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 Part2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被人由後面接住的感覺如何?
被不熟昨晚卻剛打過砲的室友牢牢抱住的感覺如何?
簡丞羲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反正他覺得超級無敵尷尬。
就在他還在用那顆快燒壞的腦袋思考要如何應對這樣的情況時,徐祿昇率先開口了:「丞羲,你還好嗎?你身體很燙,發燒了嗎?」說著他舉起手想要探上簡丞羲的額頭。
簡丞羲被他這個舉動嚇了一大跳,他連忙掙脫開徐祿昇的『懷抱』,可是一陣暈眩猛地衝上他的腦袋,於是…
他很壯烈的一頭撞到廁所的門板。
『叩』巨大的聲音在廁所這狹小的空間不斷迴盪,猶如簡丞羲心中那顆狂跳的心臟般同步在他耳邊交錯迴響著。
簡丞羲感覺很熱,他分不太清究竟是發燒導致的熱感,還是被徐祿昇抱過後所以留下的餘溫與悸動。
「丞羲,你沒事吧?」徐祿昇有些驚慌的看著身前眼神迷離的學弟,伸手就想要幫忙攙扶。
「我沒…」
「丞羲學長!」簡丞羲未竟的話被由遠而近的呼喚聲打斷。
隨後便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余筱芸嬌小的身影出現在廁所門口。
「丞羲學長,予荷把資料印來了,你…」余筱芸軟軟糯糯的嗓音在看見廁所的第三個人後嘎然而止。
「徐…學長?」余筱芸愣了愣,她看了看徐祿昇,又看了看整個人昏昏沉沉的簡丞羲,在看了看徐祿昇手上拿的那疊白紙。
「學長是來幫丞羲學長送資料嗎?」
「原本是,但現在不是了」徐祿昇笑了笑,他拉過簡丞羲的肩膀,將人牢牢圈在胸口前,微笑地對余筱芸說:「妳是予荷的朋友,叫筱芸對吧?雖然這樣說有點失禮,但是能不能請妳幫丞羲請個假呢?他現在這樣也不好報告。」
「我…我不要請…」簡丞羲的嘟囔被徐祿昇撇過來的眼神打斷。
往昔溫柔有趣的學長此時正用極為嚴肅的眼神看著他,除了被震懾以外,簡丞羲知道,讓他打住話語的,還有另一個原因。
余筱芸看著兩人無聲的眼神交會,領會似的笑了起來:「哦,當然可以,丞羲學長放心吧,我會幫你和教授請假的。」頓了頓,又補上一句:「不用擔心會連累我們,教授有說了,有一次延後報告的機會。」
「那就謝謝妳了,筱芸。」徐祿昇朝著女孩露出了一抹燦爛帥氣幾乎要閃瞎眼的笑容,然後不由分說、無視對方掙扎的背起簡丞羲離開廁所。
直到兩人離去已久,被笑容照射得僵在原地的余筱芸才緩過來,喃喃的說:「哇…徐學長…也太帥了吧…」
與此同時,上課鐘響起,余.顏控.筱.原本是要來找人結果莫名被塞了嘴狗糧(?.芸急匆匆的趕回教室,哦,還得向教授替簡丞羲請假。
請假原因?
修習戀愛學分…喔不,生病回家去了。
--
「就說我沒事,學長還硬要把我帶回來。」簡丞羲躺在租屋的床上,把半張臉埋進棉被裡小聲的咕噥著。
徐祿昇端著一盆水來到他身邊,一邊擰毛巾一邊碎念:
「你哪裡沒事啊?剛剛不是還發高燒肚子痛頭暈頭痛想吐嗎?依你的性格八成報完告還會撐到下午實驗結束然後死撐到晚上打工後因為嫌麻煩所以放給它爛不去管又熬夜寫稿賺外快吧」
看著那個一口氣飆出一長串話的室友,簡丞羲的腦袋同時浮現了兩個疑問:
你不用換氣嗎?
你為甚麼那麼清楚我的行程?
這兩句話在他的腦袋裡打架許久,最後…
「學長今天沒有課嗎?」
徐祿昇愣了愣,他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把溫度剛好的毛巾放在簡丞羲的額頭上,看著對方因為舒服而微微瞇起的眼忍不住摸了摸毛巾下的瀏海,道:「我只有體育課,不過你生病了我也只能請假照顧你了。」
「為什麼要請假?」簡丞羲將自己往棉被裡更縮了一點,說:「我沒事啊。」
「不是,你會這樣子是因為昨天我…」徐祿昇的解釋嘎然而止,他張了張嘴,耳根泛紅,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他們以往的關係最多就是普通朋友兼室友,發生這種事情,往後的相處究竟會變成怎樣?
自己是既得利益者,無論如何他都對簡丞羲有一份虧欠。
「我早上說了,沒事的,我們都是成年人,我們沒有人不願意,所以你不必在意。」簡丞羲小聲地說著,他知道徐祿昇今天會這樣接住他抱住他照顧他是因為出自於愧疚,就是因為他知道,所以心中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失落。
如果不是因為昨晚的事情,徐祿昇還會這樣對他嗎?
「即使這樣,我還是…」
「學長」簡丞羲猛的掀開棉被坐起身,毛巾掉在兩人之間。
他睜著眼看著徐祿昇,徐祿昇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如果我今天生病不是因為你,你還會願意照顧我嗎?」
「啊?」徐祿昇微微睜大眼睛,像是不了解簡丞羲在說甚麼。
「我說,如果我們沒有發生那件事,你還會做這些事嗎?」
徐祿昇雖然溫柔風趣,但同時他也十分冷靜甚至有些冷漠,不是對人漠不關心,而是將自己與他人的界線劃分的很清楚。
簡丞羲是他的室友,但簡丞羲知道,他不在徐祿昇分給自己的領域裡。
所以…徐祿昇是出於愧疚,才做出這些事情的吧?
明明都清楚,為甚麼簡丞羲還要開口詢問呢?
不知道,簡丞羲不知道。
「你發燒了,好好休息吧。」徐祿昇沉默了片刻,最後伸出手半強迫的『扶』住簡丞羲的肩膀讓他躺下,順道把毛巾蓋回簡丞羲的額頭上。
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是因為不想,還是覺得沒必要理會一個正在發燒的患者的胡言亂語?
簡丞羲的心隨著徐祿昇的指尖的離去也離開他的身體,他抿起嘴,賭氣似的把棉被拉高。
徐祿昇看著那團縮在床上的棉被團,說:「我去把粥拿來,你睡醒後就可以吃了。」
他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溫柔,卻莫名的刺痛簡丞羲的心。
徐祿昇轉身離去,留給簡丞羲一個安靜的房間。
簡丞羲感覺有一股熱流自他的眼眶流了下來。
那是眼淚。
同時也是證明原來他暗戀徐祿昇許久的證據。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喜歡寫作 人生座右銘:珍奶微糖微冰加一片巧克力麵包🍞與一串糯米糰子🍡是最好的下午茶 立志喝遍全國各家飲料店的珍珠奶茶 Twitter會有隱藏文章的連結
隨筆短文 內容虛構,素材取於真人真事 藉由寫作來獲得安慰與檢視 : ))) 希望能讓讀者感同身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