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生活|步行輕旅行:埔里小埔社至南興(1)

2022/11/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一日為限的「石虎輕旅行」

四年前,我曾參與過一個計劃。
為了知道石虎的分布以及與在地居民的關係,一位備受愛戴的劉老師發起了步行計畫,決定用步行的方式走訪台灣山林角落,走進沒有任何景點的地方,向在地的居民訪問,從山線走到海線,從平地走到山坡,再從山林走回平地。這個計畫愈做愈大,步行的地方越來越遠,從台中慢慢擴張到苗栗、南投等等。
輕旅行,以「輕」為名,加上計劃初始是以「石虎」為目的,團名因而被換為「石虎輕旅行」。團員們便不會過夜,所有的行程僅有一日為限,其中特別的是,每當團員們聚集到一起出發後,決定起點,以及終點後,中間的所有路線皆為步行。
當初,我有幸參與該計畫的初始,也因此寫過幾篇心得文章,然僅有一年時間,我因個人因素遠離、淡出,從成員的眼裡離開,甚至遭到團體除名。
我消失了,但是這個團體仍在繼續。
時至今日,憑藉著劉老師的號召力,以及人們對於自然的熱愛,有無數成員們從台灣各個角落出發,僅為參加該項計畫的進行。
隨著時間的累積,他們走過更多的地方,同時,我也與團隊的每個人越走越遠。

做一件最感到害怕的事

我已經離開了四年,也遭團隊除名。
然,我在2022年11月16日的晚上,聯絡上了團隊裡常常負責規劃路線以及引導路標的林大哥,向他詢問能否讓我參與2022年11月19日的從埔里小埔社步行至南興的行程,全程18公里,費時1天。
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我想要在今年的11月做一件我很想做,但因害怕、恐懼而沒有辦法做的事情,我在聯絡林大哥時,也很害怕對方是否忘記我是誰了。
在聽聞我的要求後,林大哥欣然答應,非常熱心地幫我報名參加了19日的行程活動。
但我卻開始感到恐慌與焦慮。
我要用怎樣的面容去進入一個我曾經存在但已經不存在的團體?我要怎麼去說話、怎麼去與他人交談?我因為這件事情兩天都沒有辦法好好睡覺,我想起了當初我離開的原因,一件再小不過的爭執事件。
儘管我是個不甘願的旅者,但是,我想做一件最讓我感到害怕的事情,告訴自己:你有著直視恐懼的勇氣。

冒險啟程之必要

好巧不巧,在所有的行程安排確定後,我的生理期卻在這個最不該來的,是女孩子一個月中最不舒服的一天,我除了面對心裡的恐懼外,還得抵抗身體的不適感,加上輕旅行長達18公里的步行計畫。
──我對自己感到了懷疑,我完成得了嗎?
但,我如果放棄的話,我在16日鼓起的勇氣豈不是一點意義也沒有?於是,我逼著自己用最短的時間去看醫師、去換藥,必須趕緊讓身體回復正常的運作。
19日當天凌晨4時30分,我睜開眼睛,天色未亮,我告訴自己:
「早安,我愛你,接下來一切都會順利,會有好事發生,你很棒,你已經跨出了第一步了,不要太勉強,不要加油,這樣就好。」
然後,我出發了。
圖1 我出發了
待續......
PS 出發小故事

凌晨5時許,我跑錯車站,我迷茫地在十字路口徘迴,附近無人,僅有位客運司機大哥剛好在客運站牌前休息,他問我:「你要往哪去?」我如實告知目的地,他捻熄他抽的菸:「我剛好要出車了,我開往的下一站剛好是你要去的那一站,你直接上我的車吧!」我連忙道謝,──是吧?果然有好事發生。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夢想是家能住在離水邊近的地方,山也行。希望能抬頭望向波浪飛舞的風野鷲,耳聽莫氏樹蛙的叫聲,腳踩在由土與草構成的大地,若是幸運,請讓我拿撿拾到一根由大冠鷲打鬥留下的羽毛,然後向著荒野前去。/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對於職場的不適應以及多少的「你不能夠」。在經歷靈魂崩毀後的重大災難後,我已經不願意把自己蜷曲在角落,我會用盡任何方式來治癒自己的心理傷痕,與那些焦慮、憂鬱、自卑重新共處,然後重新找到回歸社會的方式,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