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4)四、大隻佬 之 你沒聽過灌腸高手喔

Oya
發佈於曇花
2023/04/2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你沒聽過灌腸高手喔 》
以前有人說小香是梗王,那大隻佬就是粗俗(台語)版的梗王,她偶爾能隨機口出上下聯還押韻,小香都說「要不要幫妳出本"大隻佬語錄"?」戲島共和國的休息區之一在女廁裡的拖把清洗間,小香推著椅子從拖把間出來時,看到大隻佬在笑:「妳剛剛有沒有被我炸大屁的聲音笑醒?」她自首說小香睡覺期間她有去炸大屁。小香確認一下:「炸大屁是炸屎的意思嗎?」大隻佬點頭如搗笑蒜;「那炸小屁呢?」「放屁!」大隻佬回。
她的 if-than-loop(如果-然後-迴圈循環)程式語言很穩定很少bug,總是重複的 if 什麼就 than 什麼,聽到小香都無感了。例如:小香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問,她回答:「問身體健康的。」當天氣忽冷忽熱時她會說:「像雜牌熱水器。」當新人的"理由伯"( 台語 ) 毛病又發作時她打斷人家:「不要解釋了,解釋等於掩釋。」一陣子就會聽說她玩交友軟體又不順:「我的心在滴血,像血淋淋的豬心。」以致於她身體不適時小香說,妳該不會懷孕了吧,她回:「對啦!懷了20年的屎胎。」小香:「孩子的爸是誰 ? 」大隻佬:「小黃瓜。」有次小香張開耳朵說「什麼聲音?」大隻佬指指小不點說「她嘴吧發出的聲音吧。」小香:「很像手機震動聲吧。」大隻佬:「還是她的跳蛋發出的聲音 ? 」大家在聊灌籃高手漫畫 vs 電影的事,她對二十出頭的小不點說:「妳沒看過灌腸高手喔 ? 」
遇強則強的小香也能乘勢沖浪。大隻佬說新人長得像樂高積木裡的人偶,所以叫她樂高阿姊。樂高阿姊說自己是在職專班社福系出身,並問 ( 沒有讀大學的 ) 大隻佬「妳是什麼系 ? 」「吼哩系 ( 台語:讓你死 )」她說。「我是偶醫系(日語:很好吃 )。」小香接著說。小香看著她從廁所出來笑得很賊,被看的大隻佬說:「妳幹嘛色瞇瞇的看著我 ! 」小香回:「都長針眼了還想怎樣 ! 」小香當時的確針眼未癒。樂高阿姊又在"勸世碎唸"說人要有錢才有尊嚴,叫人要存錢,但也要對自己好,說自己新的目標是去北歐看極光,並問大家想去哪裡。大隻佬說「謝霆鋒他家。」( 她覺得謝霆鋒超帥 ) ,樂高阿姊還認真思考說「他家在哪裡?」又問小香想去哪,根本不想加入話題的小香回:「天堂」,大隻佬狂笑。小香一本正經:「我是說認真的啊!」「而且這樣可以順便句點。」小香補了一句。
小香和大隻佬為了聊天表達時的方便,會為某些廠商取代號。例如一個長得白淨的帥哥叫"偶巴";一個家在美國的男子叫"米國哥";一個因其本名諧音而改編叫"量肛溫";一個指使同事巧手折出動物造形小物的叫"動物園園長",簡稱"園長";一個曾帶同事去樓下樹旁挖找鍬形蟲的叫"蟲哥";一個來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大號還留痕不清理的叫"屎妹",以及她工作上的前輩叫"屎妹師傅";一個唯一會抽電子菸的"電子菸女孩"(小香說「不覺得叫"電子菸女孩"很可愛嗎?」樂高阿姊不覺得。小香說:「我個人感到可愛。」大隻佬說「妳又句點她了。」)有個女生曾經穿後方破洞造形的牛仔褲來辦公,她破的洞在臀肉與大腿交界處,約當承扶穴上下的位置,令小香等人傻眼而得"屁蛋妹"封號。還有一名男子,其人身及部品都有強烈濃厚不好聞氣味,因對小香來說像普洱茶味,所以叫他"普洱王",還說每次聞一些人甩尾後留下的超濃香水味是職業傷害。
大隻佬表示,聞到很臭的香水,會像卡通或漫畫中的白色幽魂從身體裡飄出來,眼睛畫成叉叉,雙手像小狗一樣捲曲在胸前。她也說樂高阿姊像攪屎棍,很多事情她一參與或加入討論,就會越攪越臭。
兩家清潔公司的阿姨、姐姐、妹妹一看到大隻佬就想笑,大隻佬說「我看起來很好笑嗎?」還說小香很會演,每次都演得很好笑。小香一臉納悶:「我沒有演啊,我不是用說的嗎?」大隻佬不知如何解釋她收到的笑果,有時狂笑說:「妳那什麼表情!」或者「我好像在看話劇。」小香只不過"演"過一次一人分飾二角,以及演老人家用雨傘當拐杖而已,都只是稍熱身程度的表演等級。「人家會說我是冷面笑匠妳懂不懂啊,詞彙可以再多學一些嗎!」小香OS著。
Oya
Oya
我是Oya,透過寓言與魔幻寫實形式, 創造“人類是怎樣的存在、其實都在幹啥”的人生奧秘探索,充滿玄妙哲思。 內容常有關於藝術、情愛、性慾與性、非黑非白的灰色地帶,總之各種非典型、非大眾化就對了。 致力於成長與覺察主題的輕短小說。異類請入內參觀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