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步行輕旅行:埔里小埔社至南興(2)

2022/11/2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時間:111年11月19日星期六 太陽6時/地點:台中全航客運)
我與石虎團的成員們會合的當天,劉老師看到我時,完全沒有猶疑的時間,直接問我:「你之前寫的人物傳記完成了嗎?」
「恩,告一段落了」我說。
與劉老師初認識時,我當時的工作是寫人物專訪的文字工作者,收集故事,以梳理生命脈絡作為一份專業與職業。
四年不見,我覺得自己改變了許多,但劉老師還記得我,真的是太神奇了,他怎麼有辦法記住那麼多人的臉孔以及名字、記住他們的經歷以及心情。
我不只是把頭髮染成了亞麻綠,最後一次見面是在疫情之前,當時雙方仍是袒露著臉,但如今彼此戴著口罩,僅露出雙眼,我以為老師會認不出我來,會以為是一個陌生人突然到他的和諧的隊伍裡,我會成為是突兀的第三者。
很多人都忘記我了,很正常,因為我也遺失了大家的名字,失卻了部分記憶,我們生命已經有太長一段時間沒有交集,我們逐漸在腦海裡刪除對方的臉孔、影子、對話,逐漸淡出彼此的記憶,只剩下聲音。
我們彼此是藉由對方的聲音相認的。
「如果你沒有開口,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
團隊中的資深成員周大哥笑著對我說。
我們都遺忘了彼此,僅有聲音還記得。不知為何,人的聲音與語調不太會改變,在我們的面容都因為歲月老去時,聲音還是依舊年輕。 
惠智一見到我非常驚訝,對我張開雙手,這是要向我擁抱的意思嗎?
我張開雙手回應了惠智,沒錯,這是一個擁抱,毫無疑問地,我回抱了他,互相說著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

50分鐘的市場空白時間

(時間:111年11月19日星期六 太陽7時/地點:埔里東社)
我們搭乘6時的全航客運從台中火車站出發,坐在窗旁的我看左手邊的太陽慢慢升起,天空被點亮了。
我們在埔里東社下車。站牌附近有間菜市場,我們四散開來,我與石虎團的每個人分開來。團員們預計在菜市場各自找間早餐,坐下來吃飯,各自找想要吃的早餐。
我站在一個定點,看著團體間的每個人都有各自個方向,向左、向右,或者是迅速轉進一個不為人熟知的小巷,像是逛過無數次般,到來的不是一個陌生的場地,而是自家的領地,他們熟知每個方位,知道哪家店是最好吃的,知道哪個地方是最繁盛的角落。
有50分鐘的空白時間,我要去哪裡?我應該要跟著團員的人潮流向走嗎?
我茫然地向前走。
麗夙突然靠進我,貼著我的肩膀,勾著我的手,問:「你最近過得如何?」
「很好喔!」我被如此親密的動作嚇了一跳,盡量讓心情以及語調保持平靜。
「最近的工作如何?」
「我現在在進修。」我沒有避諱自己的狀態。
「你繼續向上讀博士班嗎?」
「不是喔,我最近在職訓局進修,學習視覺設計,你要看看我最近的作品嗎?」
麗夙應該是石虎團裡少數願意跟我開啟話題而非僅有問好的人,然而很抱歉的是, 我一開始沒有認出來,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感到很抱歉,很認真問:「對不起,姐姐,請問我應該怎麼稱呼您了?我不太記得您了
我幾乎可以看到對方失落的表情,回想起來,這個問題真的很糟糕。
麗夙說:「沒關係,這很正常,因為大家認得你,但是你不認得大家了。」
麗夙進入了一間小店吃飯,我看著外面的菜單,麻辣鴨血、大腸湯、鹹豬肉等等,似乎沒有我可以食用的素食,只好先轉身離開了。
既然有50分鐘的空白時間,我便隨著自己的直覺,把所有的行程交給身體,我不多加思考,隨意走著,身為路痴的我,所有直覺的反方向就是正確的方向,但當下,我不需要正確,只需要獨自一人度過50分鐘。
我拍攝了菜市場晨間的景象,把手機相機對準了逐漸變藍的天空,以及在天空下的攤販、摩托車,以及人群。
當我的手下意識地舉向天空時,才真正意識到──原來我是真的很喜歡,我想起職訓局攝影課的李老師曾對我說過:「──你真的很喜歡天空呢!」
不是為了做影像裁切而已,如果有時間與能力的話,我也想像人類學家李維史陀用數萬字的篇幅描寫夕陽般去描寫天空,盡力讓藍天在我的文章裡變得像首詩一樣。
黑豬肉店的老闆忙著把手邊的豬肉吊上攤販的掛鉤時,正巧看見經過的我,他直接對我說:「小姐,早安」,我當下以為他會積極地向我銷售他的產品,但他沒有對我展開積極的勸誘,僅是問了聲早,就像是看見街坊鄰居出門般的問好,然後轉身繼續掛掉豬肉,我遲疑了幾秒,也對他說了好,我這兩秒遲疑錯過了與他目光交會的機會。
每個人都很有精神地在過自己的生活。
整個市場隨著天色逐漸明朗起來,變成了清晨色彩最為豐富的地方。
阿婆坐在路肩邊角手持一碗麵線作為早餐,把攤販擺在路邊,塑膠袋裝的柿子、山葡萄、佛手瓜、柿子等等,皆是自家種植的蔬菜水果,偶而對好奇的行人介紹自家的產品。
魚販的老闆娘沒暇顧及從桌上掉到地上的吳郭魚,忙著回應客人們的問題,我向她提醒,她對我說了聲謝謝。
全部走了一圈僅有20分鐘,我不知道接下來的30分鐘能夠去哪裡,便直接走向了集合地點,埔里轉運站,等著吃飽早餐的團員們回來。
我獨自一個人待了許久,首先抵達轉運站的是劉老師,劉老師喜歡逛菜市場,他喜歡在菜市場挖掘一些新奇的事物,跟各式各樣的人聊天,他給了我一顆特別的水果,興奮地向我介紹這是他在市場買的新奇柿子:「這是用古老浸泡法製成的牛心柿子,不是用石灰水浸泡的,是犧牲一顆柿子來成就其他柿子的柿子。」
這個柿子沒有去籽,很甜很好吃,沒有苦澀的味道,吃完有顆黑色大籽留下。
這是我今日的早餐,足夠作為長途跋涉的糧食。
11月20日上午7時 埔里東站附近的晨間市場 Lynn攝
待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夢想是家能住在離水邊近的地方,山也行。希望能抬頭望向波浪飛舞的風野鷲,耳聽莫氏樹蛙的叫聲,腳踩在由土與草構成的大地,若是幸運,請讓我拿撿拾到一根由大冠鷲打鬥留下的羽毛,然後向著荒野前去。/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對於職場的不適應以及多少的「你不能夠」。在經歷靈魂崩毀後的重大災難後,我已經不願意把自己蜷曲在角落,我會用盡任何方式來治癒自己的心理傷痕,與那些焦慮、憂鬱、自卑重新共處,然後重新找到回歸社會的方式,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