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3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NO.23 聽說,天堂是給無怨無恨的人去的!我想,我會永遠待在地獄,因為我絕對不會原諒妳。
雖然以抗生素治療後,我的病情在一個星期後有改善,然而出院後我卻一直在家休息。
我的病假,整整請到高二上學期結束,這段時間,班上同學裡來探我探得最勤的,算是邱小妹了,雖然我和她不是深交的友誼關係,但沒想到,她是同儕裡最掛念我的人;至於巧霏跟慕風,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我只能從邱小妹的口中聽到關於他們的消息。沒什麼注意聽,管他們是死是活,那都跟我沒關係。
而立彥學長則是邱小妹外,唯一的男性訪客,來的次數多了,爸媽也不免問起他的事,我只是以「學長」的身份輕描淡寫的帶過,我弟則把立彥學長當成他世上第二崇拜的對象(誰叫立彥學長是跆拳社長,而我弟其實也是跆拳社員)。
對了!他還三不五時追問我他的第一崇拜對象──林慕風為什麼消失了,不再來家裡玩,不過當然我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寒假開始,舊曆年終於到了。
家裡來了拜年的親戚,是從以前就很疼愛我的三叔、三嫂,因為他們沒有女兒的關係,理所當然把我也當成他們的掌上明珠。他們住台北,不過只要過年就會回南部來,為人很熱情。
「雨晴,怎麼瘦那麼多?」
三嫂看到大病初癒的我,一付不忍心的模樣。
「現在流行瘦嘛!」
我虛弱地朝她乾笑,自從足不出戶後,我倒圓了自己的願望,變白、變瘦,只是個性仍然可愛不起來。
「年後來我家住一陣,三嫂給妳好好補補身體。」
對了!三嫂是時下最流行的食療師,也因為這樣,她的年紀近四十歲,卻保養得很好。
「好啊!謝謝三嫂。」
我親暱的抱住她。
其實我知道自己是想逃開,永遠的離開這裡,見不到熟悉的東西,也許我就能把想遺忘的事情通通忘記。
只可惜當我告訴爸媽想轉學的事情,他們卻不贊成,如果沒有一個理由,大概真的離不開這裡吧!
被否絕的失望,再一次和失戀的痛苦襲捲而來,於是乎整個新年假期,我天天窩在家裡,一方面是因為爸媽不放心我的病,一方面是我提不起做任何事的力氣。
大年初四,邱小妹不死心的繼續約我出門透透氣,剛好我正與回墾丁過年的立彥學長通完電話,他在電話裡要我別再往牛角尖鑽去,所以我決定接受他的建議。
然而這天,卻不是很好的天氣,陰陰的,甚至未到下午就開始掃興地下起雨,我和邱小妹早早分了手,各自回家。
在站牌等車的時候,有一輛往墾丁的專車從眼前開過,車身繪畫著墾丁的美景,突然,我的腦筋一片空白,墾丁專車就停在站牌另一邊的客運站,車身的墾丁美景就像發著光一樣的吸引我的眼光。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腳步竟然會自己動了起來,跨越了馬路,到客運的櫃台買了往墾丁的票,然後失控的腳把我帶上了車子,我一回神,竟然已經坐在當初三人去玩時的座位上。
車子早已發動,時至何地我不清楚,只曉得這班車乘客不少,都是一些年輕人。
坐在前面的,是個正在聽音樂的女生,也是一個人。
窗外的風景,由巿區開入了海邊小道。
雖然雨停了,但天氣真的很差,我看著天空裡像被狂風吹過的、散落各處的雲絮,海洋的顏色是灰綠的,浪像發怒似的一波波向岸邊打來……
可能是太靠近車窗,玻璃上被呼吸的熱氣染出一片霧白,觸摸著窗,感受到的是一片冰涼。
曾經讓我覺得是全世界最溫暖的國境之南,怎麼也會有像北極一樣冰冷的時刻呢?
那,我要逃到哪裡去?才有辦法重新把自己的心給溫暖起來。
前座的女孩聽著音樂,嘴巴輕輕蠕動著,大概是正在跟著音樂合唱吧!
她的表情很平靜,身軀端正的坐著,只有嘴巴在動而已!
雖然車上喧鬧的聲音不斷,但奇怪的,唯獨這女孩吸引我注意。
「她的微笑……她的睫毛……彎的嘴角……無預警的對我笑……」
就在此刻,我莫名地開始哼起周杰倫的歌曲。
「沒有預兆……出乎預料……竟然先對我示好……她的睫毛……」
那是慕風向我告白時唱的歌,還記得他是用一種輕快的節奏唱的。
「彎的嘴角……用眼神對我拍照……我戒不掉……她的微笑……洋溢幸福的味道……」
而我唱的呢?
都不是這兩個版本,傳進耳朵裡的彷彿不像自己的聲音,幾乎是有點哽咽、字都模糊成一團的哭音。
然後眼淚又冒出來了!我想我已經練就三秒落淚的本領,可以去參加十秒落淚的百萬大獎。
「別哭……」
我出聲叮嚀自己,可眼淚還是不住的奪眼而出,不是我要選擇無言的啜泣,因為心早已哭不出聲音;不行的,我滿腦子還是想著那夜被慕風抱住的感覺。
慕風安慰著為巧霏哭泣的我,而今天,我卻是在為他流淚?
終於在淚水的陪伴下沈沈睡去,醒來的時候,已經到達墾丁。
前座的女孩不知何時下的車,突然我有種被世界拋棄的錯覺,怎麼現在,我真的變成只有自己一個人了嗎?
茫然地下了車,夜幕低垂,冬天的墾丁,拂面而來的海風,冷冽如寒冰。
我下車的地方並不是鬧區,周圍一片黑暗,只剩下幾盞路燈,不曉得現在到底是幾點了呢?我看了看手腕的錶──原來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想起還沒跟爸媽說去了哪裡,待回神過來想找手機時,才發覺包包被丟在車子裡。
「我真是笨蛋!什麼事都做不好……」
然而在這一刻,我卻沒有害怕的感覺。
「什麼事都不行的笨蛋……」
只是,我突然間認清自己是個笨蛋,世界上少了一個笨蛋,又有什麼大不了?
「算了!算了……」
走在渺無人煙的路邊,我幾乎是放棄一切的語氣。
毫無目的地的走著,我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找尋到什麼東西?
當我再意識過來時,已經到了一處小沙灘。
我曉得再走過去便就是墾丁的街上,曾經擁有我們四人回憶的地方,我選擇了不進去,只來到這短暫棲息過的沙灘。
和當時不同,沙灘上玩煙火和露營的人變少了,根本也沒有人想來感受冬風的折磨。
漫無目地的在沙灘上走著,前頭有一處營火,我冷得想向前去討得一絲溫暖,結果那卻是沒人看管的營火,旁邊還丟著一個包包。
才剛在營火邊坐定,猜想營火主人去了哪兒?立刻就有個熟悉的面孔竄進我眼中。
「立彥學長……」
本來已經以為被世界遺棄了,結果,竟又冒出了一個熟悉的對象,這一瞬間,我不曉得,是立彥學長找到了我,還是我找到了回到原來世界的路。
「夏雨晴。」
立彥學長也看見我,他一面嘶吼著,一面朝我跑來,而他的聲音令我察覺:原來不是幻覺,我還沒被遺棄。
「妳在這裡幹嘛?」
「妳知道我找了妳很久嗎?為什麼不接手機?」
「妳曉得妳爸媽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有多著急,簡直快被妳弄瘋了!」
好不容易趕到我身邊,他不斷句地咆哮道,海風將他的頭髮與衣裳通通吹得漫天胡亂飛舞,看起來一付狼狽樣。
「我以為到了國境之南,就可以得到溫暖,可是我還是好冷!好冷!」
我坦然地喃喃自語,雙手不自覺地環抱自己。
「如果妳冷,我會負責給妳溫暖。」
驀地,立彥學長激動地抱緊我。
「好溫暖!」
我感動的閉上眼睛,立彥學長的胸膛──真的很溫暖。
「忘記他吧!我會給妳永不匱乏的愛情。」
立彥學長細聲呢喃,擁抱的力道令我有種快透不過氣的蠻強,但我很喜歡這種被重視的感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7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8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19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0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1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天國倒數一百天 NO.2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