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話-第三顆不死晶石

「最近在北城門外的樹林或山道有半獸人的出現,派出了兩三次的步兵隊前往驅趕,但半獸人還是持續的越界。」衛兵隊隊長向傑克稟報著最近遇到非常困擾的狀況,「有人受傷嗎?」傑克問著隊長,「目前驅趕的過程很順利都沒有人受傷,但半獸人應該是不能越界到這邊,最近發生得太頻繁。」隊長對半獸人越界一事感到困惑,傑克思考著半獸人在簽定免戰協約訂定部落荊刺城堡環繞烏鴉林與極光谷為邊界,並開放半獸人到亞斯路格商路關口再到其它等地經商,但不得從其它路徑到達亞斯路格領地,他們出現在北城門外已經明顯違反免戰協議,但亞斯路格也僅驅離,傑克持續思考著這一點,「隊長,我先拜託您另外一件事,您幫我派兩名斥候到烏鴉林的雷文鎮打探亞瑟的消息並盡可能找到他的人,有情報表示他出現在那一帶。」,傑克指示著衛兵派出斥候去尋找影刃亞瑟,「是,屬下照辦。」,傑克停頓了下,「半獸人的事,若又越界還是先驅趕吧,畢竟他們姑且算是盟友。」,隊長聽了點頭示意後轉身離開政務廳,傑克仍持續思考半獸人越界的問題,但他心中仍掛礙著近衛們能否召集回王都一事。

基瓦拉獨自在房子裡坐著,因為宿醉頭疼得不得了,一邊休息一邊發著呆,突然有人敲著門,「誰啊...一大早的...」,基瓦拉一邊抱怨一邊把門打開,「嗨!」,露兒出現在了門外,「大小姐?妳來...」露兒沒等他說完,摀著基瓦拉的嘴將他推入屋內,「噓噓噓噓噓噓」,她手指著嘴巴要基瓦拉閉嘴。

難得呼吸到新鮮空氣的露兒

難得呼吸到新鮮空氣的露兒


「妳又偷跑出來了?」基瓦拉看到露兒有種說不上的開心。

「太悶了,我父親母親和我哥他們去政務廳了,話說伊格羅狀況怎麼樣,你有去看他嗎?」露兒找了張比較乾淨的椅子坐了下來。

「嗯,他醒了,只是雙手不方便,最近過著茶來飯來都張口的生活,聽說大小便還都是護士服務,他那種臉皮那麼薄的人這下都被看光光了,哈哈哈。」基瓦拉大笑著,「妳沒去看他嗎?」

「我被禁足整天都關在房裡要怎麼去?」露兒抱怨著。

「也是啦,妳回官邸時要不要順路去看他?」基瓦拉問著露兒

「不了,醫務所都是我母親的人,我等等要回家了。」露兒說著說著發現架上有張肖像畫,是一個小孩與母親的畫,她看著畫問著基瓦拉:「這是你吧?你小時候也太可愛了吧,你母親很美耶。」,露兒持續看著肖像畫,「但怎麼只有你和你母親,你父親呢?」,基瓦拉聽到這裡口氣變得有點低落,「我小時候,我母親就說我父親死了,所以我沒有父親這回事。」,露兒看著基瓦拉但她感覺他對自己父親的事似乎避之不談,她感受得到,也沒打算追問下去,畢竟她認識的基瓦拉本來就是個話不多,而且有苦都往自己扛的人,「那我先回去了,你保重哦,有機會再來看你。」露兒揮揮手開了門左探右探確定沒人後,快速的跑到巷弄中,沒一會就消失在基瓦拉的視線裡,基瓦拉緩緩的將門關上,坐回椅子上,看著他與母親的肖像畫又轉頭看了懸掛在牆上的那把獅頭長劍,他的眼神有些感慨,似乎在心底有著他不願提起的秘密。

raw-image


.

.

.

銀溪村的村民歡呼著親人死裡逃生回到了身邊,巡守隊也因此抓了不少強盜,我坐在旅館玄關的樓梯,盯著村長的宅邸,這種值得慶祝的時刻一個村長躲在二樓偷看,他的行為讓我懷疑著是否另有隱情,我揮了手請尤里過來我身邊,「尤里,拜託你一件事,你看村長的房子二樓。」,我示意尤里觀察村長的位置,「晚上你隱藏在隔壁的屋簷陰影下,看能不能偷聽或看到什麼。」,尤里看了一下,「真的很奇怪,那個表情好像我們壞了他的好事。」,尤里說出了重點。

那天晚上,尤里隱藏在陰影中,盯著村長宅邸,他發現村長有了些詭異的行徑,他從一樓打開了一個類似地窖的門,並關了起來,尤里看到這裡他俐落的跳到宅邸的二樓,輕輕的從窗戶爬入了房子內,他放慢腳步從二樓樓梯緩緩的走到一樓又躡手躡腳的接近地窖,「阿爾德里克大人,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再提供活體過去的。」,尤里聽到了阿爾德里克,他眉頭深鎖更加仔細的聆聽村長在說什麼,「混帳東西,涅洛克都已經抓到人,是誰破壞了我的好事?」,阿爾德里克的聲音從地窖深處傳來,「是一個名叫莫蘭迪的劍士與他的同夥,大人。」,村長卑微的講著,「莫蘭迪!又是那個混帳東西,七年前壞了我的好事,現在又出現了,莫蘭迪!!」,聽得出來阿爾德里克非常痛恨莫蘭迪,「看起來涅洛克沒有打贏他,沒關係,等他們離開銀溪村,你就繼續抓人來給我,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阿爾德里克的聲音逐漸在地窖消失,尤里直接拔出細劍往地窖裡去找村長問個清楚,「我都知道了,原來你跟尹坲的咒師合作在抓人!」,村長看到尤里從背後出現似乎並沒有感覺到驚訝,他的表情開始變得猙獰,皮膚跟著開始異化,逐漸一根又一根致命的尖刺穿破村長的衣服,「既然你知道了就不能讓你活著離開。」村長異化成了針刺屍鬼,並全力的往尤里衝了過去,尤里運用了自身的速度跑到了一樓,「吼啊!!!!」針刺屍鬼從地窖衝了上來,堅硬的外皮與尖刺將地窖樓梯牆壁與一樓地板重重的破壞掉並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尤里持續往外衝去,他將戰場拉到了寬闊的村廣場,屍鬼直接將宅邸的門衝破,瞬間一樓玄關的遮棚也被撞倒,尤里盯著屍鬼,屍鬼對這尤里開始丟著碎木棍,但這些攻擊對尤里的快劍完全無法產生作用,尤里嘗試接近屍鬼用鋒利的細劍開始攻擊著屍鬼身上的針刺,他清楚必須要先將針刺砍光再針對皮膚重複攻擊就會對屍鬼有效果,他快速的將針刺一根接一根的砍下,屍鬼雙拳一直盲目的攻擊,產生的聲響讓我們幾人從旅館中跑到村廣場,但尤里遊刃有餘的與屍鬼戰鬥著。

「莫蘭迪先生,這傢伙和阿爾德里克有掛勾,被你猜中了。」尤里一邊閃躲著屍鬼的重拳,一邊攻擊著對方,還有餘力可以與我講話。

「吼啊!」屍鬼開始被細劍劃破堅硬的外皮,流出黑色的血發出了痛苦的聲音,尤里抓緊機會從屍鬼背後一劍刺進屍鬼的心臟,給予對方致命的一擊,屍鬼應聲倒下,屍體流出漫漫黑色的血,尤里將劍拔出時,一顆不死晶石也跟著從劍鋒挑出屍鬼的身體,尤里接住了不死晶石,拿在手上搖晃著讓我知道又是一顆不死晶石,村裡的居民紛紛走到村廣場,他們都被眼前這一幕嚇到,自己的村長居然是一個怪物。

奧古斯跟著我來到了村長房子下的地窖,我們走到深處發現了一個祭壇,我瞬間明白了村長與涅洛克與阿爾德里克之間的關係,這個祭壇有本煉金術的書,我看了一下雖然不是生體煉化但也是關於死靈的煉化,這本書危險我將書帶給佩姬請佩姬保管,我也一把火將整個祭壇燒掉,這幾天真的讓我們幾人忙透了,不過應該將銀溪村的危險徹底解除了,我與佩姬討論了銀溪谷再往上游的揚西村可能也會有這種狀況,我們明天就前往揚西村,佩姬等人都同意這個計畫,若能減少活人被送到尹坲,對阿爾德里克都會是一個牽制。

我看著手上的三顆不死晶石,到底有多少人類禁不起阿爾德里克給的力量誘惑而願意成為針刺屍鬼,這個答案我想是必要找到阿爾德里克本人問個清楚才會得到我想要的解答。

.

.

.

烏鴉林,位在亞斯路格與獸人領地極光谷中間,因林地邊界形狀像一隻烏鴉而取名,林地外有一繁榮的伐木小鎮雷文鎮,以採木為主,人類與半獸人互相合作發展了相當不錯的林業與採木業,鎮上時常看到半獸人的伐木工人或木材商人,雷文鎮算是中立的領地,平時由亞斯路格的巡守隊與半獸人的戰士交互守衛。

「喂喂,亞瑟,賭一下飛鏢啊。」一個獨眼的半獸人向著一位穿著簡便的男子邀約要賭飛鏢。

「多利安,你只有一隻眼睛,然後你已經輸我幾十遍了,你是今天又賺爆了是不是?」亞瑟回應著名叫多利安的半獸人,酒吧內大家紛紛笑了起來,「來啦,錢留著,今晚我請你喝酒,別賭了。」亞瑟勾著多利安的肩膀走到吧台邊,手指比著二,酒保立刻供上了兩大杯麥酒,「喝啦!」,亞瑟和多利安一起大笑著,酒吧內音樂聲與嬉鬧聲混雜,非常的快樂。

56會員
60內容數
大家好~歡迎來到跑大叔的沙龍~這個沙龍的建立主要是連載自己的創作與插畫,另一方面與格友們作分享一些自身的興趣,而沙龍有一個房間就是要將自身十幾年的工廠管理經驗量化產出成攻略集,看能不能幫上工廠管理苦手的格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