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支舞_30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隔周,宿舍內,凌晨一點。
已經躺在床上、進入夢鄉的我,突然被急促的敲門聲喚醒。
打開門後,一臉無奈的學弟跟我說,交誼廳的公共電話一直在響,他過去接電話,電話那頭是個女孩子,哭哭啼啼地說是要找我。
我心想著,女孩子找我,又打到宿舍電話,那只有蘇麗文,一想到她哭哭啼啼,我心覺大事不妙,於是我三步併成兩步,快速地衝向公共電話處,接起電話。
『喂,我是李平雲,發生什麼事了?』
對方的哭泣聲一直不斷,似乎很努力地想講出幾個字,但始終無法完整表達。
『妳慢慢講,沒有關係,我在這裡。』
「姊姊……,她出車禍了!」
『姊姊?你不是蘇麗文嗎?』
「不是,我是蘇麗惠,蘇麗文的妹妹。」
『你是說蘇麗文出車禍了?』
「嗯……」
『那她現在人在哪裡?』
「在大學附設醫院的急救室……」
『我馬上過去……』,話才剛說一半,我立即拋下電話,馬上衝回房間,隨便穿了件衣服,就往外衝出去,等不及電梯來到,我飛快地從四樓樓梯往下衝去,下到停車場後,跳上腳踏車,就往醫院火速飆去。
學校的附設的醫院離宿舍不遠,
我選擇最短的路徑,從光復校區走地下道,抵達成功校區後,出後門穿過小東路,不到五分鐘,就已經來到醫院。
雖然已經過了凌晨,急診室內看來還是相當的忙碌,急病傷患、家屬、醫療急救人員通通都聚集在這裡,每個人都為寶貴的生命正在努力著。
我先找到醫護站,心急地想詢問蘇麗文的狀況。
在醫護站值班的是位小護士,她頭戴護士帽、米色花點綴著淺粉色制服,雖然我看來極其慌張,但或許是職業感使然,護士小姐姐依然非常的淡定,以她最平緩的語氣,先問我說:「請問你跟病人有什麼關係?」
沒有多加思考,我衝口而出:『同學,對,我是她的同學!』
米花護士小姐姐搖搖頭,淡定地說道:
「抱歉,因為醫院有規定,我們只能跟家屬說明病況,這有關於病患的個人隱私問題,而你不在這個可以說明的範圍裡。」
『可是、可是、我是她的好朋友啊!這樣也不行嗎?』
我都快急瘋了,心裡咒罵著這是什麼爛規定啊!
「就連男朋友都還不行,更何況你只是好朋友。」
她特別強調了好朋友三個字,說真的這讓我有點火大。
『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我苦苦地哀求眼前的米花護士小姐姐,用盡所有最卑微、可以哀求的話語,可是小姐姐依然不為所動。小姐姐因為有其他病患要照顧。所以必先離開醫護站。
小姐姐走過去那裡,幫別人換點滴,我就在那裡的旁邊看著她!
小姐姐走過來這裡,幫別人量血壓,我就在這裡的旁邊看著她!
無論小姐姐走到哪裡,我別無選擇,就只能跟著她到哪裡。
小姐姐看我陰魂不散地跟著她,看來終於略有所動,最後在她要進加護病房前,她突然轉過身來,向我的側邊的方向靠近了一小步。
然而,我卻驚嚇地大退三步,小姐姐背對著病房的門,也跟著愣在原地。
我嚇到的原因,是我竟然看到,蘇麗文從急救加護病房,自己走了出來!
而且她邊走、還邊脫掉身上的醫療衣服、帽子,然後就直直地往我的方向走過來。
『難道妳是靈魂已經出了竅?難道妳已經不再留戀人間了嗎?』
我腦海裡跳出許多許多的問號,但咽喉只能不知所措地發出低鳴聲;
『不要啊!蘇麗文,妳趕快回去!回去妳身體所在的位置啊!』
只見她慢慢走到我面前,停下來,輕聲地說道:「你是李平雲吧?」
『我……,我當然是啊!』
我忍不住說話顫抖,並且一心想著,蘇麗文是不是也撞壞腦袋了。
「我是蘇麗惠,蘇麗文的妹妹。」
這下我才恍然大悟,真相大白。
仔細向前看了下,她的五官輪廓,的確與蘇麗文神似,但是稍稍稚嫩了些。有個明顯的差別是髮型,她的頭髮不長,是高中女生標準的清湯掛麵型。
還沒等我回話,她接著說道:「剛剛是我撥的電話,我話都還沒說完,你就跑掉了……」我看她好像又快要哭了,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說道:
『沒事了、沒事了,我只是想要快點過來。』
『姊姊現在的狀況是……?』我接著問道。
「姊姊狀況不太好,到現在還是昏迷中,都已經過了十幾個小時……」她邊說邊哽咽著,眼眶不知道已經紅了多久。
『什麼?十幾個小時!』我驚訝地喊出來。
米花護士小姐姐一直站在那裡,看著我們對話,我想她應該是想著,趁妹妹這個家屬在場,當場講一下病情,而我這個外人,就當作是偷聽到的吧!
小姐姐轉身,面向著蘇麗惠,說道:
「目前病患雖然還沒脫離危險,但是她的生命跡象還算穩定的,應該是求生慾望很強,還支撐著她繼續奮鬥。我建議妳們只要留下一人等候,有任何消息的話,可以讓家屬趕快做決定處裡,其他人就回家等候就好。」
『我留下!』我搶先說道。
「但是,你不是家屬。」米花護士小姐姐還是一再地說著同樣的話。
『我沒有關係,妳要我在裡面等也可以,在外面等也可以,在哪裡等都可以,但我就是不想要離開急診室,有狀況的時候,就來跟我說,我會聯絡家屬,很快的,很快的……』我一心只想幫忙,也不管是不是語無倫次了。
「嗯,不然這樣好了。」米花護士小姐姐說:
「妹妹已經在這裡十幾個小時了,爸爸媽媽都已經累得先回去休息了,我想妹妹也是累了,就請妹妹先回去休息。同學你要在這邊等也是可以,我估計今晚應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狀況,就請妹妹明天跟爸爸媽媽早點過來,我們一早八點跟醫生一起看診,也需要家屬在場。」
妹妹轉向我,我看她已經是一臉的憔悴,可能都快站不住了。
「家裡的電話,還記的嗎?有任何事情,請盡快聯絡我們。」妹妹說道。
『沒問題!』我立即把家裡電話號碼複誦了一遍,事實上,我已經抄寫在手上很多次了。
妹妹回去之後,我在急救加護病房外守著,雖然不能進去知道裡面的情形,但每隔一個小時,米花護士小姐姐從病房巡視出來後,總會給我一個堅定的表情,那讓我知道,蘇麗文的狀況還是穩定的。
這個夜是漫長的,漫長的似乎看不到前頭般的永無止境。
我隨便找了個靠門口的牆角窩著,就只盯著米花護士小姐姐的進出病房。
在接近黎明前,整夜的胡思亂想、提心吊膽,已經讓我的腦袋陷入極度混亂。
在我還有意識之前,好像有道晨光,彷彿引導我走進一場夢境中……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8會員
179內容數
分享生活中的美好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