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夢想與咸魚(1)

夢櫻食堂的氣氛,因爲夢櫻的到來變得熱鬧,四桌的食客邊吃邊聊,好像已變成好朋友。
「你的名字叫夢,是因爲你充滿夢想嗎?」獨身女食客問。
雷夢認真思索一會才答道:「不是,我的名字是父親改的,意思是美國夢(American Dream)。我爸爸是典型的美國夢例子,他白手興家,由以前一無所有,到現在有點成就。」
雷夢當然十分清楚他的父親絕不止是「有點成就」,而是非常富有,只不過她一向的家訓是做人要低調。
「那你有自己的夢想嗎?」女食客再問。
「現在還沒有,我只會發白日夢。小姐你有夢想嗎?」雷夢反問。
「對了,這位姐姐還未介紹自己。」柳雪櫻插口問。
「我姓李,你們可以叫我Cherry,我的工作是幫人化妝,夢想是做一個自由人,一邊環游世界,再寫旅遊書。」
Cherry年約二十五、六歲,打扮入時,化妝和衣著都很講究。
「呵,今晚的主題是夢想嗎?真高興,我覺得香港人忙得連夢想都不敢談。」
另一位單身男食客笑道。
「這位哥哥工作看來很忙?」柳雪櫻笑道。
「我也介紹一下自己。我叫Danny,我在機場工作,每日就是不停忙、忙、忙。唉,夢想這東西,對我來說,就是連做夢也不敢想。」
「這笑話很好笑,給你一個讚。」柳雪櫻笑了。
Danny約三十多歲,外表成熟。
「算了吧,Danny,你忙得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那裏有時間談夢想?」Cherry回應。
「原來你們兩個認識嗎?」柳雪櫻問。
「我今天第三次來這裡,因爲我這星期每晚忙到深夜一點才有晚飯吃。我三次都在這個時間見到他。」Cherry答道。
「沒法,我的工作日夜顛倒。」Danny嘆道。
「嘻……你們兩個看來很有緣喔。」柳雪櫻
「我有男朋友啦!」Cherry馬上回應。
Danny乾笑兩聲回應。
氣氛有點尷尬,現場沈默一會。
第三桌是一對中年夫婦,一直沒有作聲,男的一個開腔打破沈默。
「我姓謝,我的夢想是拍電影,不過現在的工作是銷售。在現實面前,夢想總要低頭。」
他旁邊的謝太太笑了笑道:「我比較幸運一點,因爲我的夢想,就是做一個好媽媽,我已經做到。」
「恭喜妳啊!」柳雪櫻道。
「小櫻你的夢想是籃球嗎?」Danny問。
「這個說來話長。」柳雪櫻笑了笑,卻不回答,她向雷夢問道:「雷夢你還未說,那班不良少女究竟是什麽人,她們跟你有什麽過節?」
柳雪櫻的記性相當不錯,當大家已將話題扯去老遠,她仍然記得問這件事。
「我大約四個月前回來香港,家人幫我在這裡找了一間國際中學。老實說,香港跟美國的學校差別太大,我不習慣,每天也在發呆。」
(原來她念國際學校。) 柳雪櫻想。
「那三個人是校內的壞份子,喜歡欺凌其他同學,我看不過眼,和她們在校內起過幾次衝突,每次都被老師拉去訓話。」
「她們可能是黑社會,你不怕嗎?」Cherry道。
「她們只是持著家境不錯,便四處欺負人。國際學校很多這種人,因爲家裏有點錢,便持財橫行,我才不怕她們。」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楊捷
楊捷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修讀創作及編劇,多元化二次元創作人,風格多樣化。曾于香港及臺灣等地發表作品。曾出版實體小說月之神傳說,近年以電子書形式出版作品機動革命記、少女繼承神等 。本身也是一名插畫師,以「香港少女」名義,活躍于PIXIV等插畫網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