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小說]“泰陽的救贖”PT.7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此集Y/N部分皆以第一人稱視角書寫]

早上8:42

「Y/N在哪裡」

「Y/N?」子瑜疑惑地看著眼前這位女人,她全身都是昂貴的名牌貨,頭髮是優雅的波浪捲,臉龐雖有些皺紋,但妝容非常精緻

「請問妳是Y/N的?」子瑜彎下腰從電腦調出Y/N的資料問道

「我是她媽媽」女人插著手,一臉不耐煩

子瑜動著滑鼠的手瞬間停住,,臉色發白,不懂為什麼就這麼剛好是這個時間點

只能先請她在原地等,自己則趕忙轉身打給金泰亨

「喂,Y/N媽媽來了...」

「什麼?現在?」

「對,她要找Y/N」

「她還有臉回來...」

「該怎麼辦,讓他們見面...好像不太好」

「我知道,我也怕她會再次受傷害,但,Y/N很想她媽媽」

「我只是怕如果拒絕,那女人可能會在這裡發瘋...」

「也是」

「不然...先讓他們見面,我等等過去,妳把鎮定劑備著,如果有狀況,直接把他們分開」

「好...我知道了」

子瑜放下電話,嘆了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擔心,這應該不關她的事才對

「Y/N在613病房」

女人聽後轉身就走

「不好意思,她身體狀況不太好,請注意一下」子瑜凝視著女人大聲說道

「是嗎」女人回過頭來,冷笑地說道

子瑜的心此刻焦慮地懸著,她從那上揚的嘴角感受到了女人散發出的恨意,及那份自傲

她只能趕緊抓起藥品,但手心不自覺冒出的汗讓她完全抓不穩藥罐

此時,田柾國突然出現在一旁,幫她撿起掉落的瓶罐

「你..怎麼在這裡」子瑜有些愣住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不然怎麼會拿這個」田柾國舉起手中的鎮定劑問道

子瑜只能跟他說明了事情經過

「那她媽媽是回心轉意要帶她回家了嗎,應該不會怎麼樣啦」田柾國覺得還好地說道

「我總覺得怪怪的,她媽媽感覺有什麼目的」子瑜穩下心,開始冷靜地準備藥品

金泰亨也在此時趕到

「走吧」

/

昨晚下雨了,天空灰濛濛的,我坐在床沿發呆著,手裡捧著杯溫水,我輕輕啜飲一口,冷冰冰的身體隨著劃過喉嚨的水漸漸溫暖起來

小雨還在淅瀝瀝下著,雨點不停打在窗台上

杯裡的水快沒了,我正打算起身出去再裝點時,有人走了進來

我的鼻腔突然湧進了那熟悉的香水味,我有些懵了,但隨即,母親竟出現在我面前,她看起來過的很好,但卻又是那麼的不真實,我不可置信的愣住了,手中的杯子隨著淚水掉落,發出清脆的聲響,我衝過去抱住了她,我哭著,不停地說著我有多麼愛她,多麼想她,我以為她想通了,心好了,要帶我回家了,此刻,我真的覺得我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我緊緊抱住她,不想鬆手,母親身上的香味,我終於能再次聞到,終於能感受到她的體溫

我這些年來一直想著母親,仍然愛著她

可,母親卻一臉嫌棄地推開了我

「別碰我!」

我有些錯愕,但還是帶著笑容滿心期待地問道「媽...妳要帶我回家了嗎?」

她只是冷漠地看著我「不可能的」

我的心有些涼了,可我仍然相信著那微小的希望,但我沒預料到母親接下來說的話,會讓我想起他...

「你哥生病了,白血病,要有人給他捐骨髓血,我跟我老公都試過了,沒配對上,就剩你有希望了」

我的雙眼瞪大,以前總是健健康康的哥哥,怎麼會突然生病

我急忙地說道「配對上,捐了,就能救哥了嗎」

「對,我兒子就能好好地活著」

那麼疼愛我的哥哥,如今卻處在死亡邊緣,我真的好愧疚,也好擔心他,可,如今,我不想放棄任何能回家的希望

「如果哥能活下去,媽,你能帶我回家,陪著我嗎」我顫抖的手抓住母親的衣角,想抓緊最後一絲機會

「我今天可不是來認親的,要還是不要,給我答案!」她甩開我,把包包丟向我罵道,我瞬間失去平衡,跌到地上

是啊,我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我想救哥哥,可卻救不了我自己,我還是只有被打的份

我只能努力撐起攤坐在地上的身體,用手擦去不斷流下的淚,用哽咽的聲音問了我這多年來最想知道的解答

「媽,你愛過我嗎?」此刻的淚水,沒了感動,只有無盡的害怕和忐忑

她給了我一個冷笑,彎下腰抓緊我的頭髮笑著回答

「我從來沒愛過你,我這生最愛的人只有我的兒子,你只是一個讓我兒子開心的玩具罷了!」

我的頭髮像當年一樣被緊緊扣住,淚水不斷潰堤,我崩潰了,鼻頭好酸,胸腔都是痛苦在蔓延,直至骨隨的痛,感覺身體不是我能主導的了,意識漸漸朦朧,我變的不像平常的我了

我這一生都在自以為自己是被愛著的,我從沒被愛過,可卻用盡全力把愛給予她,給了我多年痛苦的她

「誰叫你要勾引我的男人,我活著難道只是為了養你這個廢物嗎!你有什麼資格被愛,真是笑死人了,看看你自己現在的處境吧!我活的好好的,看著你這個廢物在這裡被我羞辱,爽死了!」母親用冰冷的手指捏著我的下巴,將我的頭抬起直視著她,我的眼底黯淡無光,只有散亂的髮絲落在眼前

金泰亨和其他醫護人員也在此時破門而入
「小姐,我可能要請你離開了!」
金泰亨用雙手拉開正罵著我的母親

「請搞清楚自己的身分!你憑甚麼這樣對待她!更何況她現在的身體不可能負荷的了捐獻!」金泰亨揪住母親的衣領破口大罵

病房裡的無數聲響傳進耳裡,吵極了,可我不懂,為甚麼心裡這麼安靜

我突然開始歇斯底里地大聲尖叫,活像個精神病患,我不斷賞著自己巴掌,是啊,這點痛不算什麼,我確實該懲罰自己這些年來的不聽勸,別人都笑我笨到會愛著傷害我的人,可我還執迷不悟,我瘋了,徹底的瘋了,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做甚麼

「Y/N!我在這裡,冷靜下來,沒事,沒事」金泰亨蹲下抱緊我顫抖的身軀,我知道他想給我力量,可我承受不了,我的心此刻已經碎了,裝不了東西了

我推開了他,用我從沒散發出的凶惡眼神看著母親

「媽,我恨你!我恨你為什麼不愛我!恨你為什麼虐待我!恨你為什麼把我視為敵人!恨你讓我變成現在這樣子!!!」我兩手抱著腦袋,彎下頭嘶吼著,呼吸漸漸變得急促,那些穿白衣服的人立馬湧了過來,我的雙眼早已因憤怒而發紅

「我恨我還愛著你!我恨我自己現在沒辦法救哥!」我用拳頭捶著地面,鮮血慢慢流了出來,手指沒有任何知覺,唯一有的,是心無法克制的痛

「不要碰我!」我推開想壓制我的他們,儘管身體像沒力一樣癱軟,我無法控制的大哭著,捶著自己的頭,眼縫中只能看到母親的笑容,像在嘲笑我

「不捐也沒事,總會有人的,看到你這丫頭現在的樣子,我也舒爽多了,等著孤獨地死吧!」母親大笑著,被其他人架走的她沒有一絲憐惜,只有歡樂

我無法冷靜,只能用我瘦弱的身體反抗著,但最後,我的身體只能被金泰亨抱上床,雙手雙腳都被緊緊壓住,除了金泰亨,其他人的眼神彷彿是看到瘋子開始發病一樣的恐懼和厭惡
金泰亨在我的手上打了一針,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感到恐懼,隨著藥效發作,我的臉被掛上氧氣罩,雙眼伴著淚水漸漸閉上,模糊的視線,只有金泰亨擔心的神情,和一直沒停的聲音

他不斷呼喊我的名字

我有什麼資格被愛,是啊,她說的沒錯...

/
昏迷中,我做了個夢,夢裡,有一片寬廣的草原,綠意盎然,我看見年幼的我正和母親拉著手轉著圈圈,我純真的笑聲像銀鈴般綻放,一切都很美好,母親的臉柔和,同樣帶著微笑,她的眼底澄淨,和剛才的她好不一樣

可突然,童年的我被推倒在地,再向前看去,原本該是我的位置變成哥哥站在那裏,而母親拿著刀向我衝來,我害怕極了,死命往前跑去,可不斷有黑線纏住我的腳,我不停的跌倒,不停的爬起,母親離我越來越近,在慌亂中,卻不小心掉入前方黑暗的坑洞

我摔了進去,裏頭有著好多面鏡子包圍著我,可照出來的,卻都是不一樣的我

其中一個燦爛的笑著,可她眼眶卻流出了黑色的血,一直不斷湧出,可她笑得好美

另一個鼻青臉腫,滿眼殺氣,可手中卻抓著條快斷的光線,絲毫不肯放開

後側的那位,背後有著巨大的黑色翅膀,邪笑著,拿著匕首不斷問著我「妳生來就注定不可能被愛,復仇吧!殺了妳媽媽,要不要?」

角落有朵黑曼陀囉,靜靜散發著黑光,彷彿在暗示甚麼,我正想撿起時

上方有道亮光,從小洞照了進來,照著躺在我正前方的罌粟花,我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引,手不自覺想伸手去觸碰,在碰到時,旁邊那朵黑曼陀羅瞬間碎成粉塵

我捧起罌粟,周圍的鏡子同時裂成碎片,身體瞬間離開了坑洞,我的眼角好像有什麼流了下來,我抬起手抹下,是同樣的黑血,母親仍在遠處拿著刀看著我,卻沒有再次過來

我也隨著一道亮光離開了這片草原

/

再次清醒時,已經下午三點了,睜開雙眼,金泰亨在一旁坐著,手調整著點滴,這裡好安靜,只有時鐘聲和藥劑一滴一滴掉落的聲響

「醒了?感覺怎麼樣」他幫我把棉被往上拉了拉

「我剛剛瘋了對吧...」我緩緩開口道

他沒說話,只是幫我把頭髮塞到耳後

「我知道妳需要時間,我先不打擾妳了」他說完便離開了

我慢慢起身,看著潔白的牆面,不知為何,感覺很是沉重,我便這樣呆著,雨仍然下著,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

"夢境發生的事情"

1.為什麼Y/N會被推倒,變成了Y/N哥哥
:原本和母親一同玩樂的畫面都是真實的,Y/N看到覺得美好,是因為那時的她看不出母親只是為了演戲,因為母親一直以來會願意[真心]牽起手的,只有智旻,那位置本就是智旻的

2.為什麼母親會拿刀衝向Y/N
:Y/N看到這情景後被嚇到逃跑了,因為造成Y/N夢魘的就是母親,一直緊緊跟著她,但Y/N沒有放棄逃跑,她也在試著逃出

3.黑線
:是Y/N自己營造出的,讓自己留在母親身邊的假象,不斷絆倒她,會痛,以前的她當作不在意,但現在的她懂得逃跑

4.鏡子倒映的人影代表的意義
:第一個人影燦笑著,代表Y/N表現給母親和他人看的模樣,像是沒發生什麼事一樣的微笑,黑色的血在這代表[痛苦、絕望],會一直自己流出,不管有沒有去波動它,它就是會不斷出現

第二個則是代表Y/N真實的心,飽受折磨,憎恨之心慢慢有殺戮力,可她不願放棄希望,即便快要斷裂

第三個黑翅膀的,他所說的話正是Y/N一直以來問自己的(心裡),但為什麼看似是惡魔的化身,因為Y/N不想面對自己事實上早已恨透母親的心,所以幻化出它,告誡自己別聽它的話,它可是惡魔啊

5.花
:黑曼陀羅的花語為
[有著不可預知的黑暗、死亡、顛沛流離的愛、無間的愛與復仇、凡間的無愛與無仇、被傷害的堅韌心靈和生的不歸之路]

黑色曼陀羅給人帶來絕望與痛苦之感,是一種不詳之花

我想用它來代表Y/N急需被救贖的內心,非常黑暗,痛苦,可她還沒意識到,所以才會想去觸碰,不知這樣會把自己拉下深淵

但此時有道光,我稱之為Y/N的救贖,照在罌粟花上

罌粟花的花語為
[渴望被救贖]=Y/N的心

這代表Y/N的心真正需要,她自己卻還不瞭解的,所以才會情不自禁地想去觸碰,她的心在引領她走向救贖的道路

她回到了地面,握著罌粟,所以母親雖然仍看著她(她依然還沒放下對母親的恨及自己受到的傷害),但無法再次前進,有力量在保護她

眼角流出黑血寓意痛苦仍然還沒結束
-----------------------------------------------------

以上觀點跟真實人生不盡相同,主要是我本人想利用這些來表達女主內心,花語可能不完全正確,麻煩見諒

Kiki
Kiki
ARMY 【有你們在 沙漠也能變成大海】 Wattpad:kiki0110 創作內容皆為虛構 不定時更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