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局 天人之才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自宣氏皇族納入巫觋族後,為了更全面地與巫觋族互利共生,宣氏皇族便設立了太常寺,由每代族長就任太常卿,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官。
太常寺除了掌管祭祀、禮典、喪葬、宗廟、朝會、婚禮、天文、曆法,同時也是巫覡族對皇族溝通的管道。
太常寺建有十三層樓高,後有枰卓山,其海拔不高,大約三百六十五公尺,宣氏皇族的皇陵就建於此;前有襄西湖,其面積不大,湖也不深,湖中央建有兩層樓高的亭子,是宣氏皇族為了避暑而建的,建造歷史可追朔到一千年前。
襄西湖周圍種滿櫻花,每年初春時宣氏皇族會設櫻花宴,宴請臣子們共同賞花品敘。
太常寺右方是周國皇宮昭覺宮,因與皇宮距離很近,於九百年前造了一座三層樓高,長一百二十公尺的空橋,方便太常卿往來宮殿與太常寺時可省去一些步行時間。
殷末勳年僅十七歲就成為巫覡族的族長,是周國現今太常卿。亦是巫覡族幾百年才出現一次的“天人之才”。
太常寺十三樓,瞭望台。
殷末勳素日無事,便會來瞭望台觀景,除了協律郎花央,另一個知道殷末勳在此的,就是予王宣邕。
宣邕走上瞭望台後,就看到殷末勳正在觀景。
像是早已預料到,殷末勳轉身看向剛走上來的宣邕:『殿下?』
『太常卿近日很常來瞭望台呢。』宣邕走向前說道。
殷末勳沒說話,待宣邕走到他身旁,才說:『殿下是來問呈國的事吧?』
『是的。你怎麼看?』
『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認為呈國新帝是術師。』
『難道不是?』
『是不是神,臣很難定論。就算真的是,殿下想如何做?』
宣邕看向襄西湖,說:『除非他威脅到周國,不然,現階段就只能靜觀其變,不是嗎?』
殷末勳微微斂下眼眸,也看向襄西湖:『有一事,臣想了許久,決定還是告知殿下。』
『何事?』宣邕看著殷末勳那雙冷峻的眼睛說道。
『關於中都那位擁有長生不老的女子…』在宣邕沒注意到的瞬間,殷末勳眼裡閃過一絲狠戾,『真有其人。』
宣邕面露驚訝:『太常卿,這事可大可不大,你應當知道,長生不老代表什麼意思吧。』
『臣自然知道。前些日子,臣派了幾隻蜂鳥去往中都查探,得到的結果,就是這名叫里月見的女子是中都里家人,也確實長生不老。』
早在里月見這三個字出現後,殷末勳可以說是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人,但他不能明說,只得找個理由混過去。
『太常卿,世上真的有人能夠長生不老?』
宣邕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又是神又是長生不老,他寧可相信這一切都是人為製造的陰謀。
『殿下,您難道忘了,在這天下,術師才是最重要的。』
宣邕大嘆一口氣,說:『我知道。綜觀這幾千年,除了術師,就是妖物與魔物,沒出現什麼長生不老,更沒有神,如今,神話傳說裡的東西都出現了,我還能坐得住嗎?』
『臣明白殿下的意思。但臣要告訴殿下,切莫被侷限在一個圈裡,那些神話傳說您怎麼知道不是真的。』
宣邕略微愕然,他問道:『太常卿的意思是…?』
『殿下,無論是真是假,只要能拿來利用的,都不奇怪。』
宣邕沉吟片刻,問:『太至紆利用此女能做什麼?』
殷末勳看向另一邊的枰卓山,眼裡隱隱透著前世的怨恨:『殿下,與其被動等客人上門,不如主動請對方過來。』
『你想如何做?』
『太至紆不是想找人嗎,那我們就放出消息,讓所有人知道,里月見就在周國。』
宣邕想了想覺得不對:『等等,太常卿,現在國內局勢不穩,你這麼做,是想讓太至紆有理由找我國麻煩?』
『殿下,讓太至紆找我國麻煩可是利大於弊。』
『何解?』
殷末勳朝宣邕笑道:『殿下是臣想輔佐的君,但凡擋在殿下面前的石頭,臣都會將它踢走。』
殷末勳這席話令宣邕受寵若驚,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得到殷末勳的青睞,歷代太常卿的選擇,即代表誰就是將來的儲君,一開始宣邕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接近殷末勳,卻不料,情況竟轉折的如此快。
『你…願助我奪下儲君之位?』
『是的。臣想利用這次的機會,幫助殿下,一旦殿下建立威望與功績,要拿到儲君是輕而易舉。』
『你想讓太至紆藉此緣由朝我國發難,再讓我趁機挫敗他的氣勢?』
殷末勳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只說:『我國氣運已大不如前,撇除呈國這個不確定因素,至少,中都還是能拿捏的。不過,萬事不可能都掌控得住,既然整個上亞都知道有長生不老之人,那幾個小國豈會放棄,尤其是他們的術法,各個不輸巫觋。』殷末勳定定地盯著宣邕的雙眼,『殿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宣邕明白殷末勳的意思,只是這樣一來,整個上亞的局勢會變得詭譎莫測。所有人都知道,術師可不是皇權能左右的,但,皇權能利用術師左右一切。
宣邕點點頭道:『先放出風聲,試探看看吧。』
『是,殿下。』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