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現實的全面交錯|全面啟動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本文同步發表於「夏隅.流影」部落格
  克里斯多福·諾蘭導演的新片《奧本海默》即將於2023年7月上映,傳出他仍堅持以全實拍的方式製作電影,這也讓全球影迷們開始好奇,他會如何詮釋這位原子彈之父的一生,以及如何不用特效拍出原子彈的爆破場面。但在《奧本海默》上映前,我們還得等上近半年的時間,不妨在那之前,先複習幾部諾蘭的經典作品吧!

2010年風靡全球的燒腦科幻經典

  由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集結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湯姆哈迪米高肯恩席尼·墨菲等頂尖演員,2010年上映的《全面啟動》是一部經典的科幻動作電影。故事講述一群「盜夢者」,藉由潛入他人的夢境中竊取資訊。
  共享夢境的前提是藉由一台軍方開發出的最先進儀器,將睡夢中的眾人連接在一起。這其中,被侵入夢境的人若察覺異狀,出現在他腦中那些由潛意識投射出的人物,會試圖殺死所有入侵的外人。而要在對方沒有發覺的情況下,藉由夢境精準獲得所需資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只不能被對方察覺,更需透過合理的編排和引導,才能在夢境空間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情報。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演的主角柯布,和其搭檔亞瑟,是最頂尖的盜夢者團隊。
藉由軍方的夢境共享科技,盜夢者們可以藉由夢境來獲取需要的情報。 全面啟動/IMDb
  藉由在夢中想像力可以盡情創造事物的能力,盜夢者可以建造各式各樣的場景,讓做夢者以為自己仍在現實,也可以無中生有,獲得槍械或火箭筒等資源。其中的高手,甚至可以在夢中偽裝成目標內心中最信任者的模樣。藉由這種種方式,盜夢者營造出一系列以假亂真的場景,並在目標無意識間,從對方夢境中偷走想要的情報,或植入預設好的想法。
只要想像力足夠豐富,在夢中隨時可以掏出手槍或火箭筒等重武力。
  在夢境裡,大腦可以發揮比清醒時更驚人的潛能,所以現實中的一分鐘,在夢境中可能是十分鐘,甚至更多。但若在夢境中再度入睡,又會發生什麼事?在電影中,這樣的行為會帶著你進入「第二層夢境」,也就是所謂的夢中夢。隨著不斷挖掘夢境的極限,現實與夢境的界線會更加模糊,時間的概念也開始變得抽象,做夢者會漸漸無法分清自己是否在作夢,並墜入被稱為「混沌域」(Limbo)的意識空間。
夢境的最底層,是被稱為「混沌域」的荒蕪空間,一但永久墜入其中,意識將會被孤寂與時間磨滅成一片混沌。
  混沌域作為人類意識的最底層,人們處在其中將逐漸迷失,漸漸忘記返回現實世界的念頭與方法,表現在現實,就是陷入類似植物人的狀態,意識將變成一團混亂。而柯布,是世界上少數曾從混沌域中找回意識的人。

全面啟動的任務主軸

  為了阻止一個壟斷全世界能源的商業巨獸誕生,日本商人齋藤要求柯布亞瑟,不僅止於從夢中竊取情報,更要將「解散公司」的想法,植入費雪企業的繼承人,羅勃·費雪的腦海中。與獲得資訊相比,從意識層面植入想法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任務,但柯布曾經有過類似的經驗,而這次的經驗也導致他在美國被通緝,被迫離開年幼的兒女,再也無法陪伴他們成長。因此當齋藤允諾,可以讓他回到兒女身邊,柯布選擇接下這個任務。
商人齋藤委託盜夢團隊一個任務,並允諾可以讓柯布回到兒女的身邊。
  為了完成任務,柯布開始組建團隊,從各方面開始了解羅勃的性格與喜好,並擬定了一個藉由深層夢境植入想法的計畫。為了實現這個複雜的任務,除了原本的搭檔亞瑟外,柯布找來了負責建造夢境的「造夢者」亞麗雅德、能在夢境中易容的「偽裝者」伊姆斯,以及提供強效鎮靜劑來維持夢境的「藥劑師」尤瑟夫
為了完成任務,柯布四處邀請合適的對象加入團隊。 
  隨著時機成熟,眾人於雪梨飛往洛杉磯的頭等艙中,一起潛入了「目標」羅勃的夢境當中,齋藤為了監督成果,也以「旅人」的身分一起進入夢境。但沒想到,任務執行的過程遭遇意外狀況,曾受過「反盜夢訓練」的羅勃,潛意識中的投射人物發起高強度的武裝抵抗。而在強效催眠劑的作用下,「死亡」從離開夢境的方法,變成直達「混沌域」的通道。究竟任務是否能夠順利進行,而柯布又能否見到他深愛的兩個孩子?
在夢境中死亡,是直接離開夢境的方法,但在強效催眠劑的作用下,死亡後意識將直達混沌域。

令人津津樂道的動作戲與配樂

  說起《全面啟動》,除了電影本身令人著迷的科幻設定與劇情外,拍攝過程的花絮與背後的配樂,也都藏有別出心裁的巧思。眾所周知,諾蘭是一位出了名不愛用特效的導演,許多電影中的經典橋段,乍看之下可能會想:「這總該是特效了吧?」但這位任性的導演總愛超越觀眾的想像。例如電影中一段由喬瑟夫·高登演出的翻滾走廊大戰,演員竟然是在一個像滾筒洗衣機一般,會不斷翻滾、旋轉的飯店布景中拍攝。複雜又大成本的場景搭建,只能說真的是為難演員和工作人員們了。
  配樂部分,由和諾蘭多次合作,也是金獎配樂大師的漢斯季默操刀,將法國傳奇女歌手-愛迪·琵雅芙的代表作《我無怨無悔》(Non, je ne regrette rien),透過變奏、變速的技巧,變化成電影中不同橋段的背景音樂。
  更結合夢境中體感時間延長的設定,巧妙將同一首歌的不同速度,化為不同層次夢境的共同提示音。當第一層夢境開始播放本歌,第二層夢境中的眾人聽到的,則是放慢十倍的變速版。若再往下一層,聽到的則是放慢近百倍的變速。藉由這種方式,將夢境中模糊的時間概念,變成時刻催促眾人完成行動的倒數計時。
除了死亡外,墜落感是另外一個脫離夢境的方法。藉由安排好時間的同步墜落,將可以一次脫離多層夢境。
  而關於這首歌的歌手-愛迪·琵雅芙,其實還有一個相關彩蛋。在本片中飾演柯布亡妻茉兒瑪莉詠·柯蒂亞,於2007年曾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而她獲獎的作品,正是以愛迪·琵雅芙一生為背景的傳記式電影《玫瑰人生》
飾演柯布亡妻的瑪莉詠·柯蒂亞,於第80屆奧斯卡,以《玫瑰人生》獲得最佳女主角的殊榮。 全啟動/IMDb
  另一個和本片相關的藝文彩蛋,是亞瑟在向新進盜夢團隊的「造夢者」亞麗雅德說明夢境時,曾展現的一個無論向上走、向下走都會不斷循環無止境的樓梯,這個樓梯化用了錯覺藝術大師-艾雪的畫作《上升與下降》。艾雪的全名莫里茨·科內利斯·艾雪裡的莫里茨,也被用來做為電影中目標人物羅勃父親的名字喔。
電影中出現這個永無止境的樓梯,靈感出自錯覺藝術大師-艾雪的畫作。

既是科幻電影,也是愛情故事

  多次與奧斯卡獎失之交臂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某個時期的選片,明顯給人一種針對奧斯卡的企圖心。他也在各種不同類型的電影與角色間,不斷磨練自己的演技。於2010年由他主演的《隔離島》《全面啟動》,也可以看出他在不斷的深化、突破自己的演技。
  有趣的是,在這兩部電影中,李奧納多飾演的柯布和泰迪,都因某些因素而必須親手殺死自己的妻子。雖然這個年度他仍未能如願拿到奧斯卡最佳男演員,但若有一個「2010殺死太太最多次的男演員獎」,李奧納多也許不會有太多競爭者。
  而李奧納多不愧是以浪漫電影《鐵達尼號》一舉成名的巨星,更經過多年的磨練與深化,對於深情浪漫戲碼的演繹令人動容。雖然這是一部以科幻動作為主題的電影,但仍有許多情感面的著墨。身為男主角的李奧納多,則負責帶動觀眾的情緒,將可以與觀眾共鳴的人性,加入這部科幻動作電影當中。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於本片中再次展現其擅長的深情演出。
  雖然電影大部分的篇幅都在推進任務,並透過角色視角讓觀眾認識劇中設定,相較之下,並沒有太多篇幅可以去做情感面的鋪陳。但李奧納多幾乎將有限的時間運用到極致,於電影前半部分埋下許多伏筆,讓觀眾感受到這個男人背後必定深藏某些故事。並在真相一層層揭露後,讓觀眾深刻感受到他對亡妻的深情,以及對兩個孩子的思念。確實撐起了這部電影的情感面,也讓故事變得更加飽滿。

演員們的後續發展

  前文提到很想得獎的李奧納多,終於在2015年,以《神鬼獵人》中精采的演出奪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在發表得獎感言時,除了感謝那些幫助自己的人,李奧納多花了更多時間去提醒世人,有關環境保護的重要性。終於獲獎之後,他也不再只專注於那些奧斯卡導向的電影,反而有更多心力去拍一些自己想拍的主題。例如2019年的《從前有個好萊塢》、2021年的《千萬別抬頭》。藉由這些作品,去回顧他所深愛的電影,以及他所熱愛的自然。
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後,李奧納多將更多演出心力放在他有興趣的電影主題上。例如2019由昆汀執導的《從前有個好萊塢》。 從前有個好萊塢/IMDb
  飾演「目標」羅勃的席尼·墨菲,一直是諾蘭所鍾愛的演員,從諾蘭拍攝黑暗騎士三部曲時就與他展開合作,後續的《全面啟動》《敦克爾克大行動》中,也可以看見他的身影。而在2023即將上映的《奧本海默》中,席尼·墨菲從配角升格為主角,詮釋原子彈發明人奧本海默的傳奇人生。究竟他又將與諾蘭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令人十分興奮與期待。
和諾蘭多次合作的席尼·墨菲,將於2023年演出諾蘭導演的新片《奧本海默》。
  飾演亞麗雅德的艾倫·佩姬,於2014年公開出櫃,並於2020年正式更名為艾略特·佩吉,宣布自己是一位跨性別男性。除了同樣致力於演藝事業外,他也作為LGBTQ族群的表率,站出來公開支持相關議題的發展。他也曾在許多訪談中都提到,雖然擔心出櫃這件事會對自己的演藝事業造成影響,但他更想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現在以男性身分活耀的他,也成為首位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跨性別者。
艾略特·佩吉於2021年,成為首位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跨性別者。  
  湯姆·哈迪《全面啟動》中扮演一位非常有個性的配角,並在之後演出了多部經典作品,讓更多人看到他的演技實力。包含後續與諾蘭合作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敦克爾克大行動》,以及評價超高的《瘋狂麥斯:憤怒道》,並在《神鬼獵人》中與李奧納多有精彩的對手戲,並被提名該年度的奧斯卡最佳男配角。這幾年則以猛毒一角,活躍於超級英雄的宇宙中。
雖然湯姆哈迪在本片中僅擔任配角,但帥氣可靠的形象還是讓人印象深刻。

結局到底是否回到現實?

  關於《全面啟動》的結局,就像《隔離島》一樣有兩派爭論不休的說法,柯布最後是否成功回到現實?那個陀螺最後到底有沒有停止旋轉?諾蘭故意讓鏡頭停在陀螺開始失去平衡的瞬間,似乎有意讓觀眾有各種不同的猜測。
全面啟動的結局,一直是網友們津津樂道的話題焦點。 全啟動/IMDb
  演員米高肯恩(於片中飾演柯布的岳父,茉兒的父親)後續在訪談中被問到這個問題,曾表示,當時他也曾問過諾蘭導演:「什麼時候是夢境,什麼時候是現實?」而諾蘭回答:「…如果你出現在某一幕,就代表此時是現實。」米高肯恩據此推測,結局時柯布應該確實回到了家人身邊。但諾蘭導演2015年於普林斯頓大學針對畢業生的演講,似乎又帶來新的可能性。
演員米高肯恩曾於演出時詢問諾蘭:「什麼時候是夢境,什麼時候是現實?」
  諾蘭在致詞中表示:「在大部分傳統的畢業致詞中,通常大家會說出『追求你的夢想』這種話,但我希望大家追逐你的現實。」他認為,對其他人來說的夢想,其實是存在於自己腦海裡的現實。就算是夢境、虛擬實境,那些可能只有自己能感受到的虛構概念,對於當事人來說,都是某部分的現實。而「追逐自己的現實」對他來說,就代表將自己腦海中的虛構概念,轉換成可以讓其他人都認可的現實。
克里斯多夫·諾蘭於2015年,向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們發表畢業致詞。
  所以對於結局的問題,諾蘭認為與其問:「柯布是否有回到現實?」不如問:「我們信賴且生存於其中的現實是什麼?」對柯布來說,他因為犯下巨大錯誤,而一輩子都沒辦法再見到兒女。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克服了重重挑戰,在他完成齋藤任務的當下,他所期盼的「新現實」理應已經誕生了,他應該要擁有一個幸福的結局。現實是相對的,我們無從得知柯布最後身處的世界,是否是他人所認知的現實,但從柯布自已的視角,那無疑就是他的真實。
  這也是為什麼,電影的最後,還沒等到陀螺停止旋轉,柯布就轉移了自己的視線。因為在那個當下,對他來說,陀螺是否停止已經不再重要了。我突然聯想到「賣火柴的小女孩」,雖然小女孩在故事的最後凍死街頭,在我們的「現實」中,是一個悲傷的結局,但在火柴微光中看見過世奶奶的她,也許迎接了一個屬於她的幸福快樂「現實」。
無論真相為何,相信對於柯布來說,都是一個快樂的「現實」。
  從這個角度來說,或許諾蘭在電影最後的這個安排,並不是單純為了讓觀眾爭辯結局。而是希望藉由這種開放式的結局讓人們思考「究竟現實是什麼?」畢竟,整部電影其實也都是虛構的故事,主角就算回到了電影中眾人的現實,那也只是回到一個虛構的世界中。從這個角度來看,柯布究竟回到哪個層面的真實,其實沒有標準答案,只取決於觀眾內心的認知。

此生不可錯過的科幻經典

  雖然看了很多資料,打完上面那一串,回頭想想,好像還是不太確定結局的真相。或許這就是《全面啟動》如此讓人津津樂道的原因吧!出色的科幻設定、精彩的動作場景、頂尖的演員演出,加上金獎大師的配樂,以及令人回味無窮的結尾,從各方面來看,這都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
從各方面來說,《全面啟動》都是一部不容錯過的科幻經典。
  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發現片海無涯,本來只是想複習李奧納多曾經演出的電影。看著看著卻發現,雖然小李子的演出在本片中確實功不可沒,但其他演員的發揮也同樣出色,而造就本片經典的原因,是劇本出色的設定與拍攝手法。而讓其作品成為經典的,是包覆在科幻外皮內的哲學思考,雖然風格截然不同,但這種由科技帶出的哲學反思,似乎與我個人也很喜歡的賽博龐克風格電影有相似處。
  其實,如果把電影看做是一場夢境的話,《全面啟動》的每個角色似乎都對應了電影拍攝過程中的某個職位。柯布是電影的導演,擔任他左右手的亞瑟則是電影的製作人,找到了願意出資的投資人齋藤,並找來演員伊瑟姆技術指導尤瑟夫藝術執導亞麗雅德。或許也呼應了諾蘭在那場演講中所說的,我們應該追逐自己的現實,把腦海中的夢境,透過持續的努力化作人們可以認知的現實。
《全面啟動》中,柯布的髮型和服裝都和導演諾蘭有些雷同,似乎暗示著柯布對應的導演身分。
  當年第一次看《全面啟動》時,只覺得設定很酷炫,結局很有趣,未曾深入思考過每個人物與設定背後的意義。現在回頭看,才更覺得自己當時只是走馬看花。隨著科技不斷發展,新潮的技術與特效,終究會漸漸淘汰那些以前讓人看得嘖嘖稱奇的大製作,但關於哲學、情感的呼應與反思,才是讓作品能夠歷久彌新的要素,而這或許正是克里斯多福·諾蘭的作品,可以讓人再三回味的地方。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也喜歡這部電影,請您按讚或留言讓我知道,也請您順手按下訂閱,讓夏流繼續為您推薦更多好電影。感謝您的閱讀,我是夏流,我們下次見~

更多李奧納多經典電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62內容數
各式影視作品無雷心得,從院線片到Netfilx,從動畫、影集到電影,只要是我看過的電影就會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