族最悲慘的,不只得供養奴隸,更被自己眷養的牲畜食物看不
  起,尤其是這情況,真的只有滿滿的一句『心酸』可以說。唉~~~
可惡,這群修女姥妖,一直阻礙我用餐就算了,竟然還認為我是變態?!對
  牲畜來說,冒犯主人真是萬死也無法饒恕的行為!尤其我肚子又叫了,我真的已
  經受不了啦!現在就代替天主懲罰妳們,然後開始喝瑩子的血,都給我趴吧!
我正想衝出去先從凱薩琳教訓起,忽然間,我竟然在空氣中聞到腐臭味,還
  不是普通的臭,像是不知多少腐敗的肉類一起發出的味道。
我抬起頭,趕緊看著傳進這味道的窗戶……
這味道沒有消去,甚至越來越濃烈,一直從窗外冒進來。修女們完全沒有感
  覺到,只是一直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忽然眼鏡修女向我走來,越過我身旁就要向教堂大們旁的電話走去,八成是
  要找人來抓我。而很不巧,電話就掛在那個味道傳進來的窗戶旁,於是我趕緊伸
  手搭住她的肩膀,阻止她繼續前進。
眼鏡修女好像對於我的動作有所不悅,趕緊退開喊著:「阿爾卡德?!」
我很認真嚴肅的瞪她,要她安靜:「噓!」然後繼續看著那扇窗戶,還有緊
  鄰的大門。
她因為我這突然的舉動嚇一跳而保持安靜只是看著我。
其她的修女靠在一起,也被我這極度認真嚴肅的轉變給嚇到,忽然都沒有人
  說話。
我聞著味道更加濃厚,並想到這跟昨晚聞到的味道是一樣的。
忽然間,在我眼前的教堂大門被人從外面轉開,然後毫不費力的將兩扇厚重
  的實木門推開。
修女們全注意到了,於是都好奇又訝異的看著,因為她們絕對沒想到竟會有
  人主動來這間教堂。
果然有人站在大門後,而且暫時只看到一個龐大的黑暗影子。
這黑影遲疑一會,我們也沒人出聲,他就正式邁開腳步踏進教堂內。
修女們看著這身影,全訝異的深吸了一口氣。
尤其我身旁的眼鏡修女更是一邊後退,一邊驚恐抬頭看著眼前站立的這高大
  怪物:「這……這是什麼?!」
也難怪她會訝異成這樣,這名不速之客接近三公尺高、差不多是一層樓的高
  度,從沒有人類具有如此身高,甚至得彎著腰才有辦法進到教堂內。
牠臀部上只圍著一件熊皮作成的簡單裙褲,裸露著上身,一手搭著門頂,低
  著頭彎腰進到教堂之後站直,頭頂幾乎碰到屋頂與樑柱,腐臭味也立刻充斥在教
  堂中,相信已經濃到凡人的修女們都能聞到。
修女們全都抬頭看著牠,十足訝異又不敢置信的表情。
忽然眼鏡修女大叫:「有角?牠頭上有角?!」
聽到她這聲喊,修女們全抬頭望去,終於驚訝的恐慌不安起來。
我認出站在門前的是什麼,於是以貴族式的禮貌開口:「這位是……食屍族
  的朋友?」
牠沒有回應我,只是站在離大門幾步遠的地方盯著修女們,以充滿惡意的血
  紅雙眼。
我只能繼續不動聲色忍受這股刺鼻腐臭味,想著原來是一隻食屍鬼,難怪聞
  起來這麼臭,而且真不知道牠多久沒洗澡?
『食屍鬼』,是住在荒郊野外與土葬墓場周圍靠人類屍體維生的一群鬼人,
  具有族群行動的習性與階級服從觀念,並具有相當程度的智慧。
體高力大,肌膚泛綠,體毛濃而雜亂,尖銳的指甲,參差不齊的滿口利牙,
  泛紅鮮豔的雙眼,頭頂長著雙角,任何人類看見祂們都絕對會嚇的哭出來並開始
  亂竄。
人類早就知道牠們的存在,如同知道我們吸血一族般,因此普遍稱牠們為食
  屍鬼;但地球另一邊的某個文化卻稱牠們為頭上長角的『惡鬼』,手握狼牙巨棒
  掌管地獄的使者,隨時等候折磨幽靈亡者……
其實人類可以不必這麼害怕。畢竟跟我比起來,雖然具有相當智慧,不過一
  般食屍鬼可能只有我一半聰明而已;不只心智反應遲鈍,大腦更像跟牠們喜歡的
  食物一樣已經爛了一半,而且對活生生的人類不具主動攻擊性,因此人類就算偶
  然在墳場遇見牠們,只要別去招惹牠們就肯定不會有事,甚至牠們會主動躲著人
  類並走遠。
至於牠們的過去與歷史?天曉得牠們存在這世間已經多久了?我唯一知道的
  是,最近十幾年來真是越來越難在這經過相當開發的文明都市發現牠們的蹤跡。
為什麼?
真愚蠢的問題……
因為人類開始大量使用火葬技術處理同類遺體,這要叫食屍鬼吃什麼?當然
  只好離開這裡,到其他更偏僻落後的原始地帶求生。
一般說來,食屍鬼只住在充滿瘴氣的原始森林,當肚子餓了才會來到人類墳
  場週遭出沒,很有耐心的等待新下葬的屍體腐爛,日夜守著這具要吃的屍體,因
  此也被戲稱為:『守屍鬼』。
牠們總是耐心等待屍體發出臭味,等待屍體流出屍水,等到屍體完全爛透,
  再於夜半時分挖開墳土,敲開棺蓋,盡情啃食屍肉,滿足慾望與本能,再回森林
  中生活。
對牠們來說,味道越是讓凡人作噁的屍體,聞起來越香;爛的越精采的人類
  屍體,嚐起來越有味;尤其是那種才剛斯開皮膚、半爛內臟就混著屍水迫不急待
  從體內流出來的沙茶火鍋型屍體,更是食屍鬼永遠的最愛。
由此可知,我會稱人類為牲畜,絕對不是亂叫。
活著時必須成為我們吸血族的食物,死了之後骨肉還必須讓食屍鬼啃,甚至
  對其他族類還有許多其他用途……這不是食物是什麼?
對人類來說,恐怕差別只在於自己會不會有生之年的某天被我們抓去吃,或
  是有那個運氣老死而終。
因此食屍鬼這種天性跟我們吸血一族來說可以說完全沒有衝突,畢竟牠們不
  嚐活人,我們不碰死人,加上生存領域完全沒有重疊,所以此刻會在這間教堂見
  到一隻食屍鬼,還頂有意思的。
只是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凱薩琳修女在從最初的訝異恢復後,還搞不清楚
  狀況的依然認為這是我搞的玩意:「阿爾卡德,你以為弄一個這種拍電影用的大
  玩偶機關來,就可以嚇倒我們?」
於是凱薩琳修女便不知死活的走向前,打算去前面揭穿這機關。
我當然拉住她的手臂:「不要過去,那是食屍鬼。」
凱薩琳以鄙視的眼神瞪著我,完全不相信,然後迅速將手一縮的抽開。
我只能認真跟她說:「後果我不負責。」
「等著看我拆穿你的把戲吧!」大姊頭留下這句狠話,就越過我身旁走到牠
  旁邊,剛好到牠的腹部腰際,然後用手搭著牠的身體,好像想找出機關或拉鍊什
  麼的……
忽然凱薩琳碰到牠的皮膚,發現那是真實的皮膚觸感,訝異的睜大雙眼抬頭
  看著牠,食屍鬼也一直低頭看著她。
接著食屍鬼不悅的皺著眉頭輕輕一巴掌拍過去……或者更正確的說,是推她
  離開。
雖然只是輕輕一拍,但對人類來說力道已經非常足夠了,尤其是手無縛雞之
  力的人類修女。
可憐的凱薩琳姊妹連慘叫聲都叫不出,立刻像是被重重打一巴掌,完全被打
  腫了臉,噴出鼻血,翻著白眼倒下來失去意識。
修女們這才發現情況不對勁,開始慘叫,並匆忙越過我跑向昏迷的凱薩琳姊
  妹,只有麗麗修女因為小可愛在身邊而走不開,只能緊緊抱著小可愛著急看這裡
  並一直喊著:「凱薩琳!凱薩琳!」
當然我手一伸就在修女之中拉住瑩子的手臂,阻止她跟其他修女靠過去。
這時食屍鬼竟然踏出腳步,好像就要踏進眼前的修女中。
於是修女們尖叫著將昏迷不醒的凱薩琳抬起,便忙著哭天搶地逃回我身邊。
瑩子小姐趕緊叫我:「阿爾卡德?!」好像瑩子希望我說出機器不小心故障
  之類的話跟她們道歉。
但食屍鬼可不是我的機器,我也有警告大姊頭修女不要靠上去,所以這會出
  事怎麼能怪我?
「我不是說了,牠是食屍族的朋友,靠人類屍體維生的族類,隨便碰牠會出
  事。」
眼鏡修女驚恐看著我,又看著食屍鬼:「不可能!世界上……怎麼可能有怪
  物存在……」
沒錯,一切都是騙人的,儘管照這定律繼續自己欺騙自己吧。
為什麼你們人類永遠這麼自大,認為自己是世上最強大與唯一的存在?事實
  上,還有許多生命是你們永遠想不到,也未曾真正見過的。
我再不理會身旁陷入恐慌的修女們,看著眼前的食屍鬼。
我猜牠可能是單獨遺留在這城市邊緣的食屍鬼,是牠們一族的最後堅守,於
  是我抖開大衣,對牠致上貴族敬意:「在下是---」
牠血紅的雙眼看著我,以接近低吼的聲音說著:「阿爾卡德……德拉克……
  血族王子……」
「喔,能從你口中聽見在下微名,真是無上榮幸。」
但牠完全不理我,踏步就準備向我身邊的修女們走來。
修女們也又驚又恐的慘叫著主名,並抬抱著凱薩琳開始往教堂最裡面一直退
  去,退回麗麗和小可愛身邊,好像認為我完全靠不住。
這對她們來說絕對是個震撼教育,並且一定很想逃離教堂吧,可惜這間老教
  堂只有一扇門,而食屍鬼又擋在中間……
只有瑩子比較好心,不忘用手拉著我:「阿爾卡德!」希望我也一起逃走。
我微笑跟她說:「我不是說過,我是血族王子嗎?」
瑩子這才愣住看著我,開始認真思索我說的這句話,畢竟眼前就有一隻貨真
  價實的食屍鬼出現……
「所以請公主放心的去跟妳的修女媽媽們待在一起吧,這裡交給我。」
她怔怔看我:「阿爾卡德……你真的是……?」
「不論我是什麼,要相信,並且保護自己。」
她依然看著我,直到我微笑跟她點頭,於是瑩子才放開拉住我的手,向她的
  修女媽媽身邊跑去。
食屍鬼也在這時邁開腳步就要走過來,但我卻開始覺得不太對勁,這名食屍
  鬼好像不理我,也不看我,只是一直看著我背後一直求叫主名或唸誦聖經的修女
  們,並殺氣騰騰的向修女們走去。
該不會牠是不喜歡被人隨便亂摸的人,而不巧凱薩琳觸了這禁忌,所以牠非
  得好好算一下帳?
不論如何,我還是故意挪動腳步走到牠面前,擋住牠的路。
牠停下腳步,低頭看著我,並且咕嚕開口:「血族王子……讓路……」
我微笑的說:「何必跟無知小修女計較?」
牠低沉說著:「讓路。」
我沒有讓路給他,而是將話頭轉了個彎:「老實說,人類生活的這裡不像是
  您會出現的地盤。」
牠喉頭咕嚕作響的跟我說:「我要那名修女。」
「是的,我知道,您要剛才那名凱薩琳修女,她是個性直了點---」
沒想到牠打斷我,並且開始展露出不耐煩的態度:「不對,我要那名最年輕
  修女!沒有穿修女服的修女!」
這根本稱不上暗示,已經可以算是明著點名;我猜牠是不知道瑩子的名字,
  否則早就直接叫她。
瑩子聽到自己忽然被點名,而且是面露兇相的高大惡鬼,忍不住緊張的屏住
  呼吸,她的修女媽媽們也趕緊圍在她身邊保護又開始悽慘尖叫。
我回頭看瑩子一眼,見她臉上都是不知所措的驚慌表情,確定她不知道自己
  知道為什麼會忽然被食屍鬼這樣的怪物盯上,於是又轉過頭抬起來看著眼前的大
  傢伙:「你要那名最年輕的修女嗎?穿著水手服那位?」
食屍鬼殺氣騰騰的說著:「我要她!」
「為什麼?」
牠依然以充滿殺意的口氣說著:「血族王子,把那名人類女孩給我。」
我再次溫吞問牠:「為什麼?」
牠以充滿惡意的飢渴雙眼瞪著瑩子:「那個女孩必須死。」
聽到這句話,瑩子忍不住恐懼的瞪大雙眼,在今天之前,她一定永遠沒想到
  自己的生命會受到如此威脅,甚至可能成為惡鬼的食物。
我看著瑩子:「要她死?」然後稍微歪著頭,輕藐的回頭看著牠嘲弄:「這
  可真是新聞,食屍鬼不去墳場挖屍體出來啃,卻在這追討活人的性命?我正在目
  睹達爾文進化論被證實的歷史性瞬間?食屍鬼開始生吃活人?」
牠對我喊著:「血族王子!你不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
我歪著頭,一邊用小指挖耳朵,一邊伸到嘴前吹氣:「那就說來聽聽。」
牠毫無疑惑的開口:「這是族長的命令!」
「族長的命令?」
「遙遠國度的族長送來訊息,這城市內一間教堂有名十多歲年輕修女,為了
  我們一族的再度興盛,她必須死!我找了好久,才確定是她……」
原來昨晚牠是來這裡確定瑩子的存在,之後會迅速消失是暫時跑到其他教堂
  確認有沒有其他同年紀的修女,而不是其他吸血族的同伴?
我再次問牠:「為什麼?」
牠這次一點都不疑惑了,只是憤怒的回我:「因為這是族長的命令!」
還真是像傳說中的一樣,只會笨笨的服從命令,甚至連理由都不知道就要殺
  人,讓我忍不住露出輕視的微笑。
「既然連理由都沒有,恕我無法接受。畢竟人類目前主要由我們一族管轄,
  可不能沒有理由就讓你隨意動手殺害。」
牠激動喊著:「血族王子,那是你們那一族單方面的認定!你必須接受我的
  要求!」
「這可真是強人所難……」
牠充滿氣魄的大喊:「如果你不接受,我們一族會與你開戰!會跟任何阻礙
  我族行動的人開戰!」
說真的,我完全沒料到牠會說要開戰,而且說的頂認真,因此我足足頓了好
  幾秒:「……開戰?」
牠大吼:「開戰!!」
我眨眨眼:「這又是族長的命令?」
牠大吼:「族長的命令!!」
我故意打了個噴嚏,然後用手捏住鼻子,皺著眉頭看牠:「食屍鬼,你的嘴
  真臭,啃完屍體後一定都沒刷過牙,這裡都聞的到。」
因為我一點都不相信牠們的族長會莫名其妙的就這樣挑起一場戰爭,尤其牠
  們又是隨著時代發展而逐漸消失的弱勢族群……
但牠依然低聲吼著,充滿威脅性,然後說出口:「今天我就必須為我的族裔
  完成我的命令!」
我一點都不在乎牠的威脅:「她可是我先發現的。如果我說不呢?」
牠惱怒的大叫:「如果你不將她交給我處置,我只好動手!!」
「不行,瑩子小姐不準你動手!」我很乾脆的說,然後伸出手指比劃那群修
  女,「但那群老修女可以隨你高興處置。選一個弄成屍體後帶回去跟族長交差,
  大家不就天下太平?」
修女群中忽然發出一陣驚呼,然後又開始哭求天主。
我看著修女們慘叫,忍不住露出惡整她們的笑容,覺得心情真爽。
但食屍鬼看來沒有我想像中的笨:「我只要那名女孩!」
我皺著眉頭埋怨:「真難溝通……都說不行了,還囉唆什麼?」
看來這傢伙是真的火了,惱怒的不想再跟我溝通,轉身一手抓住大門旁盛裝
  聖水盆的厚重木架,就朝我猛烈拋過來,想以暴力宣告牠的決心。
我迅速轉身面對飛擊過來的水盆和木架,一腳踢上去,以血族擁有的強大力
  量將那木架從中踢裂,讓它成為無數碎片,再從我身旁後方亂射而過。
我帥氣拍拍大衣上沾染的木屑,溫吞優雅並帶著瞧不起牠的音調說:「可真
  是暴力行為。」
牠伸手抓住門旁牆上掛的小幅油畫,就向著我的臉猛烈砸過來。
我側頭輕鬆閃過從耳旁呼嘯而過的畫作:「真拿你沒辦法……」
食屍鬼再度抓起牆上另一幅壁畫就砸過來。
我再度輕鬆閃過。
本來以為大們周圍已經沒有任何油畫和木架之類木製品可共牠扔,也該是時
  候冷靜下來繼續好好談,看有沒有辦法把這事情完美解決……但是吃腐屍的野生
  動物就是野生動物,一點教養都沒有,只知道暴力。牠舉起門旁那根純金屬製的
  蠟燭台,也不管上面還有蠟燭插著,就準備把這當作長茅或魚插射過來。
我再度躲過去,那蠟燭台越過我之後就牢牢釘在大後方的木頭牆壁上,甚至
  末端的臺座還因力作用而持續晃動,發出類似彈簧震動的翁鳴。
這可不是木頭那種就算被砸中也只會腫個包的東西,而是銳利的器物,具有
  高度危險性,又是以那種巨力造成的高速擲出……
修女們也不敢置信的看著這蠟燭檯,平常整理維護的沉重物品竟然硬生生插
  在主的佈道台上,這需要多大的力啊,於是忍不住又驚呼起來。
我回頭看著那根蠟燭台一眼,然後低頭閉目微笑的撥動頭髮,再抬起頭微笑
  看著牠。
不過雖然我的外表是在微笑,心中可是非常不爽,眼神更是銳利瞪著牠冷冷
  開口:「你是真的想殺我?」
我們吸血一族當然遠遠超越人類的強悍,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不會死,我們
  同樣會死,就像小可愛每晚把我吸乾那樣,絕對不是會讓人感覺很舒服的經驗,
  尤其是被蠟燭臺這種到處是尖刺的物體穿過,絕對是最嚴重的冒犯,比言語上的
  冒犯更會讓我不悅幾十倍……
牠依然憤怒的咕嚕發出聲音,就像野獸在低吼,一點都不將我放在眼裡。
(待續)
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壞壞的短篇+雜文存放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二百六十萬字)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圖文豐富加強版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我和我妹妹雯雯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兄妹、姊弟愛(主要是短篇小黃本+18禁)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奉子成婚13歲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自然律(現實殘酷)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月夜天使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志怪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配種繁衍制度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半神王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地球防衛武力(輕科幻)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上邪》 悲苦愛情 (現代)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大先知末世錄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方舟戰爭(聖女新娘)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異鄉入贅紀(人文精神)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榮耀的彼端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武俠《大隱隱於市》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輕科幻)要塞對要塞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亂世情緣 (征服到世界的盡頭)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賽馬娘)我所養育的馬娘小女兒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一百萬字)慢活/種田風 超長篇小說 我把天下逼瘋又逼反!  之:征戰異世界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亂世情緣 (征服到世界的盡頭)文以載道>身而為人,我很抱歉的沙龍身而為神
個人生活紀錄,網誌,隨筆,幹話,亂掰,自創小說,隨心所意發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102
什麼人適合國泰世華 CUBE App ?整理5大推薦原因你覺得哪間網銀的 App 最好用? 近幾年,我為了拿到很多家銀行的回饋,辦了很多家銀行的帳戶,數一數至少也有十幾間! 比較下來,國泰世華 CUBE App ,是我用起來最順手的 👍 國泰究竟贏在哪裡呢?讓我整理 5 個原因給大家~
Thumbnail
2024-07-05
49
川普當選,對台股是利多還是利空?川普在槍擊事件中所表現出來的英勇形象,讓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幾乎已成定局。沒想到他隨口的一句話「台灣搶走美國的晶片生意,所以要付保護費」,就讓台積電在短短三天跌掉超過100 元,台股也跌掉1100點以上。台積電、台股會就此一路下跌嗎?未來該如何因應?  
Thumbnail
2024-07-20
73
美術館變身超療癒雞舍!丹麥方舟現代博物館可愛又吸睛的互動展覽藝術品不是每個都是「禁止觸摸」,來看這件有趣的藝術作品,一秒把美術館變成養雞場(?)
Thumbnail
「方舟」推理小說-電車難題的題中題《方舟》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推理小說,情節扣人心絃,閱讀完後讓人回味無窮。本文分享了《方舟》的閱讀心得,以及對故事情節和人物設定的評價。
Thumbnail
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 By 夕木春央 譯者:鍾雨璇 獨步文化出版   用了搭高鐵回家的一個半小時 剛剛好看完 因為最精彩的是結局 所以盡量不提到太多 否則不像以往談的書 可能真的會“大大”影響閱讀的驚喜
Thumbnail
發佈在
書宅
2024-04-27
1
《方舟》:誰該犧牲性命拯救別人因為被《方舟》的故事設定吸引,所以一直心急想看這本小說,結局確實有被衝擊到,可惜中段不夠緊湊,說不上是頂級的推理小說,不過讀後卻一直被纏繞心神,讓人思考了很多,後勁強勁。 《方舟》是很本格的推理小說,暴風雨山莊式的推理小說就是一群人被困在同一個地方無法離開,被困者一個一個被殺,而倖存者則努力找出兇
Thumbnail
2024-04-11
5
好棒,三點了!像派大星一樣當機立斷|《論生命之短暫》書評(方舟出版)很榮幸這次與方舟出版合作,發表關於斯多葛主義哲學家塞內卡的文章《論生命之短暫》。本篇先介紹同一本著作於兩家出版社的主要差異,再簡述方舟提供的試讀版《論生命之短暫》心得,提供各位讀者做參考。
Thumbnail
2023-09-06
3
方舟投資(ARK)2021 Q3 持股變化,多數持股皆是負報酬在 2020 年,以旗下 ARKK ETF 創下 148% 報酬率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在 Q3 (7/1 - 9/30)表現為 -14.42%(S&P 500 同期表現為 -0.29%) 這篇來看看 ARK 在 Q3 的持股變化
Thumbnail
2021-12-26
4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先鋒篇《前言》   這類型算是塔防的一切基礎吧,套用到別的塔防可能會是水晶、陽光、錢等,能夠產出資源的大概就算這類,到了方舟就成了先鋒,功能基本相同,增加部屬費用,屬於戰鬥的開場用的幹員,到戰鬥的中後期會漸漸更換成其他定位,但其他定位可以替換改變,唯獨先鋒無可取代,畢竟只有他會生產部屬費用。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近衛篇《前言》   昨天那篇重裝篇沒想到有人看,真讓我驚訝,重裝篇打完了,接下來該來個重頭戲,近衛篇,方舟最強分類,明日方舟別稱「近衛方舟」,可以幾乎只靠近衛囊括所有功能,可對空,對大量敵人,對強大敵人,通通都有,感覺就是路上的戰鬥幹員都被歸類到這邊,有種懶得分更多分類的感覺。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重裝篇《前言》   這是我在本站的第一篇文章,其實閒來無事,想說分享一些自己所認知的事物,但我常接觸的只有自己常玩的遊戲而已,所以我就只好從我有玩的遊戲中最有分享價值的角色定位來當作第一篇文章,但以下內容純屬我個人觀點,不代表絕對正確,每個人對每個定位都有自己的想法,這篇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102
什麼人適合國泰世華 CUBE App ?整理5大推薦原因你覺得哪間網銀的 App 最好用? 近幾年,我為了拿到很多家銀行的回饋,辦了很多家銀行的帳戶,數一數至少也有十幾間! 比較下來,國泰世華 CUBE App ,是我用起來最順手的 👍 國泰究竟贏在哪裡呢?讓我整理 5 個原因給大家~
Thumbnail
2024-07-05
49
川普當選,對台股是利多還是利空?川普在槍擊事件中所表現出來的英勇形象,讓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幾乎已成定局。沒想到他隨口的一句話「台灣搶走美國的晶片生意,所以要付保護費」,就讓台積電在短短三天跌掉超過100 元,台股也跌掉1100點以上。台積電、台股會就此一路下跌嗎?未來該如何因應?  
Thumbnail
2024-07-20
73
美術館變身超療癒雞舍!丹麥方舟現代博物館可愛又吸睛的互動展覽藝術品不是每個都是「禁止觸摸」,來看這件有趣的藝術作品,一秒把美術館變成養雞場(?)
Thumbnail
「方舟」推理小說-電車難題的題中題《方舟》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推理小說,情節扣人心絃,閱讀完後讓人回味無窮。本文分享了《方舟》的閱讀心得,以及對故事情節和人物設定的評價。
Thumbnail
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方舟 – 只有自己可以救贖自己 By 夕木春央 譯者:鍾雨璇 獨步文化出版   用了搭高鐵回家的一個半小時 剛剛好看完 因為最精彩的是結局 所以盡量不提到太多 否則不像以往談的書 可能真的會“大大”影響閱讀的驚喜
Thumbnail
發佈在
書宅
2024-04-27
1
《方舟》:誰該犧牲性命拯救別人因為被《方舟》的故事設定吸引,所以一直心急想看這本小說,結局確實有被衝擊到,可惜中段不夠緊湊,說不上是頂級的推理小說,不過讀後卻一直被纏繞心神,讓人思考了很多,後勁強勁。 《方舟》是很本格的推理小說,暴風雨山莊式的推理小說就是一群人被困在同一個地方無法離開,被困者一個一個被殺,而倖存者則努力找出兇
Thumbnail
2024-04-11
5
好棒,三點了!像派大星一樣當機立斷|《論生命之短暫》書評(方舟出版)很榮幸這次與方舟出版合作,發表關於斯多葛主義哲學家塞內卡的文章《論生命之短暫》。本篇先介紹同一本著作於兩家出版社的主要差異,再簡述方舟提供的試讀版《論生命之短暫》心得,提供各位讀者做參考。
Thumbnail
2023-09-06
3
方舟投資(ARK)2021 Q3 持股變化,多數持股皆是負報酬在 2020 年,以旗下 ARKK ETF 創下 148% 報酬率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在 Q3 (7/1 - 9/30)表現為 -14.42%(S&P 500 同期表現為 -0.29%) 這篇來看看 ARK 在 Q3 的持股變化
Thumbnail
2021-12-26
4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先鋒篇《前言》   這類型算是塔防的一切基礎吧,套用到別的塔防可能會是水晶、陽光、錢等,能夠產出資源的大概就算這類,到了方舟就成了先鋒,功能基本相同,增加部屬費用,屬於戰鬥的開場用的幹員,到戰鬥的中後期會漸漸更換成其他定位,但其他定位可以替換改變,唯獨先鋒無可取代,畢竟只有他會生產部屬費用。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近衛篇《前言》   昨天那篇重裝篇沒想到有人看,真讓我驚訝,重裝篇打完了,接下來該來個重頭戲,近衛篇,方舟最強分類,明日方舟別稱「近衛方舟」,可以幾乎只靠近衛囊括所有功能,可對空,對大量敵人,對強大敵人,通通都有,感覺就是路上的戰鬥幹員都被歸類到這邊,有種懶得分更多分類的感覺。
【明日方舟】角色職業定位介紹-重裝篇《前言》   這是我在本站的第一篇文章,其實閒來無事,想說分享一些自己所認知的事物,但我常接觸的只有自己常玩的遊戲而已,所以我就只好從我有玩的遊戲中最有分享價值的角色定位來當作第一篇文章,但以下內容純屬我個人觀點,不代表絕對正確,每個人對每個定位都有自己的想法,這篇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