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敕封令:蒼原城隍傳 057 林亞

57:林亞

大出巡收到的所有捐款和香油錢,使得霧水城隍廟重新建廟完全不是問題。

因此,鐵皮廟右邊空地,用鐵柵欄圍出一個大圈。

裡面已經正式破土動工。

建築工人,相關建築車輛,忙碌工事。

假以時日,必會建成一座全新的城隍廟。

老廟助和忠實信徒,滿心期待著。

那麼現在,該完成的事情還是得完成。

不論怎樣,神明都得言而有信……

深夜,霧水城隍廟,霧氣飄散。

鐵皮屋廟門已關,建築工地停工。

這樣的荒郊野外,只怕方圓二公里內,沒有任何人在。

不過陰間世界,陰陽眼才看的見的另一個空間,卻一點都不空虛孤寂。

陽間關上的鐵皮屋門,陰間完全敞開。

鐵皮屋內,是陰間大堂,坐滿數位文職神官。

協助的神兵鬼卒來來去去,或是轉移公文,或是處理交辦事項。

四年來,數以萬計等待登記的亡魂,排成好幾行直隊,逐一走到神官面前,登記資料,再由神兵鬼卒帶往陰間大牢暫時收容,等候審判,決定送往陰間或是押入地獄。

文判官終於帶領一名亡魂,站到城隍面前:「大人,找到亡魂了!」

城隍:「你是林亞?出生於七月九日,阿珍的丈夫,小寶的父親?」

林亞畏縮:「我就是……?」

經歷如此多的波折,還有小仙的犧牲,好不容易找回的亡魂。

城隍默默看他,內心感嘆萬分……

林亞不明情況,只知道眼前必定是大人物,不知道在盤算自己什麼。

害怕再像鬼王那時,忽然被囚禁在大牢,甚至是被鬼卒無情毒打洩恨,因此趕緊低頭,自顯卑屈,不敢直視。

城隍轉身走去:「跟我來。」

林亞不明所以,害怕又要被帶去關押毒打,裹足不前。

文判官催促:「走吧?」

林亞小心翼翼:「請問大人……那位大人是……?」

文判官:「正是霧水城隍。」

林亞心慌意亂:又是一個自稱神明的傢伙?!只怕跟去,不會有好下場……

文判官:「快跟上大人啊?」

林亞敢跟上嗎?

轉頭看看隊伍,一位又一位的亡魂登記之後,被統一帶往同樣的方向,沒有像這樣被單獨帶開。

落單,十之八九沒有好事。

林亞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一直被針對?

尤其想到又要被單獨囚禁,不時毒打,就膽寒……

那麼,還能怎麼辦?

乾脆,逃吧!

沒有手銬腳鐐和身邊看守的惡鬼,現在不逃,更待何時?

下定決心,林亞轉身,向著荒野狂奔而去!

文判官:「喂!喂!喂!」

城隍回頭看來:「…………」

列隊的亡魂和其他神兵神將同樣看去。

附近幾名神兵鬼卒趕緊追上。不論如何,都不能讓亡魂跑失。

林亞邊跑邊哭:「我沒有做什麼!讓我走吧!求求你們啦!」

破風聲向著林亞刷去!

林亞的右腕,被鐵鍊緊緊束上,原地拉停。

是黑無常,不可能有亡魂在這位勾魂使眼前逃掉。

林亞拼命想拉開手腕鐵鍊,但是緊緊束著,完全拉不開。

加上神兵鬼卒已經跑近,林亞知道自己死活跑不掉了,即將被毒打,萬念俱灰。

索性跪趴在地,縮成一團發抖,死活不起來:「請放過我吧!請放過我吧!……」

這一搞,原本秩序尚稱穩定的數萬亡魂,隊列騷動起來,開始慌張。

只要他們看到同是亡魂的林亞被凌虐,就有可能動亂。

幸好神兵鬼卒只是圍到林亞身邊,防止他再逃跑,此外沒有對他如何。

城隍快步走近:「放開他。」

黑無常一甩,鐵鍊脫落,回到手中,再向大人作揖。

城隍:「抱歉,剛才沒有先和你說,讓你擔心害怕。」

林亞依然哭喊求饒:「請放過我吧!請放過我吧!……」

城隍:「起來,跟我走,我帶你去見阿珍和小寶。」

林亞恍惚:「…………」

城隍:「她們都在等你。起來,走吧。」

林亞:「阿珍和小寶?」

文判官:「這位大人的確是霧水城隍,真正的神明,不是殘暴的鬼王假冒。」

林亞:「真的?」

文判官:「你想想就好,我們想把你帶走,先痛打到你沒力氣,再用鐵鍊拖,不是更快?在這和你浪費那麼多時間好說歹說,難道沒事找事?」

林亞沉默一會,左右看看神兵鬼卒,確實不像對自己有什麼惡意,終於擦乾淚水,站起來,小心翼翼跟著城隍。

一起走到廟旁的鐵皮小屋,城隍的私人房間,輕敲房門,才推開。

進入屋內,真的是阿珍和小寶,母女抱在一起,親密交談。

原本還有懷疑的林亞,整個看傻:「…………」

小寶哭著跑來,抱住:「爸爸!」

林亞難以置信:「小寶……」

阿珍也流著眼淚走去。

林亞:「阿珍……」

阿珍:「你終於回來了。」

夫妻一起把女兒抱在懷裡……

林亞喜悅又恐懼,困惑又害怕:「妳們這是……到底怎麼回事啊?!」

難道她們也都死了?!

阿珍哭著:「等等我再和你解釋一切!」

林亞一直點頭。

阿珍:「先一起跪下來感謝城隍爺!都是大人幫忙,我們破碎的家才能有今天相聚!」

一家三人,再次下跪表達謝意。

水庸鬼王,關押林亞,惡鬼毒打他洩恨。

霧水城隍,把林亞帶回妻女身邊,讓他們一家團聚。

這一跪,林亞跪的心甘情願,也一點都不害怕,開始相信自己真的獲得神明幫助。

阿珍哭著:「大人!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報答你才好……也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賠罪……」

城隍:「這是我身為城隍該做,你們好好聚聚吧。」

之後,不再多話,直接轉身就要走出鐵皮屋。

小寶爬起來,追上,抱著哭說:「乾爸爸!謝謝你!我知道你是好神明,對不起說你是狗官!」

城隍輕摸小寶的頭:「好了,時間有限,先去和親生父親相聚,其他事情另外再和我說,知道嗎?」

小寶:「我知道……謝謝乾爸爸……謝謝……謝謝……」

至此,阿珍一家正式團聚。

那麼自己的妻子和從小帶大的妹妹,又在哪裡?

城隍走回荒野,看著夜空中的明月……
………………
…………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每一個大量人群居住的城鎮,都會有一位守護神。 正是所謂的城隍爺。 『這正是一本,關於城隍爺的神鬼傳奇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