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小說]“泰陽的救贖” PT.5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早晨7:30

「奶奶啊!今天怎麼樣呢,胸口還會痛嗎?」金南俊微笑地問著Y/N對床的老奶奶
「哎呀,自從你開藥給我後就舒服多了,對了,我孫女很漂亮的,醫生要不要認識一下啊!」老奶奶拍著正彎下腰的金南俊的手臂問道
「這就不用了,奶奶,過幾天您就可以出院了,恭喜您」金南俊露出他那一貫的招牌微笑委婉拒絕
金泰亨在一旁聽著,突然出聲道「奶奶!不然可以介紹給我嗎?」
「金泰…亨?」金南俊露出一副被嚇到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金南俊用擔心的眼神看向金泰亨,倒是老奶奶很開心,拉著金泰亨的手說道「呵呵,好阿,奶奶給你介紹啊!」

Y/N被對床的聲響給吵了起來,她揉揉惺忪睡眼,看向對面,金南俊注意到後立馬拍了拍金泰亨的肩膀,示意著換下一位了,試圖阻止金泰亨剛才的怪異舉動,金泰亨沒說什麼,只是跟奶奶再寒暄幾句後便跟了過去

「Y/N啊,今天感覺怎麼樣,會不舒服嗎?」金南俊邊拿下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邊問道
「嗯,沒有」Y/N還有些懵,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雙長腿說道,金南俊戴上聽診器為Y/N聽診
他一手扶著搖搖欲墜的Y/N的肩膀,眼神認真,金泰亨在一旁站著,但雙眼卻不知為何在Y/N身上晃來又晃去,一下停在她的臉上,一下又移到一旁的白牆
金南俊重新掛起聽診器「這陣子會有比較多檢查,不過都是為了之後的治療,我們一起加油吧!」
Y/N點了點頭,金南俊是位讓她非常信任的醫生
話罷,金南俊率先移動到下一位患者床旁,金泰亨卻依舊站在原地

「小傢伙,你要看我的腿到什麼時後」金泰亨甜笑著,彎下腰歪頭盯著Y/N說道
Y/N回過神來,臉紅地低下頭「阿!抱歉」,金泰亨手插著白袍口袋邪魅一笑「喜歡嗎」
「蛤?」Y/N眼神飄忽不定,裝不懂地說道,金泰亨見狀苦笑地搖了搖頭
「走吧!」他剛剛所說的話只是為了測試Y/N對他到底有沒有意思,但現在看來,就算有,她也不會表達出來
Y/N慢慢套上毛衣說道「去哪?」
「做檢查」金泰亨幫Y/N把棉被拉開,看著剛睡醒的她一臉懵地瞇著眼睛穿上鞋子,金泰亨覺得可愛的笑了一下
「小瞌睡蟲,快點快點!」他伸出手將Y/N拉了起來,「嗯..好了」Y/N站了起來,伸手撥了撥頭髮,便跟在金泰亨身後走了出去
/

「躺下吧!」金泰亨指著一張暗藍色躺椅說道
他將白袍脫下,放在一旁的櫃子上,身上僅著一套深藍手術服,裡頭搭著白長袖內搭衣,緊接著拉起一旁圍成一圈的簾子,Y/N沒應答,乖乖地躺了上去
金泰亨走到床邊,「等等要做心電圖檢查,不會痛,然後」金泰亨突然走到檢查室門口叫了一聲「子瑜!」又走回Y/N身旁
「差點都忘記我是男的了…」Y/N有些嚇到,她傻眼地問道「什麼意思」
「沒有,只是這個檢查」他突然將臉湊近Y/N,鼻子呼出的氣息讓Y/N下意識地向後顫了下
「要脫上衣的」他嘴角微微勾起
「如果你不介意我當然能幫妳做啊!」金泰亨一臉認真地說道
Y/N臉瞬間漲紅,猛地起身,有些生氣地說道「呀!死變態」
金泰亨起身笑道「終於聽到妳罵人了,還以為妳是不會生氣的人,我知道啦,所以才叫子瑜來啊!」Y/N終於鬆了一口氣
此時,「醫生,我來了,你先出去吧!」子瑜推開門進入檢查室,拉開簾子說道,「嗯,麻煩妳了」金泰亨此時又變回原本的樣子,抓起一旁的白袍離開了
/

結束檢查後,子瑜由於還有其他病人要處理,便讓Y/N跟著金泰亨回去,但Y/N在外頭等了又等,看了又看,依然不見金泰亨的蹤影
剎時,一道孩子的苦鬧聲吸引了她的注意,Y/N尋著聲音前去,慢慢來到一扇敞開的門,裡頭有著幾名護士,哭鬧著不想打針的小男孩,以及,金泰亨
Y/N腦中突然浮現了一抹記憶,與記憶中的畫面唯一不同的,是那位小男孩的母親此時正抱著安慰小男孩,身體瞬間有股電流通過,她想起了什麼,但那段記憶又太過模糊,好奇心驅使她又靠近了一步
「錫錫,沒事的,阿姨會輕輕的,不會痛的」「錫錫想不想吃糖糖啊?如果乖乖阿姨就給你好多顆喔!」

金泰亨其實是因為聽到小孩哭鬧而進來幫忙的,他是位非常喜歡孩子的人,由於非常會哄孩子,有時連兒科都會特地請他幫忙

他看著小男孩手上握著的變形金剛,靈機一動,他開始在小男孩面前模仿著,一邊念出台詞,一邊如同打擊壞人般使出招式,小男孩看傻了,但隨後似乎也起了興趣,開始跟金泰亨一起演著,隨後,金泰亨說道「錫錫啊!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敵人就是它」指向一旁的針筒
「我決定要派你出戰,請問你有信心獲勝嗎!」,小男孩立正站好,右手擺出敬禮的姿勢,有些害怕但認真地說道「我可以的!」
隨後,小男孩竟然就在金泰亨的懷裡完成注射,而且完全沒有哭鬧,小男孩的母親連忙感謝金泰亨的幫忙

而此時此刻,外頭的Y/N卻發現,自己的心,好忌妒,她也想要,可她的身體不懂,但心正跟這個身體要求著
「我好想要金泰亨的擁抱,我不要別人有,只能我自己有,我好渴望他,我要他」
但Y/N的腦卻在回憶著那段記憶,她猛地想起,當年抱著她的人,好像,就是金泰亨…

「Y/N阿!怎麼了,在等我嗎?」金泰亨注意到在外頭直直站著,卻彷彿呆住的她
Y/N看著他說道「沒有,我要回去了」她的眼神透露出一絲光彩
又或者說是,灰暗的光暈
金泰亨走了過去「我陪妳回去吧,抱歉讓妳等那麼久」邊伸出右手,示意Y/N牽上
「我可以自己回去,而且我都15了,為什麼還要牽」Y/N有些口是心非,心裡的她就快要忍受不住誘惑將手牽上去了,是大腦一直在阻止
金泰亨一手插著口袋,另一手直接牽起Y/N的小手直接向前邁進
「阿!在幹嘛,放開我」Y/N有些嚇到,但腿還是不自覺地跟著往前走,手也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想要就說啊,又不會笑妳,而且」金泰亨突然轉身,將Y/N的背壓在白牆上,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笑道
「我一定可以給妳」話完又是邪魅一笑,Y/N徹底傻了,到底這男人為什麼那麼,主動?
金泰亨將手伸到她的腰後方,輕輕將呆住的她扶起,便繼續拉著她的手往前

他們走在暖陽照射的醫院長廊上,即使有許多人對他們投來怪異的眼光,泰亨也沒有要管的樣子,反而把Y/N的手越握越緊,深怕她逃走一樣
到了病房後,Y/N立馬將金泰亨的手甩開,衝到自己的床旁,馬上把簾子拉上
「欸欸!都不跟我說謝謝喔!」金泰亨在外站著,有些傻眼的說道
「謝謝…趕快走啦!」Y/N用棉被將自己隱藏住,臉紅地說道
金泰亨又再次搖了搖頭「知道了~」

晚間11:30

「子瑜!這裡」田柾國坐在車內向外揮手道,子瑜背著簡單的小包,快步走了過來。
車內,音箱木質音箱播放著抒情爵士樂,田柾國仰著頭,雙手緊握方向盤,認真的開著車,眼睛卻神遊似的,不時飄向一旁的子瑜
子瑜不在意的看向外邊的行人,平交道的警示燈亮起,火車疾駛而過,在一聲聲轟隆轟隆的吵雜後,寂靜了好一陣子

「那個,子瑜」田柾國鼓起勇氣,打破了沉默
「我相信妳知道,我想追求妳的心意,我很謝謝妳給我這個機會,現在不接受也沒關係,我還是會一直喜歡妳」他誠懇地說道
「現在這世界的人們都這麼有毅力的嗎」子瑜看著窗外的喧囂夜晚皺著眉頭說道「真是搞不懂,愛情有那麼值得去等候嗎?」
田柾國有點愣住「什麼意思?..」他尷尬地傻笑著
子瑜撥了撥散亂的長髮笑道「不用想那麼多,畢竟,我跟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阿,是嗎...」田柾國有些懵了,他不懂為何子瑜會說出一些他完全聽不懂的話
「你覺得我是神經病吧!」子瑜突然笑道
「沒有,只是第一次聽到妳這樣講」田柾國連忙否認,他趕緊轉移話題「對了,這次醫院評鑑,妳應該又是拿到第一吧!」
「嗯,然後呢」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妳不要再升到更高的職位去,以妳的能力應該可以吧...」前方的燈號轉變為紅,子瑜突然說道「田柾國,妳能停到路邊一下嗎?」
「喔!好,等我一下」

車內充滿了迷人的香氣,不是任何花的甜蜜,也不是香水的優雅氣息,而是子瑜本人散發出的從容氣質,車緩緩停到了路邊

子瑜將身體面向田柾國,認真地說道
「你知道嗎,這世上有兩種人,世俗的人,和無世俗的人,而你,屬於前者」
「那妳呢?」
「噓」子瑜向前,用食指抵住了田柾國的雙唇
「我是後者」「世俗的人追求這世上他們認為該有的事物,榮華富貴、名利、愛情,但無世俗的人不一樣,我們探討的是這個浩瀚的宇宙,我們不去理會這世上或許美好又或許黑暗的閒言閒語,我們,只專注於自己,又或者是說,我們的心,所以,別再問我為什麼不要升職還是談戀愛,因為我認為這不是我想追尋的,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不想被困在這五彩斑斕的世俗框架中,請你讓我保有自己的黑白」話罷,子瑜拿開了放在田柾國唇上的纖細食指,田柾國呆呆地點了點頭
「我們走吧」子瑜看著田柾國這個模樣,發自內心地笑了,於是,車又緩慢的離開路邊,回到了道路

在聽完子瑜的話後,到家的田柾國心裡泛起一層漣漪,他拿起一旁的威士忌,倒了滿滿的一杯,上頭的濃郁泡沫,也肆無忌憚地進了他的身體,殘留在嘴角,他又像往常一樣,將工作的壓力用酒精來治癒
他從沒想過自己竟是如此世俗的一人,是啊,為了醫生這份雖累卻高薪的工作,他不知自己到底努力了多久,浪費了多少青春,這世界的各種生存法則早已將他那潔白的畫布染上了數以萬計的色彩,有暗,有明,有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但他從來沒去思考過
只不過,他還是無法改變他內心真正的想法,他需要世俗的一切,需要愛情,需要那,一直留存在他心底的她,他無法接受改變,因為,他早已脫不下這世俗的面具,和流灌全身上下的世俗血……
Kiki
Kiki
ARMY 【有你們在 沙漠也能變成大海】 Wattpad:kiki0110 創作內容皆為虛構 不定時更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