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修仙機關術16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 ​ ​ 夜晚,所有隊伍都在老師們終於回歸的帶領下,各自回到官道上的營區。只見老師將能源晶石放進各自營區內的一座石台上;於是一道淡淡結界熒光以石台為中心,形成一片約半徑十米的防護罩,圍住了隊伍。
​ ​ ​ 莫不俊這隊伍也是如此。
​ ​ ​ 「其實官道並不是修整的道路,而是沿著這些結界石台周圍所形成的動態路線。由於這石材本身有著趨吉避凶的效果,其上的氣息還能恫嚇一般未入階的魔獸,透過人族改造之後,放入能源晶石更能釋放小結界,所以這結界石台就會是人族於野外的最佳修整之處;而人族陸續在一些重要路線中,建立起這些石台,所謂的官道也就由此氤氳而生了。」不俊隊伍的老師『之誨』道。
​ ​ ​ 「原來如此,這倒是個重要的訊息。」莫不俊心想。
​ ​ ​ 「這也是本次前置訓練中的重點之一,三週後給你們的課題和地點,都離鄉三至五天的路程;根據地圖和腳程,尋找合適的結界石台作為休息地點就格外的重要,尤其是還需要應付這麼多的魔獸的情況下,更需要一個好好休息的地方養傷調整…呃…」
​ ​ ​ 此時不生正翹著腿躺在莫不俊身旁打呵欠,一邊碎念著好山好水好無聊,看得一旁的小美無奈的搖頭苦笑;不言不語姊妹則是一同照著鏡子,拿起胭脂水粉互相在對方臉上塗塗抹抹,樂呵樂呵的;而不一不二卻是精力過剩,互相出招拆招對練…
​ ​ ​ 之誨無言看著毫髮無傷、笑談風生的學生們:「咳…嗯…雖然你們今天不知道走了什麼大運,居然沒遇到幾隻魔獸,但可別以為這是常態。」
​ ​ ​ 聽到此言,莫不俊想起幾個月前他第一次出結界時的狀況,確實遇(找)到了好幾波魔獸,其中不乏被他拿來做實驗的對象,好像就包含今天來襲的魔獸(除了蒼蠅群外,另外兩波魔獸來襲其實也在他的感應內)。
​ ​ ​ 他登時驚覺:這些魔獸之所以來了又走,該不會是因為我吧?
---
​ ​ ​ 除了不俊的隊伍,其他隊伍都遭遇了數次魔獸的攻擊,此時正在結界裡休憩。
​ ​ ​ 起初遇到狼群和棕熊的學生們各個掛彩,擦藥的擦藥、服丹的服丹。值得慶幸的是大都是一些皮肉傷,少有部份傷及筋骨;學生們依舊津津有味的大聊特聊打死了幾隻狼、如何應付那幾隻熊,以及後來又遇到的一隻巨鵝,以及被打跑後又帶了更多同伴(約四十隻)回來的狼群。
​ ​ ​ 在山丘上遇到馬陸巨蟲的隊伍,雖然順利的將巨蟲群擊退,但接著而來的土蜘蛛則是硬點子了。皮粗肉厚蛛絲多,眾人纏鬥許久才終於殺死一隻個體,而土蜘蛛似乎智商相當高,看到原本均勢的戰況現在死了一隻個體後漸漸傾斜,於是果斷的撤退了。
​ ​ ​ 與土蜘蛛這段戰鬥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眾人都累癱在結界石台內,心有餘悸。
​ ​ ​ 陷入碧毒蟻穴的兩支隊伍最為慘烈,中毒輕的只有內服丹、外敷藥,中毒深的還要輔以針灸跟放血。且敵我數量差距實在太大,在被圍毆的狀況下,學生們只能拼著躲開致命傷,換招得來碧毒蟻死亡。
​ ​ ​ 戰況不利到上空的兩位老師以神識監控時,都不斷的猶豫是否要出手解救,然而最後學生們還是靠自己挺住了。
​ ​ ​ 他們分工合作的趁著清空一波周圍的蟻群瞬間,幾個人掏出繩索勾住地面,剩下的則一旁掩護或掏出爆炸符阻擋源源不絕的蟻群,最後趁隙一同回到地面,遠離這處蟻穴。
​ ​ ​ 兩位老師見他們已無再戰之力,趕緊直接帶他們前往一處結界石台休息,一邊誇獎他們處置得還行,一邊教導如何可以更早脫離險境,以及警醒他們必須更加注意行進路線以及周圍環境;畢竟如果一開始能避開該蟻穴,就不會陷入這麼被動的局面了。
​ ​ ​ 薇薇那隊伍倒是沒什麼大問題,只是那群老鷹始終吊在隊伍上空,彷彿吃了秤坨鐵了心的一路糾纏,時不時的趁學生們不注意打游擊,每每學生們想還手,他們又都飛到高空,讓學生們有力無處使。
​ ​ ​ 幸好有兩隻老鷹再次飛下偷偷攻擊時,被早就偷偷撿起數顆石頭戒備的薇薇給發力砸死,這才嚇阻了鷹群的囂張氣燄,不再下降攻擊。但他們始終尾隨著隊伍,學生們也只能繼續繃緊精神,畢竟不知道鷹群什麼時候會再偷偷來襲,直到現在進了結界,學生們才鬆了一口氣。然而聽到上方不時傳來的鷹唳,學生們開始討論明天的對策。
---
​ ​ ​ 回到莫不俊所在的隊伍,老師繼續訓話道:「別以為這臨時結界是絕對的,阻擋這些不入階的野獸和初階魔獸還行,但若遇到二階(等同三花境界)魔獸或以上,那就大多擋不住了。」
​ ​ ​ 眾人聞言都倒抽了一口氣,除了莫不俊像是慢了數拍,才從原本冷靜沉著的臉愕然一驚的轉而扶著下巴思考著。
​ ​ ​ 其實就莫不俊所知,城鄉的結界也並非絕對安全,只是極限在哪裡就不知道了。
​ ​ ​ 對於眾人的反應(除了莫不俊的假動作令他有點疑惑),老師感到滿意的點點頭道:「嘿!其實這也是第一次出結界必須由老師們帶隊的原因之一,算是告知那些有靈智的入階魔獸,這一次的人族墨門的武者苗子訓練期到了,長眼的就別以大欺小。雖然對等境界上的衝突,例如你們與不入階魔獸的對應關係,人族依照彼此高層的條約是不管的;但若在這人類的勢力範圍裡無故以大欺小被發現,尤其是已入階步入修行階段的魔獸對上非修士的武者更是大忌,這情況下人族,尤其墨門就會和他們不死不休了。所以就如以前所說的,只要你們不自己找死,基本上在人族勢力範圍內行動,只要運氣不是太差都還是相對安全的。」
​ ​ ​ 眾人這才「哦喔」的鬆了一口氣,除了莫不俊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並不單純;老師以上所述,有幾個問題:
​ ​ ​ 其一,長眼的入階魔獸不會來招惹非修士武者,那麼說來還是會有不長眼的魔獸。
​ ​ ​ 其二,不得無故以大欺小,換句話說只要編得出理由……
​ ​ ​ 其三,運氣……
​ ​ ​ 其四,莫不俊直接問老師道:「那麼結界擋得住『說不清、道不明』嗎?」
​ ​ ​ 顯然他是問了個重點,學生們竟都同時看向老師,等待回答;老師則是一愣後搖頭苦笑道:「我不知道…真要我說的話,能,也不能。」
​ ​ ​ 看著學生們疑惑的表情,老師解釋道:「你們既然聽聞過『說不清、道不明』,想必也知道這名字的由來;人族…不…應該說這個世界的任何一方,都不清楚這些玩意到底是什麼。除了少數已被發現一些規律外,沒有任何更進一步的剖析。」
​ ​ ​ 「一來是因為其在近古才橫空出世,所以沒有任何典籍有交待;二來是他在日常出現的機率不高,又或遇到的人都死了,無法轉述,所以能被研究的不多。」
​ ​ ​ 看著眾人眉頭深鎖,老師莞爾一笑道:「至少就我所知,在城鄉結界裡還沒有這些玩意出現過;臨時結界…就我所知也沒有,至少我和身邊的導師們都未曾遇過,所以就我的經驗來看是可以的。雖然也許只是我們沒遇到罷了,但換句話說,除非你們運氣真的敗給人品,基本上可以不用擔心這件事。」
​ ​ ​ 學生們點點頭,再次「哦喔」的又鬆了一口氣,除了莫不俊……
​ ​ ​ 他默默回憶著:「從跟老蛇的對談中,『說不清、道不明』在高階修士中似乎並非這麼神秘,難道高低階修士的訊息流通量差異如此巨大?」
​ ​ ​ 不過以上問題、回憶,都不是他方才愕然轉變,到現在仍在低頭思索的原因。他真正驚訝的是,在老師提到二階魔獸,這等同三花境界的外敵時,他一點都不害怕。直到眾人做了反應,他才彷似驚醒般意識到這個問題。
​ ​ ​ 不怕,就是他的問題,非常大的問題。
​ ​ ​ 他開始仔細回想前世今生。
​ ​ ​ 子丑被改造前也是很一般的人,會哭會笑、會生氣會哀傷,直到被改造腦部後,也許是哪裡出了差錯,情緒就變得總是很平靜,給人無悲無喜、榮辱不驚的感覺。即使面對強敵將死之際,腦中唯一的念頭也依然是—職責;活像個機器人。雖然不可否認的他確實是—半個機器人。
​ ​ ​ 今生自有記憶以來,情緒似乎也屬於平平淡淡,但絕不是像子丑般毫無畏懼感。記得當初首次回憶起前世的星蟲,他是多麼的害怕、心有餘悸;但現在,他居然有種不將任何敵人放在眼裡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
​ ​ ​ 他想到了幾種可能:
​ ​ ​ 一、自從念力跟隨記憶覺醒後,未曾遇過真的敵人,所以自信心太過膨脹了。
​ ​ ​ 二、他正被前世子丑改造後的情緒記憶影響現在的性格。
​ ​ ​ 三、正因為見識了死亡,所以意識默默的認為,在怎樣也不過如此了。
​ ​ ​ 四、懷中他不敢亂丟棄的苦毒舍,正嚴重的干涉他的精神。
​ ​ ​ 五、以上情況的任意組合。
​ ​ ​ 「不俊同學…不俊同學…」
​ ​ ​ 「……」
​ ​ ​ 直到小美拍他的肩膀,莫不俊這才回神。
​ ​ ​ 「不俊同學在想什麼呢?」
​ ​ ​ 莫不俊當然不會回答他,反問道:「怎麼了?」
​ ​ ​ 「沒什麼,只是看到大家都一派輕鬆,沒什麼危機意識,覺得不太好;反觀不俊同學似乎想到了什麼關鍵,想聽聽你的意見。」
​ ​ ​ 「……」
​ ​ ​ 不俊哪能有什麼辦法?但也總不能真的跟小美說他剛剛在想什麼,於是他唬弄道:「我只是在想,若在這臨時結界中想大便怎麼辦?」
​ ​ ​ 「「「……」」」
​ ​ ​ 眾人都聽到了,於是莫不俊周圍難得的空了一塊地出來,不生從機關箱裡抽出了一捲廁紙,拋給莫不俊道:「丑鬼,記得埋深一點,不然臭味很快就會飄過來了。」
​ ​ ​ 莫不俊:「……」
​ ​ ​ 之誨老師:「……其實只要不離結界太遠,結伴一起去解手是沒什麼關係的…」
---
​ ​ ​ 隔日早上,眾人收拾好準備回鄉,卻發現莫不俊臉上掛著一張唯有露出雙眼的純黑面具。不生立刻好奇的走到一旁打量問:「怎麼了?見不得人?」
​ ​ ​ 「……睡不好,長痘痘了…」
​ ​ ​ 眾人聞言,也就不多問什麼了。唯有不生歪頭碎碎念著:「莫非是上完沒洗手就摸臉造成的?」
​ ​ ​ 「「「……」」」
​ ​ ​ 眾人都聽到了,於是莫不俊周圍難得的又空了一塊地出來。
​ ​ ​ 莫不俊:「……」
​ ​ ​ 之誨老師:「……看來大家都挺衛生的…」
---
​ ​ ​ 晚上,所有隊伍都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回到了互利鄉,就連不俊這隊伍也不例外。
​ ​ ​ 是的,他們終於遭遇了真正帶有敵意的魔獸和幾場死鬥,之誨也終於點頭道:「這樣才正常嘛。」
​ ​ ​ 其實這也是莫不俊主動戴上面具的原因,沒想到一試還真有效,看來那一帶的怪獸真是被自己給打怕了,所以才不敢上門。
​ ​ ​ 但他不知道昨天那處森林裡,兩蜥蜴、一蠅、一猴再次聚在一起。
​ ​ ​ 「咕…呱…(那小流氓以為戴上面具我們就不認得他的味道了嗎?)」
​ ​ ​ 「嗡…嗡…(我們認得味道,不代表其他魔獸認得。你沒看到一堆沒鼻子的都跑去受死了?)」
​ ​ ​ 「吱…吱…(太可怕了,他到底想玩弄我們到什麼地步!?)」
​ ​ ​ 四隻不入階的野生魔獸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不約而同的抖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
​ ​ ​ 其實就像之誨老師所說,學生們這次出來,許多初階魔獸老早就暗暗窺伺著,但是當牠們看到空中的帶隊老師後便明白了,這群孩子是有人罩的,只能打消了念頭。
​ ​ ​ 此外盯著莫不俊隊伍的初階魔獸,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讓牠們不敢輕舉妄動:牠們的靈智和神識,都默默的給他們帶來一股莫名、不知如何解釋的危險預感。直到學生們遠離視線,那股危機感才消失。
---
​ ​ ​ 進入互利鄉結界中的不俊,默默的拿下面具,露出潔白無瑕的臉,收回散到數百米外的念力波的同時,回想著感應到的各種和小喵相仿的初階魔獸氣息,以及昨晚意識到的問題。
​ ​ ​ 最後他想通了。
​ ​ ​ 「其實能夠擁有無懼的心臟似乎也不錯,只怕無知而無畏。嗯,重點是頭腦要隨時保持清楚就行了。」
念力、修仙、機關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